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全都上门来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 全都上门来了

  江边别墅区。

  在一栋很大的别墅门口,停下了好几辆车。

  其中一辆车上走下来两个人,正是王横江和方进文。而另外几辆车上走下来的人,和他们不认识,因为他们也好奇地看着这些人。

  这些人当中有一个老者,正是郭泰安,上前对王横江和方进文两人抱拳问道:“两位好,请问这里可是王程的家?”

  方进文和王横江约好了周末来王程家里转转,这时候不会打扰王程和王媛媛上课。他们没想到还有人一起来了,看样子人不少,而且各个看起来都气度不凡。

  方进文点点头,道:“不错,这里是王程家,你们是?”

  郭泰安笑道:“哦,我们是来拜访王程的。几天前和他有点误会,这次是来登门谢-优-优.罪的,两位也是王程的朋友?”

  两人一起点头承认。

  郭家的几人当中有郭子中,他认出了方进文和王横江都是那天晚上和王程一起出席拍卖会的。

  然后,王横江和方进文就带着郭泰安几人进入了别墅,也就看到了在别墅一楼门口练拳的王程兄妹两。

  而王程此时也刚刚放下电话,结束了和李正祥的通话,没想到就看到郭泰安他们也来了。

  这些人都选好了日子?今天适合上门?全部都赶着趟的来了?

  王程和小姑娘都心中有些不高兴。

  郭泰安面色严肃,带着郭子中和郭明几人上前来,当先抱拳对王程严肃地说道:“小兄弟,老头子我带这两个畜生来赔罪了。”

  王程只是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对王横江以及方进文点点头,并没有停下练拳。

  郭泰安见此,转身就对神色怕怕的郭子中,以及面色难看严峻的郭明呵斥道:“你们两个畜生,过来给王程兄弟跪下道歉赔罪。”

  郭子中身体僵硬的走了过来,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郭明面色还有些发白,显然那天被王程打的内伤还没好,也是面无表情地走上来砰的一声跪在王程面前。

  两人显然提前都被郭泰安好好的教训了一顿,知道该做的事情,所以此时都直接跪了下来。

  然后,两人齐声道:“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请您原谅。”

  王横江和方进文两人都被吓呆了,两个成年人,而且一个还是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说跪下就跪下了?还是给王程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下跪道歉?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疑惑,更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所以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害怕打扰了双方。

  郭泰安看向王程,问道:“王程兄弟,可还满意?如果不满意,有什么需要我们郭家做的,只管开口,我们一定做到。”

  王程一直没说话回答郭泰安,甚至看也没看郭家几人一眼,只是带着小姑娘再次将道门三大基础拳法练了一遍,才收拳站立,然后扫了一眼一直跪在那里没起来,低着头的郭子中和郭明,淡淡地道:“好了,起来吧。”

  郭子中和郭明身体顿了一下,却是没有起来,而是看了郭泰安一眼。

  郭泰安见识了王程练拳,心中更为佩服和看重,对王程微笑道:“原谅他们了,他们才会起来。”

  这老头子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此时的王程和那日在东海与他交手的王程是两个不同的人了。

  身上的猛虎真意几乎没有了,气势也更弱,气息更稳,没了霸道戾气,身上才真正的有了道门拳法的气息。

  郭泰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王程,因为这样才容易解决。不然,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解决这次的事情。

  王程看了郭泰安一眼,随后对跪着的郭子中,以及郭明挥挥手,随意地道:“好了,怕了你们了,我原谅你们了,起来吧。”

  郭子中和郭明这才输了口气,一起站了起来,双膝都有些麻木了。

  郭泰安再次客气地抱拳道:“多谢小兄弟谅解。”

  王程点点头,对王横江两人招招手,让小姑娘去泡茶,一起进了屋子里。郭家几人也都跟着脸皮厚的郭泰安走了进去,随意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好像是来做客的,而不是道歉赔罪的一样。

  “王程兄弟这别墅倒是很漂亮,就是人少了点。”

  郭家几人,就只有郭泰安放的开,左右看了看,开口笑道。

  王程看了方进文一眼,看的这家伙布有些不自在,淡淡地道:“还行,下个月人就多了。”

  王横江斟酌了一下,才低声道:“王程,我上次和你说的,那套房子我一直留着呢。要是觉得这里大了,人气不足,给我说一声就行,随时都能搬进去。”

  方进文瞪了王横江一眼,不过没说话,保持了沉默。他看出郭家的人和王程之间有些不对头。

  王程没有回答王横江的话,拿起道门典籍看了起来,这是黄庭内景经的延伸注解。郭泰安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其他人自然更不敢说话,所以偌大的客厅一下子诡异的安静下来。

  直到小姑娘王媛媛过来倒茶,才打破了宁静。

  咳咳……

  还是方进文大着胆子开口了,端起茶杯,咳嗽了一声,笑道:“对了,王程,上次我和老王给你说的事儿怎么样,什么时候抽个时间把我们的那两块玉石翡翠弄弄吧。”

  王横江也急忙开口附和道:“对对对,随便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都行,一年半载我和老方也都能等。手工费都好说,至少五千万,或者你开个价,我和老方绝对不还价!”

  王程这几天研究道家典籍,真正的开始修身养性了,一直保持着心中的宁静,所以也不是故意冷淡郭家的人。

  听到方进文和王恒建的话,王程微笑道:“钱就算了,等我哪天有时间了就给你们刻几刀,你们不嫌弃就好。”

  方进文急忙摆手,笑道:“别,你要是不要钱,我和老王就把东西拿回去了。”

  王横江也是坚定地说道:“对,王程,你别不要钱,不然我们下次不敢再和你做朋友了。你的作品我们可不敢白拿,五千万手工费是最低的,你必须得拿着。”

  两人在这方面的立场都是坚定一致的,那就是必须给王程劳动费。

  王程看着两人不是惺惺作态,延伸坚定真诚,当下也无所谓地点头笑道:“好,那就五千万,过阵子如果做好了,我会通知你们。”

  两人松了口气,方进文笑道:“哈哈,好,到时候我就有两个出自你手的作品了。”

  郭泰安总算是找到了话题,好奇地开口道:“哦?王程兄弟还会玉石雕刻?可有作品给老头子我欣赏一下?”

  王横江两人都立即闭口不语,默默喝茶。

  王程看了郭泰安一眼,摇摇头,道:“算了,郭老爷子,你说说还有什么事情吧,没事你们就去忙。我也接受你们的道歉了,你们没必要在我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郭泰安讪讪一笑,被人明明白白的这么赶,他老脸再厚,也不好意思,可还是笑道:“王程兄弟,俗话说,来者是客,我们来做客,你也不能这么赶走我们吧?老头子我也对雕刻感兴趣,想看看王程兄弟的作品,也是人之常情,你这么拒绝我一个老人家,也不好吧?”

  “还有一件事,明日我想上武圣山拜访一下长鹤道长,还想请王程兄弟帮忙带路。我们在江州也没有认识的人,王程兄弟你这别墅这么大,也显得空旷,所以今天晚上还请你收留我们,不然我们就只能睡在你家门口大路上了。”

  郭家几人都低下头,装作不认识这位家族长辈,都觉得丢死人了,主人家都赶人了,还死皮赖脸的要住下来。

  方进文和王横江都楞了一下,好奇地看了一下这位神态威严,气势十足的老人家,真的看不出这气势威严都很足的老爷子竟然脸皮这么厚。

  不过,脸皮厚吃的够,这是实话。

  王程就被难住了,他是真的不想在和郭家的人多接触,原谅了,也就不追究了,并不想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心中不舒服,所以让他们快点走。没想到郭泰安这样一位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会这么厚脸皮,话都说明了还不走,还让他怎么赶?

  强行赶走?

  他做不出。

  那也对他和武圣山的声誉都不利,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却是要在乎师门声誉,稍微思考了一下,只能沉声道:“既然你们无处可去,那住下来也可以,明天一早我带你们上山。”

  郭泰安立即露出笑容,眼神深处很是得意,笑道:“那太感谢王程兄弟了,给我们节省了一大笔开支。”

  王程闷闷地点点头,没有多说,默默地喝着茶,眼神看着书本,心中流淌着道门典籍,参悟着黄庭内景经。

  客厅再次安静下来,很是压抑。

  幸好,这时候外面停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是李正祥他们到了。

  今天是真的热闹,人是来了一波又一波。

  王媛媛刚坐下来,又得去泡茶了,小脸上有些郁闷。

  “哈哈哈,王程,我们来打扰你了,方总和王总也在,哟,还有客人,今天你家真热闹。”

  李正祥走进来就先是哈哈大笑,给自己壮壮胆子,随后就看到客厅坐满了人,语气稍微奇怪起来。

  后面跟着张潮海和张绍云,还有两个保镖搬来了两个大箱子。

  张潮海气色好了许多,几乎恢复正常了,看了一眼客厅的人,上来笑呵呵地对王程抱拳拱手道:“王程先生,张某这次专程来拜访,叨扰了。主要是来拜谢先生对张某的救命之恩,我听说先生需要顶级玉石翡翠,所以我专门收集了一些,给先生需要的时候使用,还请不要推辞。”

  说着,张潮海挥手让两个保镖将两个箱子放在屋子中央,然后打开了箱子,一个箱子里是五块顶级帝王绿翡翠,另一个箱子里是五块极品羊脂玉,十块顶级翡翠玉石的块头都差不多是巴掌大小,每一块绝对都价值上亿,这两箱子的东西就价值十亿以上。

  李正祥,方进文,王横江,以及郭泰安等郭家的人都是识货的人,每人都看的眉心狂跳。李正祥是个牵线人,可是他不知道张潮海准备了什么东西,看到这价值十亿以上的极品翡翠玉石,心中倒吸一口凉气。

  方进文和王横江顿时就觉得自己真的不算什么富豪有钱人了。

  而郭泰安则是老脸又是一红,觉得自己小气了,竟然没有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等会儿要去准备什么,明天走的时候再送给王程,不然他还真的不好意思,登门道歉,竟然空手而来?传出去,别人都会收他郭家小气抠门。

  王程看到这一幕,也是眉毛一挑,眼神扫过十块珠宝,摇摇头,神色很是平静,看向张潮海,微笑道:“张总太客气了,按理说,我治病救人是要收费的,你应该从正祥那里打听到了。不过我帮你,是出于民族情结,所以收钱的话,我自己过于不去。”

  “那这些东西,张总还是带回去吧,我不会要的。”

  张潮海笑了笑,语气肯定地道:“先生出于什么目的,和我关系不大,但是我被先生救了一命,那我必定要报恩,所以还请先生不要推辞,还有就是犬子绍云的事情。”说着,他拉过突然变得有些腼腆的张绍云,严肃地道:“犬子从小就对武学向往,对先生很是崇拜,有一颗坚定的向武之心,并且绝对会尊师重道,听从先生教诲。所以还请先生收他入门下,帮我教导一下。”

  张绍云也上前直接跪在了王程面前,看着王程坚定而大声地道:“师傅,求你收下我,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说完,这小子就要磕头了!

  其他人才都恍然,觉得这才是送礼的真正原因——拜师!

  只有郭泰安面色严肃古怪,因为只有他明白武圣山代表了什么。拜师到武圣山门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武圣山门人,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出现在世人面前都无人敢忽视。如果这个张绍云真的拜入王程门下了,成为武圣山弟子,那他们郭家对张潮海张绍云就都得小心点了,不能得罪。

  王程急忙起来按住了张绍云的肩膀,没让他磕下去,看着这父子两,苦笑道:“张总,你们可别为难我,我还是个学生,还要上课,还要抽时间去给病人治病,哪里有时间教徒弟。而且我最近才开始看师门典籍,我自己都才入门,更不可能有资格教导弟子。”

  张绍云不起来,双腿坚定地跪在地上,急忙大声道:“师傅,不管你怎么样,我都愿意拜你为师,请你收下我。”

  张潮海也是笑道:“先生,我和绍云都认为你绝对足够做他的师傅了。所以还请先生收下他,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管他以后能怎么样,都是他自己的造化,不会怪罪先生之过。”

  郭泰安叹了口气,神色复杂地看了张绍云一眼,他当年也有过想法让郭氏的弟子拜入武圣山门下,可是当年他没敢对长鹤道士开口,此时淡淡地说道:“王程兄弟要收徒的话,要经过他师傅长鹤道长的许可才有可能。”

  王程也认可这个道理,所以也是点头道:“不错,这位老先生说对了,我也堪堪拜入师门三月左右,不可能这么快就收徒,我师傅也不允许。”

  张潮海笑道:“那先生说一声就好,我们明日就去拜访令师,说服他允许先生收徒,相信令师也会明白我和犬子的一片诚心。”

  张绍云也是狠狠地点头道:“不错,师傅,我去见师祖也可以,任何困难我都能克服,我一定要拜入师傅门下学武。”

  王程忍不住一巴掌拍了这小子一下,笑骂道:“你就这么死心眼?”

  张绍云摸了摸脑袋,傻笑了一下,道:“嘿嘿,反正我就是认定师傅你了,你不收下我,我天天就跪在你这里不走了。”

  王程眉心跳动,感觉头疼,他是真的没想过要收徒,想想就觉得麻烦多多。如果是前两天的情况,猛虎真意充斥的时候,他现在只怕已经不耐烦地一脚就将这张家父子两踢出去了。可现在,他只能无奈地挥挥手,道:“先起来,明天和我上山一趟,看看我师傅怎么说。”

  张绍云得意地一笑,站了起来,抱拳道:“好,师傅,我相信我的诚心肯定能感动师祖的,师祖喜欢什么礼物?我好准备一下。”

  “废话多。我师傅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王程又是骂了一句。

  张潮海和其他人都笑起来,看着情形,八成王程是会答应收下这小子的,李正祥三人是乐见其成的。

  只有郭泰安满脸的郁闷和思索,他也想自己郭家的弟子能有一人拜入武圣山门下,现在要拜入长鹤道长门下是不可能了,那么只有可能拜入王程的门下。

  可是,他郭家和王程的关系又不是那么和谐!r1152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