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渴望的平静

第二百八十七章 渴望的平静

  内家修炼,气血搬运当中,有大周天和小周天的分别,在现代武学来说,都是极高的内家修为了。

  而在国术三大内家拳的修炼当中,内家气血修炼到极限也就是小周天,也就是一个呼吸能搬运气血运转四肢一周,增强四肢发力。

  国术修炼的境界当中,化劲到抱丹境界的核心区别也就是小周天搬运。

  王程正在治疗的黄德林,就是已经将内家气血修炼到了搬运小周天的境界,所以才能开始凝丹。

  不过,国术内家修炼是有极限的,再进一步即便修炼到了罡气境界,内家修为也还是小周天,因为其内家修炼体系的核心是有缺陷的。

  武圣山武学是有完整的传承的,时间长达两千多年。长鹤老道练拳八十多年,都还不知道内家修炼的极限境界是什么,只是知道大周天其实只是入门而已。

  “师傅,我这次去东海,还有意外收获,得到了李淳风和张三丰的手稿。您可以看看,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王程想了想,将李淳风和张三丰的两本手稿递给了长鹤老道。

  长鹤老道眼睛一亮,这些事,他其实心中都有数。

  王程在东海的事情,已≈↘,.经有人全部都告诉他了。老道刚才也没有多过问,就是让他小心点李察,至于轰动的道家典籍拍卖的事情,以及和郭家的事情,他也任由王程自己处置。不过看到王程首先将这两本书给自己看。他心中还是很宽慰的。

  接过来。长鹤老道翻开看了看。顿时唉声叹气起来,遗憾地道:“老道我当年是孤儿,从小被师傅收养长大,从会走路起,就已经开始练武了。不然,你师祖说以老道我的资质和悟性根本不可能拜入武圣山门下。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把黄庭研究透彻。只是粗略地看了几遍。”

  “其他的道家典籍,我也只是偶尔翻看一下。如果我有你小子一半的悟性,悟透诸多道家典籍的话,或许早就练成了天罡和周天拳法了。”

  说着,老道就将两本书又丢给了王程,道:“我看不太懂,你自己拿去研究吧。不过,练武一途,贪多嚼不烂,老道我这几十年。就凭一门地煞拳法,也能纵横天下。所以。你也不要把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些武学上面,只要你能把我武圣山武学练透了,自然也就能无敌于天下了。”

  老道这番话说的很随意,但是却透漏出强大的信心,对自己的信心,以及对自己门派武学的信心。

  天底下,谁敢说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能无敌?

  只有武圣山敢说,少林武当等也有传承的武学门派都不敢说。因为他们眼里还有一个武圣山,而武圣山眼里却没有他们。不过,相比起其他门派的偌大名声,武圣山就显得示弱了。世间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有个武圣上,有座藏鼎观。

  王程嘿嘿一笑,将两本书和其他几本道家典籍都放入包里,笑道:“师傅你放心,我知道什么是我的本分和根基。只是最近我因为心境不稳,放下猛虎九式,所以想安静一下,乘着这段时间多多看看道门典籍,把这两位大师的手稿也当做参考。”

  “呵呵,我是练成地煞拳法之后,无法真正打破地煞拳法的枷锁,才明白了看书的重要性,你小子现在就懂了,不错。我道门拳法和佛门拳法有一个地方是一样的,那就是以修身养性为核心目的。修身自然是练武练拳,强身健体;而养性就要看书,看本门典籍,悟透本门武学核心,才能真正的领悟大道。”

  长鹤道士笑的很是欣慰,看着王程非常的满意。聪慧,坚定,成熟,知进退取舍,如此少年,他这个活了十年的老道士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晚年收下这样一个徒弟,他心中猜测可能是武圣山的一个轮回。因为他师傅当年也是天资纵横,师祖却是和他一样属于愚笨之人,所以他和他师祖一样都收下了一个悟性资质奇高的天才来传承,目的都是要将武圣山发扬光大。

  可惜,他师傅当年遇到乱世,选择了闭门自保。

  而现在,他的徒弟王程却是生逢盛世!

  王程郑重地道:“是,师傅,我定然谨记于心,近日会多多钻研道门典籍。”

  “嗯,对你我很放心,有需要老道我指点解惑的,就直接问。不过,道门典籍方面需要你自己去参悟了,老道我的造诣也不深。”

  长鹤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面色很是正常。

  一个十岁的老道士说出自己不太懂道家典籍,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表情,王程对师傅心中更为佩服,这脸皮厚度也是天下少有了。

  当下,王程和师傅长鹤老道再次闲聊了一会儿,针对地煞拳法又专门请教了一些疑问,才告辞离开。

  一路快跑来到学校的时候,刚好是下午放学的时间,王程接到小姑娘王媛媛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老街那边的拳馆,拜访刘武中。

  “王程你来了,快进来。”

  刘诗成和刘青见到王程,都急忙将王程和王媛媛迎接进去。

  王程向两人抱拳,笑道:“我来看看刘老。”

  “老爷子在里面教弟子呢。”

  两人带王程朝里面走去。

  外面还有上百个学徒在跟着练拳,这是初级弟子,大多数都是感兴趣的,练练套路桩法。里面还有十几个初级弟子在扎马步,练三体式,这是真正的在练形意拳了。

  刘武中老爷子穿着马褂,坐在太师椅上,指点着这十几个扎马步的弟子。手中抓着一个两句。然后喝一口茶,神态很是安详。

  看到王程来了,刘武中浑浊的眼神顿时露出一丝亮光,身体一震,直接从太师椅上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可见老爷子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形意拳。

  王程看到这一幕却是赶忙上前去,笑道:“刘老,别起来了。您坐下就好,别伤了你的身体。”

  刘武中本来笑容满脸,立即就板下脸来,道:“我身体硬着呢,不相信咱们过过招。”

  “对对对,我说错了,您身体好着呢,那你也别站着,坐下。我就是来随便转转,看看您老。刚刚才从山上下来。”

  王程笑呵呵地,和前两天在东海市的强硬霸道截然不同。就如一个温和的领家男孩。

  刘武中也微笑起来,依言坐了下来,然后和王程握了握手,互相试探了一下力气,点头赞叹地道:“你小子又进步了,希望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天下无敌的一天,你师傅在山上还好吧?”

  王程点点头,道:“还好,看到刘老您身体健朗,心情也不错,我就放心了,有时间您老可以上山和我师傅聊聊天。”

  刘超英当日走的时候,下跪拜托王程照顾刘武中。王程当时答应下来,也一直记在了心中,所以会专门抽时间来看看这位老人家。

  经过上次的伤势,刘武中的内家修为几乎都被彻底毁掉了,只能维持普通老人家的生活。

  但是毕竟曾经是顶尖高手,所以身体比普通老人家还是稍微硬朗一些,现在他正在发挥预热,专门调教刘家弟子。

  陪着刘武中闲聊了几句,天色也不晚了,拒绝了刘家吃饭的邀请,王程就带着王媛媛起身告辞离开了拳馆,然后兄妹两又徒步小跑地朝着江边别墅跑去。

  见过师傅长鹤老道一面,又见了刘武中,一翻聊天之后,王程此时心中更为的宁静,那一丝猛虎的悸动,几乎彻底消失,对身体气血的控制,也更为圆润如意!

  嗤!

  昏暗中,江边的高速路上,王程和王媛媛身边停下了一辆黑色跑车。

  车门打开,吴胜男走了出来,郁闷看着这兄妹两,笑道:“喂,王程,你每天都带你妹妹走路,这么远你们不累吗?就算你不累,你妹妹不累吗?我都想告你虐待儿童了,现在新闻上天天都有后妈后爹虐待孩子的事情,你想不想上头条?”

  王程没说话呢,听到这话的小姑年王媛媛就不满地道:“才不要你管。”

  吴胜男不以为意,笑道:“我就是好奇地问问,开个玩笑,媛媛可别生气呀,我是想邀请你们的。这次强强的成绩提升好多,以后考上名校也有可能,我想感谢王程一下,要不要一起去我家,吃一顿好吃的?今天强强也过来了……”

  王程放缓了步伐,看着小姑娘满脸都是细腻的汗珠,呼吸却很平顺,放下心来,看着吴胜男,摇头笑道:“算了,吴姐,强强的成绩提升,我可不敢居功,都是他自己努力的。你知道我连学校都没去几次,哪里帮过他?所以,这顿饭就算了,我和媛媛回去自己做饭吃,你和强强也过个二人世界,不是大家都好?”

  吴胜男拍了王程一下,眼睛讶异地看着王程,笑道:“好小子,都知道开我的玩笑了。你不去就算了,那你们慢慢跑吧,我回去和我弟弟过二人世界去了。”

  说完,吴胜男就再次上了车,对王程兄妹两挥挥手,发动车子呼的一声就飙射了出去。

  小姑娘低声嘀咕道:“开这么快,也迟早上头条。”

  目送吴胜男的车子消失了,王程对身边跟着自己跑步的小姑娘低声问道:“媛媛,累不累?”

  小姑娘摇摇头,她此时是真的已经适应了,虽然还做不到如哥哥王程一样的气色如常,毫无影响,但是也能平稳的跑完几十公里,回到家也不会累的走不动。

  “我没事。”

  小姑娘神色坚定,笑道:“不过,哥,你等会儿要背我进门。”

  王程摸了摸小姑娘黏黏的头发,也笑呵呵地道:“好,那你跟上了。我要加快速度了。”

  “我肯定可以。”

  小姑娘很自信。

  兄妹两开始慢慢加速。跑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小姑娘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不过还是奋力地一个小跳跃,趴到了哥哥王程的背上,双手紧紧地搂着哥哥的脖子,在哥哥王程耳边喘息着,得意地笑道:“你别想甩下我。”

  王程双手顺势抓住小姑娘翘起来的小腿,笑道:“厉害,以后你一个人了。也要坚持下去,知道吗?”

  小姑娘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一下,随后失落地低声道:“哦,我知道了。”

  王程知道小姑娘的心思,放慢脚步,微笑道:“你现在都上初中了,是大人了。那时候你刚刚跟着我,还那么小呢,一转眼时间就过了好几年。再过几年,你也上大学了。到时候就可以和我距离很近了。”

  “再说,每年还有假期。我会回来。还有,你到时候努力学习,还可以跳级,一下子从初一跳到高三都可以,呵呵。”

  听哥哥这么一说,小姑娘也再次露出笑容,眼神闪烁着憧憬,笑嘻嘻地道:“就是,我还可以跳级呢。我明天就开始看初二初三的书,下学期我就申请中考;然后再用一年学完高中的书,再参加高考。考到哥哥你的学校去,那咱们又是在一个学校了,这样就只分开了两年,以后可以永远在一起!”

  小姑娘肯定的点点头,心中已经计划好了,就这么办。

  王程呵呵苦笑,低声道:“别勉强,慢慢来也可以的,永远的事情谁都不知道。”

  “放心吧,我不会勉强的,我肯定会考最好的学校,不然怎么能和哥哥你在一个学校?”

  道。

  从小和王程一起长大,别的她没学多少,性格方面是学了个十足十,做什么事都很是自信和坚定。

  当然,也是因为小姑娘本身就聪明,不然再自信也是白给。

  回到家,小姑娘洗了个澡,休息了一下就去做饭了。有了目标和方法,她变得开心了许多,走起路来都一蹦一跳的了。

  而王程也没有继续练拳,直接回到书房看起书来。先将李淳风和张三丰的手稿都放下,他首先开始钻研武圣山的道门典籍,等有了足够的道家修养和学识,再去看这两位武学大师的手稿,才能有真正的收获。

  不然现在直接看那些深奥的东西,看不懂不说,还会影响心境,留下诸多念想。

  吃了饭,王程就和小姑娘一起练武圣山的基础拳法,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都没有练,只练三大基础拳法以及猿啸九式,巩固基础,以武学来融合道家典籍的知识,互相印证。

  练完拳法就睡觉了。

  如此也平静地过完了一天。

  当王程第二天再次出现在学校的时候,许多学生更为诧异,因为他们竟然接连两天都看到了王程来上课。而今天王程也表现的更老实,一整天都呆在班上,手中拿着道家典籍就这么过了平静的一天。

  如此一直持续到周末,王程这一周也难得的在学校连续上了几天课,让学校领导和教育局的领导知道了都郁闷不已。

  想见你的时候你不在,走了之后你又连续几天按时来上课了?

  郁闷归郁闷,可还是要好好的鼓励王程,第三天校领导都亲自到了高三九班转悠了一圈,和王程吴强强闲扯了两句,不咸不淡的鼓励了几句。

  每天上课,看书,锻炼身体,吃饭练拳。

  这也是王程梦寐以求的日子,兄妹两都过的很开心舒适。

  直到周末,李正祥的电话打破了王程宁静的生活。

  “王程,在家呢?”

  一大早,王程正在院子里和王媛媛练拳,就接到了李正祥的电话,微笑道:“嗯,在家呢,今天没去上课。”

  “哈哈哈,那正好,我刚下飞机,带了两个朋友过来,去你家见见你。”

  李正祥哈哈笑着说道,可是声音有些发虚。

  王程何其聪慧?听着声音,迅速就想到了许多可能,眨眼间就得到了一个可能性最大的答案,问道:“哦?是张绍云和张潮海来了?”

  李正祥讪讪一笑,心道果然,无奈道:“就知道瞒不过你,我也是身不由己。张总亲自上门求我帮忙牵个线,我人在东海,不能不给他一个面子不是?而且张总这人你也知道,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我就答应了。所以半夜我们就坐上飞机过来了,就是为了赶早上拜访你!”

  “不过,王程你也别为难,我就是牵个线帮个忙,你别在意我。”

  李正祥急忙摆正自己的立场,害怕王程误会什么。

  王程微笑了一下,笑道:“无所谓,那你带他们过来吧。”

  李正祥听到这话,稍微楞了一下,王程上次在东海市的表现,可是将他都镇住了,凌厉而霸道,可谓吓人。所以,如果不是张潮海在东海市的确面子大,他也是不想做这个中间牵线人的。而现在听王程的语气,又变回了以前的普通少年的样子?他简直不敢和前几天的王程联系起来。

  变化这么快?

  “哦,好,我们出机场了,最多一个半小时就到。”

  李正祥楞了一下,急忙答应一声,随后等王程确认了才挂电话。然后他面色古怪地看了看身边严肃的张潮海和忐忑的张绍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