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硬撼大宗师!

第二百八十三章 硬撼大宗师!

  (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支持,还有没?)

  武圣山?

  是哪里?

  在场上百人,都是满脸的好奇,绞尽脑汁地想着这个山名。【】可是,国内名山古刹就这么多,什么少室山,武当山,峨眉山,崂山,天山等等,其中自然是没有什么武圣山的。

  郭氏诸位高手,大部分也是好奇,郭子中更多的是不屑,听都没有听过的地方,你吓唬谁呢?

  只有那老者和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面色瞬间严峻起来。

  “把其他人都带走,今天闭门歇业。”

  郭氏老者对对身边的郭家高手沉声说道。

  郭子中低声道:“三爷爷,不用,把这家伙收拾了就可以了,他以为东海是谁的地盘,还敢上门来这么嚣张。有您出马,绝对能摆平,让这些人也见识一下我们郭家的实力。”

  郭子中一直都对王程不服,即便是昨天他们三人在王程手上吃了大亏,也没有放弃过打压王程的想法。

  有如此一个实力堪比老一辈的少年高手存在,让自诩为天才的郭子中睡觉都在做恶梦。

  啪!

  可是,这位郭家老者却是甩手就给了郭子中一巴掌,将其打的一口鲜血就吐了出去,喝道:“畜生,自己做了错事,现在还不知悔改,你是想害死郭家?”

  郭子中愣住了,周围几个一起赶过来的郭家高手们也都愣住了。

  “三爷爷,您,您……”

  郭子中一时间声音都结巴了起来。搞不清楚状况。武圣山难道来头很大?

  郭氏老者沉声喝道:“闭嘴。今天这家运动中心闭门歇业,大家都体谅一下,请离开。”

  声音传递出去,在场的上百个会员客户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很震惊,还有兴奋。他们大部分人都认识郭子中,本以为郭子中来了会给楼上那少年好看,可是却被自己人打了一巴掌?

  那好戏还在后头?如此。他们就更不可能离开了。

  “老先生,我们不走。”

  “对,老先生,我们不走,我们要看你们决斗。”

  “老先生,你们都是高手,就别赶我们走了,我们就看看,不说话。”

  上百人齐齐出声抗议,都站在原地。不理会周围保安的劝说,反正就是不走。

  郭氏老者面色漆黑。他知道现在对做生意来说,信誉很重要。如果今天强行把这会员客户都赶走了,对他们郭氏运动的声誉会有很严重的打击,传出去的话,影响更大。所以当下再次对郭子中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那些人,他看向楼上的王程,抱拳道:“在下郭氏郭泰安,请问阁下可是武圣山弟子?”

  王程冷冷地扫了郭氏几人一眼,然后看着郭泰安,淡淡地道:“不错。”

  郭泰安神色稍微激动了一下,随后问道:“令师长鹤道长可还好?”

  “家师一切安好,这不是你需要过问的。我是来踢馆的,不是和你来聊天的。昨日你们郭氏两人和中原陈氏一人偷袭与我,想要杀人劫物,如果不是我实力尚可,只怕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今日我来踢馆讨个说法。”

  王程淡漠地说道,声音经过猛虎真意的加持,震荡开去,整个楼层内的空气都嗡嗡作响,每个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许多人都议论起来,纷纷都是恍然大悟,此时才明白了前因,理解了这个少年为何会来踢馆。一双双眼睛都看向狼狈的郭子中,原来这个郭子中是这样的人,杀人劫物?

  江湖险恶呀。

  郭泰安再次狠狠地瞪了郭子中一眼,面色又黑了几分。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今天早上他只知道郭明和郭子中受了伤,被陈天平送回家,然后郭子中又和郭云离开了,接着郭云也受了伤回来。

  本来,郭泰安还奇怪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听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哦?原来如此,那肯定是我郭氏的错,小兄弟要如何?”

  郭泰安看着王程,气势也丝毫不弱地反问道。

  这里这么多人,他不能弱了郭氏一脉的气势。而且,他知道这件事可能明天就能传入其他武术家族的耳中了。

  “郭老先生耳背了,我刚才说过了,要么郭子中和郭明现在下跪认错,要么我武圣山与你郭氏一脉不死不休。”

  王程肯定地说道。

  “你可能代表武圣山?”

  郭泰安沉声问道,言语之间还有些怀疑:“据我所知,长鹤道长徒弟有七。至今活着的还有两个,最年轻的都有三十七岁了,你何时拜入道长门下的?”

  “三月前。”

  王程沉声地道:“我自然也能代表我武圣山一脉,如果怀疑,你们可以到我江州来,我随时奉陪。废话不多说,快点划下到来,你们谁出手。”

  郭子中虽然不服气,但是必须承认王程的实力。所以此时他也捂着肿起的脸颊,沉默下来,不敢说话。

  王程昨天在楼道里的威势,现在还压制在他的心中。这也是他针对王程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不解出王程的威胁,他一辈子都要生活在王程的阴影之下。

  “我来领教一下武圣山的高招吧。”

  郭泰安身边的中年人走出来一步,双手抱拳,看向王程,道:“郭氏一脉,郭闻!”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好,我也不多要求什么,不然你们还说我武圣山欺压你们郭氏一脉。我就只出三拳,你们郭家谁能接下我三拳而不倒,我马上就走。”

  郭子中又沉声道:“这里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啪!

  又换来了郭泰安的一巴掌。

  “闭嘴!”

  郭泰安沉声喝道。

  郭子中两边脸颊都肿了起来,死死地咬着牙。不再说话。也不敢和郭泰安争辩一句。只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

  然后,郭泰安也看向王程,心中猜测王程的实力,他有些把握不准。因为在他的信息里,武圣山武学乃是以防守为主,长鹤道长一身内家横练功夫无敌于天下,攻击力却是严重不足,别人伤不到他。他也打不过其他高手。

  这是老一辈高手都知道的信息。

  还有就是,刚才王程说拜入武圣山门下三月,三个月能学到多少拳法?

  可是,郭明和郭云都在王程手中吃亏了,这是他亲眼所见。郭明的伤势还很重,郭泰安也就拿捏不准王程真正的实力情况,当下道:“好,就以你所说,郭闻,你上。”

  郭闻得到允许。严肃地点点头,一脚踩在台阶上。深呼吸一口气,脚下发力,身体顿时跃起,跨越了三米多高的高度,来到了二楼,面对着王程,满脸凝重的抱拳道:“请!”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到终于动手了,郭闻上来就施展了如电影里的轻功一般的功夫,都纷纷出声叫好。

  王程呼吸悠长深沉,已经让王媛媛站在边上,看着跳上来的郭闻,也给足了礼仪,抱拳道:“请。”

  “来者皆是客,小兄弟先出手!”

  郭闻严肃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也不客气,道:“好,那我先出手了。我说过,你们谁接下我三拳,还能站在我面前,我马上就走,此事也就此揭过。”

  “好,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言罢。

  王程呼吸一变,心脏咚咚咚的跳动起来,又发生了更多的变化,瞬间爆发提供的动力比之过去提升了至少一倍,这是猛虎九式带来的最深刻的变化。

  瞬息之间,一声虎啸再次凭空升腾。

  王程一步跨出,猛虎下山的气势融入全身,然后就是干脆直接的一拳,依旧是猛虎摆尾。这一招经过不断的出手,也被他施展的出神入化,看不出任何轨迹,但是却威力巨大。

  吼……

  虎啸阵阵。

  王程的拳头眨眼间就来到了郭闻的面前。

  好霸道的虎形拳!

  郭闻神色剧变,即便他做好了准备,也没想到这个武圣山的少年会如此强势,虎形拳会如此霸道,脚下马步急忙一变,从攻击套路变成了防御,双手交错擒拿,融入了太极拳的技巧,以形意拳来爆发,想要硬接下王程的这一拳!

  砰!

  拳拳相交。

  郭闻很干脆的双脚离地,倒飞出去,一口鲜血挥洒在空中。

  这一拳,是王程此时的全力一拳,也是含怒一拳,就算是李察现在站在王程面前,或许都不敢硬接,还是化劲巅峰境界的郭闻也就根本接不下来。

  一拳之间,郭闻就被打的飞出去,而且,直接从二楼飞下去,跌向一楼。

  现场很多人都惊呼出声,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二楼那出拳的少年。

  郭家的几位高手也都是纷纷神色一变,两位中年高手急忙上前伸手将空中摔下来的郭闻接在手中,一起后退了五六步,才站稳下来,将郭闻放在地上。

  咳咳……

  郭闻咳嗽了两,又吐出两口鲜血才平复了气息,胸口还发出一股股刺痛,双手也微微颤抖,脚下筋骨发颤,一时间站不起来。

  “这不是武圣山拳法!”

  郭泰安声音冷了下来,看着王程语气冰冷地喝道:“武圣山乃是道门一脉,拳法当中没有如此霸道狠历的虎形拳。”

  如果有人冒充武圣山来欺负他郭家,他郭家定然会百倍报复。

  郭闻也是点头,咳嗽着道:“不错,这不是武圣山拳法。”

  王程看着郭泰安等人,冷笑摇头道:“我武圣山武学博大精深,不是你们能了解的。这是第一个,还有谁,快上来。”

  郭泰安继续冷声道:“还有,你说你拜入长鹤道长门下三月。三个月就有如此实力,难道说你是带艺拜师?长鹤道长肯定不会收下别人的弟子。所以说。你是在说谎。你不是武圣山门人。”

  “说,你究竟是谁,为何冒充武圣山门人来挑衅我郭家与武圣山的仇怨,你到底是何居心,如果不说清楚,今日休想走出这道门!”

  郭泰安头发根根竖立,双眼如电一般地盯着王程。

  王程哈哈一笑,喝道:“哈哈哈。要打就打,哪里这么多废话。你说我不是,那你们就当不是好了。我是不是武圣山弟子,还需要你们来承认吗?今日我是来踢馆的,不是来找你们认证身份的,当真聒噪。你应该就是郭家的高手了,上来,和我过两招。”

  郭泰安面色冷峻,左右看了一眼,发现郭闻几乎是几个二代弟子当中实力最高的了。其他人再出手也是去挨打,当下沉声道:“好。那我就来和你过几招,看看你究竟是何人。如此霸道的虎形拳,只有东北专注虎形拳的形意一脉才有可能练成。”

  王程不再说话,看着郭泰安走上二楼来站在面前,冷漠地道:“虎形拳,谁都可以练,你以为很了解我武圣山一脉?呵呵,好,那我就让你见见你熟悉的武圣山拳法。”

  猛虎九式逐渐的融会贯通,王程也慢慢地把握出了这门拳法的内在真意,其实这并不是一门主攻的战斗拳法,还是是一门桩法。以睡功为核心,专注锻炼精气神,练到高深处甚至能改变身体内在规律的强势桩法。就是因为效果太过强势,所以只是以猛虎九式简单的招式施展出来,也有巨大的威力。

  而且,这些简单的招式与猛虎真意最为契合。

  不过,王程却是想试试以猛虎真意来施展大地锤法会有如何的威力。

  面对这个明显是抱丹境界的郭氏形意拳高手,王程也不敢怠慢,不施展大地锤法的九重之势,他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是败了,就颜面丢尽了

  来踢馆,如果不能全胜而退,彻底打压郭氏一脉的气势,那王程就算是失败了,传出去也会有辱武圣山的名声。

  不管他是败给老一辈了,还是年轻一辈了,总之就是上门踢馆失败了,那就足够了。

  所以,王程不容许失败。

  “让你先出手。”

  郭泰安看着王程,沉声说道。

  王程眼中琥珀之色浓郁,依旧是融入一步之间的猛虎下山之势,一步跨出,气势一变,也依旧有一声虎啸伴随。

  现场许多人都好奇地左右看着,不知道这虎啸之声到底是哪里出来的,因为他们都看到王程没有开口。

  但是,王程此时身上的气势却不是猛虎气息,而是如一座山峰一般,脚步踩在地面上,二楼地板都震动起来,几块地板直接碎裂,距离他最近的几盆花都被地板传递上来的力道震碎了花盆,边缘的几个玻璃饰品也被震碎了。

  哗啦啦……

  一块块玻璃跌落下去。

  下面那些看热闹的普通人,以及郭家的高手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拳法?好刚猛的气势,好厚重的气势,他们差点以为是一颗流星砸了下来。

  只有郭泰安和郭闻都是惊骇不已,纷纷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两人认出,这是真正的武圣山拳法——地煞拳法!

  “大地锤法!”

  郭泰安忍不住低呼出声。

  他对地煞拳法的见识更多,所以直接叫出了地煞拳法当中这门大地锤法的名字。

  此时,他再也不敢怀疑王程的身份了,什么东北形意拳一脉,统统都是扯淡了。地煞拳法绝对是武圣山独门高深内家横练功夫,据他所知,长鹤道长门下弟子,也只有两人学到了这门高深的拳法,是武圣山的招牌拳法之一。

  如此拳法,绝对不是外人能学到的。

  所以,王程的身份也已经不需要怀疑了。

  可是,为什么他三个月就能练成地煞拳法?

  虽然还有许多疑问,可郭泰安也很是难受起来。因为他刚才从大成的虎形拳上判断王程不是武圣山门人,所以才想亲自出马教训一下王程,甚至想拿下关在郭家让其幕后的人来接人。可现在发现王程真的是武圣山门人,他一瞬间就是进退不是,骑虎难下了。

  抓人?

  他根本不敢将王程抓起来。

  武圣山是什么样的存在,作为经过那个时代的人,他很清楚,是绝对不能随便招惹的。如果被长鹤道士找上门来,那他郭家必定会遭受到重创。

  郭泰安想说话,和王程解释一下。可是王程一个大跨步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大地锤法施展开来,双拳如两柄大锤呼啸着砸了下来。

  砰!

  抱丹境界的郭泰安急忙招架,脚下马步沉稳,可是依旧被融入猛虎真意的大地锤法打的脚下后退了两步。

  好刚猛的大地锤法。

  郭泰安当年和武圣山高手交过手,虽然不是长鹤道士,但是也知道大地锤法的威力,可和此时王程施展的大地锤法绝对不能比。

  没有了道门的中正平和,只有霸道和刚猛!

  如果当年长鹤道士有如此霸道和刚猛的攻击手段,只怕会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郭泰安来不及多想,因为王程的第二拳又砸了下来,好像一座山峰一样,气势更为猛烈。

  砰!

  第二拳,郭泰安又直接退了五步,面色已经潮红起来,显然体内气血已经高速运转起来,神色也异常的严峻。

  而王程并没有停下来,脚下依旧紧逼,再次一拳砸下来。

  轰!

  郭泰安这次即便是马步沉稳,也没能站住,更是被打的双脚离地而起,飞出一米多远才落在地上,然后又退了一步才站稳。

  呼呼呼……

  经过这一拳,郭泰安的呼吸也如风箱一般的急促,双眼闪烁着惊骇。

  这真的是武圣山地煞拳法?

  王程第四拳又来了。

  轰……

  郭泰安双手交错,低吼一声,真正的施展出了抱丹境界大宗师的全部实力,体内气血瞬间凝聚成丹,霎时间他面色也变得煞白,因为气血凝聚在了一点。然后凝聚成丹的气血瞬间爆发,他整个人都似乎膨胀了一下,然后和王程硬碰硬的来了一拳。

  蹬蹬蹬!

  郭泰安又倒退三步,每一步都如大石一样的砸在地面上,二楼地面寸寸碎裂,几块地板都挤压震荡的跳了起来,摔的粉碎。

  而王程,硬是强行稳住了身形,一步都没退,只是双脚将脚下的地板踩的碎成了小拇指大小的颗粒。

  “住手!”

  郭泰安见到王程气势还在提升,急忙伸手阻止。

  王程双眼是一片赤金的琥珀之色,心中猛虎狂啸,心脏如加速的发动机一样狂飙起来,一时间根本停不下来,理也不理郭泰安的话,一声虎吼,一步跨出,又是一拳砸下来!

  吼………………

  砰砰砰砰砰!

  这一声虎吼,真正的融入了大地锤法当中,二楼地面所有地板寸寸碎裂,后面的落地窗上的玻璃都被震的轰的一声,也是全部碎裂。

  楼下诸多普通人都发出惊恐的尖叫。

  这太吓人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