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命换一命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命换一命

  盛安医院内。△頂點小說,

  王程也确定了张潮海的心脏病是人为,心中就升腾起了许多的警惕。然后他瞥了张绍云一眼,发现这家伙也是神经粗大,根本没有想更深层次的问题,或许他想到了,也没在意。

  当下,王程也没有多问,拿出自己的翡翠针就要开始给张潮海的治疗。

  而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几声闷响。

  王程听觉绝对远超常人,所以听的很是清楚,这绝对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人发出的闷哼声音。刚刚拿出来的翡翠针,立即就被王程收了回去,然后转过身,一双眼睛犀利地看向门外。

  张绍云和另外两个警察也都感觉到了异样,也都是变得神色警惕。尤其是两个警察,急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师傅……”

  张绍云来到王程身边,正要说话。

  王程一挥手,看着门口,示意他闭嘴。

  轰!

  两个警察刚刚走到门口,一声轰鸣猛然响起,病房门直接被打碎,碎片冲击在两个警察身上,立即齐齐的倒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没起来,满脸都鲜血,神色焦急不已。

  王程眼神一凝,首先将身边的小姑娘拉到身后,然后凝视着门口。

  一个身材壮实的白人大汉,和一个身材相对矮小的亚洲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神色漠然,一双眼睛没有丝毫感情地扫视着四周,对地上受伤挣扎的两个警察好像没有看到一般。直盯盯地看向王程和张绍云。随后视线落在了病床上的张潮海身上。

  “快点。”

  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身材一般的白人,用英语淡淡地对两人说了一句。

  两人都同时点点头,然后直接走向张绍云,身材矮小的亚洲人动作矫捷地冲向张绍云,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呼啸的刺向张绍云的脖子。

  另一个身材壮实的白人则是冲向王程这边,一拳就毫不客气地砸向了王程的脑袋,脸部表情有些狰狞。看着很吓人。

  张绍云被吓了一跳,急忙就向后退。

  王程眼中琥珀之色浮现,动作比对方更快,一只手伸出,眨眼间就抓住了旁边握着匕首刺向张绍云的手腕。

  然后,只见他另一只手紧握成拳,呼啸而出,带着一声虎啸,砰的一声和白人大汉砸下来的硕大拳头结结实实的碰撞了一下!

  砰!

  硕大的拳头被王程打的咔嚓一声脆响,手骨被打碎。壮实的白人扭曲的面孔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啊!!!

  惨叫之后,他并没有后退。而是面孔扭曲的将另一只拳头再次挥舞过来,带着呼呼的风声。

  同时,另一边的那亚洲人握着匕首的手被王程抓住了之后,他急忙手腕翻转,匕首极力地想要刺向王程的肩膀,可是发现王程的手如铁钳一样,让他手腕根本不能发力,然后只能一脚大力的踢向王程腹部。

  两人一起进攻王程。

  他们刚才都没将王程这个少年当回事,只想杀了张绍云,打晕王程和王媛媛,然后再杀了病床上的张潮海就走人。

  他们的目标就是张家父子两。

  可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容易了。

  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一般的少年。

  门口瞬间再次出现了两个人影,都被病房内发生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

  其中,一个带着墨镜的白人男子看着王程,眉头瞬间紧皱在一起,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王程眼中也是毫无情绪,捏着那亚洲人的手腕瞬间发力,咔嚓一声脆响,手腕骨骼被捏碎。对方忍耐力超强,面色依旧狠历,只是发出一声闷哼,随后手中匕首掉落下来,可是踢出来的那一脚却是继续加重了力道,更为凌厉了几份。

  刹那间,王程松开了对方的手腕,然后手掌化作拳头,后发先至,一拳击中对方的肩膀,又是咔嚓一声脆响,肩膀骨骼当场被打碎,整个人也被打的倒飞出去,那一脚根本没有碰到王程。

  而此时那白人大汉的拳头也是呼啸而落。

  呼!

  呼呼的拳风几乎吹起了王程的头发。

  可是,王程依旧丝毫不乱,手臂一挥,依旧是刚才的拳头,没有丝毫蓄力的就是一拳,再次和这个白人大汉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碰撞了一次。

  蹬蹬蹬!

  白人大汉终于承受不住反冲之力,整个人倒退了三步。同时他两只手掌都是骨骼碎裂,颤抖不已,一双棕色的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倒吸一口凉气,手掌骨骼的刺痛让他浑身颤抖。

  自始至终,这个少年都没有移动过一步,就站在原地,将两个精英特工打的无法招架,只是交手两招,就都受了重伤,几乎可以说是丧失了战斗力。

  门口站着三个人,同时还躺着七八个人,躺着的都是刑警队的保镖,张队长就靠在门框上,脸上还有鲜血,还好的是没有一个死亡,都还活着,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病房内发生的事情。看着王程刹那间的出手,瞬间就两个他们搞不定的高手几乎打的废掉。

  “八嘎!”

  一声怒喝,门口站着的三人当中的一个身材矮小的亚洲人神色难看的冲了上来,一步跨出,眨眼间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武士刀,刀锋闪烁着冷厉的光晕,呼啸着劈向王程的额头。

  “师傅小心!!”

  张绍云虽然看王程大发神威,看的是心潮澎湃,但是还是急忙反应过来。低呼一声提醒王程。

  王程气势提升。呼吸开始沉重而急促起来。双眼大部分都化作琥珀之色,还是脚下未动,视线紧紧地盯着对方的武士刀,就在刀锋已经到了面前的时候,才猛然一只手挥出,又是一招猛虎摆尾。

  啪!

  一掌结结实实地排在了刀锋的侧面,将刀锋打的一荡,然后王程手掌一翻转。就从刀背上将刀锋抓在了手中,武士刀也是骤然间停在了空中。

  王程看着面前头上梳着一个小小的朝天辫的日本武士,淡淡地道:“果然有日本人,该死!”

  言罢,王程一把从稍微发愣的日本武士的手中夺过了武士刀,然后顺手一扔,刀锋飞入后面的墙壁上,噌的一声插入了坚硬的水泥墙壁里面。

  “八嘎!”

  日本武士被抢夺了武士刀,才清醒过来,又是一声怒骂。面色通红,知道不能力敌。急忙就要后退。

  可是王程如何会让他想退就全身而退?

  脚下终于动了,王程一步迈出,就是虎虎生风,隐约之间似乎有风雷之声,速度快如闪电,拳头瞬息之间就追上了日本武士,一拳击中对方的胸口。又是咔嚓一声脆响,日本武士整个人都倒飞出去,一口鲜血立即就挥洒在了空中,双眼瞪的大大的,绽放出最后的光辉。

  砰!

  日本武士摔在门口的墙壁上,然后又落在地上,已经满脸都是鲜血,胸口肉眼可见的塌陷了下去,双眼毫无神光,气息全无。

  死了。

  病房内安静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双手手指都骨骼都断掉的白人大汉,和那靠在墙壁上调整状态的亚洲高手,都是神色惊惧地看着地上已经毫无气息的日本武士。

  真的死了?

  门口靠在墙壁上的张队长神色激动不已,他可以肯定,这个日本武士是真的死了,想到刚才他求王程打了自己一拳,他受伤的身体瞬间就颤抖了一下,面色也是尴尬后怕。他周围横七竖八躺着的队员,也都是后怕不已,庆幸他们还活着,一双双眼神都怪异地看向队长,他们都记得,当时就是队长主动让这个强的不像话的少年打自己的。

  门口站着的两个白人都神色变化了一下。

  “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看来长鹤道长晚年终于收了一个天才徒弟,他算真正的是后继有人了。”

  戴墨镜的白人对着王程沉声说道,说的是流利而标准的汉语。

  王程冷冷地看向对方,眼中精光一闪,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沉声道:“你是李察!”

  这不是问,而是肯定。

  墨镜男子却是不置可否,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一步走进房间,道:“你不应该插手这件事情的。”

  “我必须管,我不容许日本人插手我们中国的土地。”

  王程冷冷地说道,眼神扫了地上那已经没有气息的日本人一眼,很是不屑。

  “那我呢?”

  墨镜男子又问道。

  王程声音依旧冷厉,道:“你,更不允许!”

  “那出手吧。”

  墨镜男子来到王程身前两步远,不多说废话,现在也没有说废话的时间和场合,干脆直接地道:“你能接下我两招,我就走;接不下,那你就陪着张家一起灭亡吧。”

  王程突然出手,手掌呼啸挥出,再次带起一声呼啸,一巴掌扇在了旁边蠢蠢欲动的亚洲人的胸口上。

  咔嚓!

  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动,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除了墨镜男子,其他人听到这声音,都是眉心直跳。因为此人被王程一巴掌当场拍碎了心脏,吐出两大口鲜血,接着就干脆地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被王程一巴掌拍死在当场。

  墨镜男子的眉头紧皱在一起,只是在尸体上扫了一眼,然后看着王程,沉声道:“你比长鹤道长更狠,如果道长有你这份狠辣,也不用隐居在江州了。”

  王程冷声道:“他也是日本人,该杀之人,我绝对不会心软。我师傅也是一样,你出手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

  心中浑身猛虎真意全面爆发。王程的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心跳再次发生着奇妙的变化。整个体内的气血都沸腾起来。身周的空气甚至都被他突然升高的体温蒸腾的扭曲起来,双眼也几乎全部变化成为了琥珀色。

  此时,王程几乎就变成了一头猛虎。

  墨镜男子不再说话,呼吸也急促起来,视线在王程身上凝固下来,突然一步迈出,跨出半个圆,然后双手同时出手。一手握拳,如长枪一样刺出,直刺王程胸口;一手成刀,呼啸劈下,劈向王程咽喉。

  王程心中一震,他已经很高估这个李察的实力了,虽然对方没有承认身份,也一直戴着墨镜,但是王程敢百分百肯定对方就是他在港岛见过的李察。

  李察一出手,王程就看出这家伙乃是实打实的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别的内家拳高手。

  双手齐出。而且施展的是不同的内家拳法,拳化作长枪。锋锐至极,乃是极高境界的形意拳,而且还有八极拳的影子;另外一手化作刀锋劈出来,却是以八卦拳为主,太极拳为辅,融为一体。

  一出手,就带着四大现代国术,并且三大内家拳都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此人,绝对是王程练武以来遇到的最厉害的现代国术高手,即便是杨祐德和刘武中比起此人都要略逊一筹。

  吼!

  王程心中已经被猛虎真意充斥,如此状态下,他是绝对不会防守的。所以当下他就是不闪不避地也跨出一步,这一步就是猛虎下山的气势,将猛虎下山的气势和力道融入这一步当中,整个人带着一股风声,一声猛虎吼声也凭空乍起。

  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震动了一下。

  然而,王程心中知道,他比对面的李察还是差了一筹。对方已经做到了气息劲道内敛的境界,看起来动静没有自己大,但是杀伤力绝对还在之上。

  就算很清楚这种情况,可王程还是明知山有虎,还向虎山行,就是一往无前,就是凶猛无比。

  猛虎下山,饿虎扑食,猛虎摆尾!

  双手同时挥出拳头,浑身骨骼震荡,力道传入拳头,再次带起一声响彻楼道的虎啸,此时王程的双眼也真正的完全化作了琥珀之色。

  啪啪!

  两声脆响。

  一切就是在眨眼之间。

  高手过招,就是在瞬息之间,不到这个层次,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程的双拳和李察的双手接触,周围空气就发出一声声脆响,然后一股股气流冲击出去,站在后面的张绍云感觉呼吸都困难,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小姑娘王媛媛虽然面色通红,可是依旧坚持站在那里没有动。

  砰!

  交手的刹那之间,李察的拳头轻轻地在王程的胸口停留了一下,随后一沾即走,整个人也是步伐旋转,后退了出去,然后双臂微微颤抖,身形也跟着晃动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可见被王程的巨大力道冲击的绝对不好受。

  同时,王程也后退了两步,比起李察更为狼狈一些,胸口的衣服都碎裂开来,虽然没有丝毫受伤,但是一股冰凉从心口传遍全身。

  王程知道,刚才他差一点就死了。

  “你,你为什么?”

  王程稳住步伐,惊异地看向带着墨镜的李察,语气复杂的问道。

  他知道,刚才李察如果那一拳劲道不散,一拳结实地打在他的胸口的话,此时绝对不死也快要死了。

  高深的抱丹境界大宗师的劲道爆发,绝对不是说着好玩的,也不是在港岛遇到的那周氏初级境界的抱丹宗师可以比拟。王程即便自负自己皮糙肉厚,也不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抗下如此高手的一拳而不死。

  李察也是深色复杂,深沉地呼吸了几下,调整了气息,面色随之恢复正常,然后一挥手,转身就走:“go!”

  受伤的白人大汉,和门口一直蠢蠢欲动准备动手的白人都楞了一下,可是当李察走出门口的时候,两人急忙反应过来,赶紧加快速度跟上。知道时间到了,如果再不走,他们就走不了了。

  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

  王程神色挣扎了一下,想追上去,可是刚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

  因为,李察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你回去告诉道长,我欠他的一条命,还给你了。”

  顿时,王程疑惑的神色消失不见,挣扎的表情也恢复正常,淡淡地回应道:“一码归一码,你欠我师傅的,亲自还给我师傅去,今天我欠你一条命,日后还你就是。”

  “我不需要你欠我什么,告诉你师傅,下次我再见到你们中国人,就不会再客气了。”

  李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有些飘渺,可见他已经走远了。

  王程叹了口气,眼神逐渐恢复黑色,浑身气息也弱了下来。看了看门口横七竖八躺着的张队长等人,刚才他还奇怪对方怎么不杀人的疑惑,此时也解开了。

  可能不止这一次,以前,李察估计也没杀过中国人,就是因为欠了长鹤道士一条命?还是说,是长鹤道士当初给他定下的规矩?

  不管怎么说,这个李察和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绝对有不浅的关系。

  王程心思转动,不过迅速的放下了,看了看小姑娘一眼,发现这丫头心思也逐渐大条起来,此时神色依旧如常,心中也放下心来。然后他急忙快步走到门口,将靠在墙壁上受伤的张队长扶起来,稍微查看了一下,发现只是重伤,没有生命危险,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咚咚咚咚……

  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后楼道上的几个门都被大力的推荐,一队队制服警察,和便衣紧张地冲了进来。看到楼道尽头病房门口,只有王程在活动,身边横七竖八的躺着自己的同事,一个个都紧张不已,一双双眼睛都愤恨地看向王程。

  “别动,举起手来!”

  十几把枪口同时瞄准了王程。

  砰!

  前排的一个警察因为担心和激动,手指一抖,扣动了扳机,然后一声响彻医院大楼的声音响起,一颗子弹也射向王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