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人为的心脏病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人为的心脏病

  求票,求支持,最近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多说什么,只求喜欢的童鞋多多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车内。

  王程闭着眼睛,极力的驱散心中的猛虎,压制呼吸,尽力让心跳平稳下来。

  整个车内的气息似乎都凝固了起来,开车的司机都不自觉的额头冒出汗珠。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是心中发憷,好像身边有巨大的危险,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样子,要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有足够的氧气。

  小姑娘王媛媛靠着哥哥王程的胸口,能感觉到哥哥的心跳似乎发生着变化,显得很混乱,小脸上不由地又是担心不已。

  一直到车子停在了盛安医院门口的时候,司机急忙慌张地打开车门走下去了,已经浑身都出了一层汗水。

  王程也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眼睛,大部分眸子都变成了琥珀之色,随着两下呼吸恢复正常。

  心跳也停止了蜕变,虽然没有继续变化下去,但是却也维持着已经发生的一部分变化,这不仅仅让王程的心脉上的伤势恢复如初了,更是加强了心跳的力量,和整个心脏的活力。气血搬运之间,动力也更为充足,几个呼吸就能将气血运转全身,比之前提升了一倍左右的效率。

  呼!

  吐出一口浊气,王程心中复杂,还有些后怕。如果心脏真的完全蜕变了,那他就再也无法驱逐和压制心中的猛虎真意了,也无法停止猛虎九式的修炼。

  “下车吧。”

  王程放下心中情绪,拉着小姑娘王媛媛。一起下了车。

  此时的盛安医院不像昨天那么热闹了,门口没有豪车云集,只有几辆便衣警察的车,一个个警惕地身影在周围晃悠。

  果然是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起来。

  “两位,今天盛安医院不营业。抱歉。”

  王程和王媛媛刚刚走上大门口的台阶,就被两个身穿保安衣服的便衣拦了下来,两人都是神色警惕地看着王程,他们本能的感觉到王程非常的危险。

  王程没有说话,因为医院大门里面急匆匆地跑出来一个人,正是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的张绍云。

  “两位。这位是我师傅,是来给我父亲治病的。昨天已经治疗过一次了,今天是第二次治疗,郑局长知道的……”

  张绍云上来气喘吁吁地解释道。他站在窗户上一直看着门口,看到王程的车子到了。急忙就跑了下来。

  两位便衣同时皱眉,他们的任务就是看门。其中一人拿起电话给郑晨龙打了出去,说了几句话,然后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王程,两人都没看出来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是医生,听郑局长的语气,很是看重的样子。

  “好了,郑局长同意你们进去了。”

  打完电话。保安挥挥手,严肃地说道。

  张绍云对两人笑了笑,急忙带着王程和王媛媛朝着里面走去。低声道:“师傅,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王程开口淡淡地道:“别叫我师傅。”

  张绍云嘿嘿一笑,道:“好,师傅。”

  “废话多,怎么不对劲了。”

  王程无奈地问道。

  “这些人不是简单的警察,里面那些人肯定也不是一般的警察。那个带队的我认识。刚才郑局长说,他们等会儿就过来。我害怕我爸会出事。”

  张绍云担忧地说道。

  “没事,有我在。你爸不会出事。”

  心中猛虎作祟,王程本能的散发出一股威势,然后随口就应承下来。

  如果是之前的他,是绝对不会管,更不会答应这种事情的。

  张绍云和小姑娘王媛媛都稍微楞了一下,两人同时疑惑地看了看王程,他们都知道王程不是轻易说出承诺的人。

  尤其是,现在张潮海的事情,还是人命关天,牵涉甚多的事情。

  张绍云没想那么多,听到王程答应下来,心中惊喜,使劲地点头道:“对,有师傅在,我一点都不担心。”

  王程此时反应过来,面色稍微变幻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反悔,毕竟已经说出去了。他也只能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加快步伐朝着里面走去。

  既然答应了,那就尽力治好张潮海吧。

  郑晨龙他们说张潮海不是正常的心脏病发作,而是有人故意害他而下药了。那么这种药物必定是极其高明的,专门针对心脏,让其发作起来和普通的心脏病发作类似,即便是盛安医院这种高档的私人医院都检查不出来。

  而且王程自己也看不出张潮海是被下药了,只是看出的确是心脉出了问题。

  来到四楼门口,就碰到了好几个神色警惕地保安,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更是站着七八个人,每个人都浑身紧绷。

  “搜身!”

  领头的一个中年人对王程三人淡淡地说道。

  张绍云看王程面色不好,急忙说道:“大哥,这是我师傅,是中医。我请来给我父亲治病的,昨天晚上就来治疗过一次了,当时郑局长就在场。今天是第二次治疗,所以搜身就不需要了吧?我不会害我父亲的对吧?”

  中年人看了三人一眼,看着王程疑惑地道:“你是中医?几岁了?”

  王程点点头,语气肯定地道:“不错,我是中医,今年十八岁。”

  “十八岁的中医?我怎么没听说过,郑局长也没和我们说过。现在病人张潮海是重点保护对象,有国外间谍想要谋杀他。所以任何人都要搜身才能进去,你这个年纪的中医我也不相信,就算搜身了,我也不会让你进去。”

  中年人语气也极其肯定地道:“所以,你们要么现在就走。要么郑局长亲自来,不然你们在我面前进不去。”

  几个保护张潮海的人听到这话,都站起来,警惕地看着王程,每个人都蠢蠢欲动。

  十八岁的中医。的确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疑点;可如果是敌人的话,那这也是一个极其低劣的伪装。所以,他们警惕的同时也很是疑惑。

  张绍云苦笑了一下,极力解释道:“各位,这位真是我师傅,我好不容易才拜师成功。不只是武术厉害,中医也很厉害。你们不知道很正常,不相信的话就给郑局长打个电话,他知道的。”

  中年人再次上下打量着王程,不屑道:“你师傅?武术很厉害?我听说过你当着几百人的面下跪拜师的事情。就是他?那他打一拳我看看?”

  十八岁而已,他们不相信是什么中医,更不相信什么武术很厉害,八成是忽悠张绍云这个富二代呢。

  就算是学中医的,十八岁能学到什么?就算是练武的,十八岁能练到什么?

  这是正常人很正常的想法,只可惜他们遇到的不是一个正常人。

  张绍云楞了一下,表情怪异。

  而王程看着几双不屑和不相信的眼神。平静地道:“你们真要我打一拳?打谁?”

  中年人上前一步,站在王程面前一步远的地方,伸出双手朝着自己晃了晃。语气随意地道:“来来来,就打我,来打一拳。让我看看是什么武术,我在警队呆了二十年,什么没见过!”

  张绍云可是见识过王程的拳头的,昨天那三个日本人。没有一个能承受王程的一拳,都被打的飞出去。让他现在回想起来还热血沸腾。期待自己也有这么厉害的一天。

  这个警察,竟然敢主动挑衅王程出手。张绍云真想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无知者无畏,大致也就是这样了。

  “别,张队长,我知道你是刑、警、队副队长,也练过散打武术什么的。但还是算了,我师傅是来给我父亲治病的,不是来和你交手的。”

  张绍云还是有理智的,不想看到惨剧发生,急忙挡在了这位中年警察的面前。

  而这位中年警察的身份,就是东海市刑、警、队的副队长,在这一亩三分地,他还是有些威严的。所以听了张绍云的话,他更是不能接受了,周围还有七八个队员看着呢,让他认怂?不可能!

  当下一挥手,张队长将张绍云拉开,道:“张公子,没事儿,你放心,咱们都姓张,还是本家。我绝对不出手,就让你师傅打我,我试试你师傅的功力。”

  张队长将师傅两个字咬的很重,显然是意有所指了。

  周围他的队员也都是笑起来,不过都没说话,显示出了良好的纪律。

  王程也露出一丝笑意,问道:“我出手了,你就让我进去了?”

  “那也要看我心情,我要对病人负责。如果我心情好,可能就让你进去了;要是心情不好,不止不让你进去,可能还要抓起来查查具体的情况,谁能保证你来这里没有什么目的?”

  张队长表情轻松地看着王程,语气严肃地说道,想要吓唬吓唬王程。

  可王程对这种程度的吓唬,根本是毫无感觉,就好像是一只兔子向一头猛虎龇牙咧嘴一样,只能换来猛虎的不屑或者是怒火。

  “那我出手了。”

  王程心中一定,决定出手,让这些人记住教训。

  几个队员都对张队长笑了起来,张队长也对王程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挥了挥手,轻松地道:“随意出手,我等着呢。”

  王程就如他所言,随意伸出拳头,全身其他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动作,就是抬起一只手,然后紧握成拳,好像机械一样的将拳头推了出去。

  明明王程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看的异常清晰,好像很缓慢地样子,可是事实上发生的时候,却是眨眼之间,拳头就来到了张队长的面前。

  张队长神色一楞,随即就是大惊失色,知道自己肯定是看走眼了,急忙双手交叉在身前,同时双腿下蹲,毕竟也是练过武术的。知道扎马步,这几乎是施展出浑身解数全力来抵挡了。

  可是,下一刻。

  砰的一声闷响。

  张队长高大结实的身体直接被打的双脚离地飞了出去,后面他两个队员也都是一惊,急忙伸手去接住了他。然后两人也被巨大的力量冲击的后退了两步才停下来。

  瞬间,病房门口一片安静。

  笑声消失的一干二净。

  七八个警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少年。

  发生了什么?

  他们队长怎么被打飞了?

  王程看着被放下来站在地上的张队长,微笑道:“张队长,现在心情如何?”

  张队长捂着胸口,两边七八个队员都围了上来,一个个都警惕地看着王程。如临大敌一般的气氛,甚至都有人紧张地右手按在了腰间。

  “咳咳……”

  一开口,张队长就不得已咳嗽了两声才理顺了呼吸,对两边紧张地队员当下呵斥道:“都干什么?老实地守着去,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吓到人家?人家要杀我。我现在就已经没命了,都站一边儿去。”

  几个队员面面相觑,不知道队长吃错什么药了,被打了还帮人家说话。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次是真的遇到高人了,所以都听话的站在后面门口去了,可一双双眼睛还是本能的警惕地看向王程。

  “嘿嘿!”

  张队长上前来对王程讪讪一笑,一张黝黑的面孔有些泛红,显得非常的尴尬。然后有模有样的抱拳道:“抱歉,小兄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别见怪。没想到小兄弟实力如此厉害,真是英雄出少年,一时冒犯,莫怪,莫怪……”

  王程也微微抱拳,淡淡地回应道:“冒犯算不上。张队长也是公事公办。但是我今天必须要给病人治疗,张队长是否能行个方便?”

  两人说话都很怪异。好像演古装电视一样,那几个队员都是想笑不敢笑。不敢笑队长,更不敢笑王程。

  张绍云再次开口道:“张队长可以给郑局长打个电话,他知道情况。”

  张队长点点头,道:“好,小兄弟稍等,我给局长打个电话。”

  王程也是微微点头,不着急,今天他有一天的时间。

  张队长当场就给郑晨龙打了个电话,两人都是多年的老同事,所以说了几句就了解了情况,立即就让王程三人进入病房了。

  呼!

  送王程进入病房,张队长才松了口气,背心都湿透了,额头也渗透出了汗珠,坐在椅子上就**了两下才恢复平静。

  几个队员都愣住了,队长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夸张吗?

  “队长,你怎么了?”

  一个队员忍不住问道。

  张队长瞪了周围几人一眼,狠狠地骂道:“怎么了?老子差点小命就没了,你们刚才也是大胆,下次遇到这种人,有多远就跑多远,知道吗?”

  一个队员不服地道:“我们是警察,我们有家伙呢。”

  “你的家伙有屁用,你们没发现刚才他脚都没动,就把我打飞了?那一拳,估计他就是用了三分力道。要是他全力出手,你连家伙都没摸到就要挂了。”

  张队长拍了这个队员一巴掌笑骂道:“好了,你们只要知道是高人就对了。幸好不是敌人,不然我们全部都要完蛋,现在都好好的瞪大眼睛看好咯。”

  几个队员听了队长的话,才都恍然大悟,一个个都是后怕不已,现在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刚才要是他们动作再大一些,招惹了这个少年全力出手,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所有人都一个个面色严肃起来,站在自己的位置警惕地看着四周。

  王程三人进入病房,里面还有两个警察坐在窗户边上。看到张绍云,两人都认识,只是点点头,然后眼神疑惑地在王程和王媛媛身上扫过,也没有多问。能走到这里,那么就说明通过了外面的考核,是没问题的。

  “师傅你快看看我爸情况怎么样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我三叔请来了几个医疗组的专家来给我爸检查了,他们都说不好办,想治疗试试。我记得你说的话,所以没让他们动手,我三叔还打电话骂我了。”

  张绍云担忧无奈地说道。

  王程上前抓起张潮海的脉搏,没问他张家的事情,问道:“郑局长是怎么发现你爸不是自然生病,而是中毒的?”

  张绍云摇摇头,也是疑惑地道:“我也不知道,医院都没检查出来。不过郑局长说的很肯定,我想应该是真的,那我小叔肯定有份儿。”

  到现在,这家伙还是坚持怀疑张潮生,不知道这叔侄两是有多大仇。

  “这话你别一直挂在嘴上,有证据了再说,没证据就埋在心里。”

  王程摇摇头,提醒了一句,查看着张潮海的脉象,随后皱眉道:“你爸没事儿,昨天我的治疗效果很好,情况和我预期的差不多。我再治疗一次,差不多就能醒过来了。不过,我现在也发现,好像你爸的病的确不是自然发生的,有人为的痕迹。”

  脉象上,王程感觉出张潮海的身体不应该是有心脏病的体质。因为其他脏器都很正常,气血运转也只是受到了心脉的影响,说明唯独是心脏出了问题。

  如果是真的有心脏病潜伏,那么就会影响其他的脏器和气血运转。毕竟心脏是人体动力,有问题的话,会影响全身。

  如此,也能说明,张潮海的心脏病的确是人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