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误会?猛虎之心!

第二百七十七章 误会?猛虎之心!

  第二日清晨。

  王程还是起的很晚,因为他又是以猛虎九式当中的睡虎式休息了一晚上,整晚上体内气血都几乎飞奔了起来。

  在睡梦中,王程也几乎是都没有休息,化作了一只猛虎,四处跳跃腾挪,一直持续到梦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才结束这个过程。

  呼……

  一睁眼,王程就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眼神之中的琥珀之色更为浓郁了,闪烁着冰冷的光晕,随后逐渐隐去。

  “哥……”

  旁边,想起一声轻轻地呼唤。

  王程转头看去,看到小姑娘趴在自己床边,一双眼睛满是担忧地看着自己,脸颊上还有已经干了的泪痕。

  “嗯!”

  王程低声答应了一声,翻了个身子。这一动,浑身骨骼顿时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如炒豆子一般。

  脏腑之间也是一股郁气呼出,昨天受到的重伤,到现在却是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王程心中惊异不已,可是感觉到脑海中暴躁肆虐的猛虎,就又露出一丝苦笑。昨天晚上,重伤之下,他回到房间趴下就自然而然的以睡虎式睡下了。

  经过一晚上,伤势的确是好了大部分,可是心中猛虎却是再次成长了起来。而且,是随着王程受伤之后,涅槃重生一样的更为壮大了。

  挥手之间,或者是一个眼神,都带有浓郁的猛虎气息。

  这和王程压制心中猛虎的想法背道而驰了。

  王媛媛此时就感觉到和自己说话的似乎不是带自己长大的哥哥,好像是一只刚刚睡醒的猛虎一般,虽然气势上压迫者她。但是小姑娘一点都不怕,只是很担心

  “我没事,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王程舒缓了一口气息,体内舒服多了,感觉浑身轻松通透。伸出手,摸着小姑娘的脸颊,将上面的泪痕擦了擦。

  小姑娘瘪了瘪嘴,感觉又要哭出来一样,一下子就扑到哥哥王程的怀里,低声道:“我怕。我睡不着,哥,你真的没事了吗?我们不在这里了,回家好不好?”

  王程拍着小姑娘的背,笑道:“好。回家,明天咱们就回家,好不好?”

  “嗯,明天回家。”

  小姑娘点点头,就这么安静地趴在哥哥王程的怀里,不再说话,眼睛闪烁着光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王程一边轻轻地拍着小丫头的后背,一边调整呼吸,搬运气血。调理脏腑之间的气息。

  虽然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心脉上还有一些不适,可见心脉的伤势的确不轻,那陈太平昨日出手的时候绝对是带有杀心的。王程心中将此事记在了心中深处,心中的猛虎也跳跃起来,时不时地发出一声虎啸。

  过了半小时左右。

  王程将体内气息彻底的理顺了。气血恢复了此时的八成,不过却不弱于过去的全盛时期。脏腑内的伤势也基本上恢复了。只有心脉还有些微不适,是唯一的隐患。这需要他回江州慢慢的调理温养。

  必须承认,猛虎九式乃是一门神奇至极的内家睡功,真正入门之后,睡虎式的功效是惊人的。可随之而来的,就伴随着心有猛虎的急速成长,王程现在就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在朝着猛虎变化,举手投足之间都如猛虎一般,好像气息运转,也逐渐地在发生变化。

  所以,经过这一次重伤,王程昨天爆发的猛虎真意不仅仅没有消失,反而更为凝聚壮大了。

  “哎!”

  叹了口气,王程心中下定决心,不管睡虎式有多么强势,以后都坚决不再修炼这门拳法了。等到地煞拳法和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彻底大成,道门拳法真意彻底领悟之后,心境稳定了,再来练这门猛虎拳法。

  不然,他还真的驾驭不住心中的猛虎。

  “起来,吃饭了。”

  王程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低声说道。

  小姑娘王媛媛从哥哥王程的怀里抬起头来,眼睛看着王程,眼角还残留着一些湿润,道:“哥……你不能再受伤了。”

  她会很担心,很伤心。

  王程呵呵笑起来,一瞬间,心中的猛虎都变得柔顺起来,低下头在小丫头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起来,咱们吃饭去。”

  小姑娘点点头,也伸着脑袋在哥哥王程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将脸颊伸过来,扭了扭腰身,微笑道:“我还要!”

  王程顿时瞪了这丫头一眼,可是小姑娘现在已经不怕了,就是双手搂着哥哥的腰间不松手。然后王程还是妥协了,再次在这丫头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小姑娘这才满意地爬起来洗漱去了。

  王程无奈地摇摇头,心道这丫头越来越放肆了。起身之后,他没有立即去洗漱吃饭,而是在客厅扎了一会儿马步,没敢继续修炼猛虎九式,而是将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和地煞拳法都打了一遍,用了一个小时。

  体内气血更为顺畅起来,最重要的是,不是那么凶猛躁动了,沉稳内敛了许多,这是王程最在意的。

  再强大的实力,如果不能完美控制,也是枉然。

  只有自己完美控制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

  王程是个要求极其严格的人,宁愿要能完美控制的一分力量,也不要不能完美控制的一百分力量。

  “哥,前台说饭菜准备好了,让我们去餐厅吃。”

  王媛媛洗漱完毕,也扎了一会儿马步,然后就去叫饭菜了。

  王程点点头,换了一身衣服,已经全然没有了昨天晚上的狼狈,甚至一点受伤的痕迹都看不出,点点头。道:“那好,我们下去吃。”

  小姑娘王媛媛背上自己的小包,她和哥哥王程出门的所有东西都是随身携带的,不会放在酒店。

  兄妹两一起走下楼。

  在楼道内,王程接到了张绍云的电话。

  “师傅。出事了。”

  电话里,张绍云语气严肃凝重地开口道。

  王程一步步地朝着楼下走去,微微皱眉,听到这家伙的焦急声音,没有计较他的称呼,沉声道:“怎么了。你爸病情反复了?”

  “不是!”

  张绍云急切地道:“我爸暂时没事,刚才有两个专家来检查了,说我爸情况还好。不过,郑局长刚才又来了,派人包围了盛安医院。说我爸是被人害的。嫌疑人可能有日本人,韩国人,还有美国人参与,情况很复杂。暂时他们接管了我爸的保卫工作,不让任何人靠近,就算是我去了,都要检查搜身。”

  “师傅,我就知道我爸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他们故意害我爸的,我小叔肯定也有份。他一直想和日本人合作,我爸一直阻拦。”

  王程的步伐都顿了一下。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

  韩国,美国,日本三个国家都参与了?

  为了什么?

  就为了张氏集团填海造陆的工程?

  或许,就是美国指使,日本行动,韩国人顺便帮了一把而已。

  不过。王程也没有什么证据,都是心中猜测。所以不好说什么,只是说道:“这样也好。你不用担心你爸了。至于你叔叔张潮生的事情,你没证据也不要随便乱说,不然不好处理,你爸醒过来了也不好说。”

  张绍云也不是白痴,知道王程说的意思,当下严肃地道:“是,师傅,我知道该怎么做,您什么时候过来?他们找来医生给我爸看了,不过都说暂时没办法。我说了你要来,所以让他们看看可以,没让他们治。”

  王程听出张绍云对自己的信任,微笑道:“我正要去吃饭,吃完了就过去,你叫辆车过来接我们。”

  “好,那师傅您先吃饭,车子已经快到了,还是昨天那辆车,我让他专门跟着你的。”

  张绍云和王程说了两句,似乎找到了心中依靠,语气也轻松下来:“那我先挂了,我在这里等你。”

  “行。”

  王程挂了电话,心中也稍稍的有些郁闷。

  说实话,他是不太想参合这种复杂的事情,甚至其中有着国际纠纷,几个国家的暗中交锋,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在港岛和美国两个医学博士的纠缠就牵扯出了很大的麻烦,如果可以,王程甚至希望最开始就没见过史密斯。

  来到三楼餐厅的一个角落,王程和王媛媛坐下来,服务员迅速地将饭菜迅速端了上来。兄妹两都是大胃王,尤其是王程经过重伤,一晚上虽然恢复了七八成,但是消耗也是极大,所以早就是饿的不行了。

  于是,许多人都好奇地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叫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足足二十多个,而且几乎每一个都是肉食。

  很多人都想问,你们能吃完吗?

  两人很快给了他们答案。

  兄妹两食指大动,丝毫不顾忌形象,直接就开动起来,只用了半小时就消灭干净了。

  一顿饭下来,王程吃了八成,小姑娘吃了两成。兄妹两都吃的很满意,这个酒店不愧是五星级,饭菜的水准绝对是平均之上的。

  或许比起王程本人来说差了一点点的,但是也相差不远!当然,这是王程自己的想法。

  吃完饭菜,王程就带着小姑娘出了酒店,准备去盛安医院给张潮海继续治疗。

  “三叔,那个少年姓王,就住在这个酒店,昨天……”

  这时,一辆车停在门口,郭子中和一个中年人一起从车上下来。郭子中向中年人说着什么,似乎就是在说王程的事情,可随后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车的王程和王媛媛。

  王程也看向郭子中两人,眼神冰冷下来,王媛媛也是狠狠地瞪着郭子中,恨不得冲上去给一拳。

  “三叔。就是他!”

  郭子中指了指王程,对身边的中年人低声说道:“昨天晚上上打赏我们的就是他。”

  中年人身穿中山服,身材不高,一米七左右,但是看起来很精神。双眼神光暗敛,目光看向王程,双手背后,自有一股威势,沉稳地开口道:“小兄弟,我听说你昨天和我们有些误会。”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伸手将小姑娘拉到自己身后,看着面前的郭家两人,淡淡地道:“在你们看来什么是误会?”

  郭子中嘴角抽动了一下,不服气地想说话,可是看着王程的神色。没敢说出来,眼神也是惊异不已。因为王程没有他想象中的重伤表现,看起来好像没有受伤一样。可是,昨天他和陈天平都是实打实的击中了王程的胸口心脉,尤其是陈太平的云手,一般人被击中心口,绝对是当场死亡,没有任何的侥幸。

  为什么。仅仅只是过了一夜,王程的精神就如此的饱满,气息就是如此的顺畅悠长?

  没道理!

  郭子中想不明白。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再高明的中医和内家拳调息内伤,都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昨天那么重的伤势,郭子中以为王程至少需要调理一年半载才能恢复。

  中年人也打量着王程,心中也惊异王程的状态怎么这么好,和郭子中郭明三人说的不一样。抱拳道:“在下郭云,在我看来。不应该发生的事情,那自然就是误会。大家说清楚就好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王程呵呵一笑,看着郭云,好笑地反问道:“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郭云肯定地点点头,眉心直跳,他有不好的预感,急忙瞬间提起气息。

  果然。

  下一刻,王程毫无征兆的就是一拳甩了过来,还是一招猛虎摆尾,拳头带着虎啸,一声虎吼凭空乍起,周围许多人都被惊了一跳。

  而郭云就不只是受惊了而已,而是浑身都颤抖了一下,好像一只猛虎扑到了他的面前,让他一瞬间心中有了一丝无力感。

  不过,他终究是化劲后期的大高手,急忙驱散心中被压迫的气势,脚下仓促的扎了一个马步,然后双手抓向王程的拳头和胳膊。

  轰!

  当郭云接触到王程的拳头的时候,总算是知道了为何今天早上看到的郭明会那么狼狈了。一股几乎不能抵挡的巨大力道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倒下来,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打的飞了出去,他的马步没有坚持到一秒钟,飞进了还开着的车门内,然后穿过后排座位,将另一边的车门撞碎,人和掉落的车门一起又撞在了酒店门口的柱子上。

  两声脆响惊动了周围所有人,可当大家看过来的时候,却是已经结束了。只有少数几个人看到了整个过程,已经长大了嘴巴。

  几乎是眨眼之间,郭云就被王程一拳打的穿过了车子,撞在了柱子上,浑身狼狈不已,中山装已经破碎不堪,嘴角鲜血流了下来,双眼惊骇地看向王程。

  好霸道的猛虎拳法!

  郭云的想法和陈太平以及郭明一样,都感觉到这虎形拳法太霸道,纯粹的力道让人不能抵御,乃是精气神上的绝对压制。

  还好,他没有凝聚劲道。

  这是郭云一丝庆幸的想法。

  郭子中在这一瞬间也想出手,可是被王程一眼瞪的心中气势瞬间消失不见,不由的收回了拳头,甚至被吓的后退了一步。

  王程看也不看靠在柱子上狼狈的郭云和被吓的后退的郭子中,拉着小姑娘就朝着后面自己的车子走去,淡淡地留下一句:“郭先生觉得这是不是误会?”

  郭云和郭子中都说不出话来。

  因为郭子中知道,他们昨天几乎就是和王程现在一样,几乎是偷袭一般的三人合击王程的。

  现在看来,王程是不打算和解了。

  咳咳咳……

  目送王程上车,郭云急促地咳嗽了两声,又吐出几口鲜血,艰难地坐上了自己的车,和郭子中迅速的离开了,那扇车门也不要了。

  此时是上午,正是退房最多的时候,所以门口站着不少人,许多人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一拳把人打的飞出去?撞掉了车门,还撞在柱子上?

  这一拳要有多大的力量?

  大部分人没看到过程,但是根据现场和结果稍微脑补一下也能知道经过了。

  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地目送王程地车子离开,每一双眼睛几乎都带着狂热。

  “中国功夫,是中国功夫。”

  “好厉害,这是真正的武术高手?”

  “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视频,里面有四个人在楼道里打架,和这个差不多的厉害,当时我看了根本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几个人都是兴奋地低声议论起来。

  现代社会,是信息爆炸时代,还有几个人相信自己国家祖传的功夫?

  没有几个了。

  各大城市到处都能看到跆拳道,空手道在收学生,却是几乎看不到一个正宗的拳馆。很多少年年轻人,都喜欢动作炫酷简单的跆拳道,不喜欢枯燥套路的功夫拳法。

  现场的这十几个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也不相信真正的功夫拳法会如此厉害。

  王程坐在车上,经过刚才那爆发的猛虎真意,此时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咚咚咚咚的跳动,频率异常的诡异而沉重,和以前都不一样。

  他知道,这是猛虎九式在改变自己的身体,此时他的心脏就是在朝着一只猛虎的心脏变化,变得更为有力,更为悠长。

  自然而然的,呼吸也发生了变化,这不是猛虎九式当中的任何一种呼吸变化法门,而是将猛虎九式练到这种境界之后而自然发生的一种蜕变,与心有猛虎最是相似,但这是猛虎真意化作真实的心脉的趋向。

  可是,王程此时不想要这种变化,所以极力的控制呼吸,阻止自己的心脏向着猛虎的心脏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