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躁动的猛虎

第二百七十四章 躁动的猛虎

  (求票,求支持!)

  “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多大了?”

  张潮生身边的医生盯着王程就质问道。

  两位盛安医院的心脏专家医生都很焦急,可此时看着王程扎在张潮海胸口上的一根根翡翠针,他们谁都不敢轻易上去强行打断。要是真的因此不小心害死了张潮海,那他们就完蛋了。

  “张先生和日本人走的很近?”

  王程没有回答那医生的话,而是问向张潮生。

  张潮生面色很是难看,狠狠地瞪了张绍云一眼,才沉声说道:“我们公司和日本樱花集团有紧密合作,所以日本方面听说我大哥病倒了,就派人来帮忙了。有一位在日本德高望重的医生已经在路上了,我还从美国请来了一位高明的心脏专家,明天也会到。”

  “如果,现在我大哥出了什么事,小子,你会生不如死。”

  王程手中的动作稍微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张潮生一眼,看到张潮生真的满是恨意地看着自己,这让他心中疑惑,继续问道:“可是据我所知,张氏集团和樱花集团只有一个合作项目,那就是还没正式签约的填海造陆工程,所以的紧密合作还有什么?还有,日本人给你派保镖做什么?”

  “我是樱花集团总裁小犬二的大哥,小犬太郎。为了防止意外,小犬二求我专门来保护张总裁,为我们集团和张氏集团的合作出一份力。小朋友,看你行针手法,是真的会中医。你师傅是谁。他有没有告诉你。不要随便给病重的人看病,出了事,你能承担责任吗?”

  中年日本人沉声说道,说的是一口很流利的汉语。

  在日本,越是有传承的家族,对汉语就越是看重,甚至会有一代代传下来的汉语传承。因为,在日本古代。汉语是贵族才能学习到的语言,属于贵族语言。所以说,这个小犬太郎应该是出身日本某个大家族的。

  上次王程见过的那个井上熊坦,以及小犬二也都是出身大家族。

  王程摇摇头,道:“在医术上,我没有师傅。”

  “小犬先生,快点阻止他。”

  张潮生急忙说道,他不想听王程和小犬太郎之间废话,他只想掌控现在的局面。

  两个医生也是急忙走上前去。

  小犬太郎点点头,一步上前。步伐非常的沉稳,又显得很轻盈。几乎没有丝毫的声音,一把抓向王程的肩膀,手掌划过一丝风声。

  小姑娘王媛媛站在哥哥王程身边,挡着小犬太郎,面对小犬太郎的这一招擒拿手,没有一点点的退意,也尝试着伸出嫩白的小手,手掌翻转,也施展出了九元拳法当中的擒拿手,目前她还没有练成这门拳法,这一招擒拿手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威力。

  看到小姑娘的这一招带着明显的道家风格的擒拿手,小犬太郎眉头紧皱,神色出现一丝狠辣,手掌上的力道不减反增,沉声道:“让开!”

  王媛媛没有退,小脸上满是平静和坚毅,依旧挡在哥哥王程身边,她不想让哥哥治病的时候被打扰。

  张绍云坐在地上面色一惊,已经不敢看下去,微微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小姑娘王媛媛被伤害的情境。张潮生和两个医生也是轻轻皱眉,他们没想到小犬太郎真的对一个小姑娘能下得了手。

  刹那间!

  一只手出现在王媛媛的小手之前,先一步抓住了小犬太郎的手掌,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道震荡出去,顿时将小犬太郎打的手臂一震,瞬间止住了身形,惊异地看过去,只见王程已经站在了小姑娘的身边,面色冰冷。

  王程将王媛媛拉到身后,盯着小犬太郎,身边的病床上,张潮海依旧还是昏迷不醒,胸口上竖立着一根根碧绿色的针。

  “小犬太郎,你差点伤害到我妹妹。”

  王程沉声说道,语气冰冷地不带有一丝情绪。

  小犬太郎心中有些震动,他修炼的乃是形意拳和空手道,形意拳也不是华夏正宗,而是经过日本武术宗师专门修改过的独特内家拳法,可以说是一门脱胎于形意拳的新的内家拳法。他练拳近三十年,已经是化劲巅峰的武者,以为这次来中国可以有展示实力的机会了,没想到面对一个少年就吃瘪了。

  “八嘎!”

  心中恼羞成怒,小犬太郎怒骂了一句,然后实力爆发,身躯一震,双腿猛然在地面一蹬,整个人就冲向了王程,双手成爪,乃是实打实的虎形拳,带着一丝丝的呼啸,好像是劲风,又好像是虎啸之声。

  这是虎形拳快要凝聚出虎啸声的表现。。

  站在门口的两个日本保镖看的都是惊异不已,同时也是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们是识货的人,知道王程之前也是施展的虎形拳,想提醒小犬太郎——千万要小心!

  可是,小犬太郎听不到他们的心声,一双虎爪已经来到王程的面前,他仿佛看到了王程被撕碎的场面。

  而下一刻,王程身躯也是陡然猛的一震,然后双眼绽放出惊人的神光,一股噬人的气息爆发出来,异常的暴虐,没有丝毫的蓄力,毫无征兆地就是一拳轰出!

  吼……

  又是一声虎吼,虎啸声震慑人心,在场除了王媛媛,其他人都被吓的心神刹那间出现一片空白。。

  小犬太郎在愣神的一刹那间直接被这一拳击中肩膀,肩膀骨骼咔嚓一声脆响,整个人都被打的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又发出一声响动,整个人如一幅画一样的挂在墙上慢慢地滑落下来,一股股献血从嘴角不要钱一般的流出来。

  这在国术当中也是极高的境界,俗称打人如挂画。力道和劲道扩散出去极其的均匀。作用在对方的全身。而不是侧重某一个部位。表现出对力道和劲道极其高明的控制力。

  砰!

  小犬太郎落在地上的时候,双膝着地,发出一声脆响,打破了病房内的安静。

  可是,周围其他人还是都不敢说话,一双双眼睛在王程和小犬太郎两人身上来回移动。张潮生和两个医生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害怕将王程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张绍云乘着这个间隙急忙爬起来,揉着刺痛的屁股。站在病床前,挡着所有人,一副誓死保卫的模样。

  王程没有注意其他人,只是在张潮生的脸上扫过一眼,淡淡地道:“我在治病,别打扰我,把小犬先生抬出去治疗吧。”

  小犬太郎又吐出一大口献血,一边的胳膊已经失去知觉了,双眼发红地看着王程,艰难地开口道:“你这是什么虎拳?”

  “猛虎拳!”

  王程看了他一眼。回应了三个字,然后转身继续对张潮海行针治疗。

  小犬太郎却是出现思索的神色。开始迅速的回想这个猛虎拳到底是什么。他练形意拳,专注于虎形拳十年,自问在虎形拳上的造诣估计无人可比了。可是和王程刚才施展的那一拳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

  随手就能发出虎啸之声,这是小犬太郎理解的虎形拳的极限大成境界。到了这个境界,猛虎真意已经融入自身,和自己不分彼此,自己就是猛虎,猛虎就是自己。他虽然开始触摸这个境界,领悟猛虎真意了,可是自问也至少要十年才有可能踏入这样的境界。

  练武之路,越是到后期境界,每前进一步,都要面临着巨大的艰难,比之前卖出的一百步都要难。所以,许多练武之人二三十岁达到化劲巅峰,之后一辈子可能都是保持在一个境界,很快就达到了自己的极限,再也迈不出下一步。

  小犬太郎突然想到了小犬二告诉他的事情,在几天前东海一场拍卖会上出现的那只翡翠猛虎,经过井上雄田前辈的鉴定,是带有猛虎真意的,雕刻之人是一位武学大师,将猛虎真意融入了其中。如果能买下来,领悟其中的猛虎真意,他就有可能迅速的突破。

  可惜,那只猛虎被别人买走了!

  定定地看着王程,小犬太郎说不出话来,被两个日本保镖扶了起来,然后两个护士想将他带走去治疗。可是他没有走,就这么看着王程安静凝神地行针,看着王程身上的气势和气息,那呼吸和气势已经逐渐融为一体。在他眼里,王程的形象渐渐地变成了一只猛虎,一只蠢蠢欲动,却又压制着自己的猛虎!

  瞬间,小犬太郎又出了一身冷汗,他此时知道刚才王程手下留情了,不然王程将其心中所有的猛虎意境爆发出来,他可能会瞬间死于当场!

  好霸道的猛虎真意。

  好霸道的猛虎拳!

  小犬太郎震惊的同时,又是异常的惊喜。因为他仔细地领悟王程身上的猛虎真意,对他自己的虎形拳也有帮助,可以让他自己以后领悟猛虎真意的时候少走弯路!

  一时间,房间内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王程继续给张潮海行针治疗。王程也不知道小犬太郎在看着他的身形气息领悟猛虎真意,只是双手灵动而迅速的行针。

  张潮生面色变得漆黑,看着王程的背影,神色有些狰狞,终于忍不住沉声道:“打电话报警。”

  两个医生和门口的保镖都楞了一下,打电话报警?

  为什么?

  这个少年可是病人的亲生儿子叫来的,警察来了也不能怎么着吧?

  张绍云沉声道:“小叔,警察来了,也不敢抓我和我师傅。有我在这里,在东海,还没人敢抓我师傅。”

  见识了王程两次出手的威势,那摄人心魄的气势让张绍云彻底拜服,所以直接就厚着脸皮开始叫师傅了。他在心中打定主意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一定要拜在王程门下,当王程的大弟子。

  开山大弟子。在武侠小说里都是好处多多的。以后入门的都比自己要小。得叫自己大师兄,要听自己的话,等师傅仙去了,自己就是掌门人……对了,门派是什么?

  张绍云是这么想的,也想的很多了,甚至想到了自己成为一代宗师了,所以自然不允许任何人来抓自己的师傅王程。

  “能不能不是你说了算。”

  张潮生不想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拿起电话就干脆地拨了出去。

  张绍云也好不示弱的拿出电话,道:“你报警,我就叫三叔来。”

  张潮生顿时楞了,挂断了电话,皱眉道:“老三不能参合这件事。”

  张绍云只是笑笑不说话,就是拿出电话来,屏幕上显示出三叔的称呼,只要一按就能拨打出去。

  张潮生不想在市政府的老三出现,所以只能暂时妥协。

  不过。

  他不打电话报警,警察却是自己来了。

  王程刚刚治疗完成。收起翡翠针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队警察。一看就都是老手,带头的中年人是张潮生和张绍云都认识的人。

  “郑局长,你怎么来了?”

  张潮生惊讶地道。

  这位郑局长全名郑晨龙,是东海市公安局副局长之一,主管刑侦工作,手下带着刑警队和重案组,他身后带来的就是重案组的成员。

  “张先生,我听说张总病倒了,所以来看看。上面很重视张氏集团的事情,更加重视张总的安危,我会留下两个人专门保护张总,张先生你不介意吧?”

  郑晨龙看了看房间诡异的气氛,目光在吐血的三个日本人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对张潮生开口说道。

  几个重案组的老刑警也是带着审视地目光在房间内每个人身上看过。

  显然,经验老道的他们都看出来,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经过了一番打斗。

  王程已经收拾好了翡翠针,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对张绍云说道:“现在开始,这段时间不要给你父亲吃药打针,只需要保持氧气输送就好,切记,这两个任何一个都不能违背。明天我再来治疗一次,你父亲差不多就能醒过来了。”

  郑晨龙几人的目光都看向说话的王程身上。

  “张先生,这位小兄弟是?”

  郑晨龙疑惑地问道。

  张潮生挤出一丝微笑,上前说道:“郑局长,这位小兄弟是我侄子绍云,给我大哥找来的医生,听说是什么中医。我刚才还在劝说绍云,不要相信这些人,你看他这么小,哪里会治病?我正准备报警,怀疑我们可能被骗了,没想到郑局长就来了,那就正好,麻烦你们看看,如果他真的是骗子,还请各位带走。”

  面对郑晨龙,张潮生说话很客气,但是言语之间却是充满了恶毒。

  郑晨龙和几个下属都仔细打量着王程,这个少年有些平静沉稳的过分。

  “小兄弟,张先生说的是真的吗?”

  郑晨龙目光凝视着王程,想给王程压迫,让这个少年露出破绽。

  可是王程让郑晨龙失望了,面色依旧沉稳如常,只是摇摇头,简单直接地道:“假的。”

  张绍云急忙说道:“郑叔叔,您是认识我的,这位是我师傅,新拜的师傅,绝对不是什么骗子。医术很高明,明天就能让我爸醒过来,所以你千万别听我叔叔的话,谁知道他有什么目的,怎么想的,他可能都不想我爸醒过来。”

  “绍云,住嘴!”

  张潮生急忙呵斥张绍云,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张绍云丝毫不让,瞪着叔叔张潮生,道:“怎么了,我说的不是实话?”

  郑晨龙微微头疼,他最害怕的就是参合这种家族的事务当中。如果不是张市长亲自给她打了招呼,他根本不会管这件事,毕竟没人报警,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显示有犯罪。当然,如果真的这些事有猫腻,那绝对就是大案要案。

  王程呼吸沉稳,可是浑身气血却是躁动起来,刚才的两拳让心中猛虎活跃起来,此时有些压制不住的感觉,只能以龙象拳法和地煞拳法的呼吸法门强行控制气血运转,所以想要早点离开,开口道:“绍云,叫辆车,我和媛媛先回酒店休息了。”

  张绍云对王程的话不敢怠慢,急忙点头道:“好,我这就开车送师傅你们去酒店。”

  王程当下挥手道:“不用,你亲自守在这里,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给你父亲用药和打针,呼吸器也要保持,一直等到我明天过来。”

  张绍云再次点头,认真地道:“好好好,师傅我记住了,我这就叫车。”

  房间内其他人都表情诡异,尤其是郑晨龙等几个老警察,以及刚才等于是在报案的张潮生,其他人也是情绪奇怪。没人能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对郑晨龙等人无视了,而且自顾自地安排了这些,甚至安排了病人张潮海的治疗。

  没有想郑晨龙解释,也没有向盛安医院的两位医生解释一下。

  难道,他真的没有将这位东海市的副局长当个人物吗?

  要知道,盛安医院也就罢了,可郑晨龙可是实打实的厅级官员,再进一步,要是进入市委常委了,那说是部、级都不为过了。

  在王程眼里,竟然没有存在感。

  这让郑晨龙本人也是稍微疑惑和郁闷,伸手挡住了王程,声音淡漠下来,道:“小兄弟,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王程干脆诚实地摇头:“没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