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危急的张潮海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危急的张潮海

  (求票,求支持!)

  张潮海住院的地方在靠近海边,是一所高档私立医院,据说是有美国医学研究机构的技术支持,名叫盛安医院。∽↗∽↗,

  张绍云开车带着王程和王媛媛抵达这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盛安医院门口停着的都是各类豪车,可见来这所医院治病住院的都是非富即贵。

  “昨天我下午,我父亲在办公室突然晕倒,然后送到医院说是心脏病发作,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张绍云一下车,急忙给王程介绍自己父亲张潮海的病情:“但是我们家没有人有过心脏病,所以我不相信。然后我为了保护我父亲,派来了保镖把病房封锁起来了,每个去看我父亲的人都要经过检查,我就觉得有问题。”

  “当时你父亲晕倒的时候,还有谁在场?”

  王程随着张绍云走进医院,一边走,一边问道。

  “没有人,我父亲的秘书说,当时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办公室。”

  张绍云肯定地说道。

  “那说不准,我们先去看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的心脏病,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王程看着张绍云说道。

  张绍云的身体瞬间就是一震,随后点点头,不再说话,快步走进电梯。

  如果是真的心脏病,张潮海两三天还醒不过来的话,就真的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其实能坚持两三天就不错了,很多心脏病突发的都是几明不是很严重。还有救。

  三人上了电梯。来到四楼。

  张绍云急匆匆地带路朝着最里面的病房走去,病房门口果然守着四个人。都是一身黑色的西服,电影里保镖的标准打扮,其中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其他三人都是东方人,还有一个是王程认识的,正是那天在赌石游戏现场和他交手的催相胜,所谓的跆拳道高手。

  “绍云。你来做什么?你父亲在接受治疗,需要安静。”

  催相胜一伸手,阻挡了要进入病房的张绍云,眼神警惕地在王程身上扫视,沉声道:“而且,你父亲那天晕倒了,可能就是因为输了赌石游戏被刺激的,你还和这个小子走的这么近,就是他害死你父亲。”

  张绍云一把推开了催相胜的手,将王程护在身后。也是语气不善地道:“催教练,我再叫你一声老师。请你不要插手我父亲的事情。而且我父亲也不会连一亿都输不起,他上个月去澳岛赌场就输了两亿。”

  “哼,心脏病发作就是心情激动引起的,你最近给你父亲丢这么大的脸,你最好不要见你父亲。”

  催相胜还是挡在门口,没有让开半步。他所说的自然就是张绍云当中给王程下跪拜师的事情,这件事在东海传播很广。

  张绍云顿时面色黑了下来。

  王程开口道:“张总在治疗?是医院的人吗?”

  张绍云也是放下心中的怒火,急忙问道:“谁在给我父亲治疗?没有经过我的签字和允许,谁敢给我父亲治疗?”

  “你叔叔,张先生来签字的。医院的医生正在检查,而且张先生还请来了日本和美国的专家,最迟明天就能到。”

  催相胜看着王程,喝道:“小子,你最好现在马上离开。”

  张绍云用力推开催相胜,道:“王先生是我专门从港岛请来给我父亲治病的,你礼貌点,不然马上滚。”

  催相胜和另外能听懂汉语的保镖都是一愣,眼神警惕疑惑地在王程身上闪过,这个少年会治病?还是心脏病?他知道心脏在哪个位置吗?

  “绍云,你想把你父亲害死?”

  催相胜奋力地挡住张绍云,沉声喝道。

  张绍云施展出了扎马步的功夫,双腿在地上猛然发力,一下子推开了催相胜,也是喝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就算有人想害我父亲,也肯定是你们。”

  说完,张绍云就朝着里面走去,王程和王媛媛也缓步跟上。可是催相胜和另外三人都齐齐挡在了王程的身前,他们可以允许张绍云进去,可是绝对不会允许王程进去。

  王程淡淡地道:“让开,你们四个人没有一个是中国人,是谁选你们来保护张总的?”

  四个保镖都是同时面色一变,因为王程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催相胜是韩国人,那白人是从美国来的,另外两个黄皮肤的却是日本人!

  张绍云看不出来,王程却能一下子就感觉的出来。

  那两个保镖一直都警惕地看着王程,表情冰冷僵硬,同时呼吸也很沉稳悠长,并且身体动作以及呼吸变化都和以前在江州挑战三大宗师的东星武有些相似,说明这两人是练武之人,而且是日本武者。

  “王先生,离开这里。”

  催相胜盯着王程,一字一顿地沉声说道。

  “不,张绍云请我来给他父亲治病的,我已经收下了酬劳,所以必须要看看,你们让开。”

  王程从小姑娘王媛媛的包里拿出了那本黄庭录言,证明这本书就是酬劳。

  催相胜和那两个日本人都是眼神一凝,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本书。这不是一般简单的道家典籍,而是在拍卖会上卖出了十亿高价,震惊世界的一本书。并且武术界也传出了消息,这本书记载了李淳风的道家武学,乃是内家传承武学,当时就有日本武田道馆的宗师井上雄田参与了抢夺。

  所以,得到武术界消息的人都对这本书很留意。

  “八嘎!”

  其中一个日本武者忍不住低声呵斥了一声,然后一把就抓向了王程手中的书本,喝道:“小朋友。你找死。”

  另外一个日本武者犹豫了一瞬间。也立即跟着出手了。却是手掌抓向王程身边的小姑娘王媛媛,想分散王程的注意力,也抓住能威胁王程的把柄!

  王程眼中冷厉的光晕闪烁,被两人这一刺激,心中猛虎几乎就要跳跃起来,手中书本瞬间掉在小姑娘王媛媛的手中。然后只见他一伸手,却是后发先至,一把抓住了那先出手的日本人手腕。对方手腕上传出一股强有力的劲道,震荡开来,想挣脱王程的手掌。

  可是,王程出手怎么可能无功而返?当下就是再次发力,咔嚓一声,直接将对方的手腕骨骼捏碎。

  日本武者顿时一声惨叫,表情狰狞,但是并没有退,而是配合同伴一起冲向了王程,一定要将王程抓住制服。然后抢到这本书。

  催相胜和那白人保镖都有些发愣。催相胜知道王程的实力不一般,但是也没想到的是王程真的敢在这里动手。那白人保镖是没想到这个少年会有如此的力量。

  哼!

  王程见到两个日本武者一起配合冲上来,心中顾忌小姑娘的安全,当下松开对方的手腕,然后手臂一甩,就几乎是全力出手,施展出一招—猛虎摆尾!

  吼…………

  拳出声相随!

  一声威猛的虎吼自然而然的随着王程的拳头冲击出去。

  两个日本武者都是瞬间整个人楞了一下,接着眨眼间就反应过来了,可是这一瞬间却是足够王程的拳头击中前面一人了。

  砰!

  一声闷响。

  前面的日本武者被王程一拳打的倒飞出去,同时将身后同伴也撞的一起撞在了墙上,再次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走廊里瞬间变得静悄悄地,远处一个端着药水盘子的医院护士都呆在了门口,带着口罩,一双大眼睛惊惧地看着王程这边。

  噗噗!

  两个日本武者同时吐出一口鲜血,后面撞在墙壁上的那人当场就晕了过去,前面清醒着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王程,喃喃道:“这不是形意拳。”

  他知道,形意拳的虎形没有这么威猛。

  日本人向来对中国的武术很了解,王程丝毫不奇怪,没有过多的理会他们,拉着王媛媛朝着里面走去。那白人保镖和催相胜还想阻挡一下王程,可是看到王程那似乎要吃人的眼神和冷峻的神色,就是喉头涌动,吞了吞口水,根本不敢上前。

  张绍云也愣在了门口,此时才反映过过来,急忙上来给王程开门带路,语气很是恭敬地道:“先生请。”

  刚才张绍云正好转身,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王程绝对没有张嘴发出声音,那么那一声虎吼是哪里来的?

  张绍云和催相胜等人都不知道,只能说这是神奇的武术。

  太厉害了。

  张绍云心中激动的只有这一个想法,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王程真正的施展出武术拳法,知道自己真的找了一位厉害的师傅,他也看到了自己以后的光明前途。

  王程只是看了催相胜和那美国保镖一眼,就随着张绍云走进了病房。两人被他这一眼看的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知道王程走进房间,才感觉到了身体的力气。

  进入病房内,很是安静,隔音效果很好,而且也并没有催相胜所说的有医生在检查,看来这家伙是真的是故意阻止张绍云见到张潮海,为此不惜说谎骗人。

  病床上,安静地躺着张潮海,脸上带着氧气罩,身上还连接着各种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说明他还活着。

  张绍云急忙走上去,看到父亲还有心跳,才松了口气,转身对王程说道:“先生,求你救救我父亲,只要你能救我父亲,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王程只是轻轻地点点头,没有说话,面色微微凝重地来到病床边,只是看张潮海的面色,就知道他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了,眉宇之间已经开始泛黑,呼吸很是虚弱,一把抓起手腕,脉象也很虚弱,时有时无。

  “心脉的确很弱。”

  王程面色严肃地道:“整个身体也快要崩溃了,如果明天他还不好转的话。可能就起不来。”

  张绍云瞪大眼睛。神色很是悲伤。祈求地道:“先生你能治吗?我父亲是不是被人下药了。”

  王程微微点头,自信地道:“我能治,是不是下药了我不知道。我只能尽快的恢复你父亲的心脉功能,到时候你父亲也就好了,他身体其他的方面都还好,只要心脉恢复了,自然就能康复了,所以你不需要着急担心。”

  张绍云顿时松了口气。不自觉的,他已经对王程有了盲目的信任了。这个少年身上有着神奇的本事和无法描述的实力,几番接触下来,他自然而然的忽略了王程的年纪,将其当做了无所不能的世外高人。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先生!”

  张绍云急忙感激地说道,语气很是恭敬。

  王程只是对张绍云点点头,然后直接拆掉了张潮海手腕上的输液针,和太阳穴。心脏上的各类仪器,只留下了呼吸器提供氧气。语气严肃地道:“我现在先治疗一下,把你父亲的病情稳定下来,明天再治疗一次,就差不多可以了,后面就看你父亲自己的保养了。”

  因为这是突发性的疾病,所以王程的治疗也就简单直接的多,好了就是好了,不好那就是完蛋了。

  张绍云也严肃地点点头,道:“好,多谢先生,我以后一定让我父亲注意身体。”

  王程拉开张潮海胸口的衣服,一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了心脏上,看的张绍云都眉心直跳,电视上这样的画面都是杀手杀人的。但是出于对王程的信任,他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去挡在了门口。

  砰!

  这时候,病房门直接被推开了。

  一行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当先一人就是张潮海的弟弟张潮生,和张潮海长的有七分相似,只不过更年轻一些,神色有些着急。他身后跟着催相胜和两个穿白大褂的中年人,以及一个身穿日本武士服的中年人。

  一进病房,张潮生就在破口大骂:“你们都是做什么的?让你们四个人看着一个病房都看不住,都是废物。”

  后面催相胜和美国保镖,以及两个面色苍白的日本人都很是尴尬的不敢说话,因为他们的确被王程一个人打的不敢还手了。

  “现在把他们都赶出去,那两个他们谋杀,想谋杀我们张氏集团的总裁,让他们都去坐牢,小小年纪就到处骗人。”

  张潮生走进来就是发怒地喝道,然后目光就看向了坐在病床边给张潮海治疗的王程和其身边的王媛媛,还有走过来的张绍云。

  “住手,小子你干什么?”

  张潮生瞬间面色一变,然后就是大声喊道。

  后面两个白大褂的医生也是面露惊恐地喊道:“快住手,别动病人。”

  “住手!”

  几人都急急地冲了过去。

  张绍云记得王程的话,让他挡住别让人打扰治疗,所以急忙张开双手挡在门口,大声道:“都安静,这是我找来给我父亲治病的医生,先生说了能治好我父亲,你们都保持安静,都别闹。”

  不得不说,张绍云在武学上的悟性超过了王程的预料。只是经过了王程昨天的指点和粗略的修炼,这家伙在马步上就有了一些领悟了,此时已经懂得学以致用了。只见他张开双手,双腿扎着马步,调整呼吸,脚下发力,竟然一时间挡住了张潮生和两个医生。

  “绍云,你不要胡来,你会害死你父亲。”

  张潮生对张绍云呵斥道:“你胡闹也有个限度,你都把你爸气成这样了,还真像害死他?”

  张绍云丝毫不惧这个叔叔,脸色憋的通红,沉声道:“我没有气我爸,是你想害我爸,你自己知道怎么回事,除非我死,不然你们谁都别想过去。”

  张绍云还记得那天他和父亲还谈过,约好了晚上去总部参加谈判,可是一转眼就心脏病发作,他还是不相信。

  “张先生,让开!”

  后面,那身穿武士服的中年日本人开口低沉地道:“让我来。”

  张潮生和两个医生急忙让开,中年日本人一步跨出,来到张绍云的面前,手掌瞬间推出,拍在张绍云的肩膀上,顿时将其打的双脚离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砰的一声,摔了出去,看其张嘴惨叫地表情,绝对摔的不轻。

  中年日本人对张绍云丝毫不在意,目光几乎一直都落在王程的身上,一掌推开张绍云,看着王程淡淡地道:“阁下住手吧,不然我要出手了。”

  张潮生也是急忙喊道:“小子,快住手,不然你死定了。”

  看着王程扎在张潮海胸口上的一根根碧绿的针,在场的几人都是眉心直跳,在心脏上扎针,这多危险?

  如果不是看张潮海的呼吸还算稳定,他们都以为王程已经把张潮海给害死了。

  两个医生都脸部肌肉直抽动,显然也是被吓坏了。张潮海的身份可不一般,要是死在这里了,他们这医院短期内肯定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安静!”

  王程头也没太一下,一边行针,一边语气平静地说道:“我在救人。”

  小姑娘王媛媛站在哥哥王程的身后,警惕地看着所有人。(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