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一样的太极拳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一样的太极拳

  (求票,求支持!)

  张三丰是什么人?

  历史上是有其名字的,精通拳法技击之道,尤其擅长防御,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开创了新的道教宗派的道门祖师。

  而他最让许多人疑惑和不相信的是历史上记载的生卒年龄。

  生于南宋末年,死于永乐年间,稍微计算一下,就可以得出,这老道士活了两百多年。从南宋活到明初,见证了三个朝代的更迭。或许也是在那个乱世之中,才让这位道门宗师悟出了诸多道家武学,开创了最后一个道门宗派。

  王程之前对此也是疑惑的,他也不相信张三丰活了两百多岁。

  但是张三丰在道家的诸多厉害人物当中,其实是不算寿命最长的。在道门记载当中,有活了八百岁的彭祖,有活了五百岁的陈抟等等等等。

  这些人都被现代说成是传说,是虚假的。

  不过,近现代有一位名人,是真正的有据可查的,被称作神人的李青云,活了两百五十多岁。两百岁的时候,还和诸多东西方的学者交流过,还在大学讲过课。不过,因为战乱导致当时许多资料丢失,在世界上那些考据党们不承认这位长寿人物的存在。

  而此人,是中医。

  王程是道门门下,同时也是中医,所以在了解人体奥秘方面,有更多的优势。

  看着这本传自张三丰之手的黄庭真言,王程心中对道门五武学有了更多的体悟。其中详细地讲述了张三丰创造出的两门拳法的核心精要,其中一门拳法就是流传于世的太极。

  有人说太极是传自陈式太极拳的祖师爷。也有人说是传自杨式太极拳的祖师爷。而电影里。更是直接将两家合为一家了。杨氏祖师爷就出自陈氏门下。

  王程在这本书当中看到,太极拳真正的是传自武当祖师爷张三丰。武侠小说当中也是如此写的,看来那位小说大师也是专门研究过历史的,并不是胡编乱造。

  太极拳乃是张三丰领悟的道家无为而为的核心奥秘,转化成为一门防御性的拳法,配合高深的养生法门,就成就一门流传于世的高深的内家拳法。

  这本书上记载的太极拳,与王程从杨祐德以及周庆川等人那里了解到的太极拳都是不同的。

  现在的太极拳被称作是现代国术当中的三大内家拳。是国术基础。虽然至柔,但是也被称作是最刚猛的拳法,练到极致,随手之间就能要人性命。

  但是,王程发现张三丰这本手稿上记载的太极拳,和现在的各流派的太极拳都不一样。这门太极拳乃是一门纯粹的防御拳法,真正的将道家无为而为的核心理论发挥到了极致的一门防御武学。

  整套拳法当中几乎没有丝毫的攻击套路,所有招式都是以防御为目的,所有呼吸法门也是以此来配合。

  王程没有仔细看,匆忙翻看下来。心中也有些无语和感慨。他原本以为武圣山的地煞拳法就可以说是龟壳了,可是看比起张三丰的太极拳。还算好的了,起码还有一门威力巨大的大地锤法可以进攻,算是可以咬人的乌龟。而这门太极拳,就是纯粹的缩头乌龟,就是让人打不动,没有丝毫的进攻能力。

  至于书中记载的另一门拳法,就更加的干脆了,防御拳法都算不上了,就是一套单纯至极的道门养生拳法,呼吸和拳法招式的配合非常的复杂,以王程现在的道家修养,都看的不是很懂,许多东西都云里雾里,只能将之放下。

  “先生,我这样对不对?”

  这时候,张绍云终于完整的进行了一次呼吸变化,配合着马步,他立即就感觉到了一丝轻松,当下激动地对王程说道。

  王程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落在张绍云的身上,诧异地发现这家伙的呼吸很是沉稳,没有丝毫急促,当下道:“你再来一次,我看看。”

  张绍云微微激动起来,急忙再次开始这套呼吸法门,可是因为紧张,进行到第七次呼吸变化的时候就乱了,又得重新开始。他看到王程没有说什么,依旧在看着他,立即调整心情和呼吸,再次开始。

  一直持续了近十次,张绍云才终于又有了一次完整的呼吸尝试,将十三次呼吸变化完整进行下来,面色也好看了一些。

  王程也一直安静地看着这个过程,看到张绍云脸色都有些通红,呼吸也无以为继了,心中还是有些惊讶的。

  因为,这说明了,张绍云在武学上的悟性不低。

  十三次呼吸变化和王程练的几门拳法当中的动辄三十六种,七十二种呼吸变化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了。可这已经是现代内家国术拳法当中的复杂变化了,一般练武之人一周之内能掌握就算是迅速了。

  而张绍云只用了一小时左右,就能初步掌握了。

  “不错,继续。”

  不过,王程没有说什么,没有夸奖,也没有贬低,只是淡淡地指点了一下:“呼吸还是不够顺畅,放平心态,慢慢来,不要着急。这门呼吸法门,你心里越安静,越容易练成。”

  张绍云已经激动起来,两次成功的尝试,让他感觉到了体内的异样,腿部的肌肉酸痛减轻了,呼吸也似乎比以前更为顺畅悠长了。

  这才是真正的武术,什么棒子的跆拳道连屁都不是。

  张绍云目光感激地看着王程,狠狠地点头道:“是,先生,我一定记在心里,多谢先生传授我真正的武术。”

  王程目光又落在书本上,轻轻地摇头,道:“不用谢我,这不是我师门的功法。只是很简单的呼吸变化。在我师门。连入门都算不上。好好练,看你表现。”

  张绍云眼睛一亮,激动地道:“先生是说,我表现好,就收我入门,是吗?”

  王程依旧看着书,平静地道:“我可没说,有的练。你好好练就是了,哪来的废话。”

  张绍云不敢招惹王程不高兴,急忙说道:“好,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家伙不知道是缺根筋,还是对王程盲目的信任,开始练武,都把在东海市住院的父亲都暂时放下了。

  王程一直在看张三丰的手稿,仔细研究其中这门不一样的太极拳,同时时不时地抬头指点一下张绍云,如此一直持续到睡觉时间才结束。

  张绍云收功之后。就简单地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而王程并没有直接睡觉,先去小姑娘王媛媛地房间看到这丫头已经睡熟了。才回到自己房间睡下来。

  趴在床上,王程心中一动,还是以睡虎式的法门睡下,心中那一整天都蠢蠢欲动的猛虎顿时活跃起来,四处跳跃着,虎爪到处挥舞,非常的威猛。可惜,它终究无法脱离王程心中的牢笼。

  一夜无话!

  第二天阳光都晒到房间里了,王程才醒过来,对此王媛媛和霍有文也习惯了。

  四肢稍微一动,王程就从床上弹射起来,翻滚一下,就落在了地上,四肢筋骨之中充满了力量。

  “果然效果还是很好,可惜,不能长久修炼。”

  王程感受体内奔腾的气血,和完全恢复的筋骨,脏腑之间也是和谐如常,心中有些遗憾,猛虎九式不能每天修炼。

  因为,经过睡虎式的一晚上的修炼,他感觉心中猛虎更为的活跃,一股戾气影响着他的情绪。

  所以,王程打定主意,回到江州就必须立即放下猛虎九式,也要将心中的猛虎再次打散。

  这门拳法,太霸道,现在的他还无法驾驭拳法养成的气势。

  洗漱完毕,王程坐在餐桌上开始吃早餐的时候,霍有文,韩时非,甚至是刚刚初次接触内家武学的张绍云都感应到了来自王程身上那如实质一般的气息压制,似乎坐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猛虎,随时都会将他们吃掉。

  韩时非和霍有文还好,已经习惯了一些。可张绍云就是有些胆战心惊的,甚至吃饭的时候都不敢看王程一眼,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问,将脑袋埋的很低,表现的很诡异。

  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王媛媛了。小姑娘其实感觉的最清晰,但是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因为她心中对哥哥王程没有一丝丝惧怕和防备,只有完全的信任,自然就不用担心会受到伤害。

  吃完饭,张绍云好像解放一样的急忙就跑去帮王媛媛提行李,然后就跑了出去,不敢再留在这里。

  韩时非担忧地看着王程,皱眉道:“王程,你这门虎形拳法太霸道了,赶紧放下吧。”

  霍有文也有些担忧,只不过没有说什么,因为在武学上,他不够资格去指导王程。

  王程压制着心中猛虎,面色平静地点头,露出一丝微笑,道:“我知道,你们放心吧,我心中有数,我先走了,韩队长你去忙吧,有文送我去机场就好了。”

  韩时非点点头:“好,那你自己注意,我就不去送你了。”

  霍有文在前面带路,带着王程上车,一路走来,他背后不自觉的都渗透出了一层汗珠,可见王程对他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目送王程离开,韩时非还是有些担忧,开车朝着于君的住所而去。

  霍有文平稳地开着车,他和张绍云都不敢说话,大气都不太敢出,很安静地一直到机场,等王程上了飞机之后,他才松了口气。

  飞机上。

  王程看着张绍云,道:“那本书还在你那里吧?”

  张绍云赶忙点头道:“在在在,我随身带着呢,先生你要看?”

  十亿买的一本书,张绍云可不敢随便扔。在他心中,这就是一本高深的武术秘籍,只是他看不懂。他本来买下来就是想送给王程的,当做见面礼,也是拜师礼的。可是王程一直都不要。现在王程主动开口了。他心中瞬间就是狂喜。

  王程看了张三丰的黄庭真言。发现里面记载了张三丰的核心武学奥秘,所以对李淳风的这本黄庭录言也好奇起来,同时也有些期待,当下说道:“拿过来我看看。”

  张绍云顿时忍不住露出笑容,急忙从自己的包里拿了出来,双手递给王程。当王程接下来之后,他彻底地松了口气,心中激动不已。他知道,从这一刻,他以后就真正的走上了学武之路了。

  以他的了解,王程绝对不是随便拿别人东西的人。一旦他拿了,那就会付出什么,肯定不会白要。

  王程也知道张绍云在想什么,目光停在这本黄庭录言上,淡淡地道:“你可以先跟着我,我会先传给你一套拳法,如果你表现的好。我会考虑收下第一个弟子。”

  张绍云忍不住笑起来,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道:“先生你放心,我肯定会努力,一定坚持下去,为了学武,我什么都能干,只要先生你一句话。”

  王程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有些感慨,知道这个弟子八成是要收下了。还好的是这家伙悟性还凑合,不是那么差,虽然已经二十七八岁,时间上似乎晚了点,可是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大器晚成的武学宗师。

  形意拳的代表宗师李老能就是将近四十岁才弃商从武,拜师在戴氏门下学习拳法,过了十几年成就一代宗师,将形意拳发扬光大,成为近现代最著名的国术宗师级高手之一,与董海川和杨露禅齐名,被称作三大国术宗师。几乎所有练现代国术的武者,都要将这三人称呼一声祖师爷。

  所以,一切还是要看悟性和造化。

  如果这家伙悟性不错,以后也能坚持,再加上王程这位名师的指点,或许真的在武学上会有一番成就也不一定。

  只是,王程对自己这么小年纪就收徒有些不适应。他自己都还是学生呢,以后还要上大学,现在就已经为人师了,看起来有些怪异。

  发生了,那么就随他去。

  王程摇摇头,不再去想,任由张绍云去激动,偏头看了小姑娘一眼,发现这丫头又靠着自己快睡着了,也无语地不去管她,自己翻开李淳风的黄庭录言看了起来。

  李淳风在历史上也是一位武学大师,这个信息,知道的人不多。

  王程从这本书上翻看下来,发现其中的确记载了许多李淳风的内家武学信息。他不像张三丰那样直接将自己的完整的内家拳法记录下来,而是以黄庭内景经为核心,来阐述他自己的武学,大多数都是一种武学和养生的核心理念,没有真正的武学拳法,只有只言片语描述的呼吸和招式变化。

  匆忙看下来,王程微微失望,不过也从其中看到了诸多的道家武学奥秘。同时,他也看到了一个道家武学最深处的秘密。

  那就是,黄庭内景经!

  李淳风和张三丰都是历史上的武学大家,尤其是后者,更是一代宗师,开创最后一个道门宗派。

  两位道门武学大家都是钻研黄庭内景经来阐述自己的武学,创造自己的武学。

  可见,黄庭内景经乃是真正的道门内家武学总纲,一切道门的内家武学都能在其中找到影子。

  可是,王程至今为止,却没有看过这本传自上古的道家经书。因为太普遍了,所以他不曾注意过。

  自嘲地笑了笑,王程合上了李淳风的黄庭录言,心中记下了一件事,那就是回江州一定要上武圣山拿一套黄庭内景经来仔细看看。然后,他就继续拿出张三丰的黄庭真言看了起来,这本书当中可是有两门高深的拳法的,其高深程度,丝毫不输给王程所修炼的地煞拳法。

  没想到,卖出十亿高价的黄庭录言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价值,在街上无意之中买到的黄庭真言,反而有着高深的内家拳法,只能说,世事无常。

  飞机抵达东海市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黄昏时分了。

  张绍云已经提前安排了公司的车来接机,同时来的还有知道消息的李正祥。虽然不太想插手张氏集团的事情,但是王程来东海市了,李正祥无论如何都不能不管,所以还是亲自来机场迎接。

  “去港岛还顺利吧?”

  李正祥和王程握了握手,本来想开一句玩笑的,可是感受到王程身上那无形的压迫,让他心中发憷,玩笑话顿时就说不出口,只能问了这么一句。

  王程轻轻点头,道:“还行,正祥你就不用跟来了。我和张先生直接去医院看他父亲,此事不能拖。”

  张潮海是心脏上的问题,用中医的话来说就是心脉上的问题,这绝对是攸关性命的,所以王程要立即去看看,越早解决越好。

  李正祥楞了一下,他已经叫酒店准备好了饭菜了,可是看到王程的气势,又是没敢多说,只能顺着王程,道:“好,那我送你们去医院。”

  张绍云此时也终于知道担忧父亲了,急忙说道:“不用了,李总,我这里有车,我直接带先生过去,你公司事情多,去忙吧。”

  说完,张绍云就带着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上车,然后迅速地离开了。

  李正祥愣愣地站在原地,心道白跑了一趟,目送张绍云的车子消失,心中又想了想,然后苦笑着摇摇头,上车离开了。既然如此,他也乐得轻松,他是外来人,能不参合张氏集团的事情,就不去参合,其中牵扯的错综复杂,稍有不慎,就会落得粉身碎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