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各怀鬼胎

第二百六十九章 各怀鬼胎

  (求票,求支持,今天还是两更。【】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们,还有票的童鞋别留着了,赶紧投了吧……多谢……)

  一屋子几乎都是陌生人,王程只认识黄尚白一个人。

  “只需要你一个人进来就好,让你妹妹在外面等等。”

  黄尚白见到王程,首先开口说道。

  王程目光扫过在场面色严肃冷峻的每一个人,没有丝毫惧意,很直接地摇头道:“不,我妹妹必须跟在我身边。”

  黄尚白严肃地道:“韩队长在外面看着,你不需要担心,今天的事情不能传出去。”

  “不用麻烦韩队长了,放心,只要你们不说出去,外面就不会有人知道。黄署长,我时间有限,还是说说怎么解决吧。”

  王程拉着小姑娘走了进来,自顾自地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小姑娘也坐在他旁边,兄妹两都显得很平静。

  美国联邦调查局又如何?

  听起来似乎高大上,电影里也经常出现,但是王程不在乎他们的身份,因为他们是来还债的。

  坐在另一头的,有三个美国人,以中间的地中海发型戴着墨镜的中年人为主。桌子中间的几个人是黄尚白和内地来的人。

  王程和王媛媛坐在这一边,形成三方对立的局势。

  “咳咳……”

  气氛很紧张的样子,黄尚白作为警署代表,现在迈克等人也在医院,名义上是他们的在押犯人。所以他首先开口。咳嗽了两声。道:“事情的经过。我先说一下……”

  戴墨镜的中年白人一伸手,打断了黄尚白的述说,开口说出一口很流利的汉语:“黄署长,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我们的队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接受了错误的任务资料,所以对王先生造成了不必要的误伤,我们承认是我们的工作失误。我们的队员也受了重伤。”

  中年人站起身来,道:“我愿意代表他们给王先生道歉,也给黄署长抱歉,希望你们能原谅他们,他们都是新手。”

  中年人说完,房间内安静下来,没人继续说话,让他很是尴尬,语气顿了一下,才看向王程。道:“王先生是不是已经接受了我们的道歉?”

  王程惊讶地看着对方,道:“哦?你在和我说话吗?”

  中年人额头出现褶皱。语气淡然下来,道:“当然,王先生。”

  “哦,抱歉,你都没有自我介绍,我不知道你是谁。”

  王程也是淡淡地说道。

  中年人依旧平淡地道:“你可以叫我李察,这是我的中文名字,隶属于美国联邦调查局,具体职务我就不便透露了。现在我承认我们的任务失误,也代表我的队员们向王先生道歉,请你原谅他们的年轻。”

  “然后呢?”

  王程看着李察,平静地问道。

  李察皱眉,道:“王先生是什么意思?”

  王程微笑道:“李察先生难道说,一句道歉就结束了?没有然后了?”

  李察沉声道:“王先生还有要求?”

  “李察先生说话真好玩,难道在美国持枪杀人是不犯法的吗?”

  王程好笑地反问道。

  李察肯定地道:“当然犯法,可是你没有受伤。”

  “那是我的本事,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已经是尸体了。李察先生,你不能因为受害者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就否认犯罪分子的行为,如果道歉就有用的话,那我现在把你们全部都杀了,然后给你们联邦调查局道个歉,可以吗?”

  王程冷笑着问道。

  李察沉声道:“王先生,你这是偷换概念,而且我的队员受了重伤。”

  “那是他们应得的,或者说李察先生认为,你的队员在行凶的时候,受害者和警察还不能反抗了?美国人都和你一样霸道的?”

  王程继续反问。

  几句话噎的李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黑着脸盯着王程。他开始听说王程是个十八岁的少年的时候,以为会很好摆平。只需要摆足了气势,然后恐吓一番,说几句国际立场的话,十八岁的少年可能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也就结束了。

  可是事实和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事实就是,我和我妹妹在酒店里什么都没做,你所谓的队员就突然破门而入,用两把枪对着我们,要抢劫我们的东西。然后我机智的报警了,我和警察合作制服了你所谓的队员……李察先生认为我做错什么了,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你所谓的队员是拿到了什么样的资料会把我当做目标?”

  王程再次开口问道。

  李察坐了下来,喘了一口气,才说道:“黄署长,唐队长,你们怎么说。”

  黄尚白是心头松了口气,他见识过王程的难缠,想在王程这里占到便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唐队长,就是这次内地来的领头人,也是一个中年人。

  “李察先生,我是来保证我们公民的利益的,我不知道王先生哪里说错了,李察先生想说什么?”

  唐队长稳坐在位置上,看着李察也是疑惑地问道。

  李察额头青筋暴起,然后他身后的一个下属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他才表情好看了一些,才开口道:”事实上,这次事情不只是我们联邦调查局的事情。他们当中不只有我的队员,还有国际刑警组织的队员,这是一次我们两方的联合行动。”

  王程挥挥手,微笑道:“李察先生不需要给我看他们的国际刑警组织的证件了,也不需要给我解释他们的任务,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到现在你们也没有编出一个圆满的故事。你们的目的就是想私下了结这件事。我只想问。你们的诚意在哪里……如果你们只想口头上道个歉就把人带走。那我很抱歉,因为你的所谓道歉,对我来说,和放个屁是差不多的价值。”

  “说话注意点,少年。”

  李察盯着王程,沉声道:“我知道你有些实力,但是小小年纪不要太高调太嚣张。”

  “吓唬我没用,我坐在我的房间里。门都没出,就有人上门来找我的麻烦,还用枪指着我,不知道是我嚣张,还是你所谓的队员更嚣张。”

  王程摇摇头,不屑地说道:“我没时间和你磨嘴皮子,一口价,一亿美元,马上到账,这件事我就不追究。”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还有国际刑警组织介入,王程知道没可能继续追究了。只能尽可能的要些好处。如果下次迈克他们还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王程就不报警了,直接废掉他们。

  李察立即开口道:“这不可能,这只是一次失误。”

  “我受到了实质性的伤害,这是事实。李察先生如果没有准备好付出代价来解决这件事,那我们不需要继续了,这毫无意义。我明天就会离开港岛,到时候我会把这件事公布出去,李察先生可以先想想怎么用联邦调查局和国际刑警组织的身份去向全世界解释这件事。”

  说着,王程站起身来就准备走了。

  一直当隐形人的唐队长又开口了,笑道:“王程,先别急着走,李察先生肯定是有准备的……”劝说王程坐下来,唐队长又看向李察,道:“李察先生,你们的队员对王程造成了伤害和损失,这个在哪里都是要赔偿的。如果李察先生真的想一句话就把这件事了结的话,那我只能说你真的高估了你说话的能力。”

  “如果你们的赔偿不能让受害者王程满意从而结束这件事,那我们是有权力把你的队员带走,以间谍罪重新入罪。你都说了,他们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我有理由怀疑他们到港岛来有危害我国安全的倾向。”

  李察呼吸再次急促起来,沉声道:“唐先生,你这是胡搅蛮缠,他们是来抓捕一个来自中东的恐、怖、分、子。”

  “说这个没用,李察先生,事实到底如何,我们在场都是明白人。所以你说说实际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继续编故事,那样我们看不到你的诚意。”

  黄尚白开口打断了李察。

  王程稍微诧异地看了黄尚白和唐队长一眼,他没想到这次黄尚白和内地来的唐队长会这么干脆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帮助自己。

  显然,在大的立场上,谁都不敢胡来。

  李察深呼吸几口气,沉声道:“我需要时间去争取,不过一亿美元太多了。”

  “呵呵,那我不要钱了,你让美国政府发表一个公开道歉声明,我就接受道歉,一美元都不要,如何?”

  王程笑了笑,很轻松地说道。

  李察瞪了王程一眼,坚决的摇头道:“这不可能,现在我们政府不会承认。这件事过后,我们联邦调查局也不会承认。”

  王程耸耸肩,道:“那就是咯,你去争取吧,我还有事,不想和你浪费时间。我说了,一亿美元,少了一美元都不行,要么就让你们总统道个歉,就这两条路。”

  说完,王程又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李察没有继续说什么。

  唐队长和黄尚白也任由王程离开了。

  因为李察他们显然是什么都没准备,这些家伙一开始就做着空手套白狼的计划,什么都不想付出,靠一张嘴就想把人带走。

  如此,唐队长和黄尚白对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容忍度,因为对方这样显然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大不了他们就把人扣押起来。

  “李察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二十四小时之后,你们的队员我就会移交给唐队长带到内地去,到时候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黄尚白和李察说了一声,然后对唐队长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李察面色又难看了几分,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后果。如果真的被唐队长带走了,那他们不付出更加巨大的代价。就根本不可能再把人带回美国。到时候可能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了。而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交易了。对一国政府来说,钱是最没有价值的了。

  而唐队长显然更想要这样的结果,因为他有两个下属两年前在美国被逮捕了,被判了十年,现在还在监狱服刑。如果他把迈克等人带走了,那他到时候就有资本向美国换人了。

  王程走出会议室,韩时非立即走了上来,关心地问道:“怎么样?”

  “还没结果。他们想道个歉就了事。呵呵,真把我当小孩子了,迈克他们在医院怎么样?”

  王程不屑地笑了笑,对韩时非问道。

  “不好,迈克双腿和肩膀都是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好了也要坐轮椅。那个杰瑞好一些,不过几乎所有内脏都出血了,你真够狠的。”

  韩时非说着,眼神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

  上次王程把卡尔打断了一条腿,韩时非就觉得王程比较狠了。可这次王程更是直接把迈克的四肢打断了三肢。杰瑞也是伤及脏腑,下半生可能都会留下严重的内伤。两人可以说都被毁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想抓我去换取利益,那就要付出代价。当时是在酒店,如果不在酒店,我可能就不会报警了。”

  王程冷冷地说道。

  韩时非面色担忧地看着王程,因为此时王程身上凌厉的煞气让他都心悸,这样的气息在一个少年身上,绝对不是好事。

  “王程,你最近注意点,不要轻易动手。”

  韩时非低声提醒道,如此浓重的煞气,一出手可能就会要人命。

  王程点点头,他是聪明人,知道韩时非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在努力克制自己了,心中下定决心,回到江州,必须要再次把猛虎就是放下,他现在还无法完全的驾驭这门拳法,无法控制心中的猛虎。

  猛虎重聚,心中猛虎也成长起来,更为强大凝聚,自然而然的就会让王程的精气神更为强盛,携带的戾气和煞气也就更重。

  “不说这个了,如果明天他们还没有给我满意的赔偿,你就把这件事公布出去。我们现在去给黄师傅治疗一下,然后就去于sir那里,明天一早我要去东海。”

  王程摇摇头,不再说这些事,继续今天在港岛的治疗任务。

  一直没说话的霍有文这才插嘴道:“我师傅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已经准备好午饭了,就等王程你过去。”

  韩时非笑道:“那正好,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凑合一顿饭,反正这边也没我的事了。”

  王程也笑道:“好,一起去,黄师傅肯定还有些好酒,我们可以喝一杯。”

  上了车,霍有文直接开向黄氏武馆,韩时非跟在后面。

  警署总部。

  李察目送王程和黄尚白离开,然后才盯着唐队长,严肃地道:“唐先生很少亲自出马,看来你们很重视这次的事情。”

  两人早就认识,并且以前交过手。

  “那当然,美国联邦调查局是世界最大的特工组织,你们的人都入境持枪行凶了,我们必须严正以待。”

  唐队长很认真地说道。

  李察摇摇头,随意地道:“这件事到底如何,我们都清楚,不说这些了。说实话,钱是小事情,那些人最不缺的就是钱。”

  唐队长略微惊讶地道:“那你为什么不答应?”

  李察表情很轻松,和刚才紧张气愤的样子截然不同,轻声笑道:“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背黑锅?唐队长,你知道,我们都是战士,不是来给那些吸血鬼擦屁股的。我也想他们多吃点苦头,多出点血。不过,这个王程到底是什么人,下手真重,他们以后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呵呵,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既然你已经准备好钱了,那也没我的什么事了,到时候你和王程谈吧。提醒你一点,别想占这个小子的便宜,不然你迟早要加倍还回来。我先走了,暂时我还会在港岛。”

  唐队长说了一句,起身带着两个队员离开了。

  会议室只留下了李察和两个下属。

  李察等唐队长几人都走了,会议室没人了,才开口道:“通知他们,准备两亿美元赎人,迈克明天就能回去了。”

  两个下属都楞了一下,随后其中一个人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要两亿,给王程一亿,李察还能自己留下一亿。

  另一边。

  霍有文的车子停在黄氏武馆的门口,王程才下车,两边就窜出了两辆车,十几个年轻大汉走了出来,将王程围在中间,领头的是王程和霍有文都认识的。

  上次王程喝了虎骨酒,稍微有了醉意,所以忍不住出手打跑了叶成阳和叶群庚。现在,他们又找来了,周围十来个人肯定也是叶家的人,个个都是神色不善。

  “小子,上次你无缘无故出手打伤了我们,今天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别以为我叶家的人好欺负。”

  叶成阳看着王程,沉声说道:“不然,我叶家和你不死不休。”

  叶群庚有些犹豫地站在叶成阳后面。

  上次和王程交了手,过了将近半个月他们才恢复了七七八八。

  如果不是顾及叶家的面子,和对黄氏武馆施压,他们是不想来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