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猛虎重聚,三方介入

第二百六十八章 猛虎重聚,三方介入

  热门推荐:

  (求支持,求票票!)

  张绍云看到开门的是霍有文,而且很是警惕地看着自己,楞了一下,急忙问道:“我找王程先生。”

  王程听到声音,知道是张绍云,道:“让他进来。”

  霍有文这才放松下来,让张绍云进了房间。

  看到王程从洗手间出来,张绍云又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学来的毛病,动不动就对王程下跪。

  可能是真心将王程当做了高人。

  霍有文一时间都愣住了,不知道这个人是来干嘛的,怎么直接就跪下了?

  “起来。”

  王程沉声喝道。

  张绍云没有动,跪在地上道:“求先生收我为徒,求先生救我父亲。”

  “你还想学武?你父亲的情况我没看到,不敢保证,不过我答应你明天会去看看,尽力帮你。”

  张潮海的事情,王程觉得有必要帮忙。如果他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其中的诸多隐秘,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多谢先生救我父亲,我相信先生。还有,我还是想学武,我一定能坚持下来。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什么都不能阻挡,就算十年的马步,只要是先生你说的,我都能坚持。”

  张绍云沉声说道,声音掷地有声,双眼非常的有神。

  王程洗漱完毕,坐在餐桌前吃起饭来,淡淡地道:“那你在这里扎马步吧,晚上我会回来,希望你能坚持。”

  “我能坚持,先生是不是就收下我?”

  张绍云急忙问道。

  王程看了他一眼,道:“不是。”

  张绍云顿时一愣,微微失望,还是点头道:“好,那我就在这里扎马步,等先生晚上回来。”

  说完,这家伙站起来,就在原地很简单的开始扎马步,双腿半蹲,双手紧握在腰间,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

  看到这马步,霍有文都是摇头,看着王程欲言又止。因为这只是学习扎马步的动作,并不是真正的马步,这样会很累。真正的马步,是配合内家呼吸法门和独特的步伐的,那样才会练出沉稳的效果来,也不会太累。

  可是,看到王程无动于衷,自顾自地吃饭,霍有文想了想,没有开口。他不认识张绍云,也不知道其中的诸多情况,所以还是选择了不参合,他相信王程心中有分寸和决定。

  王程一顿早饭吃下来,只过了十分钟。可是张绍云的双腿已经开始摇晃了,额头渗出一层汗珠,他刚下飞机不久,还没休息,就开始如此扎马步,不累才是怪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在房间小心点。饿了就自己叫吃的,想睡觉就去我那边的房间,这边是媛媛的房间。”

  吃完饭,王程和王媛媛收拾一下,就和霍有文出门了。王程对身体颤抖的张绍云说了一声,就不再管他。

  张绍云满脸憋的通红,只是使劲地点头,不敢开口。他怕一开口泄了这一口气,就会倒下去,只能目送王程三人出门,可是过了不到一分钟,他还是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喘了两口气,他又爬起来在原地继续站马步。

  王程三人走出酒店上了车,朝着何家别墅开去。

  霍有文一边开车,一边好奇地问道:“怎么出来个拜师的?不过,你的实力的确可以收徒了,只是年纪是小了点。”

  王程笑道:“这家伙从小喜欢学武,然后被骗了,又去练了十年跆拳道。我前几天去东海,他就突然缠上我要拜师学武,我甩也甩不掉。”

  “那他的毅力倒是可嘉,他是东海的?”

  霍有文问道。

  “不错,家里很有钱。”

  王程点点头。

  “听我爷爷说,东海最近不太平。”

  霍有文皱眉说道。

  “哦?怎么不太平?”

  王程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是听我爷爷说了一句,他可能知道一些,我只知道可能是商业上的事情。”

  霍有文也是不清楚,简单而模糊地说道。

  王程对这句话留心了,如果是商业上的不太平,那的确是。

  张氏集团是东海市几大集团之一,还涉及到和市政府有关的填海造陆工程,牵扯了日本和韩国的大集团,几方面加起来,这的确可以说是风起云涌。

  一路上闲扯了几句,车子快到何家别墅的时候,王程接到了韩时非的电话。

  “王程,事情有点大。”

  韩时非开口就是语气凝重地道。

  王程也是心中一沉,问道:“怎么了?”

  “刚刚美国的律师来了,一起来的还有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们出具了那个迈克的证件,证明迈克是他们联邦调查局的人。因为出行特殊任务才会有这次的行动,说是资料拿错了,所以找错了目标,是一次任务失误,要求庭下调解。”

  韩时非语气低沉地说道:“现在他们就在我这里,要求见你。”

  “美国联邦调查局怎么这么轻易的来背黑锅?”

  王程好奇地问道。

  这种事情,各国政府不都是应该绕着走的吗?即便是真的,他们都会坚决不承认,更别说迈克铁定不是他们的人。

  “只能说迈克背后的财团的确不简单,让美国政府主动出来背黑锅了。现在人在我们手上,我们有铁证,如果他们不拿出实打实的事实,我们不会轻易放人。要是走司法程序的话,判二十年都可以,还会闹的很大。可如果他们拿出联邦调查局的身份,承认这是一次失误,就有机会调解。”

  韩时非无奈地说道:“现在事情已经脱离我的掌控了,总署已经派人来接手这个案子,内地也派人过来了。”

  王程靠在背椅上,深呼吸一口气,内心已经成长起来,不再是一只幼虎的猛虎也是作势欲扑的样子。

  “那他们要怎么办?你们总署,和内地来的人怎么说?要我怎么做?”

  王程淡淡地问道,问的很简单直接。

  “他们要求很简单,和解,承认对你造成的伤害,但是他们只承认是一次失误,不承认蓄意谋杀,所以承诺给你赔偿。我们总署上司也趋向于这个解决方案,毕竟要是闹大了,我们这边也会很难做。内地来的人,还没到,我不知道他们带着什么命令。”

  韩时非立即回答道:“我个人也建议你接受和解,坚持打官司的话,到时候司法程序走完了,我们也要把人送到美国去,到时候结果是一样的,卡尔和史密斯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而你什么都得不到。”

  “呵呵,好,我去了再说,现在我在何老家,到了我给你电话。”

  王程笑了笑,不置可否,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韩时非严肃地道:“好,到了打我电话,我去接你,黄署长是这次的负责人,你应该熟悉。”

  “当然,我和黄署长很熟。”

  王程很肯定地说道。他和黄尚白打了几次交道了,的确很熟悉,不过黄尚白肯定不想见到他。

  “那就好,我先挂了。”

  韩时非当即挂了电话。

  车子停在何家别墅门口,何家盛再次亲自出来迎接王程,步伐矫健,行走很是顺畅,已经彻底的甩掉了拐杖。

  “何老好精神。”

  王程下车和何家盛握了握手,笑着说道。

  “那也是你的医术好,呵呵,吃早饭了没有?要不要我叫人弄一点。”

  何家盛爽朗地笑着说道。

  “吃过了,何老你知道我时间不多,咱们开始治疗吧。”

  王程摇摇头,很干脆的进入正题。

  何家盛脸上有些无奈,他每次都想多留王程一两天,可是王程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他也不能强来,只能答应道:“好,进来,刚才双兴过来说和你约好了。”

  王程一愣,随后想到在东海市见到林双兴的时候,这家伙似乎说过要来何家,还说和自己一起来,然后拍卖会结束就走了。

  走进别墅大厅,林双兴果然坐在红木椅子上喝茶,看到王程走进来,急忙站起来笑道:“呵呵,王程你可来了,要见你和何老一面真不容易。”

  “林先生这么做也是不厚道呀,我何时和你约好了?”

  王程笑了笑,反问道。

  林双兴赶忙笑着对王程抱拳行礼,歉意地道:“小兄弟莫见怪,我这也是心急。何老最近闭门谢客,我也是用了你的名字才能坐在这里。何老,你也莫见怪,看到你真的康复了,我也替您老开心。您也知道我们家老家伙的情况,所以见谅!”

  何家盛淡淡地点点头,道:“这事儿,我一直不宣扬,就是王程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烦,他还在上学。”

  王程皱眉道:“何老,林先生,有话就直说,我今天很忙。”

  还好,林双兴和何家盛都习惯了王程如此直来直去的性格和说话方式,如果是其他人估计都心中有气了。而今天王程心中猛虎重聚,也是变得更为直接和果断起来。

  何家盛不说话,微微眯着眼睛。

  林双兴对王程开口道:“王程,是这样的,我们家老爷子和何老是一样的情况,所以我想请你……”

  话没说完,王程就果断的摇头,道:“抱歉,林先生,我最近是真的没时间。我上次就说过了,当时何老也在场,最近半年内,我都不会接受新的病人了。”

  林双兴求助地看向何家盛,他们两家关系不错。

  可是,何家盛也不想惹恼了王程。他知道王程是真的说到做到,多说反而无益,只能微笑道:“双兴,这事儿不着急,王程最近很忙,明年还要参加高考。你们家老林的情况,我也知道,身体还能挺得住,所以你们好好调养,别着急。等明年王程高考完了,上大学了,应该就有时间了,老林也有七八年了,再等一年也等得起。”

  林双兴当下就看向王程,祈求地道:“那王程能不能答应,明年给我父亲治疗呢?诊费和治疗费用都好说,你说多少,我们就给多少。”

  何家盛的诊费当时在那个宴会上是有目共睹的,而那只是诊费,治疗费用更是吓人。当时林双兴还心中嘲笑过何家盛老糊涂了,现在看来,是他们其他所有人都糊涂了,有眼不识金镶玉。

  王程摇摇头,站起身来,淡淡地道:“这个以后再说,最近半年就别来找我了。何老,我们开始治疗吧,我那边还有些事。”

  看到林双兴还想说话,何家盛对他微微摇头,示意别再说了,然后起身随着王程上楼去进行治疗了。

  目送王程和何家盛上楼,林双兴神色有些失望,心中也有些生气,可是绝对不敢表现出来。他能感觉出,王程今天的态度有些不好,看向霍有文,笑道:“有文,恭喜霍大伯康复了,王程的医术真的是厉害。”

  今天看到何家盛和一个月前简直是两个人,林双兴对霍家传出的霍白星康复的消息也相信了。

  霍有文也是笑道:“王程的医术是不需要质疑的。林叔叔,你家的事情也别着急,王程的脾气我知道的。半年以后,你再来找他,他八成就答应了,千万别一直求他,他会烦你的。”

  林双兴点点头,记在了心里,点头道:“好,我记下来了。对了,王程有什么爱好,你知道吗?”

  ………………

  给何家盛的治疗持续了一个小时,王程本来想用羊脂玉制作玉针来进行治疗试试效果的,手中也有一块从东海市带过来的极品羊脂玉。可是一来就出事,他也没时间制作玉针,只能继续用翡翠针。

  治疗结束。

  效果依旧很好。

  何家盛显得精神奕奕,他每天都能感觉到身体的活力,穿上衣服对王程笑道:“王程,有你的治疗,等我康复了,我觉得能活一百岁。”

  王程心中一动,知道这个可能很大,因为他的治疗就是强势的固本培元,强大生命本源,略微严肃地道:“那就最好了。何老,你最近的身体情况千万别传出去,也别把我的消息传出去。”

  何家盛点点头,保证地道:“这个我知道,我已经闭门谢客了,老霍和老杨那边我也打了招呼。双兴如果不是说和你约好了,我也不会见他。”

  “如此就最好了,那何老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先走了。”

  王程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小姑娘告辞了。

  “哎,不吃饭就走,我每次都不好意思,那你有事,我也不留你,免得耽误了。在港岛有什么麻烦解决不了,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这张老脸还是有些面子的。”

  何家盛和王程一起下楼,无奈地说道。

  王程笑了笑,道:“好,有需要我不会客气的。”

  说完,王程对客厅坐着的林双兴也点点头,算是告别了,然后就带着王媛媛上了霍有文的车。

  “去警署总部。”

  王程对霍有文凝重地说道。

  霍有文直接发动车子就朝着警署总部开去,从后视镜上看着王程,问道:“王程,要不要叫律师?”

  王程想了想,摇头道:“不要了,应该不需要了。”

  “不打官司?”

  霍有文不明所以。

  车子在山道上,王程看着大海,点点头,道:“不打官司了,看看能不能多让他们出点血。”

  “韩队长怎么说。”

  霍有文语气也严肃下来。

  “韩队长也建议我这么做,打官司就什么都没有。他们还会被引渡回美国,那等于放虎归山,去了再说。”

  王程面色平静地说道。

  呼吸变化,王程再次将呼吸变化成为心有猛虎,自然而然的,猛虎九式就成为了他的主修内家法门,浑身气势都凝重起来,双眼变得锋锐无比

  地煞拳法,龙象拳法,以及那印度法门,他都暂时放下了。

  因为,王程现在急需恢复实力。

  霍有文的车子一路来到警署总部大楼前,韩时非接到王程的电话,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王程,内地的人来了。”

  韩时非上前低声对王程说道。

  王程微微点头,拉着小姑娘王媛媛。回头看着这丫头满脸的平静,他本来想让她和霍有文一起在车里不出来,自己一个人进去。可是看这丫头丝毫不惧的神色,王程也是笑了笑,摸了摸小姑娘柔顺的马尾发丝,觉得带着她一起,对韩时非说道:“来了就好,可能我还认识他们的上司。”

  “哦?你认识他们上司?”

  韩时非好奇地问道,在前面带路。他知道当年长鹤道长风头无人可挡,可是后来因为锋芒太盛而隐退了,一直都不曾再出山。

  王程肯定地点头,道:“嗯,一个老家伙,不过也不一定,还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根据王程从侧面知道的一些信息,管理这些事情的可能有两个部门。一个是牛大海的部门,还一个就是杨无忌工作的部门。他原本以为杨无忌就是给牛大海工作的,可在东海的时候,杨无忌否认了。那就说明除了牛大海之外,还有一个部门。

  一路来到一间隐秘的办公室,见到一张大桌子上,周围已经坐了七八个人,有美国人,有内地来的,还有港岛警署副署长黄尚白。

  当王程推门而入的时候,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少年身上。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