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东海剧变,深夜来客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东海剧变,深夜来客

  

  (求支持,求票!)

  傍晚时分。【】

  王程和王媛媛陈祚的飞机降落在港岛机场,从东海市去港岛,比从江州市去港岛更远一些。如果不是王程算好了时间,稍微晚一些出发的话,可能下飞机已经是晚上了。

  霍有文已经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有文,又麻烦你了。”

  王程下飞机,和霍有文轻轻地拥抱了一下,拍了拍肩膀,笑着说道。

  霍有文呵呵笑道:“不麻烦,我整天也没什么事儿。走,上车,家里已经准备好饭菜,就等你开席了。”

  王程点点头,拉着小姑娘一起上车,霍有文立即发动车子朝着霍家别墅开去。

  “听说你今天要来,我爷爷和大爷爷都在家等着呢,邀请了何老和杨老来做客,都是你熟悉的人。”

  霍有文开着车,对王程说道。

  霍家如此安排,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是不想王程的消息扩散出去,也是为了避免一些误会发生。就好像上次霍家宴会当中发生的事情一样,不想王程再遇到尴尬的事情。

  为了让王程来港岛过的舒心如意,霍家和何家已经是尽心尽力了。

  就连这次宴会也可以说是内部宴会,都是和王程相熟的人,杨新水和何家盛都是接受过王程治疗,并且一个痊愈,一个效果良好的病人。

  “呵呵,其实不需要如此,随意一些就好了,过一天我就回去了。”

  王程笑了笑,对霍有文说道。

  霍白星的治疗结束了,王程在港岛的病人就少了一个。一天的时间他就能将何家盛,黄德林,以及于君治疗完成了。

  所以。王程现在的心情也是较为轻松的,不只是刚刚在东海市收获了许多。更是因为这次来港岛的任务轻松了许多。

  一路来到霍家别墅,小姑娘王媛媛都已经小咪了一觉了,到霍家别墅下车的时候才醒过来,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

  “王程来了。”

  何家盛笑着走上来。

  “王程你可算来了,每次你来港岛,我都想招待你一下,可是你每次来的都很着急,我都没有机会好好感谢你。”

  杨新水则是语气稍微有些责怪地上来拉着王程。

  霍白星现在丝毫看不出得过病。精神很好,红光满面的,哈哈笑着上来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别为难王程了,他每次来都很忙,我是知道的,以前每周都要给我治疗,还有其他病人,还要赶回去上课,老杨你要理解嘛。”

  王程对三位老人家笑道:“其实谢不谢都无所谓。各位的心意我都知道,主要是你们的身体都康复了,我就放心了。”

  “你的医术我们肯定放心。看白星和新水都康复了,我对你绝对放心。呵呵,看媛媛都累了,大家都别站在门口了,快进去吧,饭菜都准备好了。”

  何家盛上来一把拉起小姑娘王媛媛,很是疼爱地说道。

  霍白城也是急忙附和道:“对对对,吃饭,吃饱饭再说。王程和媛媛坐飞机这么远肯定累了。”

  何家和杨家就来了两三个人,都是家族骨干。霍家也不是全部都在。也就几个主要的二代和三代弟子在场。

  所以,说是宴会。倒不如说是聚会,其实就只有十几个人,只坐了两桌子。王程和王媛媛随着几位老人家坐在主桌上,其他的后辈弟子坐在另一张桌子上,三家人可以说是世交,关系都不错,所以这一顿饭倒是吃的其乐融融。

  一顿饭下来,就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是晚上了。王程和几位老人家随便聊了一会儿,约好了明天去给何家盛治疗的时间,就让霍有文送自己和媛媛去酒店休息了。

  今天一天从早上起来就早到处跑,并且还和井上雄田动过手,王程此时也显得有些疲惫,坐在后面眯着眼睛假寐。

  开车的霍有文也看出王程和王媛媛都在休息,所以就安静地开车。

  可是,这时候王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王程一下睁开眼睛,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东海市李正祥打来的。

  “喂,正祥。”

  王程随意地开口道。

  以前,王程处于年龄的劣势还称呼李正祥为正祥哥,现在却是开始直呼其名了,而李正祥显然也坦然接受了这样的变化。

  “王程,出事了。”

  李正祥语气稍微焦急地开口道:“刚才张绍云来我们公司找你,我说你去了港岛,他就跪在我家门口不走,非要见你,好像有事求你。”

  王程皱眉道:“什么事?他今天不是放弃了学武吗?”

  他以为张绍云被打击了一下,就会放弃学武的事情了,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没放弃?他能忍受扎马步的痛苦和枯燥?

  李正祥语气低沉地道:“不是要拜师学武的事情,我刚刚打听到,张氏集团出事了。张绍云的父亲张潮海一小时前被送到医院,到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他弟弟张潮生接替张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

  “最主要的是,我听说,本来今天晚上是张氏集团和日本樱花集团,还有韩国金马伊集团谈判合作的时间。现在谈判时间推后,由张潮生主持。”

  王程听李正祥说这么多,不明所以,这是人家集团内部的事情,皱眉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正祥苦笑道:“本来和你没什么事,可是张绍云求你给他父亲张潮海治病,听说张潮海是心脏病突发,严重的话,可能这几天就没了。那时候,张潮生就会顺势掌管张氏集团,张绍云也就要完蛋。”

  “之前张潮海把张潮生支开了,我听说是因为张潮生和日本人韩国人走的太近,有出卖集团和国家利益的倾向。现在张氏集团内部很动荡,如果张潮生真的是那样。那以后东海商场就要变了。”

  听到事关民族利益,王程的面色也凝重严肃起来,可是眉头还是皱着。道:“可是我在港岛,至少也要后天才能过去。我这里有几个病人也不能耽误,每周都要例行治疗。”

  “我知道,我和张绍云说了,张绍云刚从我这走,说要去港岛找你。”

  李正祥语气无奈地说道。

  突然出了这事儿,李正祥其实也有些恍惚。上午他还和张潮海谈笑风生,一起玩儿赌石游戏,这才过了半天。突然就变天了。

  不得不说,人生无常。

  不过,李正祥突然又低声道:“王程,如果你能帮忙的话,我建议你帮帮张潮海,把他救过来。”

  王程心中也在想着这个问题,低沉地道:“为什么?”

  “我听说,张氏集团三年前得到了东海市填海造陆工程的招标,但是许多技术和工程都还没有完善,所以一直没有开始。在做技术积累。日本年年都在填海造陆,韩国在这方面也比较领先,你知道的。这次张氏集团和樱花集团。金马伊集团谈判,好像就是关于这个工程,日本和韩国的公司想要入股……张潮海一直不同意……可是张潮生同意,就是因为这个,张潮海把张潮生下派到分公司去了。”

  李正祥缓缓道来:“如果张潮海真的醒不过来了,那张潮生肯定会促成和日本韩国公司的合作,出让填海造陆工程的股份,到时候日本和韩国这两家集团公司在那片新造出来的陆地上就会有一块拥有永久所有权的土地。”

  听到这里,王程瞬间坐直了身体。沉声道:“这是真的?你听谁说的?”

  “我听张绍云和老马说的,这是三年前张潮海和东海市政府签订合同的时候得到的优惠。建好了新的陆地肯定归东海市政府,归国家。但是他们可以选一块特定范围内的土地。”

  李正祥沉声道:“老马是被张绍云说动的,给我打了个电话。”

  日本人和韩国人想在填海造陆的工程当中占有股权,然后就有机会得到一块永久拥有所有权的土地!

  这句话刺激了王程,一下子让他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

  “好,我住在半岛酒店,你把我的酒店和房间号告诉张绍云。”

  王程眼中闪过深沉,语气平静地说道。

  李正祥微微松了口气,他知道王程这是答应下来了,道:“好,我这就告诉张绍云,他应该已经到机场了。”

  “嗯,把我电话也告诉他,让他到了给我打电话。”

  王程又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开车的霍有文听出估计出事了,急忙开口道:“王程,出事了?有需要帮忙的就说一声,你帮我家里和我师傅这么多,让我做什么都行,就算给你卖命都没问题。”

  王程露出一丝笑意,道:“没事,一点小麻烦,用不上卖命不卖命的,送我去酒店休息就好。”

  “好,有事儿可别自己扛,用得着我就说。”

  霍有文又提醒了一句。

  王程点点头,笑道:“行,我知道了,有需要我不会客气的。”

  霍有文才笑了起来。

  车子很快来到半岛酒店,王程已经是这里的熟客,霍家和何家也都打过招呼了,那间总统套房也提前支付了半年的费用。所以霍有文的车子刚到,酒店的人立马就出来服务了,将王程和王媛媛的行礼送去房间。

  霍有文也没有回去,住在下面的房间,方便王程随时需要车的时候,他可以随叫随到。

  王程刚在沙发上坐下来,就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了,不用说,肯定是张绍云的。

  “喂。”

  王程接通,淡淡地说道。

  电话里传来张绍云急促祈求地声音:“先生,我知道你医术很厉害,能不能帮帮我,给我父亲治疗?”

  “你父亲什么病,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能治?”

  王程问道。

  “我父亲是被我小叔他们下药了,医院检查说是突发心脏病,其实都是假的,他们检查不出来。我们家三代都没人有心脏病。那天你给我扎了一针就治好了我的伤,我相信你肯定能治。还有,现在我不敢相信其他人。我小叔张潮生派人在医院守着,不让我轻易靠近。医院的医生也检查不出来。如果再过两天,我父亲还醒不过来的话,就可能心脏停止,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张绍云的思维还是清晰的,急促地说道:“求先生你救救我父亲,我小叔喜欢和日本人和韩国人合作,如果他掌控了公司,我们张氏集团可能会接受日本和韩国财团的融资。”

  王程皱眉。他也记得,今天见到张潮海的时候,发现他好像身体很好,不应该是会有心脏病的样子,沉声问道:“那个填海造陆的工程呢?”

  “如果我们张氏集团接受了日本和韩国两大财团的融资,这个填海造陆肯定就有他们的股权。”

  张绍云急忙回应道。

  “那政府不管吗?”

  王程也是好奇,这么重要的填海造陆工程,他不相信政府会坐视任由日本人和韩国人插手。

  张绍云苦笑道:“管了又能怎么样?这些都是正常的商业合作,我们张氏集团又不是国企。我三叔就是市政府的,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关键还是要我父亲马上醒过来重新掌控局面才行。不然,市政府就只能用借口来拖延这个工程,不能直接取缔资格。因为赔偿金额太大。除非拖到合约的十年期限,才能取缔张氏集团的资格,可是距离期满还有七年,不可能拖这么久。”

  “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是被下药了?”

  王程皱眉问道。

  如张潮海这样的东海市十大富豪之一,全国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大土豪,衣食住行绝对都是很严肃的。

  “我不知道,我怀疑可能是我小叔的问题,反正我知道我父亲绝对不会有心脏病,如果有。这多年早就检查出来了。好了,先生。我要上飞机了。我去港岛亲自见你一面,到时候给你解释。求先生这次救我们张家一次。”

  张绍云再次祈求地说道。

  王程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道:“你来了再说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不好给你保证什么,但是我我会尽力,绝对不会让日本人和韩国人得逞的。”

  “好,有先生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张绍云说完,就挂了电话,想来是飞机就要起飞了。

  王程放下电话,脑海里不断的思考着这其中的问题,张潮海显然是其中的关键。而如果真的是张潮生下药了,那么他背后必定会有日本和韩国两大集团公司的影子,或许这是他们早就预谋好的。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姑娘王媛媛起身要去开门,被反映过过来的王程急忙拉住了,低声道:“我来,你去房间休息。”

  有了几次的经验,王程不敢让王媛媛去开门,因为他不知道门口是谁。

  小姑娘哦了一声,也累了,就听话的朝卧室走去休息了。

  来到房间门口,王程通过猫眼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端着两杯牛奶的服务员,可是他不记得自己和媛媛叫过牛奶。

  “我们没有叫牛奶。”

  王程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开门。

  服务员显得有些紧张地道:“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给总统套间的客人免费赠送的晚间营养套餐,麻烦你开一下门。”

  王程看到服务员闪烁的眼神,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慢慢地打开了房门。

  轰!

  当王程打开门锁的一瞬间,房门两边瞬间出现了两个白人大汉,猛然撞向房门,想要强行将房门打开。

  王程却是早有准备,所以丝毫不惧。他自己主动一下子将房间门推开,两个大汉顿时撞了一个空,然后王程在两人肩膀上一人一拳,借助两人的惯性,让两个大汉顿时撞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啪啪啪……

  门口响起鼓掌的声音,一个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白人鼓着掌,淡淡地开口道:“不错,不错,果然和卡尔说的一样,你的实力有些吓人,可惜,还是要乖乖地住手。”

  两边,两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王程,让王程不敢妄动。王程心中也有些后悔,他刚才发现异样,可是太过自信,所以开门了,如果叫霍有文来,或者报警,情况就不一样了。

  后面,两个王程认识的人走了出来,正是卡尔和史密斯,两人面无表情走了进去。

  路过王程面前,卡尔淡淡地道:“我们布置了人手,二十四小时监控机场,你只要到港岛,我们就能知道,我们还知道,你一定会住进这件房间。”

  中山装中年人也走了进来,两个枪口始终不离开王程的胸口和眉心,同时将那紧张的浑身颤抖的服务员也强行带了进来,然后锁上房门。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卡尔的boss,你可以称呼我迈克,我这次来不是为了给你炫耀我们美国生产的武器,因为我没打算开枪,我是来和你谈一笔生意的。”

  中山装中年人,自顾自地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看着依旧站在门口的王程,满脸都是自信地说道:“一笔让世界震惊的生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