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被打击的弃权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被打击的弃权了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医鼎》更多支持!

  (求支持,求票票哦!)

  李正祥和方进文,以及王横江等人都看了过来,隔着许多人对王程竖起了大拇指。W@@,他们刚才还以为这次王程估计没戏了,因为选的石头太少。现在看来,还是他们错了,低估了王程的运气。

  王程不是没戏了,而是大大的有戏。

  三块石头就开出了价值上亿的翡翠和羊脂玉,这运气看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所有的大土豪们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那些珠宝公司的人就更是来了兴趣,纷纷来到王程身边看热闹,低声问东问西的。

  “小兄弟真是好运气,是不是做珠宝行业的?要是这次小兄弟赢了,我们公司可以向小兄弟收购一些翡翠,价格绝对是高价。”

  “小兄弟继续,我看好你这次赢下十八亿现金。不过翡翠那么多,你肯定用不完,可我们高价收购。”

  王程对周围的声音没有理会,就是随便拍了一块西北老坑石头,示意老陈:“老陈,切这块,也是你那儿的石头。”

  老陈现在对王程是不敢丝毫的小看了,神色甚至都有一些恭敬了,赶忙答应一声,拿着解石机械就走了过来,道:“好,这块小兄弟要怎么切?”

  王程笑道:“老陈你是专家,你看怎么切最好就怎么切。”

  老陈笑了笑,道:“好。那我就慢慢来。”

  王程点点头。看了小姑娘一眼。看到这丫头现在很是开心,拿着自己选出来的翡翠和羊脂玉看了又看,然后才将三块玉石翡翠都放在一起,对哥哥王程说道:“哥,你要用这个给我做个东西。”

  王媛媛指着羊脂玉。

  这个羊脂玉形状比较奇怪,整体来说是个大圆盘,中间是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极品羊脂玉,周围是品质不一的羊脂玉。坑坑洼洼的。

  王程瞪了。”

  小姑娘恍然地点点头,才想到哥哥想隐瞒他雕刻师的身份,当下偷偷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随后左右看看,发现好多人都站在周围看热闹,也就直接闭嘴不说话了,对所有人都冷哼了一声。

  可惜,她这一声冷哼。根本没人在意,这些珠宝商人脸皮之厚。可是有名的。有人注意到了,就当做小姑娘调皮的表现,而有人根本就没注意到。

  “哇哦,极品玻璃种,得有一千五百万以上吧。”

  “哎,又垮了,就一块绿,最多几万块。”

  “哈哈哈,我就知道这块石头有绿。”

  “我顶你老母,竟然是块石头,什么都没有,这些奸商又害我!”

  随着时间的推进,周围许多土豪都将自己的石头切出来了,纷纷发出或是兴奋,或是难受气愤的声音。

  老陈也将王程的第四块石头切了几刀,动作也更慢了,因为这一刀下来又见到白色了,而且白色也很细腻光滑,还有油脂的感觉,妥妥的又是高品质的羊脂玉。

  周围看热闹的珠宝商们都是惊呼出声来。

  “又是羊脂玉。”

  “就是,又出羊脂玉了,小兄弟的运气太好了吧?”

  “他就选了十四块石头,你们说会不会每一块都大涨?”

  “运气好,没什么不可能,赌石就是看运气,小兄弟今天的运气逆天了。”

  不少珠宝商人都惊叹地低声议论。

  王程听了也是微微的不着痕迹地苦笑了一下,他开始没想到小姑娘的运气也这么好,所以为了确保赢下来,选石头的时候,就几乎选的都是能出极品玉石翡翠的石头,以此来抵消小姑娘赌垮的损失。这样算下来,最后是真的会每一块石头都要大涨。

  本来王程是想低调一下的,以为小姑娘的两块石头可能会表现一般,现在看来又失算了,太高调了。

  看了看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姑娘,王程心头也稍微奇怪,自从小姑娘跟着他一起赌石开始,似乎几次下来,这丫头的运气都特别的好,每次选的石头都是大涨,也没亏过,就和他作弊差不多了。

  老陈轻轻地挪动切石机器,额头渗透出了汗珠,慢慢的沿着白色擦下去,眼神非常的认真,因为这块羊脂玉比刚才那块明显要高档许多,看样子是极品羊脂玉。

  “是极品羊脂玉!”

  有珠宝行家也是立即认了出来。

  “我都想去买块西北老坑石头试试手气了,今天都出了不少极品羊脂玉了。”

  另外一个人看了也是羡慕地说道。

  大家的表情都很精彩,只有王程这个当事人显得最是淡定。

  老陈一刀刀的切下来,这块石头里面的羊脂玉终于全部展现出来,最后是一块巴掌大小的极品羊脂玉,那色泽看着就心中暖暖的。王程拿过来摸了摸,很是润滑,一丝暖意流淌在体内,对老陈点点头,直接随手放在一边的翡翠旁边,指着下一块石头道:“老陈,切这块。”

  老陈苦笑,他还想开口恭喜一下呢,没想到王程这个当事人这么随意淡定。

  周围的珠宝商们也都是有些无语,不过还是给了这块极品羊脂玉比较公道的估价。

  “这块得有五千万左右吧。”

  “这么大的极品羊脂玉,必须至少五千万。”

  “成交价格要高出两成左右,至少六千万。”

  “啧啧,四块石头,一亿五千万,我都要晕了。”

  周围的土豪们虽然都很专心地在切自己的石头,可也是一边竖着耳朵在听王程这边的动静。听到王程又切出一块价值至少五千万以上的极品羊脂玉。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郁闷不已。大部分还有些不相信的过来瞅了瞅。发现的确是巴掌大的极品羊脂玉,无奈的同时,只能佩服王程这个少年的逆天运气了。

  张潮海低声对马土豪说道:“老马,咱们这次不会真的输给这个小兄弟了吧?”

  马土豪第三块切出来了一块玻璃种,正是气势上升的时期,三块石头价值也超过了三千万,很大气地说道:“张总,他石头少。看他下一块肯定要垮,我这次肯定赢。”

  张潮海点点头,只能如此想了。不过他也想的自己能赢,目前为止他三块石头也出了一块低品质玻璃种,总价值也超过两千万了。

  可是,老陈手中的解石机械刚刚切下第一刀,周围就传出一声惊呼。

  “又是羊脂玉?”

  “真的假的?是不是眼花了?第一刀就这么白?”

  “我想说是假的,但是事实上是真的,第一刀就见白了,而且看样子又是上品的羊脂玉。”

  “现在羊脂玉这么好出了?”

  “谁知道。反正我等会儿肯定要去买块西北老坑石头试试。”

  那边的马土豪和张潮海几人听到这声音都是瞪大了眼睛,尤其马土豪最是尴尬。他才说了王程下一块会垮,一转眼打脸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不过,马土豪和张潮海还是不相信地去看了看,看到老陈第二刀又是见白了,都是面色尴尬难堪不已,纷纷回去继续切自己的石头了,他们不敢继续看下去,害怕看到又大涨就没信心了。

  因为要是王程这块石头还是大块极品羊脂玉,那价值至少也是五六千万以上,那加上王程的前面五块石头的总价值就超过两亿了!

  五块石头切出来两亿的翡翠玉石?

  要是开始的时候有人给他们说这种话,他们绝对的要嗤之以鼻。

  可现在,事实发生在眼前,他们只能埋头切自己的石头,当做没看到。

  老陈逐渐的适应了,开始期待下面的石头了,心中猜测自己当初在西北选石头的时候,是不是运气爆棚的选中了一批最好的石头?

  嗡嗡……

  随着老陈的刀挪动,又一块极品羊脂玉出现了,而且块头比前面那块更大,足有一个半巴掌那么大,厚度也稍微更厚一些。

  “这块得价值七千万以上。”

  “少了,八千万!”

  “小兄弟五块石头两亿两千万了!”

  “嘶……”

  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几乎所有被一个个土豪邀请来看热闹的珠宝商人以及看热闹的富豪都聚集在了王程的身边来,都想看看王程的这个大涨的行情运气能持续多少块石头。目前为止五块都是大涨,除了第一块裂开了,其他每一块石头出的翡翠都在两千万以上,切出来的羊脂玉,几乎每块都是价值极高的极品品质。

  这样的运气,即便是现场都是天南地北的珠宝商,堪称见多识广,今天也是头一次见到。

  老陈走向王程随便指的一块石头,直接就开始切了,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老陈也期待有玉,所以动作更为谨慎。

  果然,第二刀,又见白了。

  “又是羊脂玉,品质不低。”

  “六块了。”

  “连续六块大涨,太厉害了!”

  “就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运气。”

  老陈看了看王程,见王程依旧面色平静,心中再次赞叹一声,这才继续切下去。而这块石头的羊脂玉不如刚才那块,小了一些,色泽也稍微差了一点,不算极品羊脂玉,不过也是上品。

  “稍微差了一点,不算极品羊脂玉,不过也至少价值三千万!”

  “又少了,至少三千五百万。”

  “小兄弟六块石头,两亿五千五百万了,这已经超过了去年获胜的赵总了。”

  “今年要赢,要三亿以上才有可能。”

  “小兄弟还有八块石头,三亿很简单。”

  周围的人又开始给王程出谋划策了。

  王程拿着这块羊脂玉在手中摸了摸,又随意地指了一块石头让老陈继续切第七块。

  这块也还是老陈卖的西北老坑石头。老陈再次一刀下去。又是见了一块白。即便他已经习惯了,也是手稍微抖了一下,急忙挪开了机械休息了一下。

  周围的人都不说话了,惊呼几次了,他们再发出声音,就显得太没档次了,以为是没见过世面的市井之徒呢,所以都是沉默以对。表示对王程的运气已经无法形容了,连续七块石头都是大涨,这真的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潮海和马土豪几个很关注王程的人看到这边没声音了,以为垮了,都是心中一喜,心道终于垮了一次了,顿时都希望王程接下来几块石头都垮了才好,不然他们都要绝望了。

  老陈稍微喘了口气,又继续切下去,这第七块石头轻车熟路的几下子就切出来了。一块两个巴掌大的极品羊脂玉又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是王程这十四块石头当中出的最大的一块羊脂玉。也是最值钱的一块了。

  当下就有人低声道:“这块至少要九千万以上。”

  “一亿也有人出,小兄弟要卖的话,我就出一亿。”

  “七块石头,三亿三千万,呵呵,我看其他人不用玩儿了,直接放弃算了。把石头都送给小兄弟吧,还能省下来一番解石功夫。”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反正费了一番功夫解出来也是小兄弟的。”

  听到这话,王程也笑了起来,急忙说道:“大家别这么说,我可不想成为大家的敌人,呵呵,就是一场游戏而已,娱乐为主,别太认真,我也是运气好。可是我的石头太少了不是?别人如果也能和我运气一样好,二十几块都大涨的话,那我就输了。”

  大家听了王程的话,都是心中好笑,心道你真的说笑了,除了你,谁还能这么好运气?而且,这能是娱乐吗?涉及到三十多亿的财富归属,即便是张潮海这位各类资产加起来上千亿的大土豪都是认真对待,更别说其他人了。

  不过,大家表面上都是点头赞同王程的话。

  毕竟王程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谁能说其他人就一定没有呢?所以,也是有这个可能的。

  老陈开始切第八块石头了。

  现在老陈的压力也大了起来,神情前所未有的专注,这是他当原石老板之后不曾有过的状态,拿着刀很稳重的一刀下来。

  又是一块白!

  老陈已经习惯了,没有理会周围低声的惊呼,第二刀依旧稳重的落下来。

  不一会儿,在王程的注视下,又一块极品羊脂玉被切了出来。说实话,王程也佩服老陈这批石头的品质,两三百块石头,能出个十来块的极品羊脂玉,其实已经是很高的几率了。剩下的石头当中,还有一些中品和低品质的羊脂玉,还有几块王程买不起的大块料子里面也有极品羊脂玉。

  总体来说,老陈的这批石头可能是他这十几年来选的最好的一批了。

  “又是一块极品羊脂玉,我都麻木了。”

  “嗯,我也是,就看块头不小,就估价八千万吧。”

  “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你拉倒吧,赌石能有什么秘诀,美国的高科技都没用。”

  “也是,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

  八块石头,总价值四亿一千万!

  这个总价值非常吓人,平均每块石头开出的翡翠价值五千一百万。

  大部分珠宝商人都觉得王程这次要赢了,去年的赌石比赛两亿多就能赢。今年即便多了两三倍的人选,那么四亿以上也有八成的几率能赢了。

  所以,都纷纷和王程聊起来,想和王程拉好关系,要是等会儿等王程真的赢了,他们都想有机会收购现场所有的翡翠。这是任何一个珠宝公司都无法拒绝的巨大诱惑。

  别说其他人的了,就单说王程自己开出来的这八块极品翡翠玉石,就让他们所有人都发狂了,绝对能让他们任何一个公司的高档业务更上一层楼。

  可惜,王程对他们压根没理会他们,两只手一只手抓着一块帝王绿翡翠,一只手抓着一块极品羊脂玉,感受着极品翡翠的清凉气息和极品羊脂玉的暖和气息的不一样,两股气息在体内流转,然后都融入了血脉。

  似乎,羊脂玉的气息对气血和脏腑的温养效果更好,毕竟是温玉。

  老陈此时也变得很随意,随手就将这块羊脂玉放在那几块玉石当中,然后继续切下一块,对极品羊脂玉也是有些麻木了。

  而旁边有两个看到这一幕的大土豪,都是面色变化起来。

  其中一个直接伸着脑袋看着王程那几块极品羊脂玉和翡翠,郁闷地道:“我顶你个肺,八块石头就总价值四亿了,我不玩儿了。”

  他开了六块了,才开出一块低水种的冰种翡翠,总价值也堪堪过了九百万,和人家四亿一千万的总价值一比,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如,所以直接被打击的失去信心不玩儿了,弃权认输,还剩下二十块还没解的石头也归赢家了。

  至于最后赢家是谁还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他。

  另外一个也是满脸苦涩,摇头道:“擦,我也不想玩儿了,我开了五块才一千五百万,我还以为算好了,可人家已经四亿了,哎……我就算再开出来也都是别人的,懒得去弄了,谁赢了谁切去。”

  两人直接将自己的石头丢在一边不管了,也是成为了三十六个大土豪当中最先弃权的两个土豪。(《医鼎》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