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701章 拳头是真理

第701章 拳头是真理

  文剑丞笑呵呵地坐下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对长鹤道士和闻东归都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他只和王程合作,所以对长鹤道士等人都没有太过重视,寻常对待就足够了。

  “王程,上面命令签署下来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文剑丞就将一份调令给了王程。

  桌子上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长鹤道士和巴勒以及闻东归三大高手都不例外,一双双眼睛都安静地看向王程。

  王程轻轻地接过了这张纸,很平静地打开来看了看。

  纸张上面也没有几个字,但是写的很是清楚,这是军方调令的一贯风格,简单明了,就是让王程担任特种兵训练教官,全权负责特种部队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的事宜。

  这上面,全权负责这个词说明了王程在这件事情上有所有的决定权,可以确定这件事的任何事情。

  这是文剑丞花费了巨大大家要求来的,几乎是向上面立下了军令状,如果到时候王程带领特种部队没有拿下冠军,那文剑丞的处境就会很尴尬。

  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王程将这张纸随意地叠起来,然后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看着文剑丞和林奇说道:“两位放心,我会竭尽全力来训练他们,确保他们能在世界大赛上获得好成绩!”

  “世界大赛上要拿到好成绩可不简单。”

  那陌生的中年人看了王程一眼,开口说道:“美国。法国。俄罗斯,英国,以色列,每一个国家的特种兵都不是可以轻易击败的,他们背后都有一些高手在训练他们。我们之前努力了一年,也只是拿下了第二名,没能击败美国!”

  美国特种部队背后站着的是爱新觉罗氏!

  王程看着中年人没有说话。

  林奇低声介绍道:“王程。这位是南方军区的张教官,他将全场观摩这次训练,同行的还有这位李将军,和正在从西北赶来的葛教官,如果你在训练过程当中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们任何一个人!”

  这些信息,自然不会再调令上写出来,都是潜在的规矩。

  王程点点头,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上面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有文剑丞和林奇的帮忙,也会有其他的一些监督措施。

  军方的另外两大教官,以及这位李将军应该就是负责监督他的了,表面上说是观摩。

  当然,其实林奇和文剑丞也算是。

  王程听了林奇的话。只是对张教官和李将军都点点头。淡淡地说道:“还请两位多多指教。”

  李老将军自顾自地坐下来就开始吃东西,看了王程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审视,随后就显得无所谓地说道:“我这次是来当混子的,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反正我明年退休了,这次世界大赛就算是失败了,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如果成功了,我也就是名声好听点,也不会让我提升一级。我是被老文拉过来凑人数的。”

  文剑丞被揭穿了反而呵呵笑道:“王程,我和老李是过命的交情,他不会为难你的。张教官和葛教官都是练武之人,我想他们对你更加了解,所以应该也会支持你,这次你可以全力施为,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文剑丞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王程的身上。

  张教官当即摇头说道:“我不过是野路子出身,师门都没有一个,所以不敢和武圣山相提并论,更加不敢监督武圣山高徒,我这次也是来走个过场的。”

  说着,他对长鹤道士抱拳恭敬地说道:“长鹤道长,晚辈估计会叨扰一阵子了。”

  长鹤道士看着他们几人,知道他们多少都是在卖自己的面子,无所谓地说道:“你们有正事,我不会干涉。老头子我吃饱了,就先去休息了,你们自行处理吧。”

  说着,长鹤道士就起身准备离开了,巴勒也是一言不发地就跟着走了,仿佛长鹤道士的影子。

  闻东归对王程笑道:“王程,我和你师傅去聊聊,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

  说完,他也走了,闻勇和闻英也跟着闻东归一起离开了。兄妹俩都很是好奇地看着王程,他们从没想到,王程竟然在国内有如此高的地位,现在看样子似乎是要掌控中国特种部队了。

  如此权势,已经是很高的了,再看看王程的年级,那就是骇人听闻的了。

  王程则是对他们都很平静地点点头,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杨青语和王媛媛,王晓琳,张绍云等弟子都没有离开这里,几人就坐在这里继续吃东西,也一边好奇地看着这些事情。

  这时候,王程突然对张教官出手了。

  张教官刚刚坐下,还没坐稳,正准备吃东西呢,没想到王程会对自己出手,所以猝不及防之下,他急忙朝着后面滚了出去,躲开了王程的这一拳,显得有些狼狈。

  砰!

  王程从原地跃起,越过桌子,落在张教官刚才坐的位置,接着就再次追击一拳。

  这两拳,王程虽然都是用的地煞拳法,但是都不是全力出手。

  大成境界的地煞拳法,如果他全力出手的话,煞劲极其凝聚,一旦打中要害,张教官也会重伤,甚至死亡也不稀奇。

  所以,王程的出手也是有分寸的。

  文剑丞和李老将军,还有林奇都惊异地看了看王程和张教官,随后三人就没有说话,任由事情自然发展。

  他们知道,这是王程在示威,同时也是在为自己的上任做铺垫。

  王程如此年级就上任总教官,让以前的三大教官都做下手。那其他人定然是心中不服的。不管是三大教官,还是即将参加训练的特种兵们,肯定都会不服。

  在军中,解决这种局面的方式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用实力压倒一切的不服。

  这就是王程的解决方式,击败你,打服你。那你不服也要服。

  呼……

  王程又是一拳袭来,威势依旧。

  张教官急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同时依靠腰身发力,开始了反击,翻身一拳轰向王程的拳头而来。他这一拳施展的是炮拳,炮劲呼啸,带起一股股凝聚的气息,几乎有要凝罡的趋势。

  轰……

  两人的拳头瞬间碰撞在一起。

  猛烈的爆炸声席卷出去,周围一阵气息涌动。

  王程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对面的张教官直接就被霸道无比的煞劲冲击的倒飞出去。

  张教官目光如电,面色难看,盯着王程沉声呵斥道:“王程,你要做什么?”

  王程淡淡地说道:“我不做什么,就是想打你。”

  就是想打你,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这话让张教官浑身怒火燃烧。他自从实力有成以来。何时受到过如此的欺辱?

  “王程,你别以为你吃定我了!”

  张教官冷冷地说道:“谁打谁还不一定。”

  说完,他主动出击,双脚好像风火轮一般地踩着地面,在地面留下了两个深入泥土的脚印,然后一拳冲击到了王程的面前。

  这一拳,是张教官蓄力之下的全力出击,炮劲凝聚,已然是罡气爆发出来!

  炮劲凝罡!

  这位张教官在炮拳上的造诣,超过了刘氏炮拳的宗师刘武中。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自信地笑意。原地不动,然后又是一拳挥出。

  呼呼呼……

  依旧是一拳煞劲凝聚,他如一座山岳一般,以不变应万变,拳法招式都不变,就是这一拳。

  轰……

  炮劲凝罡,威力刚猛无比。

  罡气爆发开来,吹拂的周围气息暗流涌动。

  可随后,所有人都看到,张教官再次后退了一步,浑身都是狼狈无比,衣服凌乱不堪,出拳的那只手颤抖不已,站在那里上半身几乎失去了直觉,深深地感觉到了煞劲的霸道,眼神充满精光地看着王程。

  他之前听林奇说王程的实力在其之上,他是不相信的,觉得是林奇在帮王程说话。

  现在,他必须相信了。

  他更加的知道,王程此刻还没有出全力,如果出全力,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下其几招。

  如此实力,如此少年。

  他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只能说,太过妖孽。

  他看过王程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从比武大会上的表现,他只能确定王程是百年不出的超级武学天才,但是当时还是以前辈看待晚辈的眼光去看的,觉得自己依旧是强势的一方。

  所以,他从刚才出现的时候,看王程的时候,就是如此的心态,目光有一些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教训晚辈一样。

  这也是王程二话不说,打服了再说的原因之一!

  武者之间,说再多的话都是无用的,只有拳头大,才是真理。

  军人之间,这个真理也是通用的。

  呼呼呼……

  张教官急促地呼吸了两口气息,才让体内的气息平复下来,也让僵硬的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目光深深地看着王程说道:“好了,我服了,你做总教官我没有任何意见,我会支持你!”

  王程就等这句话——我服了!

  不服那就再打。

  “那就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王程看着张教官严肃地说了一句:“实际上,这对你们三大教官来说,也是好事。”

  说完,王程就转身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随手就丢给了张教官,其中有一丝劲。张教官急忙运气发力,使用太极柔劲将飞过来的酒杯接住,展示出了对太极的高深修为,接住酒杯的时候,其中的酒水没有洒出来一滴,将其中的一丝煞劲消弭于无形。

  “干!”

  王程再次端起一杯酒,对着张教官说了一声,然后就仰头一饮而尽!

  张教官到底也是军人,就吃这一套。

  打服了再喝酒,那就是酒肉兄弟了,不打不相识!

  当下他心中也涌出一股豪气,沉声道:“好,干了!”

  然后他也将这杯酒一口喝了个干净。

  “哈哈哈,好了,你们打也打了,酒也喝了,那以后就是兄弟了,过来一起坐下来吃菜,喝酒……”

  李老将军倒是豪爽地说道:“等两天西北的小葛到了,让他再和王程打一架。你们三大教官平时牛逼哄哄的,这次看你们被同一个人打服了,我也高兴,哈哈哈……”

  看来,这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典型的老兵痞子,唯恐天下不乱。

  林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想到西北的葛教官,神色闪过一丝不悦,然后他没有对此说话,只是端起了酒杯对王程说道:“王程,这次我是带着求教的心思来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好,只要你有心有悟性,你学多少我都不会追究。到时候如果你的实力达到我的要求,我给你一个武圣山外门长老的身份也行,那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施展我武圣山的武学,外人也会将你看作我武圣山之人!”

  王程豪爽地说道。

  他知道林奇和张教官都是出身寒门,当年两人在军中是一步步用一双拳头打出了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而林奇的拳法是当初年轻的时候在家乡跟随一个老者学的,然后那老者就去世了,他慢慢地就练出了门道,虎形拳几乎练到大成境界,有虎形凝罡的趋势。

  现在,林奇已经没有前路可走了,将那门虎形拳修炼到巅峰了,除非加入一个门派学习其系统的武学拳法,不然他此生就只是如此了。

  毫无疑问,武圣山作为传承两千年的武学门派,是他最佳的选择。

  所以,他其实就是来偷师的。

  作为军人,他也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王程也无所谓,现在武圣山正是发展时期,长鹤道士因为特殊原因不能时常出手,眼前就缺少高手坐镇。

  如果能吸引林奇加入武圣山,对武圣山来说也绝对是一个好事,更何况林奇还是上校军衔,京城军区特种部队的总教官,其背景也很深厚!

  在其强大虎形拳的底蕴之下,他修炼武圣山拳法也绝对事半功倍!

  不过,王程不会让他修炼道门拳法,如果通过王程的考察,就会传授他猛虎九式。

  砰!

  两人碰了一下酒杯,也一饮而尽。

  饭桌上顿时都热闹起来,几个大男人加入,和王程一起热闹的继续喝了起来。

  文剑丞告诉王程,王程要训练的人,明天就会到武圣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