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西北羊脂玉

第二百五十五章 西北羊脂玉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医鼎》更多支持!

  (求支持,求票!)

  这一堆石头,的确是老刘这半年多以来几批货没卖出去的存货,今天赌石节日到处都是傻愣的土豪,他就想忽悠一把,把仓库清理掉就最好了。【】

  没想到,几个同行就拆了他的老底,让他一时间很尴尬。狠狠地瞪了这几个家伙一眼,正要好好的骂两句,就听到了王程的话,老刘立马露出笑容跑过去,答应道:“哎,小兄弟,这块石头可是从西北那边运过来的石头,和南边过来的出翡翠的石头不一样,这块石头真正的会出羊脂玉,现在羊脂玉的行情……”

  李正祥直接摆摆手,示意老刘停下忽悠,道:“老板,你这都是卖不出去的库存,直接说多少钱,别忽悠人了。”

  老刘的表情都要哭了,不过也是装的。这些石头他本身就没想过卖高价,能卖出去就不错了,只是本能的想卖更多的钱,当下苦涩地道:“老板,不是我吹,这块石头真的是西北那边运过来的精品。当时我拖一个老朋友废了不少力气就带过来十几块,现在还剩下这三块。以前我每一块都是两百万卖的……还有一位老板在我这买了一块切出来了一块羊脂玉呢……”

  王程仔细摸了摸这块石头,半人高下的原石卖两百万其实真的不贵,不过那是相对于有名的老坑石头来说的。一般情况下。不出名的坑出来的石头。这么大一块其实两百万左右就是高价了。也就是打着羊脂玉的呼头才能卖这么高价,估计这也就是西随便一个矿坑出来的石头,要是有名的羊脂玉矿坑,这么大一块原石不卖上千万就怪了。

  毕竟现在真正的高品质羊脂玉可是有价无市,寻常都是十万一克的市价,一般的成交价格至少都在市价的一倍以上。要是出一块几十克的高品质羊脂玉的话,那就是几百上千万的价格。

  而即便是普通品质的羊脂玉,也都是一两万一克的市价。

  只能说。最近几年,翡翠和玉石这些越来越少的天然宝石行情是天天都在涨。极品羊脂玉的价值,和极品翡翠的价值是不相上下的。

  王程通过自己的特殊能力,摸着石头,看到了这块石头当中是有一团白色气息的。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玉石,而且还是玉石当中最珍贵的羊脂玉。

  这团白色气息足有脑袋大小,很精纯,一丝丝气息流入体内,让他感觉非常的温润暖和,进入血脉之中。所过之处都感觉暖洋洋的,和翡翠那种清凉沁人的气息截然相反。

  “老板。直接说多少钱,合适我就要了,要是你把我当凯子想大赚一笔,那就算了,今天这里卖石头的多的数不清。”

  王程收回手掌,淡淡地说道。

  老刘踌躇了一下,伸出一只手,咬牙道:“五十万,以前我卖两百万的,现在只要五十万,绝对大甩卖了。”

  王程呵呵一笑,拉着在摩挲一块石头的王媛媛,转身就走。

  李正祥和方进文三人也都是摇摇头,跟着王程一起走了出去,不再理会这个老刘。

  周围的几个老板也都呵呵笑起来,纷纷摇头不已,卖不掉的一块石头也要五十万,这和抢钱差不多,他们也乐得看老刘卖不出去。

  老刘一看,急了,赶忙上去拉住王程的胳膊,笑道:“小兄弟,别走呀,咱们做生意买卖,不都是砍价还价,你说出多少可以,价钱合适我就卖了,反正留着也是占位置。”

  王程看了看那块石头,也是微笑道:“好呀,五万,你卖不卖。”

  老刘一愣,这次是真的满脸苦涩,难看地笑道:“小兄弟,别这么狠呀,给口饭吃呀,就算我这真的是库存的,我也是花了本钱的不是?这样,三十万,一口价。”

  王程挣脱手臂,随意地挥挥手,道:“六万,一口价,不卖我就走了。你那些本钱,早就赚回来了,别以为我不懂,你现在卖多少都是纯利润,就六万,你不卖就算了。”

  说完,王程也是真的拉着小姑娘王媛媛迈步走向旁边的摊子上去了。

  老刘再次一咬牙,大声道:“好,开张生意,六万就六万,小兄弟你这是真的狠,我亏本卖给你了。”

  王程这才停下脚步。

  李正祥低声对王程说道:“王程你真的要买?”

  王程点点头,道:“嗯,六万块,可以买下来试试。我还没开出过玉石,玉是温润的,翡翠是冰凉的,不知道有什么不一样。”

  “那当然,古代就有人说,君子当温润如玉。”

  李正祥低声道:“那你有把握吗?”

  方进文和王横江也都好奇地看向王程,他们都是见识过王程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赌石运气的,所以都期待王程在这里会不会再次继续创造奇迹。

  王程呵呵一笑,道:“这种事谁敢说有把握?”

  李正祥一愣,随后就是苦笑,知道自己有些迫切了。

  赌石这种事,谁敢说有把握?有把握的话,也不是赌石了,那就叫捡玉石了。

  王程拿出银行卡,递给老刘,道:“刷卡。”

  老刘也是老手,情绪转换很快,既然已经卖了,就不去计较什么了,拿过银行卡在机器上刷了一下,笑道:“小兄弟要不要在这里切开?”

  解石是最能吸引人气的了,如果能解出玉石来,那就更能吸引人气。

  王程在银行纸条上签了字,理所当然地道:“肯定解开呀,这么大一块石头。我还能带走不成?”

  老刘急忙点头。道:“对对对。我这说话也不过脑子,那现在就解?”

  王程点头道:“嗯,现在就解。”

  小姑娘王媛媛捏了捏哥哥王程的手指头,低声道:“哥,里面有没有玉石呀?”

  王程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道:“嗯,肯定有,每个人在解石的时候。肯定都是这么想的。”

  李正祥三人苦笑,因为王程这倒是说的实话。每个赌石的人,在解石之前都是想的自己的石头肯定会有玉石,结果却是十之九九都是什么都没有。

  周围几个笑话老刘的老板都好奇起来,他们的石头都是真正的从老坑运来的新货,都还没开张呢。这老刘一堆卖不出去的库存石头都开张了?

  “老刘,你真的卖掉了?”

  其中一个人还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老刘拿出解石机器,得意地笑道:“那肯定,你们看着,我开始解石了。”

  看到有解石的热闹。周围不少人都围了过来,看着这块石头开始评头论足了。今天来这里的有一半都是富豪和珠宝公司的专家。剩下一半是看热闹的市民。

  “这块石头是西北的吧,看质地,不像能出玉石的样子。”

  “西北的石头都快被挖光了,挖了几千年了。羊脂玉每天都在涨价,现在想出一块上好的羊脂玉太难了。”

  “没戏,这块石头没什么出奇之处。”

  周围的人在低声的议论,都好像专家模样的不看好。

  有几个人却是直接来到了王程和李正祥身边,他们都是东海市的富豪,还有其他珠宝公司的人。其中就有王程也认识的张潮海,还有跟在后面的张绍云。

  看到王程,张绍云直接就跑过来,像是小跟班一样地站在王程的身边,低声道:“先生,我现在不叫你师傅,但是我一定要拜你为师,你赶不走我的,你可以用时间来考验我学武的决心。”

  看到这一幕,张潮海顿时就是满脸漆黑,使劲地瞪了张绍云一眼,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估计他大耳瓜子就招呼上去了。

  “李总,我刚到,就看到你在这里开始解石了,哈哈哈,看来李总昨天晚上春风得意,今天也是鸿运当头呀,我们这么多人都要给李总当背景陪衬了”

  一个中年人上来和李正祥握手的时候,哈哈笑着说道。

  李正祥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微笑道:“不敢当,我暂时还没出手,这是我朋友一时来了想玩儿的兴趣,买块石头玩玩儿。崔经理今天才是鸿运当头,你们公司最近几个月业绩下滑,官司也败诉了,否极泰来,今天一定会有所收获。”

  张潮海上来将两人分开,哈哈笑道:“好了,两位都是东海市珠宝行业的翘楚,一个是老牌,一个是新锐,大家互相关照一下,别弄的这么剑拔弩张的。李总,今天我们组织了一个游戏,你有没有兴趣玩玩儿?崔经理刚才已经参加了。”

  李正祥看了崔经理一眼,好奇地道:“哦?张总组织的游戏?那我肯定要参加一份,算我一个。”

  在东海做生意,而且还是做珠宝这个土豪圈的生意,他就必须给张潮海一个面子,所以连是什么游戏都没问,直接就参加了。

  王程对他们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理也没理,带着小姑娘王媛媛在看老刘解石,对身边从跟屁虫发展成为牛皮糖的张绍云也没理会,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

  张绍云顿时大喜,因为王程和他说话了,并且似乎是鼓励的话,当下兴奋地拍拍胸脯,掷地有声地道:“先生你放心,我对武术的诚心绝对是天地可鉴,不管多长的时间都不会打败我。”

  小姑娘王媛媛歪着脑袋,看着张绍云,笑眯眯地道:“那一辈子呢?”

  张绍云一愣,立马就苦着脸,道:“别,小美女,我想学武,别用一辈子来考验我,十年八年我都等得起。”

  王程看了张绍云一眼,不再理会他,伸手在石头上对老刘说道:“老板。从这里切下来。把两头都去掉。”

  老刘刚刚在两边擦了一个窗。什么都没有,心中也有些失望,听到王程的话,惊讶地道:“啊,小兄弟是说把两头都不要,就要中间?”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道:“嗯。”

  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走了一小部分了。

  “开了两个窗,什么都没有。已经垮了。”

  “这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直接不要两头,他凭什么以为两头没有玉石?”

  “谁知道,有钱人随便玩玩,人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咱们管不着。”

  几人都笑着看王程的笑话。

  张潮海几人也走过来看着王程这块石头。

  那崔经理摇头道:“李总怎么不给你朋友正确的建议?你是专业人士,应该阻止他的,这块石头明显没有丝毫的价值。”

  李正祥瞥了他一眼,摇头道:“那崔经理大可以把现场所有有价值的石头都买回去,玉凰公司就是世界第一珠宝公司了。”

  崔经理顿时面色难看。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张潮海狠狠地瞪了张绍云一眼。沉声道:“李总,你这位朋友是来自你家乡江州市的?”

  李正祥点点头,语气微微自豪地道:“不错,他和我爷爷关系也很好。我爷爷是中医,其实我们家是世代行医,可惜到了我这一代就断了。”

  “哦?那他多大了。”

  张潮海明显是在打听王程的底细,对李家的事情不感兴趣。

  李正祥看着王程的面色,见王程没有明显的神色变化,才回答道:“十八岁。”

  “十八岁,高中毕业了吗?”

  张潮海面色平静,继续问道。

  “现在高三,明年高考。”

  李正祥如实回答。

  张潮海没有继续问,他知道再问更多的话,就涉及家庭**了。只是,他的眼中闪过更多的阴沉,再次瞪了张绍云一眼,在王程身上扫过,没有多说什么,略微好奇地问道:“他对赌石也有兴趣?”

  “呵呵,不只是有兴趣,我家乡江州的赌石就是因为他才火的,他对挑选石头很有感觉,基本上有一半的几率出绿。”

  李正祥也如实地说了。

  其他人听了李正祥的话,也只是微微好奇,都心中认定江州市这个小城市能有多大的赌石市场?估计王程也就是随便买了两块都赌涨了,所以小孩子就心中自信心爆棚了。

  张潮海顿时微笑起来,道:“那好,你邀请他一起来玩玩。”

  崔经理皱眉道:“张总,这样不好吧,他就是个孩子,才十八岁,输了不认账谁能负责?”

  张绍云听到这话,顿时转头喝道:“他输了找我负责。”

  张潮海立即瞪了张绍云一眼,呵斥道:“混帐,闭嘴。”

  张绍云不服地道:“我就是要负责。”

  王程因为是第一次开羊脂玉,所以看的很仔细,不耐烦地对他们挥挥手,语气随意地道:“好了,别吵了,赌什么,我参加就是了,我也不需要谁负责。”

  李正祥笑道:“不错,我朋友不需要谁负责,如果崔经理不相信的话,到时候出事了,可以找我。这里这么多人,我把话说在这里,大家都做个见证。”

  方进文也开口道:“也可以来找我,多少钱我给。”

  王横江不屑地看了崔经理一眼,笑道:“笑话,王程是你能质疑的?要是他需要钱,十亿我都给。”

  三人这一番不容置疑的保证,顿时让张潮海几人都诧异不已,知道都小看了王程,一时间都不敢质疑了。

  这个崔经理是东海市一个老牌珠宝公司玉凰珠宝公司的业务经理,也属于家族企业,所以他的面子也是有的。而最近玉凰公司的业绩下滑,更是被客户告上法庭,涉嫌以次充好,商业欺诈,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

  自然,他就对李正祥这个突然崛起的同行新锐自然看不顺眼。在他看来,李正祥这就是乘虚而入。

  看着王程的这份气度和气势,还有刚才李正祥三人对王程的无条件信任以及支持,让张潮海微微皱眉,他一时间拿捏不准这个少年。

  而这时候,老刘拿着解石机械的手突然就是一抖,这是太激动了,因为他见到白色了。解翡翠是期待见绿,因为翡翠是绿色的,而解玉那就是期待见到白色。

  当下,老刘急忙停下机械,拿着水壶在那一抹白色上面撒了点水,这一抹白色顿时清晰可见,迎着上午的阳光,显得很耀眼暖和。

  “哎呀,出玉了!”

  “这白色好纯,水头也上好,这个少年要赚到了。”

  “真的是白玉。”

  “水头很足,颜色也很正,要是块头不小,绝对大赚。”

  周围几个行家看到这一幕,都是激动不已地议论起来,因为羊脂玉在这边是比较少见的,东海市的珠宝还是以翡翠为主。

  张潮海和崔经理几人也都急忙走了上去看看。

  老刘也是激动的面色通红,有些惊异不定地看了王程一眼。这堆石头到底是什么货色,他自己最知道,都是挑剩下的,估计这一堆上百块的石头里面,能有一两块出玉石就不错了。可是,这个少年就硬是从这一堆垃圾里面找了一块出极品羊脂玉的石头?

  一时间,老刘觉得自己在这个少年身上,今天接连几次都看走眼了。

  王程目光很淡然,手指在出白玉的地方划了一下,对老刘平静地说道:“沿着这里切下来,小心点。”

  老刘急忙略微恭敬地答应道:“哎,好好。”(我的小说《医鼎》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