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大宗师井上雄田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大宗师井上雄田

  (谢谢翻不起浪童鞋的打赏,谢谢所有投票童鞋们的支持,继续求票哦……继续求大家给力点呀……)

  王程和王媛媛回到酒店之后,洗漱了一下,然后兄妹两一起打了一会儿拳法就睡觉了。今天跑了一天几乎都没消停,即便是王程都有些疲惫了,更别说一直都在打哈欠的小姑娘王媛媛了。

  第二天一早。

  天色刚亮,王程就起来在酒店客厅内开始练拳了,经过上次强行提气击败了董彦和董青兄妹两之后,他体内脏腑就有些受损。这几天一直都在搬运气血温养脏腑,以道家基础拳法为主。现在,王程练这武圣山的三门道家基础拳法,已经逐渐的琢磨出了内在韵味了,三门拳法已经开始连贯,有发展成为一门拳法的趋势。

  这乃是道门一气化三清的秘诀,一旦王程真正的领悟了,将三门拳法彻底融合成为一门拳法了,那就是真正的踏入道门武学的大门了,做到了老道士长鹤都不曾做到的事情。

  老道士为何几十年来即便地煞拳法练至大成,无人可破,也不能领悟天罡?就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步入道家武学的大门。

  小姑娘王媛媛迷迷糊糊地起来,洗了把脸就跟着哥哥王程一起打拳。小姑娘心中也是敏感的很,知道自己跟着哥哥这样的日子可能不多了,所以异常的珍惜每一天,一刻也不想离开哥哥一步。

  叮咚……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兄妹两刚停下来,就传来了敲门声。

  王程过去打开门,看到是方进文和王横江,同时还有一个王程不太想见到的人,正是昨天晚上给王程下跪要拜师的张绍云。

  “王程。张经理缠了我们好久,所以,不得不带他一起过来。”

  方进文对王程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王横江也是满脸苦笑的神色,道:“张经理磨人的功夫一流。”

  张绍云跟在后面。上来对王程讨好地笑道:“王先生,早上好,我让餐厅的人给你和你妹妹准备好了早餐,都是全绿色无污染的豆浆牛奶稀饭包子。”

  方进文和王横江进去之后,王程挡在了门口,扬了扬眉毛,没有让张绍云进来,道:“你来做什么?”

  张绍云双手抱拳。一本正经地道:“王先生,我是来拜师的,还请先生收留我。”

  王程不耐地挥挥手,道:“爱娜哪儿去,别在我面前晃悠。”

  张绍云急忙用手挡在门上,不让王程关门,道:“先生,别,我昨天见到那位杨先生了,他说要收下我。我说我只拜入王先生门下,所以拒绝了他。先生请你相信我学武的决心和诚心,为了学到真正的武术。我愿意做一切事情。”

  “我不收徒,你找错人了,你说的那个杨先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以前都不是他的对手,他是名门之后,拜入他门下,对你发展很有好处。”

  王程淡淡地说道,随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间的门。

  张绍云本能的瞬间收回了自己的手,不然被夹在门上。那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砰砰砰!

  张绍云敲着门,大声道:“王先生。求你收下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走廊不远处。一道门被打开,里面一位身穿和服的老者走出来,正是昨天晚上参加拍卖会,竞价黄庭录言的日本武者井上雄田。

  “你要学武?”

  井上雄田看着张绍云,目光沉凝,语气低沉地问道。

  张绍云楞了一下,认出井上雄田,心中还有些阴影,警惕地点点头,道:“不错,我想学习真正的武术。”

  “那你可以拜入我门下,跟我去日本,我会教你真正的武术传承。”

  井上雄田沉声说道。

  张绍云急忙摇头,道:“算了,我不去日本,我就想留在中国。”

  “你想拜入刚才那少年门下?”

  井上雄田问道。

  张绍云点点头,略微崇拜地道:“王先生武术很高,而且医术也很高,我一定要拜入他门下。”

  “我帮你拜入他门下,你把那本黄庭录言给我,如何?”

  井上雄田淡淡地问道。

  张绍云恍然,知道对方还是想得到这本书,当下就是急忙摇头,道:“不可能,这本书我师傅也要。”

  “他还不是你师傅。”

  井上雄田摇头道。

  “以后肯定是我师傅。”

  张绍云很是自信,他相信自己坚持下去,总会打动王程收下他。

  井上雄田仔细地看着张绍云,想看透这个年轻人,看看他是一时的兴趣,还是真的有如此坚定的向武之心。看了一会儿,他发现张绍云一直站在王程的房间门口,也不说话,眼神一直都很坚定。

  “好,我来会会你这个师傅。”

  井上雄田微微点头,开口说道,脚下踩着步伐,很奇妙的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跨过了几十米的走廊,来到了张绍云的跟前,也就是王程的门口。

  咚咚咚!

  井上雄田手掌在房门上敲了敲,声音极有韵律。

  马上,王程打开了房门,神色疑惑,他听出这不是张绍云敲门的声音。看到井上雄田,王程眼中闪烁着警惕,让他想到了东星武,淡淡地开口道:“老先生有事?”

  王程的目光并没有看张绍云一眼,让张绍云满脸无奈,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

  井上雄田的目光也审视着王程,心中微微震惊,因为王程身上的气血气息太过浓郁了,微微抱拳,一本正经地道:“在下井上雄田,来自日本武田道馆,见过阁下。”

  王程心中思绪转动,他对日本的情况根本不清楚,所以也不知道这个武田道馆是个什么东西。只是礼貌地回应道:“客气,在下王程,来自江州市。”

  井上雄田眉头皱了一下。他自报家门,而王程却没有说师承。让他心中不舒服,当下语气淡漠起来,道:“阁下昨天也想买下那本黄庭录言,可是对李淳风有所了解?”

  王程摇头,肯定地道:“不是很了解,一时好奇,所以想买下来看看。”

  “我也是如此,因为好奇。所以想买下来看看。不过,这位先生诚心拜师,为何阁下不成全他的向武之心?”

  井上雄田看了看张绍云,认真地说道。

  王程笑道:“我为何要成全他的向武之心?”

  张绍云急忙道:“先生,我是真的诚心拜师,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收下我。”

  王程还是摇摇头。

  井上雄田沉声道:“阁下今年可过了二十?”

  王程摇头道:“刚好十八。”

  “师承何人?”

  井上雄田继续追问。

  王程摇头不语,表示不能说。

  井上雄田略微消瘦的身形突然紧绷,双脚上的木屐瞬间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之声,一拳就呼啸的冲向王程的面门而来。

  王程见到井上雄田的时候。就知道来者不善,所以一直都戒备着,对方双脚发力的时候。他也出手了。没有施展大地锤法,直接以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应对,脚下步伐也是玄妙异常,方寸之间也能极其的灵活,双拳划过半个圆,当下了井上雄田的这一拳。

  砰!

  一声闷响。

  王程浑身一震,脚下差点一个趔趄,眼神凝重不已。感觉出这个老者的实力有点高深莫测,这一拳看似是形意拳的炮劲。可是却又不纯粹,还有其他的他不曾了解的武学奥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井上雄田的实力绝对在化劲之上。乃是一位如抱丹境界的武学大宗师。

  日本武学,虽然学自东土,可是经过他们自己的创造,果然也有独到之处。

  两人拳头相交,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气流的旋风席卷出去,吹拂的张绍云都有些呼吸不畅起来。

  “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拳法修为,的确可以为人师。”

  井上雄田看着王程,目光毫不掩饰地赞赏地点头道。

  王程眉头紧皱,心头不悦,沉声道:“那你也接我一拳试试。”

  言罢,王程双脚一震,地板似乎都抖动了一下,随后两只拳头化作两柄大锤,砸向了井上雄田。

  井上雄田也是早有戒备,当下双手一转,脚下微微后退,双手以太极拳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来抵挡王程这双拳头。

  可是,当他接触王程的拳头的时候,才发现他小看了王程的力道。两只拳头的巨大力道爆发出来,直接将他冲击的脚下无法稳定,木屐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尖啸,整个人被打的撞在对面的房门上,将房间门直接撞的碎裂。

  王程这才收回拳头,淡淡地道:“井上先生,觉得我这一拳如何?”

  井上雄田面色通红,目光如刀锋一样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师傅是谁?你来自江州,拳法不凝劲道,难道是武圣山长鹤老道士的徒弟??”

  刚才,王程自报家门来自江州的时候,井上雄田就猜测是不是武圣山门下,第一次交手还表现的不明确,可是王程这一次主动出击,让他确定王程绝对是武圣山长鹤门下。因为这拳法赫然就是大地锤法,他当年曾经在长鹤道士的手中接触过。

  只是,当年长鹤道士的大地锤法没有王程这么霸道而已。

  王程目光一凝,对方直接看出他的师门,让他心中彻底的警惕起来了,浑身气血鼓荡,时刻都能全力出手,淡淡地点头道:“不错,家师正是长鹤。”

  张绍云在旁边都被吓的呆住了,靠在门框上,一句话都不敢说,目光在地上两道井上雄田的木屐留下的痕迹以及对面那破碎的房门上闪烁着。

  这才是真正的武术。

  对面房间的客人也被吓了一跳,一个穿着大裤衩的年轻男子满脸愤怒地走出来就要骂人,可是看到破碎成碎片的房门,和站在门口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就吓的一瞬间也不敢说话了,转身跑回去穿衣服去了。

  “好。好,好!”

  井上雄田浑身气息爆发,银白色的头发几乎根根直立。面色通红,双眼滚圆地看着王程。沉声道:“好,长鹤的徒弟,那再接我一拳。”

  说着,井上雄田就直接冲了上来,砰砰两声,两步跨出,地面上的两块地板直接被踩碎,双拳呼啸而起。

  这是全力出手了。

  一位抱丹境界的武术大宗师全力出手。其威势绝对骇人。

  王程脏腑之间还有轻微的伤势,所以丝毫不敢怠慢,这位井上雄田,不比当初在港岛交手的周家那位刚刚抱丹成功的高手。

  井上雄田乃是踏入抱丹境界多年的真正的武学大宗师,实力比之杨祐德估计也不差多少。

  对方一拳袭来,王程就感觉到浑身寒毛竖立,这是极度危险的感觉。当下急忙脚下后退,不敢硬碰硬,体内气血流转,双拳施展九元拳法。想要卸去对方拳头上的劲道。可是,井上雄田拳头上的劲道异常的强悍霸道,一接触。就震动的王程拳头发麻,只能继续后退。

  一直退了进五米,已经到了房间内的客厅,王程双拳几乎失去了知觉,才完全的接下了井上雄田的这一拳。

  看井上雄田微微喘息的气息,可以看出他施展出这一拳的消耗也是极大。

  “果然是长鹤的弟子,看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出色的传人。”

  井上雄田目光凝视,双拳收了回去,不再出手。沉声道:“不过,你回去告诉你师傅长鹤。五十年之约,已经不远了。”

  说完。井上雄田直接转身离开了。

  王程双手背后,五指一直活动着,以此来活络手掌的血脉,活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才恢复了五指的灵活,看着井上雄田的背影,心中有些不明所以。

  什么五十年之约?

  不过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老道士的敌人真的是满天下呀!

  王程只能在心中如此感慨,心中留下心眼,以后碰到国外高手,绝对不能轻易透漏自己的师傅是老道士,不然说不准就是仇敌。

  小姑娘王媛媛急忙跑过来,抓着哥哥王程的手,小心地揉了揉,低声道:“哥,你没事吧?他是谁呀?”

  王程摇摇头,捏了捏小姑娘的手指,道:“没事,我也不认识他。”

  张绍元急忙关上了门,自己就走了进来,看着门口到客厅的走廊,几块地板全部都被踩的粉碎,要是让他以前练的跆拳道来踩地板,估计一辈子都踩不碎。所以,二话不说,他砰的一声又跪在了地上,激动地大声道:“师傅,您就收下我吧。”

  王程头疼,理也不理,一挥手,喝道:“出去。”

  张绍元锲而不舍,跪在地上不起来,道:“师傅,你不收我为徒,我就不起来。”

  王程经过井上雄田的事情,心中有些不舒服,当下就冷冷地道:“那你跪着吧,我们马上就走了。”

  方进文和王横江也不是第一次见识王程的武术,稍微震惊过后,就接受了,所以都显得很平静。两人看到王程有些发火的迹象,急忙一起过去将张绍元拉了起来。

  这时候酒店的人也到了,破坏了一扇门和好几块地板砖,王程不想处理这些事,张绍元顿时找到了用武之地,急忙过去一番交涉,赔了点钱了事,至于对门的客人,已经被吓的直接穿上衣服跑了。

  王程想着井上雄田说的事情,和王媛媛吃着早餐。方进文和王横江都吃过了,在看着电视等着,张绍元处理完了酒店赔偿的事情,就又跪在了门口不起来,眼巴巴地看着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

  电视上的新闻播出了昨天晚上东海市的拍卖会上的奇迹。

  “昨日,东海市一家珠宝公司组织的拍卖会上拍卖了一本名为黄庭录言的道家手稿,根据考证,这本道家手稿是唐代道家风水师李淳风的手稿,经过一番争抢,拍卖出了十亿一千万的最高成交价格,创下了世界书画艺术品的最高成交纪录,这说明我国的道家文化的魅力……”

  一番夸奖,随后又将王程的翡翠猛虎也夸奖了一番。可以想象,经过这件事,古董的行情绝对会继续看涨。尤其是以前无人问津的道家典籍,可能会变得珍贵起来。同时王程这位神秘的雕刻大师,也是名扬天下,一把刀的工艺和那翡翠猛虎的图片传到国外去,也是引起了一番震动。

  王程刚吃了饭,董青和董彦兄妹两就找上门来,跪在门口的张绍元开的门。

  董彦和董青走进来,看到依旧跪在地上的张绍元,兄妹两也是满脸的疑惑,不知道这个东海市的富家公子在闹哪一出?

  “张先生,你还想拜师?”

  董青昨天晚上在宴会上听说过张绍元拜师的事情。

  张绍元满脸坚定地点头,严肃地道:“对,我一定要拜师学习真正的中华武术,师傅不收下我,我就不起来。”

  “那你拜入我董家门下也可以,虽然比王程的师门差一点,可也很厉害的哦。”

  董青实话实说地道,坦然承认了自己董家比王程的师门武圣山差一点。

  张绍元听到这话自然是更加坚定拜入王程门下,所以坚定地摇头道:“不,我只拜王先生为师,你们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董青顿时满脸郁闷,伸手就在张绍元的脑袋上一巴掌,骂道:“那你去死吧,他不会收下你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