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我要学武!

第二百五十一章 我要学武!

  (票票不多呀……继续求票,求支持,大家有票的童鞋别留着了呀,赶紧投出来,让我看到你的支持……谢谢大家……)

  “王先生,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有人会来抢这本书?这本书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不是我有危险?他们都是高手?这本书是不是绝世秘籍?”

  张绍云心中有十万个为什么,追上王程急忙低声都问了出来。

  他感觉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奇怪了。

  王程摇摇头,没有多说,只是说道:“不知道,你自己注意点不会错。”

  说完,王程就走进交易后台,划出两百零五万,同时李正祥也转账了五亿多过来。那把所有人都认为是赝品的九龙宝剑也落入了王程的手中。

  “王先生慧眼如炬,这把宝剑我就很喜欢,就算是假的,做工这么好,也能值不少钱的,值得收藏。”

  高悦岚看着王程,笑着说道,眼神在王程身上仔细地打量着。根据她的判断,王程的身份肯定很不一般。

  事实上,今天来的人,都能看出来争抢黄庭录言的几个不知名的富豪都不简单,这些人简直不把钱当钱。可是,他们谁都不知道这些人的具体身份。

  王程没有如其他人一样,变着法的想和高悦岚多聊几句,只是微微点头,就拿着装着九龙宝剑的盒子转身离开了。

  高悦岚一愣,心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懂欣赏美好的事物。当下转身对这边的张绍云笑道:“张经理今天晚上可谓大出风头。一掷十亿。明天必定会成为风云人物。”

  张绍云心中还在忐忑黄庭录言的事情呢,此时听到高悦岚的话,更是心中惧怕不已,因为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他买下这本书了。当下他就急忙拿起那本世界上价值最高的书画古董黄庭录言,转身就追向王程而去。

  高悦岚顿时一愣,王程那个小孩子她没能吸引住,怎么张绍云这个富家公子也无视了自己?甚至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一时间,高悦岚有些不懂这个世道了。

  难道中国男人的素质都高到了这个地步?可以忽视外表了?

  张绍云追到王程背后。本能的一把就抓向王程的肩膀。可是王程眉头一皱,没有哪个武者会任由别人在背后抓自己的肩膀。当下王程就是肩膀一抖,巨大的力量顿时冲击的张绍云胳膊一抖,半边身体的骨骼都被冲击的咔嚓作响,整个人蹬蹬蹬的后退了三步,靠在墙壁上才稳住身体。

  而王程已经消失在走廊的拐角,走入酒会大厅了。

  可是,张绍云此时却是浑身颤抖,满头大汗,右边肩膀的骨骼过了几个呼吸才恢复知觉。刚才那巨大的力量仿佛要冲散他的全身骨头一样。此时想想,还是让他惊惧不已。双眼瞪大地看着王程消失的方向。

  “好,好,好厉害……厉害……”

  张绍云声音颤抖地低声说道,他的牙齿还打着颤。

  和王程这随意的肩膀一抖比起来,董青那一拳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而张绍云知道,他自己和王程比起来就和刚学会走路的婴儿差不多的等级,对方估计随手一拍就能拍死自己。

  想到今天晚上那几个和王程竞价黄庭录言的人,张绍云就是心中发寒,要是他们都是这样的高手,那自己得罪了他们,要是他们对付自己,岂不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程回到酒会大厅,带着王媛媛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王媛媛自己拿着一些点心吃起来,王程打开了手中的盒子,在九龙宝剑上摸了摸,再次感应到了那一团紫色的气息,确认了这把宝剑的确是真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杨无忌走了过来,随意的坐在王程的对面,苦笑道:“我们头儿把我骂了一顿,让我想办法从那个张绍云的手上把黄庭录言带回去。”

  “这个是你们的强项,你随便编个官方理由,给点钱补偿一下,不就可以了?”

  王程无所谓地说道。

  杨无忌摇摇头,道:“我倒是想,可是张潮海在东海市可是十大富豪之一,我怎么可能随便去找人家儿子的麻烦。”

  “那你给我说是什么意思?”

  王程好奇地问道,这家伙好像从头到尾什么都和他说,是为了什么?

  杨无忌低声道:“我们头儿听说你在这里,知道你是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所以也想跟你确认一下,那本黄庭录言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如果真的有值得研究的内家拳法,那我就算招惹一些麻烦,也要不惜代价的带回去。”

  “呵呵,那你刚才怎么不惜代价的跟价,直接买下来,不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王程笑着摇头。

  “你以为我不想,就是没钱。这三亿是我们整个部门两年的活动经费。”

  杨无忌也是无奈地表情。

  王程耸耸肩,将手中的九龙宝剑装好,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没看过。”

  “那你借来看看?我看那小子对你很有意思,你说句话,他肯定借给你看看。”

  杨无忌露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就是想利用王程。

  王程瞪了这家伙一眼,沉声道:“滚,你现在还欠着我的人情,信不信我现在让你去舞台上跳舞?”

  杨无忌急忙摆摆手,嘿嘿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这么认真干什么,不帮忙就算了,我自己打听去。”

  说完,杨无忌急忙起身走了,真的害怕王程会让他去舞台上跳舞,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这种土豪酒会,对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来说,是最没有意思的。李正祥是主办方。肯定应酬最多。所以不会来找王程。这也是王程要求的,免得曝光了身份。

  而方进文和王横江,以及林双兴也都是生意人,这种场合是他们最喜欢的,可能几杯酒的事情就谈妥了一笔大合同什么的。

  所以,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坐了一会儿,就起身要离开这里回酒店休息了,明天下午还要去港岛。后天就是周一。

  总之,王程感觉自己一直都很忙碌。

  “王先生,这本书要不我还是送给你吧,我拿回去也看不懂。”

  张绍云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直接将手中的黄庭录言塞给了王程。

  王程急忙又将黄庭录言丢回了张绍云,摇头道:“张先生,你别这样,十亿一千万的东西,我可受不起。”

  张绍云满脸苦笑地道:“王先生您就别埋汰我了,刚才拍卖的时候。我也是一时糊涂,所以莫名其妙的就跟价了。其实我买回来真的一点用都没有。还会惹麻烦,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和你们争。”

  “你心里肯定比我清楚,我拿着肯定有危险,您就当救救我,把这本书收下吧。”

  刚才,张绍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井上雄田,只是被这位日本武术大师看了一眼,他就感觉心中惊悸不已,此时心中还很是后怕,好像一把刀刺穿了他的脑海一样。

  到现在,他终于确定自己招惹了一群不得了的人,所以根本不敢再保留这本书。可是他也不能随便丢给一个人,那个日本人是绝对不能给的,董青兄妹两和他又不熟,杨无忌他根本不认识。想来想去,他只能给王程,毕竟王程还给他治过腿上的伤势。而且,他心中也有意和王程拉好关系。

  不管这本书的真实价值是多少,可是他花十亿一千万买下来是真金白银,总所周知的。所以如果王程收下了,那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情。

  看着张绍云祈求的眼神,王程还是摇头。他有自己的原则,这本书现在已经不是一本随便的道家典籍了,里面有什么还不知道。但是明天肯定会传遍全世界,价值十亿一千万的超级古书。

  “我不能收,我没那么多钱给你。”

  王程平静地说道。

  张绍云左右看了看,当下直接砰的一声,双膝跪地,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王先生,那我拜你为师,这本书算是我给您的拜师礼物。我从小就想学武术,我知道你肯定是我不知道的绝世高手,求你收下我,我一定会尊师重道,好好练武,听您的话。”

  周围几个人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

  张潮海的儿子张绍云怎么跪在一个少年的面前了?

  貌似是之前和张绍云竞价九龙宝剑的那个少年?

  为什么?这里是东海市,是张绍云的大本营,不应该被吓成这样呀?

  而且,张绍云不止跪下了,还将那本十亿一千万买下来的黄庭录言高举在头顶,一副呈现给王程的架势,神色也很是恭敬,一看就是自愿的。

  那边正在和几个富豪喝酒聊天,谈笑风生的张潮海看到这一幕,顿时笑容就僵硬下来,面色也是变得铁青。这个不肖子花十亿一千万买下一本莫名其妙的书就算了,就当你胡闹,现在你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别人下跪,还把十亿一千万买下来的书送给对方?

  张潮海真的想上去给这个不肖子一巴掌,你把我这个老子当什么了?

  对周围几个富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张潮海急忙走了过去。

  王程发现自己又成为了现场的焦点,面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对张绍云再次摇摇头,道:“张经理,还是算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切莫开这种玩笑,我会生气的。”

  说完,王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直接进入了旁边的侧门,离开了宴会厅。

  张绍云也有些发愣,其实他刚才也是一时冲动,经过今天晚上董青和王程对他的刺激,让他小时候心中对武术的那种向往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所以脑子一热,直接就下跪拜师了,现在想想。他也想抽自己一耳瓜子。这明显场合不对呀。

  啪!

  张绍云看着王程消失的侧门发呆。刚站起来,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力道很大,把他打的懵了,耳朵嗡嗡作响,愤怒地转头一看,顿时看到是自己老爷子,心中的火气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满脸难看的笑容,低声道:“爸。”

  张潮海又是一巴掌扇在张绍云的脑袋上,大声呵斥道:“别叫我爸,老子没你这么丢人的儿子,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回家里跪到我满意为止。”

  “爸,你听我解释,我一直都想练武,我现在发现了新的东西……”

  张绍云的话还没说完。

  张潮海就又是一巴掌扇下来,气的浑身颤抖。大声道:“你还嫌丢人不够?给老子滚,武术。武术,从小到大你学出来个什么?跟着一群棒子学什么跆拳道,结果屁都不是,滚,现在就滚!”

  张绍云看到周围许多嘲笑的眼神,心中无喜无悲,其实还惦记着王程,惦记着学武的事情。十几年来,他心中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追求是如此的清晰,当下急忙从王程离开的侧门跑了出去。

  张潮海看到儿子跑了,还是气的满脸通红。

  李正祥和几个富豪急忙走过来,拉着张潮海安慰他。

  “老张,我们家小子也经常胡闹,他们还年轻,你别在意。”

  “就是呀,张总,这里这么多人,你也该给你们家小子一点面子。”

  张潮海顿时就来气,沉声道:“这小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给人下跪了,我还给他面子?看我回去不打断他的腿,看他还跪不跪!”

  李正祥此时低声说了一句:“张总,其实,如果贵公子能拜在那个少年的门下,也不一定是坏事。”

  张潮海几人都是一愣,随后都是疑惑地看向李正祥,而张潮海自然是满脸的怒容,一个少年小子何德何能?

  李正祥知道在这里这么说,肯定有问题,别人也肯定不会相信,他也不能说出王程的身份,所以急忙讪笑道:“抱歉,抱歉,张总,我开个玩笑,来来来,我们来喝一杯,谈谈我们的合作。”

  张潮海的面色这才稍微好一点,不过他也是人精,心中留了一个心眼,看出李正祥八成认识那个少年,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王程的身份。李正祥同样也是人精,自然是顾左右而言他,各种忽悠。

  却说张绍云追着王程跑了出去,可是一出门,就已经没有了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的身影了,只有忙碌的车流。

  手中拿着黄庭录言,张绍云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做,不过他的学武之心越发的坚定起来。

  这时候,一直就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杨无忌走了出来,看着张绍云严肃地道:“张先生想拜师学武?”

  张绍云楞了一下,转头看过去,认出杨无忌也是参与竞价黄庭录言的人,心中猜测对方的身手肯定也很厉害,态度不敢嚣张,点点头,道:“不错,我想拜师学习真正的武术,可惜那位王先生不收我,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杨无忌笑了笑,道:“我姓杨,那位王先生我也认识,你不可能拜入他的门下的。”

  张绍云皱眉,好奇地道:“为什么?杨先生能不能告诉我?”

  “这个是他的秘密,我自然不好说。不过,张先生要学武,可是有很多途径的,不是非要拜入他的门下。”

  杨无忌自信地说道:“要知道,那位王先生,曾经还是我的手下败将,连我两招都接不下。而且,学习武术的悟性也是奇差无比,我当时传授了他两招拳法,他一直都学不会。你要学武的话,拜入我门下,也能学到真正的武术,肯定比你学的那个莫名其妙的跆拳道要强了无数倍。”

  张绍云眼中闪烁着精光,他可不是笨蛋,听了杨无忌的话,问道:“王先生曾经是你的手下败将?”

  杨无忌肯定地点头道:“自然,不相信你去问他,他肯定不敢否认。”

  “那现在呢?”

  张绍云抓住了重点,直接问道。

  杨无忌顿时表情愕然了一瞬间,随后言辞模糊地道:“现在嘛,我们也有很久没有交过手了,也不知道,不过,大概,可能,估计,他也还不是我的对手……毕竟,呵呵,你看他比我小了那么多,我比他多练武近十年……”

  张绍云笑着对杨无忌摇摇头,心中已经知道大致结果,道:“算了,多谢杨先生好意,不过我还是想拜入王先生门下,我先去找他了。”

  说完,张绍云就朝着大路上跑去。

  杨无忌急忙喊道:“喂,张先生,王程那小子的武术不是那么好学的。我们杨氏太极是历史上出名的,你看过电影太极宗师吧,杨露禅就是我们的祖辈,你跟我学武,绝对没错,保证你能成为绝世高手,天下第一……”

  张绍云没有理会杨无忌的忽悠,拦下一辆车就离开了。

  杨无忌郁闷的一拳打在路边的一棵树上,那颗小腿粗细的树干直接被打的裂开,旁边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立即走上来,对杨无忌喝道:“喂,你破坏公共植物,有没有公德心?”

  杨无忌还没反应过来。

  其中一人已经给他开了罚单:“破坏一棵树,罚款一万元,快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