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95章 道门之殇

第695章 道门之殇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弥陀佛……”

  突然!

  弗罗低声宣了一声佛号,然后胸口猛烈起伏,体内进行着剧烈的呼吸变化,双手也抬起在胸前,十指也进行着复杂的变化!

  这是密宗真言的手印。

  弗罗要动手了。

  刹那间。

  长鹤道士也出手了,他不可能坐以待毙,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地主,碍于面子的话,他早就抢先动手了。

  他和王程一样,都不是喜欢被动挨打的人。

  弗罗乃是佛门密宗两位宗主之一,实力还在当初长鹤道士在西北遇到的摩罗三人之上。

  当然,他肯定没有当时摩罗三人联合施展密宗真言来的强势。

  但是,也绝对给了长鹤道士足够的压力。

  轰……

  长鹤道士在弗罗凝结手印的刹那间出手了,脚下发力,直接将地面踩出一个小坑,整个人如陨石一样的冲了出去,桩法依旧是地煞拳法,他最擅长的终究还是地煞拳法。

  “秃驴,找死!”

  长鹤道士心中怒气爆发,就是一声喝骂。

  被印度和尚杀到山门来了,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武圣山两千年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武术界超然的存在,所以长鹤道士此刻的怒气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

  拳头呼啸,长鹤道士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弗罗的面前,一拳轰然炸响,如雷霆一般的天罡雷劲已然凝聚,砸向弗罗的面门而来。

  弗罗整个人却是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内家呼吸持续剧烈变化之下,周围已经是风起云涌的状态,双手十指也在这一刻完成了手印凝结,气质变得宝相庄严,轻轻张嘴就喝出一声:“唵…………”

  密宗真言!

  刹那间。

  方圆几十米范围内的空气都是猛然一震,每一粒空气似乎都在颤动。所有人都感觉身体都不受控制了一般,身周的气息都无法呼吸,仿佛化作固体,将自己的身体凝固了起来。

  然而。终究是没有化作固体,这一道声音差一点就真的凝聚成声罡。

  这弗罗和尚终究是没有他三个师弟联手来的强悍。

  但是,现在的实力也的确足够吓人,超出了常人理解的范畴。

  长鹤道士首当其冲,被刚猛无比的声音冲击之下。急速冲出的身体停在了弗罗和尚面前一尺的地方,拳头也停在了弗罗的面前,无法再前进一寸,拳头上凝聚出的罡气也被猛烈的声波冲击的消散殆尽。

  呼呼呼……

  长鹤道士没有后退一步,急促地积蓄了几口气息,面孔变得红润无比,再次身体一震,拳头又是冲出,强行凝聚出了一层天罡罡气。

  弗罗站在那里仿佛万年不变的佛陀,俯视着众生。神色肃穆无比,一道道气息在鼻息之间复杂无比的变化着,双手十指灵活的变化,仿佛变成了一团幻影。

  眨眼间,他的手印又完成了。

  “嘛……”

  他一张嘴。

  又是一道六字真言!

  印度密宗独门秘法,在内家气息方面的确是有不可思议的奥秘,其一千多年来在声音方面的造诣,堪称神奇。

  这一道真言一出,弗罗发出的声音比上一道真言更加的凝聚,几乎到了一种极限。只差一点点,就真的可以凝聚声音罡气,言出就可凝实,达到佛家传说中的言出法随的佛陀境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都是真实可见的。

  传说中佛祖的舌灿莲花,讲法时身周有诸多异象,实际上就是这种秘法,不过那种传说中的秘法必定还在声罡境界之上。

  可惜,弗罗现在就是差一点。差这一点就是天壤之别,实力差距更是无法计算。

  而长鹤道士的第二拳,又被弗罗这一道六字真言挡住了,而且强大的声波冲击,让他脚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一只脚深深的陷入泥土。他没有前进一步,反而是更加拉开了和弗罗之间的距离,处境堪忧。

  闻东归等闻家的人此刻都推倒了二十米开外,在闻东归强大的呼吸气息扩散之下,可以消弭冲到这里的声波,让站在他身后的闻勇和闻英兄妹俩都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而另一边,王程就站在长鹤道士的身后不远处,依靠自己的身体和呼吸气息保护着杨青语和王媛媛等自己的家人和门人弟子不受声波威胁。他双脚站着不动如山的桩法,身形如一根擎天柱一般的威猛不可动摇,强行抵挡了两次声波冲击,双脚也陷入泥土下一尺有余。

  站在王程身后的杨青语、王媛媛、张绍云等人都是满脸的担忧和焦急,想帮忙,但是都知道自己帮不上。

  这种几乎无差别的音功秘法,修炼到弗罗这种境界,当真是bug一样的存在,就如各国掌握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

  王程看着师傅后退了一步,心中闪过一丝焦虑,知道不能再等了,下一刻乘着弗罗换气的间隙,喝道:“师傅,我们一起出手!”

  长鹤道士心中难受无比,如果他能将天罡拳法修炼到大成,根本无惧这个弗罗,但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在自己有生之年都没有机会报仇了。

  听到王程的声音,老道士深呼吸一口气息,浑身一震,体内气血好像汽车燃料一样的燃烧了起来,给他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关键时刻,他要爆发更强大的实力,就只有燃烧气血,如此就是消耗生命力的打法,后果就是要折寿。

  在场只有三个人能看出来,王程,闻东归,弗罗,三人都是神色各异。

  王程和闻东归的脸上都闪过一丝悲哀和无奈。

  而弗罗的神色有一丝惊喜。

  他之前是对长鹤道士很忌惮的,毕竟武圣山乃是中华大地道门正宗传承,长鹤道士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

  只是,他知道确切地消息,知道长鹤道士从小就资质愚钝,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实战实力。就是气血很浑厚,所以他才有信心一个人就带着徒弟过来了。

  现在看来,他知道自己掌握的信息是准确的。

  只有一个长鹤道士的武圣山如果被他挑战成功了,重伤甚至当场击杀长鹤道士。他弗罗的声望就会瞬间暴涨,这代表着他印度佛门密宗击败了道门正宗武圣山。等他回到印度佛门当中之后,地位必然会再次提升,成为下一任整个佛宗主持的有力竞争人选,有机会统领整个印度佛宗和刹帝利贵族阶层。

  不过。弗罗更大的野心是拿到金刚宗的武学传承,那样等他参悟修炼有成,就不需要等待候选的过程,可以直接以强大的实力挑战现任佛宗主持,逼迫其让位,以力成佛。

  想到种种美好的未来,弗罗体内气血更为沸腾,气息复杂变化之下,肺脏和心脏一起猛烈的收缩膨胀,身体如一个风箱一样。同时双手手印再变,声音就要再次爆发出来!

  长鹤道士耳朵一动,听到了王程从自己背后冲过来的声音,每一步都稳重无比,如一座一动的大山。

  他体内气血再次燃烧,双拳来回闪烁蓄力,然后步伐冲击,也施展出更为顺畅的地煞拳法的桩法,拳头轰然落下,周围也炸响了一股声音。

  这是天罡雷音!

  长鹤道士的天罡雷音是以拳头罡气冲击空气来爆发的。因为他不是一步步将天罡拳法修炼成功的,所以没有掌握完整的天罡拳法内家气息秘法,无法以独门内家气息和声音来爆发天罡雷音,施展出的威力就下降了几个档次。无法与弗罗的密宗秘法正面对抗。

  轰!

  天罡雷音,配合着天罡雷劲,这是长鹤道士的最强一击。

  同一时间。

  弗罗也刹那间完成了第三个手印,接着瞬间就是张嘴发出第三字真言:“呢……”

  只是一个眨眼间,弗罗的第三道真言就将长鹤道士的天罡雷音冲散,然后声音冲击波冲向长鹤道士的拳头。和拳头上的天罡雷劲不断地较量冲击,好像剧烈的湍流冲刷着河中的石头一样,石头上的泥土必定会被冲刷干净。

  眨眼间,长鹤道士拳头上的罡气就消失了一半,眼看就要抵挡不住了,这一次他再被击退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靠近弗罗身体了!

  那武圣山就会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奇耻大辱。

  长鹤道士咬牙坚持,双脚钻进了泥土当中,扎根大地,身体轻轻摇晃着,如一杆飓风中的旗帜。

  这时。

  王程也冲了过来,弗罗的声音冲击主要是冲着长鹤道士去的,所以王程受到的压力不是最大的,他两步就冲到了跟前,到这里也站在了第一线,被逐渐巨大的声波压制下来,脚步几乎迈不出去,体内气息都似乎要爆炸一般。

  呼呼呼……

  王程猛烈的呼吸着,心中没有任何情绪,如道门无为,冰凉的地煞气息不断地从双脚进入他的体内,和纯阳气息********,将体内几乎爆炸的气息逐渐平复下来,使其不受外界声波影响。

  一股股地煞真意在他的心中不断的流淌,流淌,种种明悟,在这一刻都变得异常清晰。

  轰轰轰轰…………

  猛烈的声波冲击之下,他再次一步踏出,这一步让他超过了师傅长鹤道士的位置,独自直面弗罗的声波冲击。

  一瞬间!

  他身上的压力就骤然提升数倍,砰的一声闷响,双脚倏然陷入地面一尺,身体也矮了一截,好像双肩凭空被砸下了一座大山一般。

  一股股密宗真言声波冲击之下,王程的耳朵也瞬间失去了听觉,一丝鲜血从双耳溢出。

  不过!

  也就在这一刻,切身感受着密宗宗主的声波,让王程心中有了更多的想法。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研习过的金刚宗八部天龙咒,那也是一种声音咒法。

  整个金刚宗,就只有这一部音功咒法,其中包容的很是复杂,更多的是锻炼身体的声音秘法,发出其中的一些声音可以自然而然的调整呼吸,锻炼气血,锤炼身体,具有神秘的效果。

  可是。

  其中还有几门复杂无比的声音咒法,王程一直都不懂其意义,也没有刻意地去研究,因为那是佛门金刚秘法,不是他的主修方向,他是道门弟子。

  但是,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金刚宗号称印度佛宗的完美战斗传承,怎么会没有对抗密宗音功秘法的方式?

  八部天龙咒,就是了!

  霎时间,王程气息凝聚,面对着弗罗的真言声波,强行发出了一道声音:“萨……”

  这一道声音在弗罗的声波之下,异常的弱小,几乎弱小到连王程自己都没有听到。

  可是,就是这一道几乎微弱到不计的声波,产生了奇妙的作用。

  声音发出的瞬间,王程就感觉到了身周压力大减,那一道道冲击过来的密宗真言声波不再具有强大的压迫冲击力,就如一股股猛烈一些的风一样。

  似乎,这道声音可以奇妙的刚好抵挡弗罗的音功秘法,这两种声音的波动触碰之下,结果就是刚好一起消弭。

  就好像化学反应!

  一直宝相庄严,如佛陀一般的弗罗在这一刻也是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了震惊。

  以音功秘法对音功秘法之下,就只有两种方式。

  一个是纯粹的比谁的声波更强,谁的气息更持久,直接面对面的互相对撞;另一种就是王程发出的这道声音,可以奇妙的和对方的声音互相融合,发生变化,一起消失,或者让声波紊乱,不再对目标具有冲击力,就好像水面上的两道波纹互相撞击,然后发生复杂的变化,改变水波的传播方向以及力度。

  王程心中确定了一件事,金刚宗的确堪称佛宗专注于战斗的宗门,八部天龙咒,就是其专门来抵挡音功的秘法。

  声音一出,王程压力大减,然后双脚猛然从泥土当中拔出,如旱地拔葱,在巨大的声波压力之下,竟然如离弦之箭一般地冲向弗罗,一拳呼啸砸出,带着猛烈的气息,将弗罗发出的声波几乎都砸碎了。

  这一出变化,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反应不及,也是震惊不已,不知道为何长鹤道士都无法突破的密宗真言声波,竟然现在让王程这个徒弟突破了?

  难道王程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其师傅长鹤道士?

  弗罗瞬间停止了这一道真言,他作为当事者,自然知道这不是因为王程的实力超过了长鹤,而是王程施展了专门克制他声音的秘法。

  面对王程的拳头,他急忙后退,沉声喝道:“幸兹!”

  密宗高手,即便是再厉害,达到了如弗罗这种境界,在近战方面也依旧是很弱,就好像一些游戏里面的远程射手或者法师,一旦被近身,就是死的下场,这也是他要得到金刚宗武学传承的原因之一!

  所以,他这时候叫了幸兹。

  幸兹虽然是他的徒弟,也是密宗门下,但是却是专注于近身战斗的年轻和尚,几年前就被他送到了菩提道场去学习。

  幸兹早就在一旁等候,听到弗罗的声音,立即就冲了过来,硕大的拳头也带起一声呼啸,冲向王程而来,给弗罗争取凝结下一个手印真言的时间。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