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94章 佛门密宗上门

第694章 佛门密宗上门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武圣山,藏鼎观门口,有两个穿着简单僧袍的僧人立在门口,显得和这道门之地有些格格不入。

  两个和尚一老一少,老和尚眉毛都已经雪白,面孔黝黑,脸上的皱纹勾勒出一条条沟壑,身体略显干瘦,好像一根竹竿一样,乍一看就如从战乱之地走出来的难民,似乎很久没有吃一顿饱饭了。

  年轻和尚的身材就显得壮硕一些,站在老者身边安安静静地,略微黝黑,但是能看出稚嫩的面孔上也没有丝毫情绪。

  两个和尚都没有说话,就站在那里,好像两座雕像。

  不一会儿,走出来一个小道士,对两人说道:“两位大师,长鹤道长答应见你们,请跟我们来。”

  老和尚双手合十,说的也是比较正宗的汉语:“多谢小师傅带路。”

  年轻和尚也双手合十,略微行礼,显得很有礼貌。

  小道士有些腼腆地笑了笑,似乎第一次被这么尊重,然后就在前面带路,将两个和尚一路带到了后面的小院子前,伸手尊敬地说道:“两位大师,道长就在里面,请。”

  两个和尚再次一起双手合十道谢,这才走了进去。

  两边代表的都是世界有名的两个大型教派,传承都是两千年以上的底蕴,所以互相见面的时候。礼仪那叫摆的一个足。谁都不允许自己有丝毫失礼的地方。让对方看扁了。

  小道士将小院子的门推开,两个和尚轻轻地走了进去,看到院子里站着一群人,都有些意外。他们都以为道门也是清静之地,这里应该只有武圣山的人才对,可是,现在看样子还有外人。

  而且,老和尚的目光看到闻东归的时候。瞳孔明显地缩了一下,随后上前对着长鹤道士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老衲弗罗,带徒弟幸兹拜见武圣山藏鼎观长鹤真人,元鼎道长……”

  年轻和尚幸兹也双℉≯℉≯,手合十规规矩矩地说道:“小僧幸兹,见过长鹤真人,元鼎道长……”

  这是繁琐的宗教规矩,而且两个和尚称呼长鹤和王程道号,代表的就是两大宗教的见面。和单纯的武者不一样。

  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俩也得规规矩矩地用道门礼仪来见过两位。

  一番见过,长鹤道士让两个和尚坐下来。

  弗罗老和尚坐下来。小和尚幸兹站在他身后。

  坐在弗罗老和尚对面的是闻东归,闻东归身后站着闻家兄妹俩。

  三个方向坐着世界上传承都在两千年以上的两大门派以及一大家族的代表人物!

  每一个,都是当世高手。

  闻东归喝了一口茶水,看了弗罗一眼,淡淡地问道:“匹奴死了没有?”

  弗罗看了闻东归一眼,低眉顺眼地双手合十,说道:“老衲见过闻施主。匹奴师兄是我佛宗金刚一脉护法,我是密宗一脉,两者交集不多。不过,据我所知,匹奴师兄当年和施主交手之后,几乎重伤不治,不过回佛宗圣地菩提道场静修,得到治疗保住了性命,至今都没有出来过!”

  闻东归端着茶水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菩提道场是印度佛宗四大圣地之一,历史上记载这是佛祖释迦摩尼的成佛之地,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佛宗弟子眼中最重要的佛门圣地,比佛祖的出生之地和传道之地、以及圆寂之地都更有意义,代表着成佛,所以是佛门高手最集中的一个圣地。

  据传,那里有许多佛宗高手,追寻佛祖释迦摩尼的成佛气息。

  闻东归担心那匹奴和尚回到菩提道场多年,或许治好了脏腑之中的伤势,那再过不久或许就会再次去闻家,整个闻家上下都没有人可以抵挡了。

  毕竟,印度佛宗也有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内家手段。

  弗罗看着闻东归,道:“施主多年来伤势依旧,真是遗憾。”

  闻东归冷冷地看了弗罗一眼,对其显然很不感冒,摇头道:“不需要大师担心老头子我的伤势了,说说你来武圣山的目的吧。大师你不远万里,漂洋过海来我中华道门之地,不是为了来交流宗教理念的吧?”

  长鹤道士坐在两人中间,也很平静地喝着茶水,身后站着王程等武圣山门人。此刻他才抬头看了弗罗一眼,其实他和王程师徒俩已经大致知道了对方的来意。

  因为,弗罗说了,其属于佛宗内的密宗一脉。

  弗罗看了看面前的茶杯,又看向长鹤道士,询问地说道:“事实上,我们师徒俩是步行而来,翻过大雪山区域,踩过万里雪原,寻找佛法真谛。长鹤真人,在半年前,我密宗有三位师弟去了中华西域地区寻找我佛宗当年自立门户的金刚宗一脉门户,但是后来他们都失踪了。据我所知,当时长鹤真人你带着贵徒和明灯也在西域寻找金刚宗门户,你们可有见过我那三位师兄?我那三位师兄修炼的乃是密宗合击之法,声罡秘法联合之下,几乎当世无敌,不是绝世高手奈何他们不得!”

  场内的气氛变得极其安静起来。

  闻东归爷孙三人都好奇地看向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俩,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事情,这事只有王程师徒俩自己才知道。

  这时候其他人听起来就像是传奇故事一样。

  闻家可也是有两千年传承的华佗世家,有五禽宗的部分传承,自然知道声音凝聚罡气是什么样的境界。

  可以说,这种高手整个世界范围内现在也没有几个了,或许说不定一个也没有。

  这样的高手。一旦出现。的确是几乎就是无敌。

  不过。闻东归也听出来,对方是三人合击才能达到声音凝罡的境界,那和同样境界的一个高手就弱了不止一筹了。

  气氛稍微有些紧张。

  在场的每一个和人似乎都在暗中戒备,每个人的气息都变得低缓起来。

  只见长鹤道士缓缓地放下茶杯,看向对方,直言不讳地问道:“其中可有一个和尚法号叫做摩罗?”

  弗罗消瘦的身躯微微一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长鹤道士,勉强维持自己的平静。点头道:“不错,摩罗是我师弟,还有我另外两位师弟和他一起!真人见过我是三位师弟?”

  长鹤道士浑身气息也在体内凝聚,整个身体好像一个高压锅炉一样的充满了危险,看着弗罗点头道:“不错,你三个师弟都死了。”

  砰……

  突然一声闷响。

  三人面前的八仙桌毫无征兆地猛然变成了一片细小的碎屑,飘荡在空中。

  赫然是弗罗老和尚放在桌子上的手掌压抑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发出了一股劲,将桌子打成了粉末。

  他盯着长鹤,语气变得低沉下来:“那可和真人有关?”

  站在他身后的小和尚幸兹也是浑身气息高涨。一股炙热的气息散发出来,俨然也是领悟出了类似纯阳的内家气血。

  不过。更为奇妙的是,三大高手中间被弗罗一股劲打成粉末的桌子没有飘散出去,而是被三大高手发出的气息挤压在中间,然后缩成了一团,静悄悄地落在了地上。

  似乎,这中间的区域和外面是隔离开来的一样。

  长鹤道士身后站着的王程,以及杨青语,王媛媛,张绍云,安娜等武圣山门人也都是同时凝聚气息。

  这可是武圣山,是他们的宗门门口。

  外人来这里动手,那就是他们的死敌。

  长鹤道士手中抓着茶杯,严肃地说道:“我当时的确想杀他们,但是他们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

  弗罗的气息变得轻缓下来,继续问道:“那是谁?明灯没有这份实力。”

  “你可知道纳烨?”

  长鹤道士问道。

  弗罗眼中精光闪烁,神色有一丝凝重,显然是知道纳烨的实力,严肃地问道:“是明烨?他当时也在金刚宗?”

  “不错,是纳烨出手,将你那三个师弟击杀当场的!”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

  弗罗黝黑干瘦的面孔变得有一丝红润的样子,随着他的呼吸,其整个人消瘦的身体都逐渐的变得饱满起来,不再是一个干瘦的样子,而是越来越壮实无比。

  “那真人你们可得到了金刚宗祖师爷,斗战金刚佛的武学经书?我看你徒弟元鼎道长身上有龙象气息,还有佛门纯阳气血。武圣山是道门传承,你徒弟修炼佛道兼修,你不怕祖师爷发怒?”

  佛罗身上的威严逐渐浓厚,声音也越来越浑厚,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强势:“我这次来,乃是代表我佛宗宗门拿回流传到中华大地的金刚宗一脉武学经书,还请真人成全,如果让我带回经书,我就不追究元鼎道长擅自修炼我佛宗武学的罪孽。”

  嗡嗡嗡……

  呼呼呼……

  这老和尚说的极其义正言辞,好像说的就是天地至理一般。他的声音也似乎化作实质一般,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好像一杆大锤一样的不停地撞击,周围的气息也呼啸着化作一道道旋风四处冲击。

  密宗高手,最擅长的就是音功秘法。

  而这位弗罗老和尚当然也是主修音功内家秘法。可同时,他也明显有很大的野心,当初可能就是他派出三个师弟跟踪明灯去西域金刚宗,想要夺取金刚宗武学,那样对密宗的帮助是极大的,强大的金刚宗内外一体的战斗武学,配合密宗独门音功秘法,可以让密宗武学没有弱点。

  得知三个师弟都失败死亡的消息后,他就亲自找到了武圣山来。

  可见,印度佛宗内绝对也是风起云涌,竞争更加的激烈,必然不是一片祥和太平,密宗急需培养新生力量。

  这种级别的音功秘法,对现在的王程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了,可是对他的两个师妹,以及几个徒弟都有巨大的冲击,纷纷面色惨白,身体摇晃,忍不住后退几步。

  而下一刻,突然一道声音再次凭空升腾,将冲击过来的弗罗老和尚的声音波动挡住了,这一道声音如煌煌天威,让人无法匹敌,心中自然而然地滋生出跪地膜拜的冲动。

  这就是长鹤道士最近才逐渐有一丝感触的天罡雷音,不过依旧不是正宗的天罡雷音!

  轰轰轰……

  天罡雷音压制下来,现场躁动的气息被强行压的平息下来。

  长鹤道士盯着弗罗,声音也逐渐冰冷下来,冷漠地说道:“弗罗,我和你之前不认识。你密宗三个人的死也和我无关。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过节。现在,你来我武圣山上施展密宗音功法门,你可是认为我武圣山无人,可以任由你欺辱?”

  弗罗双手合十,整个人比最开始已经变大了一圈,从之前的竹竿变成了一个柱子一样结实的形象。他目光丝毫不让地看着长鹤道士,也平静地说道:“阿弥陀佛,真人误会了,我只是来取回我佛宗自己的东西而已,金刚宗武学经书本就是我佛宗之物,还请真人还给老衲,老衲感激不敬,三年内老衲必有后谢!”

  闻东归冷笑一下,不屑地冷声说道:“当初匹奴也是这样说的,让我把地盘让给他,说那是佛门有缘之地,你们印度的秃驴都是这么无耻?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到武圣山来要东西,弗罗,你的心真的不小。”

  弗罗站起身来,双手合十,气息再次爆发,没有理会闻东归,依旧看着长鹤道士,声音如大锤一样冲击而出:“老衲这次来,必须有所得,乃是佛门旨意,请真人成全。”

  说的很是大义凌然。

  呼呼呼呼…………

  一股猛烈的气息就冲向长鹤道士而来。

  长鹤道士眼中光晕闪烁,也倏然站起身来,体内气息搬运,天罡雷音再次爆发而出,喝道:“弗罗,我看你远来是客,你现在离去,我就当没听到你说的话。如果你再执意如此,那老道就让你付出代价,让你们印度佛门都知道,我武圣山哪怕就只有我老道一个人,也不是你们一帮秃驴可以欺负的。我中华大地,也不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轰轰轰轰……

  两股气息在中间猛烈的碰撞,周围除了闻东归和王程两人之外,其他人都被逼迫的不断后退,包括幸兹和尚和闻勇在内都不例外。而另外除了杨青语和闻英轻松点,王媛媛姐妹两以及张绍云几个弟子都后退了十几步才站稳,每个人能的神色都充满了愤怒和憋屈,可是更多的是一种敬畏和向往,对绝世高手的一种敬畏,对绝顶实力的向往。

  这种高手,常人一辈子都难以见到,张嘴就是声音杀人,说出去估计都没人相信。

  王程知道肯定是要动手了,事实上,对方欺负到山门来了,他心中早就想动手了。

  当下他向旁边移动了两步,目光看向在弗罗身后的小和尚幸兹。

  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