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91章 王程的授徒方式

第691章 王程的授徒方式

  练武,是一门需要持之以恒的艺术,所以耐心和悟性都不可缺少。

  第二天一早。

  王程就带着自己的几个徒弟在门口练武,正式开始教授安娜和文欣,连带着王樱也真正的进入了武圣山门下。

  仔细思考之后,王程还是决定不区别对待王樱,让她和安娜和文欣一起练武,开始修炼武圣山正宗道门武学,不管文欣以后会任何,她这时候都是王程的徒弟,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

  安娜之前有国术底子,而且修炼了近十年,造诣不浅,只差一步就抱丹,劲道极其凝聚。如果不是她之后玩枪械去了,估计早就已经抱丹成功,成为国术领域年轻武者当中的顶级高手了。

  王程之前让安娜看道门典籍的时候,就说过:“你这几天什么都不要想,把自己之前所学的所有武术都忘记,入我门下,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安娜也是这么做的,她这几天尽可能的让自己完全冷静下来看道门典籍。这时候她心中只有诸多道门典籍当中的经意,以前所修炼的国术拳法差点不多都要忘记了。

  清晨清爽的气息当中。

  王程看着安娜身上的状态,感觉很是欣慰。

  安娜对中华文化的理解,超过了他的预料,他以为安娜需要一段时间来学习更深入的道门文化,可是现在看来,她似乎已经算是入门了。

  安娜的身上,有一股出尘的气息。好像方外之人。这是道家的气息。

  国术和佣兵的那种凶悍气息,已经在她身上找不到了。

  “师傅!”

  “师傅……”

  “师傅…………”

  几个徒弟看到王程,一起恭敬地抱拳问好。

  王程点点头,看了看在另一边自顾自地一个人练拳的王媛媛,以及站在自己身边有些委屈的王晓琳,拍了拍王晓琳的脑袋,低声道:“晓琳。去站好。”

  王晓琳听话地站在张绍云的前面,因为她是王程的师妹,是长辈。

  “大家记住,我们道门武学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以天地为师,所以我们的作息时间规律尽可能地和天地合一,时时刻刻感受天地气息。早上天亮的时候,我们就要起来练武,太阳升起的时候,是气血最鼎盛的时候!今天。我就教安娜,文欣,还有王樱我武圣山的基础拳法,邵云和晓琳去旁边练拳,有不懂地再来问我。”

  王程做好了安排。

  张绍云点点头,就带着小姑娘王晓琳就去旁边练拳去了。王晓琳的小脸上有些迫不及待地神色。她很喜欢练拳的感觉。

  王程当下也没有废话,说完直接就开始了对三个女徒弟的传授。

  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其实说起来都不难,招式和内家呼吸相对于地煞拳法来说简单的多了,主要难度在于道门意境的领悟,以及对纯阳的领悟上,不过比国术基础装法还是要高深的多了。

  亲自演练了几遍之后,王程就开始手把手地教她们,纠正她们的动作和呼吸。

  而三人也不愧都是顶级武学天才,一早上就将三门基础拳法都学了个七七八八,不管是招式还是呼吸。都配合的相当好。

  让王程惊喜的是,没有丝毫武学基础的文欣反而是学习最快的,两遍下来,就基本上掌握了三大基础拳法,就是不太熟悉。

  文剑丞想方设法塞给他的徒弟,却是成了他最大的惊喜。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你想得到的,反而得到之后可能会失望;而你开始不想得到的,可能会给你惊喜。

  安娜和王樱都有武学基础,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忘记了,但是依旧多少会有影响,花费了一早上才初步掌握。

  不过,如此也绝对是天下少有的天才了,当初张绍云可是花费了近一个月才初步掌握,两个月才真正掌握,到现在还没练出多少名堂来,还在入门上面打转,距离领悟纯阳还不知道有多久。

  王媛媛和王晓琳也用了大概小半天的时间才学会!

  一番教徒弟下来,不只是对徒弟的传授,王程这个师父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会有诸多的深刻领悟。

  基础,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武学,所以即便是那些练拳几十年的顶尖武者,他们每次晨练的时候都不会放弃修炼自己的基础武学,知道增加自己的基础深度。

  教了徒弟之后,王程对纯阳的领悟更为深刻了,体内的佛道纯阳气血蠢蠢欲动,似乎又有了突破的迹象,同时对他的地煞拳法也有一些帮助。

  教了几遍,他就让三个徒弟自己去修炼,有疑问不懂的再找他请教。如果她们都修炼顺利,那就自己修炼,同时看道门典籍增加道门底蕴,以此增加对武学的感悟。

  这就是王程教徒弟的方式。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他师傅长鹤道士也是这么教他的,他现在也这么教自己的徒弟。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的确不错,可是却只是对顶级武学天才才会有很好的作用,可以任由天才发挥自己的资质和悟性,走出一些独属于自己的武学之路。

  而如张绍云这种徒弟,就没有效果了,必须王程这个师傅多多教导才会进步,也走不出自己的武学之路。

  长鹤道士一辈子用这种方式教了好几个徒弟,也就出现了一个王程。

  太阳升起的时候。

  王程就开始修炼纯阳,然后再修炼地煞拳法,接着是龙象拳法,如此三者不停地来回循环修炼,相辅相成之下,都有不小的加深。一直到太阳爬升到很高的位置。他来回修炼了三遍之后。才去吃早饭。

  早饭是杨青语做的。

  昨天的定亲酒宴之后,她就很自然地来王程家里住了,当然她还没有和王程同房。一个是因为两人还没正式结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王程和杨青语的武学进度。

  王程希望自己的纯阳气血没有任何瑕疵,所以在纯阳气血圆满大成之前,都不会和杨青语同房,以此保证自己身体纯阳气息更加纯净凝聚。而杨青语也会修炼武圣山武学。也要修炼纯阳,所以也不会同房。

  所以,小两口都默认了这个结果。

  王建海夫妻两难得地享受了一次,吃了一顿准儿媳妇的早饭,两人都是笑呵呵的。

  饭桌上,大家都是胃口大开,杨青语身为武者,知道练武之人的消耗很大。所以她做的饭菜量很足,几乎足够寻常三十个年轻人吃饱了。但是现在却是堪堪足够这几个武圣山门下的大胃王一顿饭。

  王程才刚刚吃了五分饱,浑身纯阳气血自然而然地搬运,周围散发着热气。

  吃了饭,他再给三个徒弟教了两小时,就彻底地让三个徒弟都学会了这三大基础拳法。

  然后,他就对三人严肃地说道:“这就是我们武圣山的基础拳法。你们接下来就好好修炼基础拳法。同时多看道门典籍,增加感悟。等你们什么时候将三门拳法领悟出融合为一的奥秘,体内凝聚纯阳气血,我再教你们下一门拳法。”

  三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兴奋。

  安娜很期待自己以后的武学之路,她知道自己选对了。

  文欣则是纯粹的因为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而兴奋,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做一件事情。

  至于王樱,那就是单纯的为了兴奋而兴奋,反正和师傅在一起,她就高兴。

  王程教徒弟的过程也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剩下的就是让徒弟自己修炼,接下来他就会真正的开始自己闭关修炼!

  不过。

  世事总是不如人意,总有事情会发生。

  下午时分,王家别墅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而且,来者不善。

  雷诺带着几个国际刑警,以及几个湘南省的公安人员来找王程了。

  “王程,你好,我是省公安厅的,这是我的证件。”

  一个名叫马景逸的中年男子将证件递给王程,面色有些严肃地说道。

  雷诺冷着脸,眼神也冰冷地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吧?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

  王程看了看马景逸的证件,心中对此并不是很意外,两天前林奇就给他说过了,看着雷诺,语气淡漠地说道:“你们找我有事?”

  雷诺迫不及待地说道:“你在港岛杀了三个人,我们有确切地证据,要带你回去调查!”

  马景逸斟酌着语气说道:“王程,我们接到了国际刑警雷诺先生的配合请求,看了他们的证据和资料之后,我们同意和他们一起来对你进行询问,了解更多的情况。”

  王程点点头,带他们进入了自己的书房。

  雷诺一直都眼神冰冷地盯着王程,神色很不爽,如果是在欧洲,他根本不需要这么繁复的过程,他可以直接抓人,事后再给当地政府走个过程就可以了。

  在中国,他不敢这么做。

  进入书房,雷诺的一个下属就将证据资料交给王程,一边说道:“李峰华死于擂台,和王程你有直接接触,大家都公认是你杀的,李家的证据足以证明。另一个死者是欧洲富豪拉塞尔先生,他在死之前也和你有直接接触,有人见过你们在一个酒会上有冲突,然后他们就死在了车库。”

  “最后一个是国际一流佣兵哈茂,被你当场击杀,根据证据显示,你当时完全有能力不被他伤害,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杀了他来自保,证明你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和嫌疑!”

  “我们国际刑警总部已经对你签署了逮捕令,港岛警方也很配合!”

  说着,他看向马景逸。

  马景逸坐在那里好像看客一样,无所谓地说道:“我们觉得这件事有很多蹊跷,所以弄清楚之后再给你们答复。首先,哈茂是杀人不眨眼的佣兵,王程就算杀了他,也是出于自卫,至于是不是防卫过当,我们谁都说不清楚,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李峰华的死,也是他毒害王程在先,按照他们武术界的规矩,他杀了李峰华也不过分。”

  “至于你说的拉塞尔,你给的证据都不能证明这个人的死和王程有直接关系,他死在车库,可当时有至少上百人可以证明王程在半岛酒店没有出去过!”

  马景逸也不是省油的灯,也做了功课,联系过港岛警方了解情况。

  雷诺沉声道:“李峰华死于他的手中,即便是江湖规矩,但是我们是警察,我们守护的是法律,不是江湖潜规则。哈茂虽然的确有罪,但是他也没有资格杀了哈茂,他这也是违法。拉塞尔的死,我们有证据,即便他不是凶手,也是帮凶!”

  雷诺身上气势很强势。

  王程坐在那里听双方都说完了,然后神色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一样,平静地看着他们问道:“你们说完了?”

  雷诺面色难看。

  马景逸无所谓地说道:“嗯,差不多就是这些事情。”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直接说道:“那我知道了,你们可以离开了,我没时间招待你们!”

  雷诺等国际刑警都是神色铁青。

  他们想过自己可能会白跑一趟,因为中国这里的确是和欧美不一样的世界。但是他们也想给王程制造麻烦,所以就过来了。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王程会是如此的嚣张,基本上是无视了他们。

  马景逸心中也是苦笑不已,在江州,他根本不敢得罪王程,也干脆地起身道:“那好,我们先走了!”

  雷诺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一把拦住了马景逸,沉声道:“等等,马警官,我们这就走了?这就是你们中、国、警、方的办案态度和方式?我对你们很失望!”

  马景逸也很光棍,说道:“那雷诺警官你想怎么样?”

  雷诺看着坐在那里好像看戏一样的王程,沉声道:“我要求带走王程进行审问。”

  马景逸忍不住笑了,也淡淡地说道:“这个要求,我没有权力答应你们。”

  雷诺呼吸急促,心中的怒火又燃烧起来,眼神依旧盯着王程。

  王程的目光和雷诺的视线对视,冷冷地说道:“雷诺,你是不是觉得我王程和武圣山很好欺负?”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冰冷下来。

  王程坐在那里,好像一座万年不变的永恒雕刻一般,和大地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