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84章 地煞,地煞

第684章 地煞,地煞

  “哥,你对杨家太好了。”

  路上,王媛媛对哥哥王程有些不满地说道。

  王程看了这丫头一眼,道:“我做事自然有分寸,就两本拳谱而已,我已经给过其他人了,再给杨无忌也无所谓,以后杨家和我们家是同气连枝,你别老针对杨家。”

  王媛媛撅撅嘴,还是很不乐意,可是不敢和哥哥王****的针对。

  王程有些无奈,主动伸出手拉着小姑娘的手,小姑娘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紧握着哥哥地手。

  王晓琳也蹦跳着跑过来:“哥,姐姐,还有我。”

  小丫头也紧紧抓着哥哥王程的手,兄妹三人一起朝着家里走去。

  三人一路走到家里别墅,就看到父母都在菜园子里忙活呢。

  由于现在是冬季,即便是南方,地里也不能种植了。所以王建海在别墅后面的院子里搭建了一个简单的大棚,就可以继续种蔬菜了,这样家里一年四季都可以吃自己种的菜。

  看到三个孩子回来了,陈阿姨急忙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喜悦。她上下打量着王程,很欣慰的点点头,又拉着王媛媛和王晓琳姐妹两前后仔细地看了看,才放下心来,担忧地说道:“你们呀,就是不知道我们在家里对你们有多担心,跑出去好几天都不回来。”

  王程笑道:“阿姨,我带媛媛和晓琳去了山上。上次你和爸可是答应过我们的,让我随意安排她们练武。”

  陈阿姨有一丝迟疑和后悔,皱眉道:“可是你们也不能老不着家呀。”

  王媛媛拉着母亲的手摇晃了一下,道:“妈,我们没事的,有我哥在呢。我和晓琳在山上道观里住着呢。吃得好睡得好,每天还看书练拳,我们不会落下学习的。”

  她没说她们看的是道家典籍。而不是课本。

  王晓琳也保证地说道:“嗯,妈妈。我们会努力的。”

  王建海从后面大棚里走出来,身上带着一身汗,对王程板着脸说道:“我和你阿姨去杨家提亲了,你和青语的事情要尽早定下来。过一阵子我们两家就举办一个定亲酒宴,让街坊邻居都知道你们的事情,等你过了二十岁,就和青语成亲。”

  “你现在也是大人了,有未婚妻。有你自己的家庭,以后不要再到处跑,别让青语担心你,还要记住高考别考砸了丢人。”

  王程知道父亲是为自己好,当即认真地答应道:“我知道,下次我会带上青语。高考的事情,我和学校商量了,到时候直接去考就可以了,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哼!”

  听王程说还有下次。王建海就冷哼一声,很不高兴,可也没有再多说。他知道自己管不住这个儿子。再多说的话,说不准父子两就要闹僵了,当即转身就进屋去了。

  陈阿姨拍了拍王程的肩膀,低声道:“小程你别和你爸生气,他最近心情不好,杨家老爷子主动给你说了定亲的事情,你应该回来就告诉我们,我们好给你准备。走,咱们进屋子吃饭。”

  王程点点头。当先走了进去,随后王媛媛和王晓琳才跟上。

  饭桌上。王建海给王程说了很多,都是在家庭责任上的各种嘱咐。

  “青语比你大两岁。你以后不能嫌弃人家这个。”

  “青语一看性子就软,你以后不能欺负人家。”

  “杨家老爷子也是个实在人,青语的父母不在,老爷子做主说要给你们一套房子当嫁妆,我给你做主没要房子,我们家不要女家的东西,我们自己有!”

  听父亲大说特说,王程无所谓的自顾自吃饭,就当没听到。

  可是,王媛媛不乐意了,一直板着小脸听着,她最后看父亲似乎要说个没完了,一把将手中的筷子放在桌子上,气冲冲地说道:“爸,你说够了没有?”

  王建海一愣,奇怪地看了看儿子王程,发现王程根本无所谓,反而是女儿为什么这么生气?他瞪了王媛媛一眼:“你个小丫头管我们大人的事情做什么?吃饭。”

  王媛媛不想和父亲吵架,哼了一声,起身就朝着自己房间走过去,不吃饭了。

  王程看了看王媛媛的背影,也不在意。

  小丫头王晓琳自顾自地吃饭,很乖的样子,一边吃饭,一边大眼神好奇地看着哥哥王程,又看了看姐姐王媛媛,一副若有所思的小大人模样。

  “我也吃饱了。”

  王程说了一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就起身回房间去了。

  回到书房,王程想了想今天的事情,也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媛媛这丫头对自己现在还是这么依赖。

  他和杨青语的事情终究是要定下来的,所以王媛媛闹就闹吧,时间终究会让她接受这件事情的。

  人,总要长大。

  放下心思,王程拿起桌子上的几本道门典籍看了起来,他首先看了一遍黄庭内景经,然后再看其他的典籍。

  每次看书先看黄庭,已经是王程的习惯之一了。

  就如道家道士所说,闲时诵黄庭,忙时调铅汞。

  黄庭诵读完,他心中的道家真意就逐渐成型,再看其他的道门典籍,就有更深刻的领域,心中道门武学真意也更加的凝聚。

  王程现在修炼的地煞拳法,就是最典型的道门武学之一。

  诵读道门典籍之下,他能让自己心中涌动的煞气平复下来,然后变得更为的凝聚,增加自己的掌控力。

  没有刻意地去修炼,他的呼吸自然而然地变化成为了大地脉动,体内脏腑跟着呼吸一起一伏,每一次都和大地的脉动所吻合,整个身体似乎也随着呼吸都逐渐的和整个大地融为一体。

  昨天那一场战斗的画面,在王程的心中不断的回放。

  尤其是在楼梯当中和印度高手拉玛奴的遭遇战,更是历历在目。每一个细节都在他心中不断的出现。

  一个呼吸,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心境变化。他都不放过,细细地琢磨。

  虽然两人当时只交手了一拳!

  可是那却是王程至今为止的最巅峰最强大的一拳。

  那一拳是煞劲凝罡的一拳。几乎是无敌的一拳。

  这是长鹤道士的师傅玄鼎真人都不曾做到过的事情,做到这一步的武圣山祖师爷,还要追溯到一千年前的北宋初期的一位武圣山顶尖高手,这位祖师爷专修地煞拳法,也花费了二十年才彻底吃透这门拳法,最终煞劲凝罡,然后才修炼天罡拳法,直接无敌于天下。所有同辈武者都生活在其阴影之下。

  更早地也有寥寥几个祖师爷做到过这一步,最后无一例外都是无敌的当代高手。

  其他的武圣山历代高手们,都是将地煞拳法当做了一门基础拳法来修炼,作为进阶天罡拳法的基石而已。

  毕竟,地煞拳法的修炼不容易。凝劲,凝罡两个过程都需要极大的毅力和极高的悟性,缺一不可练成。不像修炼天罡拳法,一旦练成就能凝聚出天罡劲道,实战能力瞬间提升几个档次,之后再领悟天罡罡气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同境界无敌的存在。

  相比于地煞拳法,天罡拳法更容易,因为有地煞拳法这个更扎实的基础。

  地煞拳法就只是以纯阳为根基。所以更难。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将地煞拳法吃透了之后再练天罡拳法,是最完美的基础,只需要将天罡拳法修炼有成,几乎就是绝世高手,世界上也找不出几个对手来。

  而但就修炼天罡拳法,凝聚罡气之后,也能同境界无敌。但是却做不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王程或许是两千年来,武圣山诸多武者当中。最快领悟出煞劲,也是最快凝聚出地煞罡气的一个。

  所以。他的野心更大,他不只是要凝聚出煞劲罡气,还要将地煞拳法真正的修炼到圆满境界。

  不只是煞劲凝罡,还要打下道门金身的横练基础,佛门有金身,道门也有金身,地煞拳法这门天下第一的内家横练功夫,就是道门金身的基础之一。

  不过,那还有些远,他首先要凝聚地煞罡气再说。

  王程一边诵读道门典籍平复心境,一边仔细地感悟煞气,并且回忆煞劲凝罡的细节。

  那一刻,他能感觉到自己浑身气血涌动,心中杀气沸腾,好像煞气和气血融为一体了,最后在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层罡气。

  王程可以肯定,煞劲凝罡和其他的拳法凝聚罡气不一样。

  将几本道门经书诵读完毕,王程就在书房内开始练拳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练拳,就会感悟自己的拳法之路。

  地煞拳法,是他此刻的道路。

  桩法一成。

  王程就感觉到了体内更为明显的变化。

  气血更为凝聚了,爆发力更强,身体各处的肌肉骨骼都强大坚韧了一些,还有他的脏腑也更加的强了,尤其是肺脏,有了最初步的动力之源之后,可以给身体提供更多的动力,增加爆发力和持久力。

  这一次港岛之行,他的收获堪称巨大,说是一次大突破也不为过。

  地煞真意逐渐在心中凝聚,王程浑身煞气腾腾,好像来自地狱的杀神一般。

  每一步,每一拳,每一个呼吸,都充满了澎湃的煞气,以及择人而噬的感觉。

  或许,这也是武圣山历代高手没有深入修炼地煞拳法的原因之一,因为煞气太过浓郁的话会影响自己的情绪和性格,就好像大雪山的巴图修炼的佛宗的佛陀秘法一样,一个不好就会让自己陷入杀戮的深渊。

  还好,王程心志坚定,并且先诵读的道门典籍也起到了稳定情绪的作用,所以没有被煞气改变性格。

  呼呼呼……

  呼吸越来越沉重急促,好像每一次呼吸都来自大地深处,同时王程的步伐也越来越慢,光着脚踩着大地,感受着大地深处的冰凉,体内煞气越来越重,越来越凝聚……

  突然!

  王程身形一顿,一股冰凉穿透全身,心中都是一冷,然后他心中煞气大盛,浑身气血好像都燃烧了起来。

  心中一股明悟升腾。

  王程两步迈出,继续一股力道,转身就对着书房角落的木桩一拳。

  没有一丝破空之声!

  他的拳头好像凭空穿过了空气,没有搅动空气的流动,眨眼间就来到了木桩前。

  砰!

  下一刻,他的拳头击中了木桩,发出一声闷响,整个木桩都是一颤。

  似乎没有变化。

  但是,王程知道他这一拳的煞劲几乎凝聚到了不可思议的强大地步,威力绝对是惊人的。

  一拳之后,他对着木桩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息。

  呼……

  一口气息吹拂出去,好像一阵清风吹拂一般。

  沙沙沙……

  然后。

  那大腿粗细,一人高下的木桩突然就好像沙子一样的垮了下来,一堆细细的木屑挥洒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声音。

  王程本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微微吃惊,心道,好霸道的煞劲。

  这就是煞劲更加凝聚的威力!

  一拳之下,煞劲穿透全部部位,将整个木桩由内而外地都被打成了粉末。

  王程抓起了挥洒在地上的粉末,仔细地摩挲地捏了捏,发现很是均匀,说明煞劲分部均匀。

  只可惜,他还是没能以煞劲凝聚罡气。

  “地煞拳法的奥秘,看来还有很多。”

  王程低声喃喃地说道。

  随后,他再次继续修炼起来,心中没有其他任何的事情和拳法武学,只有一个地煞拳法。

  忘记了佛门武学,忘记了龙虎拳法,也忘记了未婚妻杨青语,还忘记了自己的几个徒弟和两个妹妹……

  唯有拳法,是永恒。

  拳法真意贯穿之下,王程几遍地煞拳法修炼下来,逐渐的进入了一种忘我,忘记一切的境界。

  一拳一拳,一步一步,不停地重复,不停的修炼,呼吸气血不停的运转……

  这一下,就持续了一天一夜,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王程才从这种很忘我的境界当中逐渐清醒过来。

  因为,他此刻感觉到了一股不吐不快的冲动,身体内好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

  此刻,他也感觉到了煞劲凝罡的一丝奥秘。

  那罡气,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