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80章 文剑丞的目标

第680章 文剑丞的目标

  文欣跪在王程的面前。▲-八▲-八▲-读▲-书,.◇.o≧

  她抬着头,眼神希冀地看着王程,清澈的瞳孔当中满是真诚。

  这个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少女,思维是极其简单纯洁的。

  她一直觉得,王程是他的恩人。

  如果能拜入王程门下学武,成为王程的徒弟,那她会很开心。

  所以,上次王程给她一本黄庭内景经,让她回去看。给了她承诺,如果看懂了,就收她为徒。

  奇妙的是,她真的能看懂这本上古经书。

  黄庭内景经可以说是道家武学总纲,也是其他许多武学所吸收的武学精华基础。其中蕴含着许多道家武学的基础,如果能理解其中内涵和韵味的话,诵读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带动呼吸,那也是一门比较奇妙的基础内家呼吸法门。

  这一两个月的时间,文欣诵读黄庭经文之下,自然而然地修炼了这门内家秘法,所以此刻身上也多了一丝道门内家气息的韵味,可见她是真的看懂了。

  王程看着文欣的呼吸和身上的气息,就知道她做到了这一点,这是骗不了人的事实。

  “起来吧。”

  王程看着文欣,淡淡地说道。

  文欣的眼中闪过迟疑。

  王程知道她想什么,微笑道:“你放心,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起来吧。”

  文欣点点头:“哦。”然后就站了起来,眼中闪过喜悦。

  王程来到她身前,伸出手掌轻轻地摸了摸她脸上的面纱,手掌能敏锐地感觉到她脸上的疤痕还在,不过已经彻底结疤,摸起来很硬,好像一层面具一样。以后就是肌肤重新生长的时间,等这些疤痕都逐渐掉落的时候,就是她的伤痕彻底消失的时候。

  “现在感觉好多了吧?”

  王程轻声问道。

  文欣点点头,看着王程。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王程刚开始给她治疗的时候,她脸上的肌肉组织新陈代谢加速之下,那些以前的疤痕都开始被催化重新生长出新的皮肤,那种过程。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难受,那种直入心底的感觉,让她当时一度恨不得将脸上所有的地方都抓烂。

  当然,最后她真的忍住了,这需要绝对的大毅力。

  由此。她也做到了一点,那就是分散注意力,让自己的心神和身体感知出现一种奇妙的分离感,能感觉到身体的麻痒刺痛,但是却不会去注意,不会因此而出现情绪。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境界,让她学习东西可以更加的专注,比常人更能沉入其中。

  这也是王程一直很欣赏这个小姑娘的原因,那种难受的过程,绝对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寻常人估计要将浑身捆绑起来才能忍受过去。

  即便是现在度过了那最难受的时期,可是文欣依旧能感受到那种轻微的麻痒刺痛之感,只不过比以前轻了许多。

  王程摸了摸文欣的脑袋,轻声道:“放心吧,我再给你治疗几次就好了,最多两三个月,你就能痊愈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你有多美。”

  文欣摇摇头,抬头看着王程,低声道:“我不要美。我要做师傅的弟子。”

  “哈哈哈,好!”

  王程哈哈一笑,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点头道:“好。我答应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王程的弟子,是我武圣山门下弟子。”

  文欣的眼中闪过明显的笑意,弯成了月牙,然后再次跪在王程面前,双手伏地。清脆的声音当中透露出严肃:“弟子拜见师傅。”

  “起来吧。”

  王程平静地说了一句。

  他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弟子。

  文欣很乖巧地听话,站了起来,然后就站在一边不说话,没有多少存在感,好像和周围都很和谐。

  王媛媛看到哥哥又收下了一个弟子,心中不乐意,觉得这些人是来和自己抢哥哥的,拉着王程说道:“哥,你说回来就教我们拳法的。”

  王程看了王媛媛一眼,就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道:“好,我知道,我也准备闭关一段时间,就专门教你们,这段时间你们有个准备,专心好好练拳。”

  王媛媛顿时眉开眼笑起来,眼中满是得意和自信。

  她自信,只要她能学会更多的拳法,那她就能比其他人都厉害。

  安娜,王樱,文欣,她都不放在眼里,她认为自己是仅次于哥哥的天才。

  她学会了哥哥王程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自信和骄傲,将其他任何对手都不看在眼里。

  文欣开口说道:“师傅,我爷爷在后面。他好像找你有事要商量。”

  王程点头表示明白。

  他看到文欣在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了文剑丞肯定也在。

  这老兵痞一直就惦记着自己,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

  事实上,王程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要自己做什么,加入军队,自己一个人并不能拯救世界。

  当即,王程让王媛媛和王晓琳,文欣,安娜,王樱他们继续在这里看书学习,自己带着杨青语和张绍云朝着里面走去。

  穿过道观,路过武圣雕像,王程三人来到了长鹤道士居住的小院子门口,里面传来交谈的声音,不只是两个人。

  内家气息深厚的,就有三个人,除了熟悉的长鹤道士的气息,另外两道内家气息也很强大,还有一个普通人应该就是文欣的爷爷文剑丞了。

  “王程,进来吧。”

  院子里传来长鹤道士的声音,他显然是听到了王程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王程没有说话,推开门带着杨青语和张绍云走了进去。

  “弟子见过师傅。”

  “青语见过长鹤前辈。”

  “见过师祖……”

  三人都对长鹤道士恭敬地行礼。

  长鹤道士坐在崭新的八仙桌上,给王程三人都倒了一杯茶,笑呵呵地说道:“青语,我听说王程的父亲已经去你家给你爷爷下聘礼了。你就别见外了,哈哈哈,以后你们就是一家人了,也可以叫我师傅。”

  杨青语面色微红,心中羞涩难当,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

  坐在那里的文剑丞站起来对王程抱拳笑道:“王程,那我倒是要提前恭喜你了。到时候可一定要给我发请帖,我要来讨要一杯喜酒喝喝。”

  另外两个人,一个是王程见过的国内三大教官之一的林奇。另一个是一位王程不认识的白发老者。

  林奇目光惊异地看着王程,他能看出王程的内家修为比上次更加深厚了,实力进步不小,压制震惊的情绪,他微笑道:“文将军。王程的喜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另一个老者也点头赞同道:“不错,这喜酒可不是那么容易喝道的。王程,老头子我和你师傅一辈子的交情,你作为他的亲传弟子,我肯定要到场,你直接和老头子我说,你要什么,到时候只要我能做到,我就给你弄来。”

  这老者看着王程的眼神很是赞赏,就好像一个长辈看着自己最欣赏的晚辈成家立业一样的高兴。

  王程能感觉的出。这位老者是发自内心的,看样子是真的和自己师傅关系很好,看到师傅晚年找到了如此上佳的传人,是真心祝福。

  长鹤道士哈哈笑道:“王程,这老家伙是我当年过命的兄弟,叫何博盛。你叫他何师叔就好了。老何,你要喝我徒弟的喜酒,那也好,就拿你当年拿到的那个东西来,我和你不醉不归。谁先倒下谁是孙子。”

  王程恍然,对何博盛尊敬地抱拳道:“元鼎见过何师叔。”

  何博盛对王程挥挥手,神色逐渐严肃下来,盯着长鹤道士。道:“老道士,你真的要我那件东西?”

  长鹤道士的笑容也逐渐内敛起来,点头道:“不是我要,老家伙,是我徒弟要。我徒弟大婚,你不送点好东西?老家伙你小气舍不得的话。那就算了,那你也别来喝酒了。”

  这是很明显的挤兑,何博盛的神色变得踌躇迟疑起来。

  王程和文剑丞,林奇都比较好奇地看着何博盛,不知道这两个老家伙这么重视的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可以想见,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何博盛思考迟疑了一下,然后猛然点头,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大声道:“好,老道士,小道士,你们师徒两算计我。不过,老头子我就给你们,我要喝好酒。”

  长鹤道士也呵呵笑道:“嘿,你把拿东西一直藏起来,我想看都看不成,只要你拿过来,好酒好菜管够。”

  何博盛瞪了长鹤道士一眼,问道:“你还不是把伊贺长生的刀藏起来了?”

  长鹤道士笑道:“我可没藏起来,我给我徒弟了。”

  伊贺长生的刀,现在的确在王程的家里,那是日本最著名的刀之一,名刀——断海!

  说起来,王程手中有不少好东西,而且都是很具有民族意义的好东西,比如乾隆的九龙佩剑,伊贺长生的名刀断海,还有服部剑雄的佩剑——天运,后两件都是日本武术界的象征之一!

  何博盛的东西,也是当年从战场上拿到的战利品,而且是一件比名刀断海,名剑天运更有名气,更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那就是日本天皇家族的传承名剑——草雉剑。

  这把剑几乎是日本整个大和民族的象征之一,传说是从神兽八岐大蛇身上取下来的,取名天丛云剑,之后一直就是日本皇室传承,被称作草雉剑。

  只可惜,后来在日本历史上消失了,据说是丢失在战乱当中。

  而实际上,一直都藏在天皇家族。

  在几十年前,何博盛去日本,从天皇宫殿当中将其偷了出来,引起日本内部大乱,加速了日本的失败。

  这是他最得意的战利品。

  也是只有长鹤道士等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之一。

  不然,如果传出去的话,何博盛必定会吸引整个日本武术界的追杀,即便是强大如他,也不想面对这样无穷无尽的追杀,所以就隐藏了下来,成为了秘密。

  王程没有追问到底是什么东西,长辈给的东西。给了那就拿着,心意最重要,所以他微笑着说道:“何师叔到时候能过来就好了,其实不带礼物也无所谓,人来了心意就到了。”

  何博盛看着王程,欣赏之意更浓,点头道:“嗯,你放心,我刚才就是开玩笑的。那件东西我早就想找个人传下去,留在我手里也是浪费。我徒弟不堪大任,你以后肯定是个人物,我看好你,到时候就交给你吧。”

  王程抱拳表示道谢:“多谢前辈信任。”

  不过,他也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这里有外人,所以他没有问。

  文剑丞咳嗽了一声,知道自己算是局外人,有些尴尬地说道:“咳咳,王程,我这次除了给你道喜,和给小欣看病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他一说话,桌子上的气氛就严肃下来,长鹤道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只是自己喝着茶水。

  何博盛也是如此,平静地和长鹤道士一起喝茶。

  王程看向文剑丞和林奇两人,干脆直接地说道:“文老先生,如果你还是上次的目的,想拉我入军方,那就不需要说了,你知道我是不会去的。”

  文剑丞摇头道:“王程,你放心,你的身份是不可能入军方的,所以我也不会拉你进来。我只是想和你合作一次。”

  “合作?”

  王程奇怪地问道。

  文剑丞肯定地道:“不错,合作。”

  王程淡淡地问道:“怎么个合作的方式?”

  “我选一批人出来,交给你和林教官一起训练,一个月后他们会去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我希望你能让他们有所提高,到时候能拿下世界特种兵冠军!”

  文剑丞的声音很坚定地说道。

  这是他一直想实现的目标。

  他是近代特种作战的支持者之一,所以一直想建立一支最强的特种部队,让中国的特种部队登上世界之巅。

  上次,三大教官合作训练出来了一支队伍,表现很好,格斗项目一度击败一直强势的美国,位居世界第一,可是最后在野战的时候失败了,被美国特种部队全歼,拿到第二名。

  这次,他希望王程能再次带来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