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966章 第一苦行僧,愿化作道童

第966章 第一苦行僧,愿化作道童

  这一道声音也是如雷霆一般的从天而降!

  一个巨大的隐形巨手缓缓落下,覆盖了王程身周方圆百米的范围。

  但是!

  这一只巨大的罡气巨手却是没有强烈的压迫感,只有一丝威严,带着一丝丝祥和气息,这也是佛宗高手最普遍的气息,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具有强烈的亲和性,让普通人忍不住心中滋生出尊重和崇敬的情绪,不想与之为敌。

  不过,王程连密宗九子的蛊惑之音都能丝毫不受影响,这样的一道罡气他更不会被影响,只是冷眼看着空中缓缓出现的一个人影!

  只见一个身材消瘦,如竹竿一样的和尚出现在空中,身穿一身看似破旧的黄色袈裟,面色枯黄,满脸皱纹,眉毛雪白,可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地看着王程和颜五等人,密宗九子就在他身后,狼狈不已!

  王程盯着对方,淡淡地说道:“大师也是来阻拦我的?”

  和尚依旧双手合十,轻轻地摇头,轻声地说着流利的汉语,道:“阿弥陀佛,老衲五十年没有与人争强斗狠了,耗费五十年世界,以双脚周游世界。曾经也在中华大地居住几年,遍访名刹,问道终南。可惜,未曾去过武圣山,没有与长鹤道长见一面。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武圣山出现元鼎这样不世出的人物。”

  王程眼神一凝,盯着对方,道:“敢问大师当年法号可是弥休?”

  颜五,颜飞,八思巴三人听到王程所说的这个法号,也都是同时浑身一震!

  这个佛宗法号,当年可是名震一时,乃是一位效仿唐玄奘的印度佛宗高僧,不过唐玄奘是西游,而他是东游,从印度佛宗来步行来中华大地进行佛门交流,在中华大地的诸多佛门之地都留下了足迹。

  少林寺,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南少林,甚至是西域佛宫等等佛门圣地,都被弥休居住过,并且在佛门理论上进行了一番辩论,最终都是弥休胜出。

  可以说,弥休当年乃是用一张嘴将当时的整个华夏佛门击败了,在佛教理论上的研究可谓一时无两。

  然后,弥休就离开中华大地,继续东渡去了日本,在日本也留下了一段传说,接着又去了美洲,非洲,欧洲,北极熊,身世还有传说他随着一个冒险团队去了南极……

  之后就没有了他的消息。

  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去世了!

  毕竟,几十年前弥休去中华大地的时候,就已经是花甲之年了,被称作是天竺高僧了。

  只不过,他内家修为强势无比,年轻时候就是佛宗有数的青年高手,在印度三大宗教之中也是数得上号的,但是却因为争强斗狠,杀过数十人,其中有古老的婆罗门教,以及现在印度最大的印度教高手,坐牢二十年之后,被赦免出来,从此立志不再出手,做一个苦行僧。

  当然,现在印度最大的虽然是印度教,可其实印度教就是婆罗门教发展出来的。而且,印度教的核心教义几乎和婆罗门教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将印度所有人以姓氏分成了三六九等,不管你这辈子多努力,都已经在你出声的那一刻决定了你的命运,哪怕你为印度做了天大的贡献,可是你姓氏如果是最下等的奴隶,那么你的地位也不如一个不学无术的贵族姓氏的人!

  所以印度也是大国之中高等人才流失最严重的国家,因为你努力一辈子也抵消不了低等姓氏所带来的印记,也更改不了自己后代的低等姓氏。

  当一个国家的下层民众失去了上升途径和可能的时候,是很可怕的,就如埋藏了一个随时都可能会爆发的炸、弹!也就是印度上个世纪刚刚脱离了殖民统治,而且也几乎是一个****的国家,宗教信仰主导了民族意识,不然可能早就陷入无休止的内乱了,印度的宗教信仰比中华古代儒家的愚民教育更加的严重。

  所以,印度能被英国殖民统治近两百年,是英国百年前称霸世界最重要的大后方,而中国只有几十年的殖民时期!

  毕竟,一个社会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这是中华先贤在两千多年前就看出来的本质!

  当年弥休就是因此而和几个印度教和婆罗门教门徒发生争执,接着发生了战斗,出手灭杀三十五人,包括十五个贵族姓氏高手,因此当时被判死刑,可随后佛宗也出力保了下来,被判了终生监禁,可几十年前的印度刚刚从英国殖民统治脱离出来,政局混乱,所以佛宗也就乘机将弥休从一次政治动荡之中赦免了出来!

  然后,弥休就离开了印度,开始了以双脚游历世界的旅途,被称作是世界佛门历史上的第一苦行僧,在佛宗内部的地位,还高过了两千年前的达摩东渡,以及一千年前的玄奘西游!

  当然,两千年前的达摩东渡是印度佛宗一个艰难时期,佛宗在印度本土几乎发展不下去,所以开始向外谋求发展,除了达摩东渡,还有不少僧人西去和南下!

  而玄奘西游却是印度佛宗发展的一个巅峰期,从那时起佛宗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弥休苦行,也是佛宗发展的一个艰难期,不只是来自印度教的压制,还有印度民族和政治上的混乱。

  颜飞当年和弥休在欧洲就交过手,基本上不是弥休的对手。后来,几年前他又上印度佛宗总部,又与归来的弥休交过手,差距更大,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几乎可以说,弥休是佛宗此刻的支柱,不管是武学实力上,还是佛法修为以及精神上,都是诸多佛宗僧人敬仰的对象。

  佛宗宗主直接派遣了弥休来路上拦截王程,可见其决心!

  几乎是不惜代价的要将王程拦截在半路上,不能让王程杀到佛宗总部去。

  不然,这将会是最近几百年前佛宗最大的耻辱,也会让本就发展不顺的佛宗再次跌入深渊!

  别说东渡去中华大地搞事了,能在印度本土能保住现在的影响力,不被印度教以及随时趁虚而入的婆罗门教打压就不错了。

  可是。

  弥休看到比自己还老一辈的密宗九子联手都还是王程对手的时候,就知道就算自己出手也不会好多少!

  王程!

  已经洞悉武学本质,道门武学,佛门武学,在其手中都几乎没有多少区别了,如果让王程再进一步,真正的佛道合一,武学圆满。

  那弥休无法想象,世界上还有谁能阻拦!

  弥休眼中精光闪烁,看向王程和颜飞,双手合十,缓缓地说道:“阿弥陀佛,元鼎道长,颜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教主所说东渡,也不过是一个提议,贫僧早就反对了,还有其他的高僧反对,想来是不会成行的。道长多虑了,也反应过激了……”

  王程双手背后,身周风雷之声隐约可闻,神色肃穆,似雷神,又似乎是佛祖,也是语气缓慢地说道:“那与我何干?大师,我只是仰慕佛教圣地,今日特来拜访,难道你们如此惧怕,不敢让我踏足一步?那你们佛宗也太过小气了,难怪一直被印度教镇压!”

  弥休苦笑道:“道长,你我都是明白人,贫僧再次恳请道长打道回府!”

  王程呵呵一笑,道:“大师一句话就让我打道回府?”

  弥休顿时神色肃穆,道:“贫僧余生愿化作一道童,供道长驱使!”

  瞬间!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

  王程,颜飞,颜五,三人都惊异地看向弥休。

  而西域佛宫之主八思巴,以及受伤的密宗九子更是惊骇地看向弥休!

  密宗九子更是齐齐跪下,齐声喝道:“弥休大师,不可!”

  八思巴也是拳头紧握,神色莫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