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李淳风手稿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李淳风手稿

  (今天还是一更,抱歉,迟了点!)

  清晨。【】

  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坐上了方进文的车子,还有王横江一起,朝着机场开去。本来,方进文这种大老板肯定是有自己的司机的。可是,想到如果多一个司机开车,那他和王横江就会有一个人坐在后面和王程兄妹两挤在一起。

  所以,方进文索性就让司机放假了,亲自开车去机场。他和王横江坐在前面,王程兄妹两坐在后面,如此显得泾渭分明。

  “王程,这次省城的动静有些大,你知道风声不?”

  王横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到王程在看今天的报纸,试探地问道。

  开车的方进文也急忙放缓了开车的速度,耳朵竖了起来,想听一些不知道的内幕信息。

  报纸是今天早上刚卖出来的,其中着重报道了这几天省城开启的一次规模不小的反、腐、行、动。其中涉及一位省委常委和一位省城市委常委,以及几位实权位置的厅级和副厅级级干部。

  吴局长和省城医院的院长,以及已经下葬的余仁刚教授也都榜上有名,只不过位置比较靠后。

  而针对余仁刚的报道主要是揭露其过去的事情。

  前段时间宣传的爱岗敬业学无止境的医学教授余仁刚,此时在报纸上也变成了医界毒瘤,从业几十年来的所有的手术事故都被报道了出来,其中竟然有多达十几次致病人死亡的事故,致残致伤的事故更是有二十多次。这些事故发生的时候全部都被省城医院的院长掩盖了下来。

  为此。整个省城医院的几位领导都受到了牵连。

  并且。余仁刚在省城医学院的事情也被挖了出来,其中就有占用了几位研究生的论文,换上了自己的名字发表出去的事情。至于利用身份和职务之便和几位女学生发生的事情,就显得稀松平常了,毕竟此类事件在全世界许多大学里已经是多不胜数了不是?

  相比于省城的大动作,江州市就显得平静了许多,只有刚上任一个月的市医院的马院长,以及公、安局的刑、警、队长被点名报道了出来。两人已经被刑拘,正在收集证据准备提起公诉。

  王程看着报纸上的报道,心情还是不错的,他可以从其中看到政府的决心。

  要是以前,或许这些事情就被埋起来了,或许也会处理,但是老百姓是绝对不知道的。现在敢公开了,那就说明了上面的决心。

  听到王横江地问话,王程抬眼看了看前面的路,发现快到机场了。笑了笑,不置可否地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余仁刚教授就是给刘老治病的主治医师,也是他给刘老动的手术,留了一块酒精棉在刘老的肺部,差点让刘老就这么去了。”

  王横江和方进文对视一眼,随后都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他们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这件事九成九的是和王程有关系。

  两人都是江州土生土长的土豪,知道江州有两个本土势力不能惹,一个是开武馆的杨家,他们的祖辈知道杨祐德当年是从军打过仗的,后来和平了才退役回来,其背景一定不简单,更别说杨家都是练武之人。另一个是武圣山上的藏鼎观,江州本土氏族都知道,这个道观在这一片地方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他们祖祖辈辈都去过道观上过香,心中本能的就会有一些敬畏。

  至于长鹤道士以前的事情,知道的人还是很少。

  而那天王横江和文家的人在市医院的时候,看到市医院的人对刘武中的病情那么紧张,他就知道刘老的事情不寻常。

  只是他没想到,动静会这么大,竟然上面一位省。委。常。委都倒了。

  叮铃铃……

  方进文还想说什么,可这时候王程的电话响了起来,王程一看是班主任何秀英打来的,放下报纸,摸着小姑娘的头发,接通了。

  “何老师好。”

  王程平静地说道。

  电话里,何秀英温和的笑道:“呵呵,王程你知道这次的成绩已经出来了吗?”

  王程笑道:“我最近有些事比较忙,所以也没去学校,老师抱歉。”

  “哦,没事,只要你别丢下学习成绩就好。这次成绩出来了,你还是全校第一,总分七百四十五,校长专门叫我去开了个会,让我对你抓紧一些,我说你这孩子自己心里有数。”

  何秀英声音有些试探地问道:“下周市里教育局领导要来检查,到时候领导可能想见见你,你能来学校一趟吗?”

  车内很安静,前面的王横江和方进文也都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给王程竖起了大拇指。

  上学上到班主任老师来低声下气的求他去上课的份儿上,这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可是两人都了解过王程的信息,知道他的成绩那是绝对没话说,所以也是理解那位班主任老师的复杂心情,那肯定是又爱又恨又无奈。

  王程苦笑着,歉意地道:“何老师,这个对不起了,我现在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要去东海市一趟。周一我还要去港岛一趟,可能没时间去学校了,周三应该会去学校。”

  电话那头的何秀英也是满心的无奈,王程给了她高升的希望,可是又让她把握不住,还要照顾王程的情绪,真的是让她最近都难受的不行,还不能逼迫,只能笑着说道:“那好,没事,我会和领导们说一声。你有重要的事情就去忙吧,不过一定要记得学习是你最重要的事情,明年的高考是能决定你一生命运的事情,你想要改变命运,这次考试就是一次最好的机会……”

  又是老生常谈的话。

  在何秀英的印象里。王程的家境是很一般的。所以她才会这么说。

  车子停在了机场门口。王程笑道:“好好好,谢谢老师谅解,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要上飞机了,老师再见。”

  何秀英的语气顿了一下,随后也是无奈地说道:“好,路上小心,照顾好你妹妹。再见。”

  挂了电话。

  王程没有将学校的事情放在心上,毕竟他已经和普通的高中学生有了不一样的生活,和不一样的高度,自然不会再将高考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方进文订的飞机票,自然都是头等舱的,四个人坐的位置好像是一个豪华会议室一样,直接飞往魔都东海市,这也是王程和王媛媛第一次去这个人口前往的国际化大都市。

  小姑娘王媛媛今天早上醒来就还是比较疲惫,所以飞机起飞后,小姑娘几乎一路上都是睡着的。好像小猫咪一样的趴在哥哥王程的怀里。

  本来有心和王程多聊聊的方进文和王横江看到这样的情形,也都是只能无奈的保持安静了。

  王程看完了报纸上的信息。就拿着李正祥的拍卖会宣传手册看了起来,再次了解了一些那李淳风的手稿的信息。

  这本手稿,据说是从北方的一个破败的道观之中得到的,然后辗转几次,落在了现在李正祥的拍卖会上。如此还能保存完好,只是破损了一些没有字迹的边角,只能说是奇迹。

  不过,这本李淳风的手稿却不是这次拍卖会上最重要的几个东西,仅仅只是几本珍贵的古籍之一。

  宣传手册上的封面,赫然是一柄长剑,以及一个晶莹剔透,威势吓人的翡翠猛虎。两件东西交相呼应,那把长剑的剑柄上刻着几条龙,所以封面上写着龙虎风云的震撼大字。

  “九龙宝剑!”

  王程看到第一页上介绍的那把宝剑的信息,就是就无语,不用看都知道是假的。

  九龙宝剑是乾隆当年收藏的一把宝剑,是其下葬之后的陪葬品,据说是当时的金属冶炼技术的巅峰,到现在也没人能制造出一模一样的。

  几十年前,大盗墓贼孙殿英挖开了清代皇陵,其中就有乾隆的坟墓,将这把宝剑拿了出来,随后这把剑就不知所踪。

  这把历史上著名的皇帝佩剑经历战乱,很多人都说已经被毁掉了。

  现在突然出现在拍卖会上,必定会引起诸多的注意力。即便照片上显示出的那把宝剑太过完美了,好像刚刚制作的样子,明眼人都知道是假的。但是李正祥还是当做了压轴来宣传,可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吸引更多的人。

  草草地看了九龙宝剑的信息,王程就翻到第二页,这一页就是介绍他自己雕刻的翡翠猛虎的信息了。

  “现代手工雕刻巅峰之作,一把刀的独特工艺,顶尖帝王绿翡翠原料,神韵具备的巅峰工艺品,这是一只真的猛虎!”

  这个介绍倒不是多么的夸张,而且也没有透露他这位作者的身份信息,只是稍微提及了一把刀的独特技术,这也是卖点之一,也是对行家来说最重要的卖点。

  后面还有许多好东西,元青花瓷器,宋代金器,唐代瓷器等等珍惜藏品都有,对收藏家来说都堪称丰富。

  经过半天的时间,飞机终于到了东海市机场。

  被方进文提前通知的李正祥亲自开着一辆商务车来机场接王程四人,不是商务车估计还不够位置。

  “哈哈哈……王程,我可算是盼到你了……你就是我的幸运星,本来这次拍卖会我还没底,不过你一来,我就知道这次我肯定会成功。”

  李正祥上来就给了王程一个熊抱,哈哈笑着说道,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看到小姑娘王媛媛有些疲惫的面色,他急忙又对小姑娘笑道:“当然,可爱的媛媛来了,我的运气会更好,呵呵。”

  王媛媛睡了一路,精神好了许多,笑眯眯地道:“正祥哥好。”

  “好好好,快上车,我已经准备好了午饭,大家到了就能吃,方总。王总。上车!”

  李正祥热情地招呼所有人上车。

  王程坐在车上笑道:“正祥哥。你这拍卖会声势不小呀,九龙宝剑都被你弄出来了。”

  方进文也是附和地笑道:“就是,正祥,这九龙宝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看着太新了吧?要是真的话,至少得卖个好几亿吧。”

  王横江也疑惑地道:“对呀,几百年的宝剑,就算当时的制作工艺很不一般,也不可能现在还这么新吧?”

  李正祥开着车。自信地笑道:“几位,这个我心里有数,这把宝剑是一个海归拖我拍卖的,我们鉴定的结果也不确定到底是真是假,碳十四的数据也很模糊,现在高科技也靠不住。所以,我们就索性摆上去宣传,来吸引更多的人看看,宣传上我可没说这是真的,到时候谁要是觉得是真的就买呗。我们不负责,也不要抽成费用。”

  方进文竖起大拇指。笑道:“高,正祥这手段厉害,反正你不吃亏,也没有担保,就是图个人气。”

  李正祥点头笑道:“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主要的主打还是王程的那件作品,和他的几个东西,都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正祥,王程的那件老虎,价钱低于一亿,我就买回去,你说可能吗?”

  王横江急忙关心地问道。他和方进文这次来可不是真的想来给李正祥助威的,还是想买点东西回去的。

  而且,这家伙比昨天说的提高了两千万,昨天他和方进文说八千万就买回去,现在提高到了一亿。

  可见,王横江是真的喜欢王程的这件作品。

  方进文顿时也是眼巴巴地看着李正祥,他也打心眼的喜欢这只老虎。尤其是得到了王程的一件翡翠藏鼎之后,他把玩了几天,对王程的雕工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前几天有个懂行的朋友去他里看了,立马就要出五千万买下来,被他拒绝了,人家又继续出到了九千万,都被他拒绝了。所以他就对那神韵逼真的猛虎就加的更想得到了。

  李正祥从后视镜上看了王程一眼,看到王程这个主人家竟然对此不关心,而是看着周围东海市的景色,当下笑道:“这个,我真不好说,我们专家的估价是一亿左右,毕竟这么大一块帝王绿翡翠就能值很多钱了。再加上王程的这个独特的刀工,真的是全世界独此一家,要是碰到懂行的收藏家,绝对会出高价。”

  “这两天有不少喜好收藏雕刻的富商已经出手了,都给我们公司打电话咨询这个翡翠老虎,已经有人出价到一亿三千万了。”

  听到这价格,王横江和方进文顿时就没脾气了,如果真的只是一亿三千万他们就能买回家的话,咬咬牙也能给的出来。可是这只是拍卖会还没开始,那些人想私下交易的价格。到了拍卖会上,绝对会远远高出这个价位的。

  即便到时候突破两亿,他们也不奇怪。

  所以,两人知道,他们基本上没有了获得这只翡翠老虎的希望了。

  王程随意地开口问道:“正祥哥,那本李淳风的手稿是不是真的?”

  李正祥扬了扬眉毛,苦笑道:“王程,这本手稿很珍贵吗?”

  王程点点头,没有隐瞒,肯定地说道:“如果是真的,那肯定很珍贵。”

  “可是上面也没有写什么珍贵的东西呀,就是记录了一些中医理论,和道家养生方法,好像是拳法的东西,这有什么珍贵的?不就是一本书?而且,语言也都是神神叨叨的,现在的人根本看不懂,最多就是拿来收藏。”

  李正祥皱眉道。

  方进文笑道:“正祥,你不知道,王程有收集医书的爱好。我当初在港岛就给他买了一本医书回来,他这次肯来东海市,就是因为这本医书。”

  王程却是想到了其他的,问道:“正祥哥,是不是还有其他人问你这个?”

  李正祥再次苦笑了一下,无奈地点点头,道:“这次的拍卖品,除了你那只老虎,就这本书被人问的最多了。”

  这让他很疑惑,也觉得很失败,这本书是唐代李淳风的手稿,年代久远,的确是珍贵不假,可是其他比这个珍贵的古董多了去了。这些人竟然就追问这本古书?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宣传还没做好。

  王程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平静地道:“无所谓,正祥哥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李正祥对这个是很肯定的,这本书和那把九龙宝剑不一样,碳十四的鉴定结果是很清晰肯定地,点头道:“嗯,肯定是真的,不论是碳十四结果,还是纸张材质和上面的字迹,以及语言风格,都和唐代符合。”

  王程笑了起来,期待地道:“那就好,只要是真的,不论多少钱,我都要买下来。”

  李正祥顿时无语地道:“要不我叫卖家和你见见面,私下交易算了。”

  “算了,不需要。”

  王程摇摇头,无所谓地说道。

  他知道,那些对这本书感兴趣的人,八成也是和他一样的练武之人。而且还是师承家世不简单的高手,才能看到这本李淳风手稿的价值。

  但是,他也有一样别人没有的优势,就是他师门藏鼎观在一千多年前和李淳风有过接触,并且都是道门一脉,只有他得到这本手稿才能真正看得懂其中的道门内家养生奥秘。

  而其他人得到了,即便也是武学高深的内家高手,可能也不能看懂其中的道家一脉的奥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