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662章 霸道煞劲,茶水有毒

第662章 霸道煞劲,茶水有毒

  一拳之威,纯粹的力道也能厉害如斯!

  李峰华几乎不能抵挡,差点就跌落擂台输掉擂台赛。

  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钢铁柱子,他的胳膊都被拉扯的差点失去知觉,撞断钢铁护栏的后背是一片刺痛,胸口之处更是刺痛难当,几根肋骨都断裂了,还好没有刺入脏腑,不然他估计就惨死当场了。

  现在大家想想,觉得李海生能在王程手底下活下来,只是受了伤,真的是很幸运了,说明了王程无意杀李海生。

  偷袭之说,更是可笑无比。

  呼呼呼……

  李峰华急促地呼吸着,接连吐出几口鲜血,重新站稳身形,他再次走了两步,来到擂台当中,直面王程,盯着王程,沉声道:“还有一拳www.shukeba.com。”

  王程很轻松地站在原地,平静地说道:“你放心,我说话算数,我说过两拳就是两拳,两拳之后,不论结果如何,你都可以离开了。”

  李峰华没有说话,只是调整呼吸,不想浪费任何调息的机会。他要尽可能的恢复状态,,一双眼睛也恢复了平静,双脚依旧站着太极的桩法,这毕竟是国术当中最擅长卸力的桩法。

  王程双脚微微一震,整个擂台都是猛然微微一晃,地面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从他双脚之下朝着四周延伸出去,就如蜘蛛网一样。

  近距离看的清清楚楚的李峰华身体一震,心中闪过一丝惊惧。

  这钢筋混泥土擂台的牢固,他是知道的。这些年,他也不止一次来叶家武馆看擂台赛了,这擂台至少举办了几百场比武了,从没有人能如此轻易地一脚将擂台踩出裂痕。

  那这一脚的力道是多么巨大?

  不可想象!

  不过,让李峰华更震惊的是,王程一拳袭来,没有第一拳那种威势,看起来好像没有多么巨大的力道一般。

  可是。已经达到抱丹巅峰境界的他深深地知道,王程的这一拳不是不如上一拳,而是比上一拳厉害许多,只因为力道内敛而凝聚。一旦爆发就更为惊人!

  这就是凝劲的境界!

  武圣山地煞拳法凝劲。

  想到这个,李峰华的身体就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知道,这可是长鹤道士一辈子都不曾做到过的事情,地煞拳法凝劲,可一旦达成。就是同境界无敌的水准。

  武圣山的拳法就是这么霸道,武圣山两千年来几乎每一代的掌门都是当世无敌,根本原因就是武圣山的拳法太霸道,别人家的武者不高出一两个境界,就会被气压着打。

  同一时间。

  现场的叶家老者,还有其他几个顶尖高手看到这一幕也都震惊地站了起来。

  “地煞拳法凝劲。”

  “这是煞劲?”

  “这王程,简直是妖孽,如此年纪就地煞拳法凝劲,以后还得了?”

  “古拳法凝劲,国术拳法不凝罡基本上不是对手。武圣山拳法更加霸道,罡气境界的国术高手都不一定是其对手!”

  几个顶尖高手都震惊地说道。

  这时,于君和韩时非几人才知道王程的信心来自哪里。

  武圣山古拳法凝劲,这的确是能够自信到自大也可以理解。

  这种境界的战斗力就相当于国术拳法的凝罡,不相差一个境界,国术拳法都无法与之交手,实力悬殊太大。

  而叶群生这些年轻一辈的高手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因为他们不了解武圣山的武学情况。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都知道了。

  只见王程的拳头看似缓慢,实则很快地来到了李峰华的面前。结结实实地击中了李峰华的阻挡胳膊。

  煞劲瞬间爆发!

  李峰华的胳膊立即就僵硬了起来,气血,筋骨都变得迟钝而无法立即被控制运作,接着上半身都无法动弹。整个人就这么直接被王程一拳打的飞出擂台,毫无侥幸地跌落在了擂台下面。

  在其他人看来,李峰华就是毫无抵挡之力,直愣愣地被王程打飞了出去。

  全场哗然!

  “好厉害!”

  “两拳解决战斗。”

  “我看王程有能力一拳就解决战斗。”

  “第一拳王程明显保留了实力,第二拳他才发挥了实力,我估计李峰华接不下王程的一拳!”

  “凝聚煞劲。果然不可思议!”

  现场很多人都低声议论起来。

  那些普通观众最是兴奋。

  因为他们今天看到的接连三场擂台赛,水准都是近几年来叶家举办的武术界比武当中水准最高的。之前叶家擂台上出现的最高也就是两个抱丹级别的高手对战,甚至大多数其实就是化劲的高手在交手。

  毕竟那些顶尖高手绝对不会轻易的出面。

  一旦顶尖高手出面了,那就是涉及家族传承颜面的生死大战。

  就比如现在,王程和李峰华都签了生死状,这基本上就是武圣山和李家之间的斗争了。

  最后,李峰华输了,李家也就输了。

  王程为武圣山重振声威。

  砰!

  李峰华狼狈地摔在地上,身体还有许多僵硬的感觉,所以身体在空中的时候都无法调整姿势避免摔伤,所以摔的很狼狈,浑身上下都好像散架了一样,所有的筋骨都受了伤,脏腑之间更是刺痛难当。

  一股股鲜血从李峰华的嘴角溢出,浑身颤抖着看着擂台上的王程,心中惊骇无比。

  不亲自体验武圣山劲道的霸道,是永远不知道那是怎么一种霸道。

  李峰阳急忙跑过来要扶起李峰华,可是手掌刚刚接触李峰华的肩膀,一股残余的煞劲就传递了过来,让李峰阳都是浑身一震,手臂僵硬了一下,好像触电一般,他闪电般反射性地放开了李峰华的手臂,然后瞬间后退了一步,神色惊惧,好像见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

  周围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一愣。随后就想到了这是残留的劲道,更是震惊不已。

  要让劲道残留在目标人物身上,就要对劲道有很深刻的领悟,并且应用到手上才有可能做到。

  显然。王程此刻做到了,这是很多抱丹境界的国术高手都做不到的。

  王程看向周围热闹的人群,然后看着李峰华淡淡地说道:“你的命我先留着,记住了你欠我一条命。”

  说完,他一转身。就朝着下面走去。

  他没有跳下去,就是这么轻松地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每一步都走地异常坚定而稳重。

  每一步,他都在擂台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脚印。

  当他走下擂台的时候,擂台上已经布满了裂纹,如果不是其中有密集的钢筋支撑,可能整个擂台早就垮塌了。

  张绍云上来将一杯茶水递给了师傅王程。

  王程很自然地接过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眉头顿时微微一皱,然后将嘴里的一口茶水重新吐了出来。递给张绍云,沉声道:“谁倒的茶?”

  张绍云一惊,知道这茶水有问题,赶忙回忆了一下,严肃地说道:“刚才那个倒茶水的人倒的。”

  王程稍微回忆了一下,好像自己进来刚坐下的时候,就有人来给他们几人都倒了一杯茶,他当时没在意,也没心思喝茶。

  此刻经历了一场战斗,他也有一丝疲惫。下来才想喝口茶水。

  他的味觉一接触到茶水,就感觉到了异样,舌头有一丝麻木,所以急忙吐了出来。

  茶水当中定然有毒。如果他刚才喝下去再上擂台,在擂台上绝对不死也会被李峰华打的残废!

  好狠的手段!

  这肯定是提前专门为他设定好的一个局。

  当即,王程看向走过来的叶家几人,面色冷厉下来,也迈步走了过去。

  “哈哈哈……比武大会第一名,果然名不虚传!”

  叶家老者爽朗地笑着。上来就对王程抱拳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武圣山有王程,将来崛起已成必然。

  可以说,现在王程大势已成,谁都不可能单独阻挡武圣山的发展,除非有几大势力联合起来发力才有可能。

  可是,现在是太平盛世,谁都发展的好好的,没有谁和武圣山有你死我活的仇恨,谁会联合起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王程的崛起,已经是谁都不可阻挡的事情。

  叶家现在也想主动和王程交好。

  可是。

  王程却是没有回礼,只是双手背在身后,直视着叶家老者,冷冷地道:“不敢当,我今天差点就走不出这里了,叶家才是龙潭虎穴,是天下第一,想让谁死,就让谁死,天下间谁敢不从?”

  叶家老者和其他几个叶家人都是一愣,都有些不明所以,只有一个中年人神色之中有一丝惊慌,被王程看在了眼里。

  叶家老者疑惑地问道:“王程,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叶家可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王程不屑一笑,对着身后的张绍云伸出手掌。

  张绍云将那杯茶水递给师傅王程。

  王程将茶水直接递给叶家老者,喝道:“这是你们给我倒的茶,你们谁敢当场喝了,我就为刚才的话道歉。”

  叶家老者神色剧变,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茶水肯定有问题了。他的眼神狠辣地看向身边的几个人,当众呵斥道:“谁,自己站出来。”

  一时间几个叶家高手都面色迟疑踌躇,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周围围观的上百武术界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诧异不已,谁都没想到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叶家可是经常举办这种比武的,大家也习惯性地信任叶家了,有些比武的人会主动找叶家,让叶家代为公开举办,号召大家来观看,增加自己的影响力,可是现在叶家竟然在王程的茶水里做手脚?

  那以后谁还敢来?

  这事情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有知道这是第几次呢?

  叶家如果想操纵胜负,不是很简单?

  叶家想让谁胜利就让谁胜利?想让谁活着走下擂台,就让谁活着走下擂台?

  在场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大多数人看向叶家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甚至有些人双拳紧握,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了。

  尤其是于君和韩时非,霍有文几人,都走上来站在王程身边,神色不善地看向叶家的人,如果对方不给个交代,他们绝对不会罢休的,毕竟他们可是一再地说过了,会在港岛地盘上保护好王程的。

  叶家老者身边的一个中年人上来用银针在王程手中的茶杯里点了一下,看到银针上面的确变黑了,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确认无误,这茶水真的有问题!

  “李家的人,我准许你们走了吗?过来解释解释吧。”

  突然,王程转身看向李峰华,李峰阳,李海生几人,大声喝道。

  他这一道声音如闷雷炸开,施展了一些声波秘法,一道道声音好像如实质一般的冲击出去,周围距离他最近的几个高手都一时间被他这声音冲击的失去了听觉,耳鸣阵阵。

  大家也都立即看过去,才发现李家几人竟然想在这时候离开这里。

  王程刚才可就是和李峰华签了生死状,打生死擂的。

  李家是有直接嫌疑的。

  而且现在李家偷偷摸摸的想走,没有鬼才怪了!

  “就是,李家的人想在想跑,肯定有鬼!”

  有一个国术高手当即就笃定地说道:“李峰华杀人无数,为了胜利施展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不奇怪。”

  另外也有人附和:“我看可能是李家和叶家勾结在一起,一起谋害王程。叶群生三次败给王程,叶家估计也不高兴!”

  叶家老者听到这话更加恼火,也是转身对着李家的人沉声喝道:“李家兄弟,过来说说清楚吧。”

  几个叶家守门的高手立即挡在了门口,不准许李家的人离开。

  李峰阳转身喝道:“我们有什么好说的??我兄弟被王程打成重伤,我们现在要去治疗,有什么事以后来南洋找我们说,不然耽误了我兄弟的治疗,你们谁来负责?”

  说着,他们就想推开守门的人强行离开。

  呼……

  突然。

  一声风声涌动。

  一道人影从王程身前冲了出去,如离弦之箭一般刺李峰阳和李峰华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