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六十章 生死状

第六百六十章 生死状

  拔刀术是一种技巧,最凌厉的就是第一刀!

  核心就是拔刀快,出刀更快,身体和刀几乎融为一体!

  目前为止,整个伊贺道馆除了伊贺长生本人,也就只有东星月这个关门弟子有所领悟,施展的最是凌厉,所以伊贺长生最看重东星月。

  如果第一刀没能达到最大的效果,没能重创敌人,那么第二刀的力道和气势都会开始减弱!

  东星月的这第二刀就是如此。

  在王程的眼中,东星月的刀变得比第一刀更慢了一点,虽然只有一点点,可是威力就下降了一个档次。

  刀锋瞬息而下。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这一次他没有躲开,而是突然出拳了。

  拳风也是呼啸而起。

  砰……

  下一刻。

  就是一声闷响。

  王程的拳头精准的一拳击中了东星月刀锋的刀背上,巨大的力道瞬间爆发,直接将刀锋打的飞了出去,东星月被巨大的力量震的手臂发麻,手指刺痛,根本无力紧握刀柄,心中有些震惊!

  这看似简单的一拳,却是能体现出王程的眼力,出拳的速度角度,以及力道,这些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在眼睛看到的瞬间,心中就想到了,然后同一时间,拳头就已经出去了!

  这就是国术形意拳上的六合境界,心,意,以及身体融合为一的境界。

  当……

  刀锋飞射,撞在旁边的护栏上,刚好是刀锋劈在了护栏上,一刀就将大拇指粗细的钢铁护栏劈断,然后刀锋去势不减,一刀插在了擂台下面的台阶上,插入水泥台阶一尺有余。

  台阶附近座位上的观众都是出了一身冷汗,有几个反应敏捷的武者甚至直接站起来转身准备躲闪了。

  这一刀吓到了他们。

  而全场所有观众都微微心惊。

  这场比武也在这一刻分出了胜负。

  结果是王程一拳击败了东星月。

  虽然东星月展示出了比刚才击败李海生更强大的实力,压箱底的拔刀术都施展出来了,一刀好像要杀人一样。可是依旧被王程一拳打飞了刀锋!

  败的很干脆,败的没有任何异议。

  所有人都震惊于王程此刻表现出的实力。

  对于李家释放出的消息,声称是王程偷袭才能打伤李海生的话,现在自然是没人再会相信了。

  如此实力。还需要偷袭李海生?

  王程就当面一拳,李海生能抵挡的住吗?

  显然是不能的,也难怪李海生会被打伤,两者差距很大。

  李海生被东星月两刀击败,东星月被王程一拳击败。差距不可计算。

  “这一拳,好强!”

  “还好,王程现在还只是单纯的力,还没有凝劲,不然估计还会更厉害。”

  “纯粹的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他再进一步,就能凝劲,到时候实力会再次飞跃!”

  “武圣山传人,果然名不虚传!”

  “厉害!”

  “我看他的实力还在李峰华之上。”

  “李家这次估计招惹到铁板了。就算王程打伤了李海生,他们如果忍气吞声的话,忍忍也就过去了,可现在李家已经挑明了,看来真的要不死不休!”

  “一场好戏开始了!”

  周围的人一下子都变得不看好李家了。

  毕竟,东星月如此实力,都被王程一拳击败,基本上就是碾压局势。

  李峰华再厉害,也能一拳击败东星月吗?

  没人相信李峰华可以。

  东星月面色微红,呼吸开始急促。调息胳膊上的气血,让麻木的胳膊逐渐恢复过来,盯着王程淡淡地说道:“你赢了。”

  说完,她转身跳下去。从水泥台阶上拔出自己的刀,重新放入刀鞘,自顾自地坐在二师兄明石太郎的身边,一言不发,好像刚才和王程的交手不曾发生过一样。

  明石太郎身形一动,就要站起来说话。

  东星月伸出手一把按住了明石太郎的肩膀。低声用日语说道:“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明石太郎忍着怒气,冷哼一声,也说道:“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师傅,你要知道,王程杀了大师兄。”

  东星月没有说话,对明石太郎的话毫不在意,目光依旧看向擂台上的王程。

  王程如一座山岳一般地站在那里,目光看向李峰华,朗声道:“李峰华,来吧,生死状拿来,我按手印。”

  李峰华神色严肃无比,刚才的莽撞愤怒之色都消失不见了。

  一拳击败东星月。

  王程的这种实力,远远地超过了他的想象。

  比王程在比武大会的擂台上展示出的实力强出了好几个档次。

  在场看出一些什么的高手都在心中疑问:这一两个月内,王程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突破这么大?

  李峰华压力有些大,可是他先开口挑衅的,现在怎么可能示弱?更何况,他的字典里就没有退这个字。

  当即,他站起身来,沉声道:“叶老,麻烦你拿两份生死状来,在场的朋友们也做个见证。”

  叶家那几个人当中一位老者沉稳地开口道:“好,群生,拿两分生死状给他们。”

  叶群生从旁边的一个箱子里拿出来两张纸,上面就是普通的擂台生死状,写明了上擂台生死自负。

  如果一方被另一方打死了,死者一方家属不得追究对方任何的所谓法律责任。

  这就是江湖规矩,江湖的事情,就要用江湖的手段来解决。如果被打死了,那就是技不如人,想报仇,那就让你家里更厉害的人来继续打生死擂,如果把对方打死报仇了,也不用负法律责任,当然也会面临对方其他人的报仇。

  这也就是所谓的冤冤相报,无穷无尽!

  当然!

  在法律上这肯定是不合法的,死人就是大事。

  但是,现在韩时非就在现场。只要双方都按规矩来,他对此事也是不会插手,只是面色严肃地看着擂台上的王程。

  叶群生将两张一模一样的生死状递给王程和李峰华。

  两人粗略的扫了一眼,就确定了两张纸上的内容都是一样的。然后拿过印泥在上面按下手印,这两张生死状正式生效。

  在场几百武术界人士,以及上千各界富豪的见证下,双方谁都不能耍赖,不然就会被所有人唾弃抵制。变得寸步难行。

  呼……

  签了生死状,李峰华长出一口气息,盯着王程说道:“王程,你胆子很大,竟然真的签下了生死状。可能你不知道我的外号是什么,我在地下黑拳赛场,用的是华龙的称号,或许你听说过。”

  华龙?

  王****的不知道,因为他就不了解地下黑拳。

  可是,在场有其他人知道。

  能到场花高价买票观看比武的。肯定都是对格斗非常感兴趣的有钱人,所以对世界地下黑拳的圈子也很是了解,这个圈子也是有钱人的游戏。

  听到华龙这个称号,在场的很多人都吃了一惊,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张绍云看到大家好像都很重视的样子,向身边的韩时非问道:“韩队长,华龙是什么意思?”

  韩时非面色低沉,眼中闪过担忧,沉声道:“华龙是一个代号,这个代号在南洋地下黑拳赛场上经历五十场生死擂没有一败。击杀四十五个,打残五个,其中有十几个是欧美的职业拳王。他每次出场都是蒙面的,所以大家都只知道他叫华龙。是个华人,其他的信息都不知道。没想到,他竟然是李家的人,看来李家还真的是深藏不露!”

  南洋和非洲是世界上地下黑拳最集中,最繁华的地方。因为这两个区域很混乱,是法律的盲区。同时也集中了许多精通杀人之术的高手。

  南洋是华人武术圈和印度武术圈的交集之地,聚集了许多高手。而非洲则是世界上佣兵最多的地方,也聚集了一群以杀人为谋生手段的人。

  所以这两个区域是无限制黑拳赛最繁华的地方。

  华龙这个代号,在整个南洋地下黑拳的圈子里,可以排在前二十!

  “没想到,李峰华竟然是华龙!”

  于君也有些震惊地说道:“华龙是十五年前出道的,每年就打几场比赛,杀人手段很娴熟,最擅长一击必杀。他精通八卦和形意,还有八极拳,还融合了西方自由搏击的高级技巧。这家伙也可以说的上是一个格斗天才,只要可以增加他的格斗实力,增加杀人技术,他就会学,融合到自己的身上,看起来好像是四不像,可是实战的时候效果很好!”

  “王程要小心了,李峰华最近几年的内家修为已经突破到了抱丹巅峰境界,劲道凝聚到了极限,只差一丝就可以凝罡,再加上他的杀人技术,实力更强!”

  于君声音有些担忧。

  擂台上的王程此刻浑身都高度戒备着,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因为,当两人签下生死状,同时站在擂台上的时候,李峰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变了,瞬间就变成了一头嗜血的野兽。他双眼都微微泛红,浑身气息飙升,每一块肌肉都崩的紧紧的,盯着王程的时候毫无情绪,就好像看着一块死物。

  这种杀气,比王程遇到过的经历过厮杀的顶级佣兵巴图更为浓郁。

  似乎,李峰华就为杀人而生。

  开始之后,两人都没有抢先动手,似乎都在等。

  李峰华双眼盯着王程的全身,脚下踩着灵动的步伐,不是某一种固定的步伐,其中有形意,有八极,有八卦,还有其拳法的影子,但是他的双脚来回调整姿势,不断的移动着位置,每一刻都在调整最佳的发力方式。

  这是他融合自由搏击的技巧。

  呼……

  他的双拳如职业拳击手一样微微抬起,防御着左右脸颊,轻微晃动,接着突然一个试探步冲向王程,左手一招刺拳冲向王程的胸口。

  这看似是他的随意一拳,可是他这一拳真的如锋锐的刺一样,刺破空气,带起一声呼啸,拳头上凝聚着尖锐的钻劲,一旦击中目标,能增加拳头的杀伤力和力道劲道的穿透力,就好像电钻一样。

  在黑拳生死擂上的几十场比赛,有好几次他就是这样突然的出一拳,如果有对手反应不及被击中胸口或者是太阳穴要害,瞬间就会毙命当场,一招ko结束战斗。

  抱丹巅峰境界的高手,寻常人根本难以抵挡。

  王程的双眼之中也闪过一丝凝重,和一丝犹豫,犹豫了一瞬间之后,他选择了站着不动,没有出手。

  双脚不动如山的桩法瞬间成型,然后他呼吸一变,体内佛道纯阳气血翻滚,高速运转起来,周围的气息温度提升。

  砰……

  李峰华的一拳好像长枪一样的刺向王程的胸口。

  可是,让李峰华本人,以及字长其他所有人都震惊的是,王程竟然不挡,就这么以身体来硬抗李峰华的攻击。

  一声闷响。

  凝聚无比的钻劲在王程的胸口上爆发,一股刺痛刺入他的心脉,让他眉头微皱,不过脚下依旧未动,呼吸也丝毫不乱。

  这一拳,打的王程差点呼吸凝滞。

  可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随后他立即以坤元三十六式的呼吸秘法来维持体内气血,这是专门挨打的呼吸法门,以锤炼身体的秘法,心脉的刺痛迅速地恢复。

  进攻的李峰华神色稍微楞了一瞬间,眼中闪过浓郁的杀意,随后右手再次顺势一拳冲向王程的脸颊而来,这是拳击上的重拳技巧,可同时他施展的又是一招炮拳,拳头上炮劲凝聚无比,带起一片呼啸的风声,一片空气好像都被打爆了。

  打人就打脸!

  这是李峰华的认识。

  王程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脸面肯定要护住,所以手臂一抬,稳稳地挡在面前,挡住了李峰华这一拳。

  轰…………

  这一拳是李峰华的全力一拳,炮劲凝聚地几乎要凝罡,所以威力极大,一拳下来,好像一个炮弹一样炸开,周围的气息席卷出去,形成一股旋风。

  王程也被打的身形一晃,差点后退,不过终究是稳住了,手臂上有些发麻刺痛,随后就被流转的气血滋润,恢复大半。

  “继续!”

  王程盯着李峰华,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李峰华面色涨红,他打了几十场黑拳赛,然后还在公开场合和其他人比武十几次,从没有一个人如此无视他。他在南洋的武术圈子里,也是上一代的天才代表,是同辈武者当中的前几名,如今半只脚触摸罡气境界,差一点就可以成为顶级高手。

  现在竟然被一个年轻后辈如此无视?

  不攻击,只挨打?

  李峰华咬着牙,沉声道:“你会死。”

  然后,他就欺身冲到王程的身前,手肘抬手就对着王程的腰身要害一肘,其上劲道凝聚无比,是八极拳的一招凌厉的攻击招式。

  同时,他的另一只拳头再次如炮弹一样的砸向王程的头部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