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东星月的拔刀术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东星月的拔刀术

  擂台上的情况刹那间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

  东星月猛然一出刀,整个人的气息和气势都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好像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与这把刀融为一体,人就如刀,刀就是人。

  这几乎就要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

  当

  一刀劈出,李海生的软剑就被打的脱手而出。

  李海生面色闪过一丝惊骇和不敢置信。

  他可以确定,自己就算没有受伤,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实力,也不是现在东星月的对手。

  可是,他记得,他两年前见过东星月一次,当时东星月的实力和自己差距很大,自己当时可以轻易击败东星月。

  而两年时间过去了

  他竟然不是东星月的对手

  这是为什么

  刀法

  剑法

  内家气息

  还是什么原因

  李海生在这一瞬间想到了很多,可随后就不敢分心了,脚下急忙后退,手中的剑锋急忙挡在了身前。

  因为东星月这时候顺势再次一刀劈了下来,这一刀依旧势大力沉,一往无前

  砰

  李海生手臂一颤,差点再次拿捏不住手中的剑锋,巨大的力道冲击的他手臂发麻,昨天被王程打伤的筋骨再次裂开,伤痛加剧,差点就忍不住将剑锋丢了出去。

  还好,他知道这把剑不能再丢了,所以即便胳膊几乎失去知觉,五指也死抓着剑柄不放。

  下一刻。

  东星月再次一刀袭来。

  李海生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看着刀锋来到了他的面前,他却是无力抵挡,他的胳膊抬不起来了。

  嗡

  一声金属清颤的声音传遍全场。整个场地都安静地鸦雀无声,这一丝金属清颤的声音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

  很多普通人,和刚刚学武不久的武者听到这一丝刀锋颤动的声音,都感觉浑身冰冷,忍不住浑身一颤,那一丝声音好像深入他们内心深处。

  好像。东星月的这一刀不只是劈向李海生,还劈向了他们所有人。

  最终

  东星月这一刀停在了李海生的面前,锋锐雪白且冰冷的刀锋距离李海生的鼻尖就只有一指的距离。

  她只需要再向前移动一寸,李海生就会丧命当场。

  李海生身体僵硬地站在刀锋之前,浑身冰冷,气血似乎都要凝固下来,声音颤抖,艰难地开口道:“我输了。”

  说完这三个字,李海生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那边李家的几个人都是神色难看。李峰华的视线瞬间死死地盯着王程这边,好像要将王程吃掉一样。

  东星月收回了刀锋,顺势一下收回刀鞘,淡淡地说道:“你还不错,只不过我更强,你下去吧”

  李海生神色羞愧,虽然输了但是也没有忘了规矩礼仪,当下对东星月微微一抱拳。转身就走了下去,低着头坐在了李峰华的身边。一言不发,被打击的不浅。如果他只是稍微输了一点,他心中会觉得无所谓,将责任推给王程,可是他知道自己和东星月实力差距很大,无论如何他也是必输无疑。所以倍受打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李海生走下了擂台,留下了东星月一人站在擂台上,一袭黑衣在灯光下显得很深沉,她没有下去,目光扫视着台下的人。忽略了二师兄明石太郎的眼神,让明石太郎神色也很是漆黑难看。

  台下有些人都已经低声议论了起来。

  “日本伊贺道馆的东星月实力的确很强,但是李海生明显受了伤,影响了实力发挥。”

  “李海生被王程打伤了,不知道这个王程是不是故意帮东星月的。”

  “两人差距很大好吧,李海生就算不受伤,他还能击败东星月再说了,王程凭什么帮东星月”

  有人如是说道,帮王程说话了。

  可是那李家几人这时候都齐齐地站了起来。

  李峰华红着脸,气息爆发,冲着王程就大喝道:“王程,敢不敢和我打一场你有胆子欺负我李家弟子,有没有胆子和我签生死约,上擂台生死斗”

  这一声大喝,在整个场地内回荡不已,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比那主持人用话筒说话还要清晰的多。

  很多人都兴奋不已,因为他们知道下面有好戏看了。

  更多的人则是才发现王程也到了现场,还要和人打

  那这张门票就太值了。

  能看到比武大会第一名和南洋高手的比武,绝对的千金不换。

  “哈哈哈,王程也来了,还有高手挑战。”

  “那个高手是李家的高手,是李海生的叔叔,实力很强,我看王程不一定能打得过”

  “我想也是,这可是南洋国术世家的老一辈高手,不是棒子可以比的。”

  “悄悄地看,看王程说什么”

  议论声刚刚起来,就逐渐的安静下来。

  很多富豪观众都是叶家武馆擂台赛的常客,就是因为来这里看擂台赛经常会碰到意外发生,就会再次增加一场甚至两三场比武。

  江湖恩怨牵扯很是复杂,本就是如此,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叶家也从没有插手管过,反正自己坐着享受利益就足够了。

  王程没有站起来,目光直视着李峰华,平静地问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打你能代表什么”

  李峰华面色红润,虽然怒气上头,但是也没有失去理智,盯着王程沉声道:“我代表李家,你敢不敢”

  “哈哈哈哈,李家有什么资格和我武圣山相提并论”

  王程哈哈一笑,不屑地反问道。

  李峰华瞪着王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屑地冷笑道:“哼。武圣山了不起现在你武圣山有几个人一个落魄的道观罢了,天天挂在嘴上丢不丢人你有没有胆子和我上擂台签生死斗,不敢就滚回你的武圣山道观去吧。”

  “签生死斗”

  王程眼中的怒色一闪即逝,淡漠地道:“我会怕你李峰华,我只是问你一句,你确定要代表李家和我武圣山为敌”

  李峰华眼中闪过一丝阴险。冷哼道:“你和日本人勾结,打伤我李家弟子,人人得而诛之,就算你师傅长鹤道长站出来,也无话可说。”

  在场的知情人听到这话都是微微吃惊,没想到李峰华竟然当众将此事说了出来,这只是猜测而已,谁都没有确定地证据,污蔑武圣山传人和日本人勾结

  这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大家都有一丝震惊地看着李峰华和王程。

  最近一些年来。各大武术圈子都得到了一段平稳的时间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所以各自安稳发展,很少惹事,很久没有两个武学门派成为死敌,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了。

  现在,李家是准备全面向武圣山开战了吗

  很多人想到这个可能,都面色严肃,觉得武术界估计会不太平了。

  王程也盯着李峰华。正想说话的时候,场中却是响起了另一道清冷的声音。

  只见站在擂台上没有离开的东星月手持刀柄。盯着王程这边,冷声道:“王程,当日在武圣山我败给你了,现在我代表伊贺道馆,再次挑战你,如果你是武圣山传人。就上来吧。”

  哗

  很多现场的观众都兴奋地站了起来。

  今天真的是好戏连台呀。

  刚刚说了王程和日本人勾结的李峰华顿时愣在了原地,这打脸真的只是一秒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汤。

  其他人也都以奇怪地眼神看了李峰华一眼。

  你刚说人家和日本人勾结,马上就有日本高手向人家挑战了

  那你刚才的控诉算什么

  李峰华一时间愣在了原地,面色青白之色闪烁。胸口起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对东星月喝道:“是我先向王程挑战”

  东星月目光如刀,刺向李峰华,怡然不惧,依旧冷冷地说道:“那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李峰华顿时感觉浑身一寒,好像一把刀锋瞬间降临了自己头顶一眼,急忙稳住心神,沉声道:“好,那你们先打,打完我再来。”说着,他又看向王程,严肃地说道:“王程,我的条件不变,有胆子就和我来一场生死斗,你要是觉得我车轮战欺负你,那救你来安排时间。”

  生死斗

  生死自负

  王程这才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于君和韩时非点点头,一步步走向擂台,没有理会李峰华,目光只是看着东星月,平静地说道:“我也很好奇,你这段时间的实力进步了多少。”

  东星月紧握刀锋,冷声道:“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王程一步步走向擂台,每一步都走的异常的扎实,好像一座山峰在缓缓地移动一样,将大地都推平了。

  她在想什么,王程心中一清二楚。

  或许,她真的想和王程交手试试实力,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想帮王程洗脱嫌疑,虽然王程对此不在乎,可是面对如此时刻为自己着想的一个人,心中还是有一丝感动。

  但是,他也很好奇,她的实力现在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李峰华看着王程那步伐,心中就是一沉。

  所有的高手都能看出来,王程的步伐蕴含着奇妙的东西。这就是武圣山拳法的奥妙,也是古拳法才有的一种内在韵律,这在现代国术拳法上是看不到的。

  国术拳法的沉淀不够,少了很多底蕴。

  不过

  大家看到王程赤手空拳地走上擂台,都不看好。

  因为,赤手空拳面对东星月的刀,终究是劣势。

  就算王程的实力在东星月之上又如何

  王程不能有任何疏忽和闪失,不然只要挨一刀,就会立即落败,甚至稍有不慎还会丧命,刀剑可是不长眼的。

  当初,王程在比武大会上和平良樱比武,将平良樱的剑都抢了过去,当时所有懂行的武者都是一片哗然。

  可是,那一场比武当中,大家看不出平良樱的剑法到底有多厉害,虽然她是盯着服部剑雄传人的身份,可只是几招就分出了胜负,随后平良樱丢失传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

  承宝剑就认输而去。

  而现在,东星月的刀法,刚才大家都是见识过的,李海生被两刀当场击败。

  “王程加油”

  有普通观众给王程喊了加油声,然后就迅速的安静下来。

  到场的观众都是非富即贵,没人会出头做一些出格的事情,都会遵守规矩,就是安静地看着这场热闹,显示出自己的教养。

  王程站在擂台上,呼吸平稳,双眼盯着东星月,道:“你出手吧”

  东星月站在擂台中央,就是她刚才击败李海生的位置,从刚才到现在,她一步也没有动过,刀锋入鞘之后,右手也没有离开过刀柄,好像她整个身体都和刀锋融为一体了。

  盯着王程,她稳稳地调整呼吸,眼中的冰冷之色少了一些,随后就再次凝聚,眼神当中再次只有一片冰冷,心中尽可能的只有自己的刀。

  下一刻

  她先出手了。

  不,准确地说,她没有出手,而是一步迈出,冲向了王程。

  有些激动地高手瞬间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向擂台上发生的事情,因为东星月的速度很快,他们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精彩,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两人。

  呼

  东星月一步冲出,整个人就如一把刀一样的劈向王程,带起一股冰冷的风声。

  眨眼间,她就冲到了王程的跟前

  噌

  一声轻微的脆鸣。

  在这一刻,她才开始拔刀。

  这是伊贺道馆著名的拔刀术。

  也是当年伊贺长生最强的刀法之一,拔刀术

  讲究的核心就是人刀合一,人快,刀也快。

  拔刀的瞬间,就是胜负生死见分晓的时候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只看到东星月冲出之后,瞬间就拔刀了。

  一声轻响。

  东星月的身前瞬间出现了一片瀑布一般的白光,那是刀光。

  刀锋拔出,她自下而上地劈向王程的胸口,刀锋覆盖王程的整个身体的要害。

  这一刀,远远比东星月刚才击败李海生的两刀要强,如果她一开始就施展这种程度的拔刀术,李海生绝对一招都挡不住,会惨死当场。

  这是最直接的杀人技,被劈中了非死即伤

  面对这一刀,王程的双脚也是瞬间移动了一步,其他人几乎都没有看清楚,就好像他凭空向后闪烁了一下,没有任何动作就挪动了一步的距离。

  呼呼呼

  随后,雪白刀锋从王程的面前穿过,冰冷的空气之中蕴含着锋锐,冲刺在王程的脸上,甚至都感觉到了一丝生疼。

  好强的刀法

  王程对东星月的进步也有一丝心惊。

  如果是比武大会刚结束时候的自己,估计都不一定是现在东星月的对手。

  她现在的实战实力,俨然已经超过了当初的平良樱。

  呼

  东星月呼吸一变,一刀劈空,刀锋却是瞬间停止在了空中,展示出了高超的控制力,锋锐的刀锋眨眼间再次呼啸而起,自上而下地斜着劈向王程的脖子,刀锋再次化作一道白色匹练。未完待续。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