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东星月的刀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东星月的刀

  任何一个人,连续三次败给同一个人,绝对都会遭受沉重的打击。

  叶群生自小就是最优秀的一类人,也曾经遭受过诸多大小挫折。可都没有遇到王程之后来的严重,此刻他也心中甚至有一些怀疑自己,怀疑人生,难道自己一辈子都要生活在王程的阴影之下?

  盯着王程,叶群生心中有一种无力感。

  他知道王程还没出全力,如果王程出全力,他会败的更难看。

  王程也看着叶群生,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语气平静地说道:“赐教不敢当,你也很不错。”

  说完,王程带着张绍云,和韩时非,霍有文一起并排坐下来,于君已经坐在这里好一会儿了。

  叶群生盯着王程的背影,体内气息已经调整了过来,当下也不再多说,转身走了出去,走到另外一排坐了下来,这是叶家安排的最核心的一排位置,这里基本上都是港岛和南洋武术圈子里的核心群体。

  比如司徒真云和李家李峰阳以及李海生几人就坐在那里。

  按理说,身为武圣山传人,内地最古老正宗的道家武学门派,王程也有资格坐在那里,只不过他不会去,叶家的人也不会主动邀请他去。

  内地的武术圈子,向来是和南洋的武术圈子各自为政的,互相不来往,而港岛就是整个南洋武术圈子当中的一个分支,同时也和内地武术圈子有一丝接触,叶群生参加比武大会就是最明显的表现。

  而在王程对面,坐着一排日本人,正是日本伊贺道馆的代表们。

  这次虽然事关武馆传承延伸,对每一个门派来说都应该是头等的大事情,可是伊贺道馆的第一高手伊贺长生并没有到场,伊贺道馆派来的是伊贺长生门下二弟子明石太郎主持。

  东星月坐在明石太郎旁边,可见在伊贺道馆的地位很高,其他十几个日本高手都要靠边。

  此刻的东星月。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腰间挂着一把佩刀,一双眼睛紧闭着,右手紧握着刀柄。整个人就好像一把入鞘的刀,气势逼人,却又锋芒暗藏。

  与之相比,坐在另一边的李海生就显得弱了一点,整个人的神色都有些迟疑和踌躇。没有一个剑客应有的决绝。

  刀是一往无前,剑更要走偏锋,两者都需要一颗坚定的心。

  坐在王程身边的于君严肃地低声道:“王程,等下如果李海生比武失败了,你估计会有麻烦。不过你放心,我和韩队长会帮你。”

  韩时非也低声说道:“放心,港岛这里,我说话还管用的。”

  霍有文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王程本人则是无所谓地微笑了一下,道:“不用麻烦你们。如果他们敢找我的麻烦,我一拳打回去就可以了。我武圣山的威严,估计有些人都忘记了,随便一些人就敢挑衅武圣山了,今天或许是个机会让他们长长记性也说不定!”

  于君和韩时非微微一震,神色之中闪过一些诧异和思索。

  他们有一种猜测,或许王程有意击伤李家的李海生原因,难道就是想借此竖立武圣山的威严?

  武圣山几百年前的确算是天下第一门派,道门正宗,传承两千年。谁都不敢不敬。可是,最近一百年来武圣山沉寂了,只剩下了长鹤道士一人,而长鹤道士还隐居不出。很多人似乎都忘记了武圣山的存在。

  尤其是这百年来国术大行其道,很多人都以为国术武学才是中华正宗武学,最多就知道少林武当峨眉,但是这三大门派也没什么作为,乱世之中选择了封山,可大家对其他门派根本不知道其存在。

  武圣山。龙虎山,金刚宗,全真教,大雪山等等,基本上没人知道这些是什么,代表了什么。

  比武大会之后,王程代表武圣山威震世界,很多人才知道原来还有武圣山的存在,现在的确是重整武圣山威严的最好时机。

  两人凝重地看了王程一眼。

  韩时非低声告诫地说道:“这次到场的高手非同小可,港岛叫得上名号的高手基本上都来了,叶家老一辈高手叶峰合就在现场,据说他十年前就以寸劲凝罡,是港岛武术界的泰山北斗。”

  港岛这一亩三分地,却也是鱼龙混杂,各路高手汇聚。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道:“叶峰合肯定不会亲自出手,叶家没有为李家讨公道的必要。”

  “那倒是,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昨天李家的人就找了叶峰合,想要叶峰合出面主持公道,不过叶峰合拒绝了。叶家自从发展起来之后,就一直不参合内地武术圈子的事情,尤其是涉及到武圣山,叶家更不想参与。然后李家的人连夜从南洋找了一个李家高手过来,就是坐在李峰阳旁边的李峰华,据说已经是抱丹巅峰境界的高手,是李家竭力培养的二代高手之一,将来有希望凝聚罡气!”

  于君对王程解释了一下,目光看向李家那边的一个中年人。

  就是他所说的李峰华!

  李家虽然是剑法世家,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练剑的,这个李峰华和李峰阳一样,也是一个拳法高手。而李家在南洋发展了半个多世纪,和洪门来往密切,关系脉络遍布南洋,可谓是树大根深。

  王程的目光在李峰阳和李峰华,以及李海生三人身上扫过。

  李峰华也感受到了王程的目光,眼神顿时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团火热的光芒,那是一团怒火。他看着王程的时候面孔肌肉都抽搐了一下,似乎忍不住下一刻就冲上来和王程拼命。

  可王程的目光一直很平静。

  “大家好!”

  这时,一个主持人走上台去,穿着一身唐装很应景,看其步伐气息,也是练家子,微笑着对着在场所有人说道:“我很荣幸担任这次李海生先生和东星月小姐比武擂台赛的主持人,大家都是来看比武的,我就不多说废话了,我宣布比武现在正式开始,有请东星月小姐和李海生先生上台。”

  王程收回目光。不再理会李峰华,看向对面的东星月。

  只见东星月在这一刻才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神之中只有一片冰冷无情,目光看到对面王程的时候瞬间闪过一丝情绪。随后立即消失不见,依旧只有一片冰凉,目不斜视地起身缓缓走上擂台,左手按着刀柄。

  擂台是专门用顶级混泥土浇灌起来的,四周都是钢铁护栏。绝对的结实,比比武大会的擂台都要更值得信任。

  而且,这种比武自然是没有裁判的,属于无限制比武,比武双方可以使用任何自己能施展的手段来获取胜利。

  当东星月走上擂台,站在中间的时候,李海生也从另一边走了上来。

  只是,在场的武者都能看出,两者之间气势对比的时候,李海生就已经输了一筹。

  东星月整个人就如一把逐渐出鞘的刀。锋芒毕露,不忍直视,越来越锋锐。

  而李海生却像是一把生锈的剑,锐气不足,锋芒也很虚。

  “好,比武开始!”

  主持人大喊了一声,就仿佛逃跑一样的转身就跳下了擂台。

  这种真正的擂台比武,谁都知道很危险,尤其是两人都是用兵刃的高手,危险性更是惊人。稍有不慎,就会出人命。

  当主持人跳下擂台的时候,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

  王程也看着东星月,他看出东星月的内家气息在这段时间的确进步了许多。实力定然也大涨。

  或许,他根本不用出手针对李海生,东星月就能轻易将李海生击败!

  东星月现在的实力,很惊人!

  “你先出手吧。”

  东星月盯着李海生,冷冷地道。

  李海生深呼吸一口气息,将体内脏腑的不适。以及胳膊筋骨上的一丝刺痛压下来,也冷漠地说道:“女士优先,你先吧。”

  东星月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动手,就这么冷冷地盯着站在自己三米之外的李海生,显然是不准备先出手。

  全场都一片安静,谁都没有说话出声,就是盯着擂台,生怕错过一丝精彩,如此压抑的气氛,让李海生压力更大。

  呼呼呼……

  气息起来之后。

  他终究是先出手了。

  这明显是信心不足的表现。

  刹那间。

  他腰间的剑出鞘了。

  噌!

  一声脆响。

  李海生手中一道白光直接刺向东星月的面门,直取要害。

  这一剑,的确很快,不负快剑的名声。

  但是这却不是李海生的全力一剑,因为他胳膊骨骼受损,此刻还没有痊愈,发力受到了影响。

  叮……

  可对面的东星月却是没有拔刀,双脚都没有动,就是左手当中的刀鞘抬起,就很轻松地将李海生的剑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冰冷地说道:“李家剑法,不过如此。”

  声音刚刚出现,她就发力了。

  只见她手腕灵活的翻转,手中刀鞘的尖端呼啸着压下李海生的剑锋,同时穿过空隙,迅速地刺向李海生的面门。

  这一下的速度,比之李海生刚才的剑更加的快。

  李海生微微一惊,来不及说话反驳,脚下后退的同时,手中刀锋急忙横在身前,挡住了这一刀。

  可是,东星月在这一刻展示出了强大的近战刀法技巧。

  她依旧是一只手紧握刀鞘,没有拔刀,刀鞘在手中灵活的好像自己的手臂延伸一样,呼呼呼地来回穿刺,每一招都异常的刁钻,刀鞘时刻都不离李海生的面门要害,逼迫的李海生不得不一直防守,同时被逼迫的不断后退!

  在场的诸多华人武者都是面色不忍,看到这一幕,都知道李海生的实力和东星月有差距。

  现在李海生的身上还有伤,更无法全力发挥,那么差距就更加的明显了。

  一时间,大多数的知情人都看了王程一眼,虽然大家能看出即便李海生的全盛时期,估计也不是东星月的对手,也一样会输掉这场比武,可是也还是将责任推卸到了王程的身上,似乎这样就能掩盖事实一般。

  王程却是没有注意他们,而是在仔细地观察东星月的刀法。他现在知道,如果上次他和东星月在武圣山比武的时候,东星月有这种刀法实力的话,他当时必定落败,无力反抗。

  前有叶群生,现在有东星月,在他这段时间实力进步的时候,他身边的人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也有了巨大的进步!

  呼……

  叮……

  东星月的刀鞘猛然劈下来,如一招力劈华山,劈在了李海生的剑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李海生冲击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好大的力道!

  在场的大多数武者都微微地感叹,一个练刀的人,在这种年纪有如此气息和力道,也实属罕见,绝对不弱于抱丹境界的国术武者了,当真惊人。

  而李海生在这一刻也展示出了自己南洋十大高手排名第二的实力。

  关键时刻,他脚下还没站稳的时候,手中三尺长剑就划过半个圆,翻身顺势一剑削向东星月的肩膀。

  东星月脚下步伐移动,转身依旧以刀鞘挡住了这一剑,很轻松,无压力。

  到现在,她还没有拔刀!

  就凭这一点,两人其实已经是胜负见晓了。

  但是,李海生不会放弃,一剑被东星月挡住之后,他的左手突然在腰间一抽,一把软剑从腰间剑桥拔出。

  哗啦啦……

  一声脆响,软剑如一条布带一样,诡异地瞬间飘向东星月的面门。

  双剑同时出击!

  到场的普通观众都大呼过瘾。

  也就在这一刻,东星月突然眼中寒光大盛。

  她拔刀了。

  左手的刀鞘依旧挡住李海生的剑锋,她右手突然握住刀柄。

  噌……

  又是一声清脆刺耳的轻鸣,每个听到的人都感觉到耳朵发冷,整个现场内,好像温度都在这一刻下降了一般。

  寒光闪烁。

  东星月的刀锋化作一道光,比之李海生的剑更快,更凌厉!

  当……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

  东星月的刀锋实打实的一刀劈在了李海生的软剑上,巨大的力道将李海生冲击的手腕发麻,五指力道一松,手中的软剑顿时离开手掌飞了出去……

  李海生丢了自己的一把剑。

  全场哗然,很多观众都忍不住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