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六章 比武的背后

第六百五十六章 比武的背后

  房间里安静下来。▲∴▲∴,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听了王程的话,知道王****的就是冲着李海生去的,两人还是满脸的不理解,不知道王程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

  李海生的对手可是日本伊贺道馆馆主伊贺长生的关门弟子,伊贺长生此刻差不多算是日被第一高手了,服部剑雄已经死了,丰臣阳二快死了。

  而韩时非对武圣山的事情了解很多,知道几十年前伊贺长生和长鹤道士可是死敌。

  那么按理说,王程应该也是伊贺长生弟子的敌人。

  可是,现在王程将李海生打伤,让其明天不能全力出手,目的就是要让李海生输掉,几乎可以想象李海生必定会被伊贺道馆的弟子击败。

  这么做,对王程有什么好处?

  韩时非和霍有文满脸的疑惑。

  而王程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有些事情也是不能说的,当即坐下来就端起茶杯慢慢地喝茶。

  只有张绍云心中隐约明白,他知道王程和东星月之间有些关系,猜测出这次和李海生比武的八成就是东星月,那么王程出手打伤李海生也就可以理解了。

  当然,作为王程的徒弟,他是不可能在这里指出来的,只是安静地站在师傅王程旁边。

  韩时非和霍有文也因为这件事隐约间对王程有些不满,所以也坐下来没有说话。

  毕竟,王程这么做,可以说就是在帮助日本人。

  不一会儿!

  黄德林从外面客厅走了进来。面色严肃淡然。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道:“他们都走了,王程,我们开始治疗吧,又要麻烦你了。我感觉最近好多了,再麻烦你治疗一次,我自己依靠内家秘法修炼起来,应该能慢慢痊愈了,以后我看就不麻烦你了!”

  这是在和他拉开距离了。

  王程呵呵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那这样就最好了,黄师傅疗伤的时候还可以锻炼内家气息,一举多得。我今天就给你进行最后一次治疗吧。”

  黄德林站起身来,道:“好,请。”

  说着,他当先走到后面黄家武馆给人扎针的地方,直接就脱了上衣,躺在了床上,等待王程的治疗。

  王程看着黄德林如此明显的态度,也没有解释什么。自己做了就做了。他跟上去,拿出自己口袋里带来的玉针。就开始给黄德林展开了治疗。

  他现在的医术比以前有了不小的进步,刚才又有了给于君治疗的经验,所以现在再给黄德林治疗,就显得游刃有余。

  黄德林的伤势本就不是很严重,比于君的轻松了很多,只是伤势很关键,所以一直卡在那里,导致他迟迟无法突破内家气息。

  经过上次王程的治疗,伤势就好了很多,只要他继续修炼下去,依靠自己的内家气息迟早就会痊愈。

  可是,他受到最近武术风气大涨的影响,黄德林也不甘寂寞了,冒着风险突破到了抱丹境界,所以在脏腑之中留下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暗伤,尤其是在已经有旧伤的心脉上,更是有明显的创伤。

  他最近沉浸于突破的兴奋当中,没有仔细感受,可是王程一把脉就清晰地觉察到了。

  王程盯着黄德林,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就改变了自己行医的准则,而是依旧仔细看了看他的情况,再进行行针治疗,每一针都显得小心谨慎,不容任何差错意外。

  一场治疗,持续了一个小时。

  因为是最后一次治疗,所以王程尽可能地将黄德林的心脉伤势进行修复,同时还将他其他受损的脏腑也捋了一遍,算是做到了最好。

  所以,治疗的时间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结束。

  结束的时候,王程略微疲惫地将东西收了起来,看着黄德林说道:“黄师傅,治疗就这么结束了,我们后会有期!”

  黄德林站起来穿上衣服,顿时感觉到了明显的不一样,感觉好像全身轻松了下来,好像卸去了很多负重一样,似乎一下子得到了全新的生活。他神色之中的激动一闪即逝,看着王程的神色有些复杂。

  虽然王程刚才打伤了李海生,等于是间接帮助了日本人,让他很不悦,如果是其他的年轻人如此做,他估计都会言辞激烈的批评了。

  可是,黄德林必须承认,王程的医术好像更厉害了,这手段简直是不可思议。

  “王程,多谢。”

  他没有说太矫情的话,只是双手抱拳,郑重地说道,心中将这份恩情铭记于心。

  不管王程是不是和日本人有关系,都不能改变他欠下王程人情的事实,他以后必定会找机会还上。

  王程淡淡一笑,道:“黄师傅客气了,我和有文是朋友,今天的治疗已经结束了,后会有期。”

  说着,王程也严肃地抱拳,然后就干脆地告辞了。

  既然对方和自己拉开距离,那王程自然会保持距离。他不会去刻意地解释什么,更加不可能去刻意地讨好谁。

  张绍云也对黄德林和霍有文微微抱拳,就跟着师傅王程走了出去。

  韩时非也跟着一起离开了,他专门负责跟着王程的。

  霍有文也想跟着出去,可是想到师傅的伤势,和刚才的事情,就和王程打了一声招呼留了下来。等王程三人都出去了,他才低声对师傅黄德林说道:“师傅,我想王程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只是应该不能告诉我们罢了。他出身武圣山,长鹤道长和伊贺长生是死敌,肯定不可能和日本武术界有密切的关系。据我所知,他和伊贺道馆的高手交手就不下两次。”

  黄德林面色严肃下来,看着王程离开的方向。语气平静地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已经做了。我看明天李海生应该不是那日本年轻高手的对手了。本身他们双方就只是胜负五五开,现在他被王程打伤手臂筋骨和脏腑,短时间内实力至少下降了三成,不出意外,应该是必输无疑。”

  黄德林也是中医,所以刚才检查了一下李海生的伤势,心中有准确的判断,对王程就更加的不爽。

  他继续说道:“这次比武是他们一年前就有约定的。只是因为之前的对手有事不能参加,才拖到现在换了对手。这事关我南洋华人和日本武术界之间的恩怨和颜面,一旦李海生输了,影响不小,伊贺道馆赢了就有了资格,可以堂而皇之的将武馆开到南洋去。”

  霍有文微微一惊,眼中也闪过一丝无奈,明白了为何师傅这么生气了。

  竟然事关武馆传承的地盘延伸?

  那的确是事关重大了,甚至说是民族大事都不为过。

  霍有文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不知道如何为王程解释。

  而这时候。王程带着张绍云已经出了黄家武馆。

  韩时非走在旁边,道:“王程。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酒店吧。”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太阳彻底地落下了地平线。

  王程看着已经逐渐亮起灯光来的港岛景色,摇头道:“韩队长,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我在这里走走,放松一下,到时候我们自己回去。”

  韩时非凝视着王程,没有看出什么来,当下点头道:“好,霍警官那边的确需要我去帮忙,我就先去忙了,你如果遇到麻烦,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我随时都可以过来帮你。”

  “呵呵,好。”

  王程随意笑了笑,不置可否。

  韩时非当即也没有多说,似乎真的是有事情,转身就急匆匆地上了车,发动车子跑了出去。

  王程带着张绍云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此刻港岛的街道上已经是人潮聚集,下班时间到处都是行人,尤其是这一块本身就是闹市区,更是人潮涌动。

  走出一条街道,再朝着南边走,师徒两就来到了海边。

  王程站在海边,看着不断冲击而来的海水,想起了自己在天池当中不断冲击水浪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是奇妙,很是锻炼力气和肌肉。

  人在水中本身就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水压,如此可以锻炼脏腑和内家气息,同时人在水中发力的时候也会面临更大的压力,每一个动作都需要消耗更多的气息,所以在水中运动是最锻炼身体的运动方式。

  王程心中有想法,回江州闭关这一段时间,可以专门去江水当中好好的修炼修炼。

  佛道纯阳合一,内家气息大涨,他需要好好的把握这种进步,把握体内的每一丝力量,如此才能完美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王程,是不是在等我?”

  这时候,他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王程没有看过去,只是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正是前面在黄家武馆见过的司徒真云!

  当时,他就看出司徒真云看自己的眼神不对,肯定是有所图谋。

  司徒家族几乎代表了近代洪门的发展,也把持了南洋洪门的势力,野心极大。当初司徒翔龙在京城见到王程的时候,就极力的拉拢王程和其他内地武学势力,想造势吞并内地的洪门分部。只可惜最后长鹤道士没有同意司徒翔龙的提议,反而帮助了内地的洪门分部来对抗南洋洪门的吞并。

  一个没有统一的洪门,才符合武圣山的利益,也是内地政府想看到的。

  而后来,王程和颜玉发起的寻宝,也有洪门司徒家族的参与,司徒家也掌握着一张地图!

  司徒真云看着王程,身上没有丝毫气势,就如一个普通人,但是他内家气息绝对不弱。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王程的一招之敌,也就不在这里显摆精气神了。而且他今天来不是和王程交手的,继续说道:“王程,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李家和日本伊贺道馆之间的比武涉及到了武馆传承的延伸区域。如果李家输了,那伊贺道馆就可以开到南洋去。”

  “那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王程虽然心中也有些惊讶,可是并没有在意,语气很平静。

  南洋武术界和内地武术界对立了已经半个世纪,那里的许多政权也是美国扶持的,所以也和内地政府不对头。

  长鹤道士在南洋更是几乎遍地都是对头。

  日本伊贺道馆开到南洋去,那样日本武术界和南洋也就是直接面对面的对上了。

  如此,王程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反而认为是好事。

  虽然南洋武术界也是以华人为主,但是不受控制的势力,基本上就是潜在的敌人。

  而日本伊贺道馆也是王程的敌人,两个潜在的对手面对面刺刀见红的肉搏,对他来说是好事,可以互相消耗。

  “李海生的剑法,我很失望。”

  王程只是解释了这么一句。

  司徒真云呵呵笑了笑,道:“那好,我们不说这个了,伊贺道馆到了南洋,我们也不怕。五禽宗宝藏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感兴趣吧?”

  “你们更加感兴趣才对。”

  王程反问了一句。

  司徒真云点点头,承认地说道:“那是自然。武圣山武学传承自道门正宗,本身就是无敌于天下的,肯定对五禽宗武学不在意。那么,王程,如果我想要你手中的三张图,你想要我付出什么?”

  三张图?

  王程凝实了司徒真云一眼。

  他从少林寺回来还没多久,而他从少林寺得到那张地图的事情却是已经传到南洋去了。

  看来,少林寺和南洋的联系也比较密切,或者说是和洪门的联系很紧密。

  “你想要地图。”

  王程的眼神如电,似乎要看透司徒真云,问道:“是不是不甘寂寞?看来,洪门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你大哥是南洋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几乎是内定的洪门继承人。你要追上他,有些难度,光是五禽宗武学不够。这份宝藏你大哥也有份,你有的,他也会有!”

  司徒真云面色凝重严肃地点点头,道:“不错,那我想击败我大哥,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王程淡淡一笑,道:“我凭什么帮你?”

  “我可以和你结盟,如果你帮我击败了我大哥,将来我掌舵洪门,我就和你武圣山结盟。只要是你王程想做的事情,我就可以帮你!”

  司徒真云说的很是直接,直言不讳地说了自己的目的。

  就是想拿下洪门的领导位置。

  王程喜欢和有野心的人打交道,有野心的人,才好掌控。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