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嚣张霸道

第六百五十五章 嚣张霸道

  李海生向来就是将内地武者不看在眼里的存在,一直认为南洋才是华人武术界的精华聚集地。他********的剑法也是中华最正统的剑法,也认为国术才是真正的武术,古拳法已经没落。

  而事实上!

  他上次面对颜玉下南洋的挑战都没有接受,因为他害怕输。他也忘记了在比武大会之前说过要北上挑战冠军的事情。

  还是一个原因,他害怕会输。

  他作为当年天下第一剑的家族传人,他输不起。

  而现在,面对王程,不管如何,他几乎都是被王程当场打脸了,如果他不出手,那他就会比被击败更加难堪!

  一瞬间!

  他选择了出手。

  剑光如雷蛇一般地在空中呼啸刺来,空气好像都要被刺破了,锋锐笼罩着王程上半身的所有要害。这一剑好像没有任何固定的轨迹,随时都能刺中王程身上任何一处要害一般。

  其他人都是面色一愣,黄德林更是想要立即出手阻止。

  可王程这时候也是没有任何迟疑地出手了,这本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只见他瞬间伸出一只手,两根手指抓向空中蜿蜒闪烁的剑光,眼中绽放着熠熠光晕,好像看到了剑光前进的轨迹!

  叮……嗡……

  突然。

  一声脆响。

  周围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李海生更是浑身颤抖了一下,手中的软剑也在这一刻停在了空中,神色满是惊骇地盯着面前的王程。

  王程的手指在空中精准地将李海生的剑锋夹在了两指之间,巨大的力道让剑锋停在了空中,无法再前进一寸,两根手指给人一种稳重如山的错觉,那柔软的剑锋在他手中稳稳地没有任何动静。

  “李氏剑法,不过如此。”

  王程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手指猛然一颤。

  嗡嗡嗡……

  霎时间,剑锋就发出阵阵急促的震颤。那一截剑锋瞬间因为急促的震颤而化作了虚影,巨大的力道传递了过去!

  叮……

  一声脆响,将其他人都惊醒了过来。

  李海生的身形猛然后退了一步,看了看手中还剩下的剑柄。浑身颤抖着。

  他盯着王程,看着王程手中那强行震断的剑锋,面色漆黑如水,沉声道:“王程,你想做什么?我之前没有得罪过你吧?”

  李海生一直都是个聪明人。想来懂得趋吉避凶。他每一次寻找对手也是精挑细选的,不会选择没有必胜把握的对手,也不会选择背景太过强势的对手,那样胜利了也会得罪一些不能得罪的人。

  所以,他一直不曾说过任何贬低王程的话,就是不想和王程成为敌人,即便是之前针对比武大会,也只是说比武大会,而没有针对比武大会的十大选手。

  可是,他此刻也能看出来。王程从刚刚出现开始,几乎就在针对他。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王程,所以怒气更盛。

  王程没有说话,眼神凝视着李海生,手指一抖,手中的断剑就呼啸着刺入地面,接着欺身上前,一步迈出,冲向李海生。

  李峰阳在这一刻也看不下去了。选择了出手。

  他不可能看着自家后辈在这里被王程欺负,也是一步冲出,就是一拳袭向王程的面门而来,是正宗形意崩拳。气息凝聚,赫然也是抱丹境界的宗师级高手,虽然还没有达到巅峰,可也进入了抱丹中期,比之黄德林要强出了许多。

  “王程,住手!”

  李峰阳对王程呵斥一声。出手也几乎是没有留手,想要给王程一点颜色看看。

  王程面对李峰阳的一拳,身形微微一转,没有躲开,而是一拳回应了出去,同时另一拳依旧冲向李海生。

  李海生和李峰阳都是神色微变。

  没想到王程如此托大,一只手仓促硬接李峰阳的一拳,还敢继续向李海生出手。

  李海生面色低沉,双脚站定,扎下形意拳桩法马步,一拳炮拳冲向王程,拳法也有化劲巅峰的实力,内家气息绝对不弱,也有心想要教训王程,所以是全力出手。

  而且,李海生的手腕手臂关节都是异常灵活,变招很迅速,说明他的剑法基础非常的扎实,难怪能施展一手快剑。

  黄德林和霍有文见到这一幕,都微微色变,不知道如何处置。

  按理说,是王程欺负李家叔侄,可是此刻李家叔侄一起出手,也是以多欺少。

  黄德林想要帮王程,但是也觉得不合适,李家叔侄是他的客人,当年李家老一辈的高手和他黄家就有交情,双方算是世交。

  而在这时候!

  双方已经交手了。

  在场的谁都没有再插手,黄德林迟疑之下,也错过了时间,其实心中也选择了两不相帮,两边都不得罪。

  就在这一刻,发出一声轰鸣。

  王程的拳头首先和李峰阳的崩拳碰撞,李峰阳拳头上凝聚的崩劲瞬间破碎,没有任何侥幸。王程巨大的力道爆发开来,将李峰阳打的整个人都双脚离地倒飞出去,咔嚓一声脆响,整条胳膊当场就脱臼了。

  同一时间,王程的另一个拳头也击中了李海生。

  两人的拳头也是硬碰硬的交手,谁都没有选择后退或者是卸力,就是力量的硬碰硬。

  看到叔叔李峰阳被打飞,李海生心中就迟疑了一下,这一迟疑,让他拳头上的炮劲就没有那么凝聚,所以瞬间就被王程击碎,他感觉整个拳头也刹那间就失去了知觉,随后胳膊骨骼刺痛,关节脱臼,整个人也随之飞了出去。

  除了张绍云,其他人都看的呆住了。

  霍有文和韩时非昨天在路上见识过王程空手接子弹的一幕,可以想象王程的实力绝对强悍无比。可是他们看到王程此时以一敌二,将李家叔侄两都打的飞出去更为震惊,因为他们都认识这李家叔侄,也知道他们的实力,如此更有对比性。

  李峰阳可是南洋出名的高手。抱丹中期的宗师级高手,走到哪里都是受到后辈尊敬的前辈高人!

  在这里却是被王程一拳击败。

  而且,傻子都能看出来,王程还没出全力。

  那王程的实力是有多强?

  轰轰……

  两声轰鸣。李峰阳当先落地,身体撞在一张桌子上,将整张厚厚的实木桌子撞的粉碎,身形狼狈不已,可如此反而是将身上的力道发泄在了木桌上。所以身体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冲击。

  然后,李海生紧随其后的也摔在了地上。可惜他很倒霉,没有桌子给他卸力,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之后,顿时就感觉浑身都散架了一样,躺在地上一时间一动都不能动,气血都缓慢无比地在运行,内家气息都无法正常搬运!

  好霸道的拳头,好强势的力道!

  李家叔侄两心中同时想到这个词汇。

  黄德林见王程依旧气息凝聚。还不肯罢休的样子,急忙上前挡在了王程身前,面色严肃地说道:“王程,你这是为何?李家贤侄可有招惹过你?有什么事,你可以说出来,如果是他的不对,我可以让他给你道歉赔不是。”

  咳咳咳……

  霍正华也咳嗽了一下,语气缓和地说道:“就是,王程你是武圣山传人,身份高贵。如果李家贤侄有什么不对的。你也别太计较。”

  霍正华见识了刚刚王程的实力,也是忌惮非常,不敢说过激的话招惹王程。

  王程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无法起来,一时间也无法说话的李海生。淡淡地道:“没事,我就是想试试南洋十大高手的实力而已。我听闻南洋武术界对我武圣山很不服,本以为南洋年轻高手会给我一个惊喜,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李海生面色绯红,挣扎着站起来,感觉右手已经麻木地失去了知觉。骨头发出刺痛,这是明显筋骨受了伤,甚至有可能轻微骨裂了,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起来,因为他知道明天还要面对日本高手。

  手臂筋骨受损,对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会严重影响实力地正常发挥。

  “王程,今日之耻,我李海生一辈子都会铭记,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亲自上武圣山向你讨个说法。”

  李海生盯着王程,一字一顿地说道,每一个字说出来好像都蕴含着全身气息一样,似乎要将今天的事情深深地印记在脑海里。

  王程浑身轻松,眼神盯着李海生的视线,从其眼睛当中看到了一丝仇恨。可是,他不在乎,他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足够了。

  突然。

  王程气息一变,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张嘴说话。

  但是,整个房间内猛然响起一阵厚重的声波……

  嗡……轰…………

  黄家客厅内所有人都感觉耳边失去了听觉一般,周围空气骤然剧烈的震荡,在不断地冲击他们的耳膜和身体。

  所有的玻璃都瞬间破碎,发出一声声清脆的破碎声音。

  首当其冲的李海生直接被巨大的冲击波震荡的身体再次离地而起,又倒飞出去了几米远,躺在地上浑身软软的,几个时辰内是没有办法发力了,眼神之中是深深的惊骇以及疑似无力感。

  王程看着李海生,依旧是居高临下的冷漠:“你觉得,你有和我相提并论的可能吗?李海生,如果不是某些原因,我连对你出手的兴趣都没有。”

  说完,王程冷冷地看了李峰阳一眼,让其如坠冰窟一般。

  同时,李海生也听出了王程话里的意思,对他出手似乎是有特殊的原因?

  是什么原因?

  李家叔侄两心中都满是疑惑。

  “黄师傅,抱歉。”

  王程转身对黄德林抱拳歉意地说道:“今天事出突然,给你添麻烦了。”

  黄德林苦笑了一下,眼中的怒气一闪即逝,心中虽然依旧对王程在自己家里对自己的客人如此出手的行为很不满。

  可是他也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了起来,不好对着王程的面爆发。

  因为,他估计,现场所有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是王程的对手。

  王程此刻的实力都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仅仅是一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王程现在的实力就几乎相当于国术体系罡气境界的超级高手。

  如此高手,整个港岛也就只有一个,整个南洋聚集了当年中华大地超过五成的国术精华传承,可凝聚罡气的超级高手也不会超过两只手!

  这些高手,每一个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谁敢当面对其不敬?

  而王程虽然年纪还很小,可如此就更加的可怖,更加的不敢得罪,不然谁能想象到以后王程会有多厉害?

  李海生和李峰阳看出王程的实力之后,此刻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两人都不断的深呼吸压下自己的气息。今天的事情他们现在是没有资格追究了,只能等回南洋给李家家主说了,才能做定夺。

  但是,作为********,他们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到时候或许会有李家家主上武圣山讨说法也不一定。

  “王程,哎,算了吧,你跟我到里面来。”

  黄德林盯着王程,最后没有多说什么,对李海生和李峰阳两人摇摇头,也示意两人此时不要再招惹王程,就带着王程进去了,将两拨人暂时分开。

  不然,等下王程要是又把霍家和洪门的人都揍一顿的话,他黄德林也收拾不住局面。

  张绍云和霍有文,韩时非都跟了上来。

  霍有文和韩时非都满脸的疑惑。

  按理说,王程是不可能和南洋李家有什么交集的,当年天下第一剑李景林的后人迁徙去了南洋之后,就再也没有李家的人回内地过。

  李家的人也专心在南洋发展,不曾和其他强大的势力作对,可以说一直都活的很明智,所以才能在当年混乱无比的南洋扎根下来,一直存在至今,还有所发展。

  “王程,你老实说,是不是李家的人私下里对你做了什么?”

  当黄德林又出去招呼李家叔侄的时候,韩时非低声严肃地问道。

  王程眉毛一扬,不屑说谎,所以很干脆地摇头道:“没有。”

  韩时非还是严肃地说道:“那你这么做是为什么?我能看出来你是针对李海生去的。他明天要在叶家武馆和伊贺道馆的高手比武,你现在打伤了他的手臂筋骨和内家气息,他明天必定无法发挥全力,要是输了,那对李家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我不在乎李家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不想李海生赢,就这么简单!”

  王程面对韩时非,不容置疑地说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