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五十章 那个人影

第六百五十章 那个人影

  韩时非上来说道:“好了就好,我就说王程的医术绝对没问题,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都有办法治好。”

  于君对此话很赞同。他心脉几乎断裂,依靠印度婆罗门秘法强撑着一口气苟延残喘了多年,被王程治疗之后也有一些明显的效果,心脉变得更有力了reads;。

  黄德林和他的情况也是差不多,只不过要轻了很多,不会影响生命健康,只是影响内家气息的爆发,限制了实力增长。

  两人都在王程的治疗逐渐有了起色,其中伤势较轻的黄德林再治疗两次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对于人体内部的了解,以及对医术的领悟上,王程几乎和自己的武学是同步的。

  一旦他对武学有所突破,那么在医术上也会有所进步。

  在王程的身上,这两者可以说是一体的。

  霍正荣终于露出了轻松地笑容,笑道:“英子,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后再也不敢去你家了。”

  闻英看向霍正荣,也轻松地笑了笑,道:“容叔,这是我技不如人,和你没关系。”

  “话是这么说,可你是我带过来的,你要是出了事,你爸不找我拼命才怪了。对了,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韩时非韩队长,个月就正式从港岛警署离职,加入我们,成为我的副手。也是你们的上司。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一家人,都认识认识。”

  霍正荣将韩时非介绍给其他几人。

  闻英和韩时非握了握手。也严肃地自我介绍道:“闻英,德国华人。”

  那中年人也上来和韩时非握手。似乎听说是自己的上级有些不高兴,声音低沉地道:“罗万虎,新加坡人!”

  年轻女子表现的比较活跃:“你好韩队长,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我叫陈菲菲,韩队长叫我菲菲就好了,以后多多指教。”

  那被王程一拳打的现在内家气息才回过气来的年轻男子上来拘谨地说道:“你好韩队长,我叫蔡诚。叫我小菜就可以了。”

  他不敢看向王程的方向。

  王程此刻坐来喝了一杯张绍云倒的茶水,眼神扫视了一圈屋子,让自己的精神稍微放松了,随后眼神扫过霍正荣几人一眼,通过内家气息判定了这几人的修为高低。

  单纯的内家气息方面,闻英和霍正荣几乎不相上,这就是闻英所修炼拳法武学的优势。不过两人交手的话,霍正荣肯定可以击败闻英,所以霍正荣是几人当中实力排在第一的高手,也是头儿。其次应该就是闻英。

  她的实力应该还在韩时非之上。

  然后是那个叫罗万虎的中年人,看气息,肯定是抱丹境界的国术高手。

  最后的陈菲菲和蔡诚都差不多。看步子,也是修炼国术的套路,应该是化劲的武者,在寻常武者当中也属于年轻精英高手了,可是在这里,在王程和闻英以及霍有文面前,两人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

  韩时非和大家都打了一声招呼,给了霍正荣一个眼色,就大声地说道:“各位。王程今天坐飞机过来也累了,我们让他好好休息。明天他还要给两位重要的病人治疗。我们先回去,闻英刚刚恢复也需要休息。”

  霍正荣当即向王程抱拳道:“那是应该的。王程,再次多谢你出手相救,我们就先告辞了reads;。”

  闻英略微尊敬地说道:“王程,我尊重你的规矩,所以谢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会把诊费如数给你的。”

  王程坐在椅子上没有起来,点点头道:“可以,你们慢走。”

  韩时非,于君,霍有文也都一一抱拳告辞。

  一行人都离开了王程的房间。

  霍正荣和韩时非肯定是有事情要商量,应该是关于这次国际刑警方面的任务。

  王程目送几人离开,闻英还回头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

  她也能清晰地看出来,王程的内家修为堪称恐怖,还在她之上,彻底领悟纯阳,而且纯阳已经高照体内气血。

  这种情况,同样纯阳气血的爆发力要比寻常武者高出一个档次。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王程对张绍云也说道:“绍云,你也回去休息吧,记住睡觉的时候也要多练练呼吸。”

  张绍云答应道:“我知道了,师傅,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王程再次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等张绍云也离开,王程确定房门关好了,目光一转,他看向只有自己这个角度才能看到的角落里,那里一直都安静地立着一个人影。

  一袭黑衣,安静而立,倾国倾城!

  自从他第二次进入房间就看到了,所以故意坐在了这里,将其他人都挡在另外的角度,也就只有他能看到那个人影。

  正是东星月!

  迎着王程的目光,东星月从角落里缓缓地走了出来,脸上冰冷的表情逐渐融化,走到王程跟前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一丝满足的笑意,似乎自己所做的一切就为了等这一刻。叹了口气,她凝视着王程,轻声道:“你飞机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王程担心地问道:“伊贺长生有没有怀疑你?”

  东星月摇摇头,肯定地道:“没有人怀疑我,没有人相信我杀了大师兄,他们都以为是你杀的,我师傅可能次会专门上武圣山一次,你和你师傅要小心点了。”

  事到如今,东星月对此事已经平常对待了,毕竟人已经死了。

  她继续说道:“这次我们来港岛有一次重要的比武,我将会代表日本伊贺道场,和南洋一位剑法高手对决。”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没有将伊贺长生放在心上。现在师傅长鹤道士的实力今非昔比,面对伊贺长生的刀也绝对不会落于风,却是对南洋的剑法高手好奇。当即就开口问道:“是谁?”

  “李氏传人,李海生!”

  东星月语气凝重地说道。

  王程也是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他也听过李海生的名字,这个名字在南洋十大年轻高手当中排名第二,是一个剑法高手,是仅次于洪门当中一位年轻高手的天才剑客,据说一把快剑无人可挡,如果那洪门年轻高手不带全套也不敢和他交手reads;。

  而这个李氏,不是形意拳的李氏,而是民国时期天第一剑李景林的后人。

  张王李赵都是随处可见的大姓。所以这几个姓氏当中有同姓不同宗的大家族,也不奇怪。

  王程担心地问道:“你有把握吗?”

  东星月仔细地凝视着王程表情和眼神,问道:“你关心我吗?”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东星月露出一丝开心地笑意,她看了出来,所以相信,瞬间好像整个房间都变得欢快了起来,微笑道:“那就足够了,我的动力就在你的身上。本来这次对决是要平良樱来出面的,她代表了服部家族。也代表了服部剑雄的时代,可惜她现在失踪了,被你收养。整个日本武术界还没人知道。所以,我师傅伊贺产生就推举我出面,代表日本武术界和南洋李氏剑法传人一战!”

  “你上次传给我的内家修炼秘法,我也有修炼,很有效果,中华的内家秘法的确在我日本武学之上!”

  修炼了之后,东星月才知道其中的高,伊贺家族的内家秘法只能说是一般般。

  这时候,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突然身体从椅子上弹射而起,手掌瞬间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轰然袭向东星月而来。

  东星月脸色依旧平静,浑身气息也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很是轻松的样子,她就这么眼神平静地看着王程,看着那个拳头瞬间来到了她的眼前,好像一刻就要击中自己了。

  一股剧烈的气息吹拂的她后脑勺的马尾辫都飘了起来,可是就是无法让她的眼睛眨,因为她知道结果。

  而王程的拳头此刻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他没有继续用力,缓缓收回拳头,看着东星月的眼神,平静地说道:“我已经收平良樱为我徒弟了,她的武学资质的确堪称顶尖。东星月,要不你也脱离伊贺道馆,来我武圣山,我收你为徒,让你修炼我武圣山最强大的武学。我可以给你保证,我不会因为你是日本人,就对你区别对待,我会一视同仁,传你正宗武圣山拳法!”

  东星月这时候身体才僵硬地轻轻地颤抖了,一双眼睛也直盯盯地看着王程的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两,换了一口气息,声音变得清冷,问道:“你想收我为徒?”

  王程和她的眼神对视,没有退缩,点头道:“嗯。”

  东星月的声音依旧清冷:“你要和杨青语成婚了?”

  她一语问到了关键!

  王程虽然回家的时候还没向父母提这事儿,却是已经打算从港岛回去就会好好准备,和家里人说道说道,然后这段时间在江州调教徒弟和两个师妹,自己也沉淀武学,所以就乘着时间准备和杨青语公开定亲。

  可是,他心中却也放不一个身影。

  那个可以为了他做任何事情的人影。

  那个为了救他杀了自己师兄的面孔!

  所以,他这次见到她,就想快刀斩乱麻,将此事做一个了结reads;!

  将她纳入自己门,成为师徒关系,就此斩断念想,然后他可以教她最好的拳法武学,算作是她为自己付出的补偿。

  面对东星月的问题,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这个不需要隐瞒,也不会更改。

  东星月的呼吸逐渐稳定来,心中情绪也稳定来,盯着王程冷冷地道:“我不会拜你为师,我要成为日本第一高手,终有一天我会击败你。”

  王程摇摇头,道:“你是不可能击败我的。”

  “哼!”

  东星月冷哼一声,突然一步冲上前,手肘瞬间撞向王程的胸口而来,力道极大,凝聚出了一股劲。

  王程手掌一挥,就挡住了她的手肘,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手指扣住了关节,让她无法继续发力。

  东星月没有放弃,再次身体一转,另外一只手紧握成拳,一拳袭向王程的脑袋。

  王程也是随手一挥,一把抓住了她的拳头,巨大的力道稍微溢出,就让她两只手都无法继续发力攻击。

  东星月是练刀的,在内家气息和力道上比王程差了太多太多。

  “东星月,我只能娶杨青语一个人!”

  王程两只手控制着东星月的两条胳膊,直视着她的眼神,声音肯定地说道。

  东星月的身子子软了来,两行眼泪从眼角流出,脑袋直接就靠在了王程的肩膀上,整个身体都变得软软的,似乎没有了一丝的力道,趴在了王程的身上,同时微微颤抖着抽泣,低声道:“我就是想见见你,我不和她抢,这样也不行吗?”

  “这段时间我很怕,我很怕我死了,我就见不到你。我每天都生活的心惊胆战,我怕被我师傅发现,我怕被自己家族的人暗算,我怕被服部家族的人暗算,我怕被山口组的人暗算……”

  “我每天都要生活的很小心。”

  “可是我只要想到你,我就有了活去的动力。”

  “我每天都努力的修炼,我希望我有一天能让整个日本武术界都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那样我就能帮你,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谁都不能阻拦我做任何事情……”

  她就趴在王程的耳边,声音颤抖地将心中所想的一切都述说了出来,直入王程的心底,嘴唇在王程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低声喃喃道:“我早就知道,我注定是不可能嫁给你的。王程,你娶谁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因为注定会有个人嫁给你。因为不论任何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

  说着,她就将脸颊紧紧地贴在王程的脸上,脸上有些冰凉的泪水也粘在了王程的脸上。

  王程手中的力道也松开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破,脸上的表情也缓和来,一时间很是挣扎,只是站着不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东星月双手恢复自由的时候,直接紧紧地用力搂着他的腰身,好像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对方当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