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现在的实力

第六百四十五章 现在的实力

  车内有些压抑。

  王程来港岛的时候其实就想到了,或许会生这样的事情。

  毕竟,当初美国的史密斯他们已经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现在他能治疗糖尿病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更多的人想要得到其中的利益,那么做事出格的人肯定会更多。

  韩时非面色漆黑,冷冷地道:“这个人我知道,叫亨特,是欧洲一个特殊组织的人,来港岛有一个月了,一直在打听王程的消息。所以我专门收集了他的信息。他在一个月前,雇佣了一个专业的佣兵团队来港岛。”

  “我从国际刑警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他们来港岛有大行动。”

  于君听出了韩时非这番话背后的意义,淡淡地问道:“你答应了国际刑警的邀请?”

  韩时非沉默了一下,没有多说,只是点头道:“嗯。”

  王程和霍有文都讶异地看了韩时非一眼,没想到韩时非竟然加入了国际刑警组织。

  这个一开始就是欧洲人建立的国际刑警组织可是很少有亚洲人加入的,他们很少会主动邀请一个华人警察加入。

  “亨特是冲着王程来的。”

  于君语气冷漠地说道:“在港岛解决他们。”

  韩时非点点头,拿起旁边储物槽里的通讯器,冷冷地说道:“行动,全部抓捕,一个都不能跑,允许开枪击杀。”

  “是,头儿!”

  通讯器传出一声严肃的答应声音。

  显然,韩时非调查了亨特身份,以及了解现在港岛上不少外来人的目标都是王程,所以提前做了准备,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有人会做这种半路劫道的事情,现在的确就派上了用场。

  接着!

  前后方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车警报声音,初步估计至少有十辆车,距离很近,就在附近一公里内。

  那白人中年人亨特面色微微一变。随后就恢复了正常,只是异常的严肃,他知道自己中了陷阱了,对着驾驶位的韩时非大声喊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不能逮捕我们。”

  跟着他的十几个佣兵蠢蠢欲动的神色也都平静下来,可是每个人依旧很严肃冰冷,领头的一个佣兵低声对亨特说道:“亨特先生,我们的车上带了武器,如果被搜出来。我们走不掉!”

  亨特顿时面色就一变,冷声道:“那是你们带的,不是我带的,我是正经的商人。”

  中年佣兵眼中的杀气一闪即逝,也是冰冷地说道:“好,那我们现在就走,这次港岛的任务失败了。不过亨特先生答应我们的酬金一美分都不能少,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说完,中年佣兵一挥手,大声道:“我们分散撤退!”

  亨特面色抽搐了一下。真的是很郁闷,觉得自己莽撞了,也小看了港岛的警方,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驾驶位上的韩时非。

  王程平静地坐在车上,看着那些准备撤退的佣兵,以及站在那里没有走的亨特,道:“韩队长加入了国际刑警,我今天送你一份大礼,如何?”

  韩时非一愣,随后急忙说道:“王程。你不要冲动。这些人有枪,很危险,等我们的人来了,他们肯定跑不了!”

  王程微笑道:“他们要跑。肯定能跑掉一些,到时候还免不了一场血战,那不如我现在解决他们就好了,避免伤亡,韩队长你们不是很好奇我现在的实力吗?你们现在可以看看,我武圣山的武学。”

  说完。

  他不顾韩时非和霍有文的阻拦。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挡住了那几个佣兵头上车离开的道路。

  韩时非和霍有文也都立即跟着下车了,只有于君依旧平静地坐在车上,很冷静地看着生的一切。

  对于王程现在的实力,说实话,于君也是真的有些好奇,更好奇传说中中华第一的武圣山武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以前的王程也厉害,可是看不出什么不一样。

  而外面那些准备跑路的佣兵看到王程和韩时非以及霍有文都下车了,就是眼睛一亮,似乎对方送上门来了!

  亨特突然重新开口喝道:“默克,抓住那个年纪最小的目标,任务继续,到欧洲酬金翻倍。”

  十几个雇佣兵都瞬间停止了身形。

  中年佣兵队长默克眼中凶光大盛,放弃了逃跑,只是喝道:“执行任务。”

  警察来了,他们也不惧。

  他们都是在这一行里摸打滚爬了十几年的老手,对付一个地区的警察根本没有难度。

  他们刚才撤退,只是为了不增添麻烦而已,毕竟在中国领域内能不招惹麻烦就不招惹麻烦。

  可既然现在雇主重新话了,还给了酬金翻倍的好处承诺,那他们肯定不会放弃这个眼前的机会。

  两个白人大汉直接冲向了王程,想要直接抓住王程,然后马上离开这里。

  王程身形站着没有动作,没有攻击也没有闪躲,就这么看着两个白人大汉冲上来想要将自己抓住。

  呼呼

  两个巨大的手掌照着王程的两边肩膀就抓了过来,一人面色带着凶横,一人眼中带着轻蔑!

  一个华人小子而已!

  然而。

  两个手掌刚刚到王程面前的时候,王程突然出拳了。

  砰砰

  两声闷响。

  拳头后先至!

  两个至少有一百公斤左右的白人大汉,当场就被王程打的身体飞了出去,两人身体倒飞如弓形,满脸的痛苦,两大口鲜血就挥洒在了空中。

  亨特见到这一幕,急切地大喝道:“该死的,你们都用全力快点抓住他。他是中国的比武冠军,实力很强,快点!”

  两个大汉飞出七八米远,摔在地上浑身踌躇着,一时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一起上!”

  默克对两个下属的情况不闻不问,已经不准备等会儿撤退的时候带着这两个成为累赘的队员了。

  七八个大汉一起冲向了王程!

  其中那唯一的一个华人没有直接出手,而是游走在最边缘,眼神死死地盯着王程。寻找最佳才出手机会。

  韩时非和霍有文见到这一幕,都急忙冲了过去。

  不过,王程这一次也没有出手。

  七八个大汉都是职业雇佣兵,拥有出色的搏斗技巧。不是一味的无脑冲过来,而是很有章法,分成两路,三人攻击王程上三路,四人攻击王程下三路。

  封住王程的全身上下!

  面对这些人的攻击。王程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就这么看着对方攻击自己。

  这次他是真的没有还手,任由这七个人的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六个拳头和一条腿,攻击在自己胸腹和大腿小腿以及脚踝的要害之处。

  砰砰砰砰砰

  一阵密集的攻击声音刺耳不已,看的韩时非和霍有文,以及车上的于君都有些焦急不已,害怕王出事。

  可是下一刻,王程依旧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面对七个白人大汉的攻击。甚至双脚都没有移动过位置。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停下了脚步,愣在了原地。

  七个大汉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刻生的事情。

  他们七个人的力量集中在一起足够将一辆几吨重的卡车推翻,他们曾经就做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无法撼动一个华人少年的双脚?

  这华人少年的双脚好像扎根在大地上一样的稳重。

  亨特和默克都看的瞪大了眼睛,神色也是会不敢置信的样子。

  说实话,他们见过王程在比武大会上交手的视频,可是都有些不相信,因为那有些神奇了,认为那是虚假的东西。

  他们见识过的华人国术高手。并没有王程那么神奇。

  现在!

  他们知道那八成是真的了。

  默克知道这次遇到了麻烦,瞬间掏出了腰间的手枪。

  王程也在这一刻猛然浑身力,纯阳气息爆,巨大的力道随之爆出去。将攻击在自己身上的七个白人大汉一起冲击的后退出去,甚至有两个人的拳头都被装机的生了骨折。

  呼呼呼

  在这时候,那伺机而动的华人高手终于出手了,认为王程现在是力竭的时候。

  他瞅准了机会,拳头如毒蛇一般刺向王程的太阳穴而来,他不相信王程的太阳穴也可以不惧攻击。

  可是。王程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吗?

  当然不会!

  只见王程将七个大汉震出去之后,没有丝毫凝滞,迅地返身就是一拳。

  咔嚓一声脆响。

  华人佣兵面色剧变,拳头直接被打的粉碎,一声惨叫之后,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后面一辆车上,将车门砸的稀巴烂,浑身踌躇着,全身上下的大部分骨骼筋脉都已经碎裂。

  王程冷冷地看了华人高手一眼,对这种加入异族之人的华人武者,他没有任何同情心,然后他没有说话,转身看向默克。

  默克拿着一把枪对准了他。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跑过来站在王程身边,那几个大汉也都爬了起来,一个个都显得后怕和狼狈不已,看着王程很是惊惧。

  默克紧握着手枪,瞄准了王程的脑袋,冷冷地说道:“你们都别动,谁动我就开枪!”

  王程淡淡一笑,挥手将韩时非和霍有文推开,让他们让开了两步,对默克平静地说道:“你可以试试开枪。”

  默克看到这一幕,有些紧张,手指扣着扳机,终究没有敢开枪,沉声道:“你不要逼我,我说了不要动。”

  王程主动走上前一步。

  韩时非和霍有文都想拉住王程。

  韩时非低声道:“王程,别冲动,我们的人来了。”

  不远处,警车已经清晰可见了。

  王程摇摇头,低声答道:“没事的,我想试试现在还能不能做到。”

  上次,在东海市医院内,他用手抓住了一颗子弹!

  他现在的实力比那时候强大了许多倍,他想试试,还能不能做到?

  或者,现在能做到哪一步?

  说着,他就再次迈出一步,朝着默克走去。

  亨特有些紧张地开口道:“王程先生,我是想和你合作的,我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生物实验室,可以把你治疗糖尿病的技术推广出去,获得巨大的利润,你会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王程没有答,再次上前一步,眼神直盯盯地看着默克和那把枪。

  默克有些紧张,他第一次见到王程这么嚣张的人,竟然不怕枪!

  他在非洲遇到的那些华人国术高手虽然也嚣张无比,可是也不曾嚣张到这种地步,迎着枪口也毫不畏惧地挑衅。

  两个白人大汉看不下去了,再次冲向王程出手,一人一拳头,拳头势大力沉,带着一声破空之声。

  王程看也不看两人一眼,右手迅地挥出两拳。

  砰砰

  两声闷响。

  这次他出手没有留情,拳头直接击中两人的胸口,只听到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两个白人大汉的心口骨骼被打碎,凹陷下去,心脏显然也是破碎了。

  轰轰

  两个大汉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之后就没有了动作,瞪大了失去焦距的眼睛,彻底安静地躺在了那里,失去了生命气息。

  其他几个蠢蠢欲动还想动手的白人大汉都不敢再动作了,他们知道王敢迎着枪口杀了他们。

  其中一个大汉怒气地喝道:“头儿,杀了他,我们快走!”

  默克眉心紧皱,还有戏迟疑。

  可是,警车已经到了!

  两辆警车直接在几十米外停了下来,里面的警察跑了出来,一个警察拿着扩音器就要喊话了。

  而王程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下。

  默克终于下定了决心,对亨特冷冷地道:“亨特先生,我们带不走他,但是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走了,所以,我只能杀了他。”

  说着,他不等亨特的话,就坚决的扣动了扳机。

  他不相信,这个华人少年的身体还能挡得住子弹?

  一声枪响,默克手中手枪的枪口喷出一道火焰,一颗子弹呼啸着射向王程的面门。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十米!

  可是,王程在这一刻精神高度集中,能清晰地看到一颗黄灿灿地子弹射向自己的眉心而来!

  危险的气息让他眉心的肌肉一直跳动。◆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