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再临港岛

第六百四十四章 再临港岛

  武圣山周围依旧热闹无比。

  前来拜师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王程比武大会冠军、天下第一的名头传遍天下。虽然比武大会已经结束了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官方媒体对武术和王程以及其他选手的宣传并没有结束,每天在电视和网络上都还能看到他们的名字和身形。

  不过,王程此刻当然没有继续收徒弟的打算,眼下他已经有了几个要好好教授的门人了,没有时间去培养更多的门人。

  王媛媛和王晓琳都入了武圣山门下,成为长鹤道士的弟子,王程的师妹,王程作为师兄将会代师传艺。

  张绍云,王樱,安娜三个徒弟也需要王程的教授。

  于是,王程决定最近在武圣山上闭关一段时间,好好的教两个师妹和三个徒弟一段时间。

  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处理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

  比如,去港岛给于君治疗。

  于君的伤势乃是心脉重伤,只剩下一口气,依靠着一门印度婆罗门秘法在维持生命多年。经过王程几次治疗,让他的心脉重新焕发了活力,可是王程这么久没有继续去治疗,已经是有些难以为继。

  所以,王程接下来必须要去港岛一趟为于君治疗。

  将王媛媛,王晓琳和王樱,安娜四人都安排在藏鼎观居住下来。王程给她们的任务牛是阅读道家典籍,增加对道家的了解,以及道家底蕴。拳法的进度都可以缓慢下来。

  如此,才更能理解道家武学,磨刀不误砍柴工!

  王媛媛和王晓琳这个年纪。此刻正是最佳的学习时间。

  而安娜是外国人,所以更需要学习道家的文化知识。

  “何老。你最近可以在山上陪我师傅聊聊天,也可以随处去走走,我和有文就先去港岛一趟。”

  王程向何家盛告辞,带着霍有文一起去港岛。

  何家盛微笑道:“你有事就去忙活吧,于队长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你能帮忙治好他的话,是好事。”

  王媛媛不满意地说道:“刚回江州就要走了。”

  王晓琳也撅着嘴脆生生地说道:“就是。哥哥你都没有教会我拳法呢。”

  “好了,我说了,你们最近不要急着练拳,打好基础最重要,好好在道观里看书,家里我会说一声,爸妈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王程看着两个妹妹,严肃地说道。

  王媛媛和王晓琳姐妹两都满脸的不乐意,可是也不敢挑战哥哥王程的威严。

  王樱也是如此,有些不乐意又要离开王程。站在那里闷闷不乐的。

  只有安娜表现的比较淡定,四个女孩子当中,就她现在算是成年人。

  她现在已经进入王程门下。而且还知道了自己是天赋异禀之人,脊椎骨骼异于常人,乃是练武天才当中的天才,所以她知道自己将来只要努力,就必定能成为顶尖高手。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打好基础,多多了解道家文化,所以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道观看书了。

  “绍云和我走!”

  王程叮嘱了两句,对大弟子张绍云招呼一声。就走了出去。

  张绍云苦笑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然后。霍有文和何家盛打了一声招呼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出了藏鼎观。

  王程一边走,一边对张绍云略微严肃地说道:“绍云。你可知道我为何单单带上你?”

  张绍云神色有些失落,低声道:“我知道我的学武资质比不上两个小师叔,也比不上安娜和王樱。”

  王程微微叹了口气,看了看山上到处都是前来道观上香拜师的人,平静地说道:“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专心练武的。”

  张绍云低声道:“可是,我想成为师傅一样的高手。”

  “你心中不要强求,按部就班地练拳就足够了。等从港岛回来我会传给你龙象拳法,这部拳法足够你慢慢打磨一辈子了,如果你能修炼到巅峰,比我现在都厉害!”

  王程开解地说道:“不过,你也看出来了。我两个妹妹,还有安娜和王樱都不是能管事的人。以后我们武圣山当中的寻常世俗事务,你这个大师兄就要担起来。”

  张绍云仔细想了想,的确如此,当即点头道:“是,师傅,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道家和佛门这种传承久远的古武学都涉及到了一些哲学宗教理论,所以最是讲究悟性。

  长鹤道士就是悟性不足,资质愚钝,所以一辈子也难以领悟纯阳根基,无法真正的练成地煞和天罡。

  张绍云悟性也一般般,虽然比长鹤道士呀强一些,可是也强的有限。到现在为止他的基础拳法也刚刚入门,距离领悟纯阳更是不知道何年何月。

  而张绍云这种其实才是正常的情况。只不过此刻武圣山门下不管是王程还是其他人,几乎都是百年一遇的天才级别的人物,所以王程兄妹三人领悟纯阳几乎就成了家常便饭一样,一下子就显得张绍云有些愚钝一般。

  王程也担心以后张绍云无法领悟纯阳,那就无法修炼更加高深的道门武学,最多修炼地煞拳法的横练功夫,和内家气血。

  所以,他索性就将依靠时间打磨的龙象拳法也传给张绍云。有龙象拳法和地煞拳法的内家气息配合,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积累,张绍云以后也能依靠浑厚无比的气血成为一代高手,就如长鹤道士这辈子所走的武学之路一样。

  而到了长鹤道士这种年纪的话,张绍云修炼龙象和地煞两大拳法,内家气息几近完美。气血会比老道士更加的可怕。

  这样,张绍云就可以抽身出来管理武圣山的俗事,也不会堕了武圣山的名头。

  现在武圣山在王程的手中逐渐壮大起来。以后必定要和各门各派以及各大家族打交道,这都是需要人的。

  张绍云无疑就是现在的最佳人选。

  王程将张绍云当做了掌门来培养。

  霍有文微笑道:“绍云兄弟。你有王程做师傅,即便资质普通,以后的实力也必定在我们之上,所以你不必气馁,也不需要和王程他们相比,当世有几个如此的天才高手?大多都是我们这样的普通人。”

  张绍云听了这话才显得平静了一下,心中也好受了许多。

  而事实上,如霍有文和张绍云这些人。在那些真正的无法练武的普通人眼中,也何尝不是天才级别的武术高手呢?

  世事无常,人与人相比,总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所以,平常心和易满足才是最好的处世态度。

  三人坐上车一路来到机场,坐上何家盛的私人飞机就飞往港岛去了。

  在飞机上,霍有文给霍家和韩时非都打了个电话,通知情况。

  所以当飞机降落在机场的时候,霍家的霍有鑫和韩时非都开车来机场接机了。

  和韩时非一起来的还有于君。

  “恭喜……”

  “哈哈哈,天下第一。恭喜……”

  见到王程下飞机,韩时非和于君上来就抱拳恭贺。

  这可是官方承认的天下第一,在古代的话。那就是朝廷封认的武林盟主,一言可以号令整个武林,谁敢不从就是和朝廷作对,直接可以扣一个谋反的大帽子。

  现在的王程自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只有一个虚名而已,可是在诸多武术界高手的眼中,也俨然就是国家政府的代言人。

  所以,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

  韩时非和于君当初都是港岛的警察。所以对什么政府不政府的自然没有什么感觉,只认王程这个人。只认王程的实力。

  有实力,那就可以了!

  “韩队长。”

  “于队长……”

  王程和两人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轻松地笑了笑,道:“你们就别开玩笑了,什么天下第一不第一的,都是些虚名。天下间比我厉害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我可不敢称天下第一,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笑话我。”

  “比你厉害的人是有,可是也不多了,你迟早是天下第一。你看你现在的实力,比两个月前来港岛的时候厉害了不知道多少。”

  于君拍了拍王程的肩膀,稍微感受了一下,就心中震惊地赞叹道:“我今天就把话丢在这里,韩队长也听着的。我敢肯定,不出二十年,你王程必定是真正实至名归的天下第一,全世界也没有一个人是你的对手,如果到时候你达不到,就来找我。”

  “哈哈哈,我也赞同于sir的话。”

  韩时非笑着说道,眼中深处也是一片震惊。

  他当初能和王程打个旗鼓相当,可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根本不是王程的对手了。

  霍有文对于君的话也赞成:“王程已经进入了武圣山武学的强势期,不是我们修炼国术武学的能相比的。”

  他得到了天鹏密传和岳氏内家拳,誊写之下,颇有一些理解,更加知道了国术拳法和那些古拳法相比的劣势。

  越是修炼到了后期,国术拳法的劣势就越大,几乎没有资格与之相提并论。

  “好了,好了,你们再别说了,再说我都受不了了!”

  王程挥挥手,上去和文质彬彬地霍有鑫握了握手,不再理会这三个老是恭维自己的家伙。

  霍有鑫微笑道:“王程先生,我们家老爷子想请你去我们霍家,好好招待招待你。”

  韩时非当即就喝道:“王程来港岛是给我们于sir治病的,你们霍家来凑什么热闹,我已经在酒店订好了桌子,就等王程到了马上就开席,你们自己回去吃去,别来打扰我们喝酒!”

  霍有鑫讪讪一笑,有些秀才遇到兵的感觉,当即没有对韩时非说话,只是看向王程,等王程的回答。

  王程略微歉意地说道:“有鑫,多谢你来跑一趟了。不过韩队长说的对,我这次来是专门给于sir治疗的,我就不去霍家麻烦你们了。”

  “别说麻烦不麻烦的,王程你对我们霍家有大恩。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强求了,不过如果有事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在这港岛地界,我们霍家可以帮忙。”

  霍有鑫叮嘱了一句。

  韩时非盯着霍有鑫又喝道:“霍家小子,你是觉得我和于sir在这里都是摆设?遇到事情了还找你们霍家?”

  霍有鑫又是尴尬一笑,道:“当然不是,我就是随口一说,韩队长别往心里去,我就先走了。”

  王程点点头,就任由霍有鑫离开了,留下了霍有文。

  霍有文一向和霍家那些生意人不合群,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韩时非和于君对王程和霍有文招呼一声,就一起上了韩时非的车。

  车子迅速开动,离开了机场,朝着港岛市区开去。

  “王程,你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我都看了,真的很厉害。我也没想到现在已经出现了这么多的年轻高手,那个李胜扬小小年纪就比我强了,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更比一代强呀……我们都老了,落伍了……”

  韩时非有些感慨地说道,情绪比较复杂。

  王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抓起了于君的脉搏看了起来。

  于君现在的面色还算正常,并没有恶化的表现,可见病情很稳定。

  看脉象也的确稳定,不过王程发现他脉搏的力道还是很弱,心脉依旧微弱,而肺脉强劲,肺脏动力强大。

  于君在那婆罗门秘法的修炼上更进了一步。

  “于sir,你的情况还算稳定,我继续治疗几次,应该不会有问题!”

  王程很有信心地说道。

  于君微笑道:“好,你看着折腾就好了,反正我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

  这时!

  前面路口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商务车挡在了路口。

  开车的韩时非和副驾驶的霍有文都是神色一变,知道来者不善。

  同时,后面也跟上来了两辆车,将韩时非车子回头的道路也堵上了。

  哗啦……

  前面商务车的门被拉开,里面走出来了几个黑衣大汉,除了一个华人之外,其他都是外国人,簇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白人走了过来。

  “王程先生,我知道你在车里。我们在机场有很多人看到你上车了,我们拦着你们也没有恶意,只想和你本人当面谈谈大事!”

  白人中年人气势十足地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说着还算能入耳的汉语。

  后面两辆车上也走下来了十几个人,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好像机器人一样,将韩时非的车子围在了中间。

  一股肃杀的气氛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