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915章 发现踪迹,狩猎王程

第915章 发现踪迹,狩猎王程

  饭桌上,王程一个人吃饭,杨青语摆满了一桌子饭菜。

  长鹤道士坐在旁边,神色极其严肃,凝重地说道:“实力能和你相当的,这世界上不多,但是也不少,所以以实力为标准,我们不知道对手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必定是和罗源有关!”

  “罗家现在彻底和美国合作,爆的潜在能量还是很大的,毕竟是末代皇族,在那些老一辈高手的眼中还是很有地位的。这次比武大会,你们都要小心点,谁也不知道他们会找来什么高手!”

  王程大口吃饭,几天闭关修炼下来,气血不断燃烧,消耗的都是体能,早就是饥肠辘辘了,极度需要补充能量。

  杨青语坐在王程旁边帮他夹菜。

  王程听着师傅的话,一边吃饭一边说道:“几天前,我对罗家或许会有所忌惮,但是现在,我一点都无惧!”

  长鹤道士刚才进来就现了王程身上的不一样,随时都散着如金铁一般的气息,浑身如金属一般的刚硬,气息更是浑厚的可怕,当即问道:“你解决了周天内劲?”

  “嗯,宣华老道在我百会穴留下了一股周天内劲,我对周天秘法不了解,刚开始无法化解,后来我以金刚宗秘法强行破解了,还好他的周天秘法并不强,不然我应该化解不了!”

  王程点头说道,心中对周天秘法很是忌惮。

  这种强势无比的顶级秘法所凝聚出来的内劲都是神秘而强大的,更是复杂无比,如果不懂得破解之法的话,想要强行化解是不可能的。就如绳结一样,越是复杂的绳结就越是需要专门的破解方式,如钢丝绳一样,想要强行砍断是不可能的。

  如果宣华道士真正的练成了周天秘法,凝练出的内劲不了解周天秘法的外人是不可能化解的,只能被折磨致死。

  长鹤道士神色有些异样,淡淡地说道:“金刚宗秘法的确强势,不过你也不要沉迷,切忌不要落下武圣山武学。”

  “师傅放心,我心中有数!”

  王程当即肯定无比地说道。

  佛道兼修,就必须要齐头并进,不然某一类武学太过强势的话,武学之路就定型了,再想学习其他宗门的秘法就难以钻研到深处,因为练武的思维和体内气血搬运方式都已经被某种武学道路固化了。

  所以如长鹤道士就只能修炼武圣山道门武学,不能连金刚宗龙象拳法。

  “嗯,你明白就好。”

  长鹤道士点点头,当下也不多说,也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起身离开了。他现在不参与江湖纷争,也不参与政治斗争,就是安心的养老,修身养息,锤炼气血,期待着能活的更久一点,可以亲眼看到王程将武圣山带领到巅峰。

  目送师傅离开,王程也将饭碗放下,吃了五分饱,对杨青语说道:“青语,我先走了,你在家看好他们!”

  杨青语知道他们是指王媛媛他们,当下肯定地说道:“嗯,家里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王程上前来和杨青语轻轻拥抱了一下,歉意地看了这个对自己无怨无悔付出的女子,最终还是转身走了。

  现在是非常时刻,王程几乎一刻都不能离开中心点。

  前面闭关几天,立马就出事了,纳兰定远和服部正雄都被劫走了。

  他绝对不能让这些人活着离开中国。

  坐上车,王程立刻前往港岛总部。

  不过,这时候,他接到电话,韩时非打来的。

  “王局长,我们在海边现一艘游轮,其中有一个日本人是上次你抓的。我们怀疑其他人也在这艘船上,不过这艘船的注册国家是英国,而且隶属于英国皇室,他们不让我们检查,我们有点难办。”

  韩时非声音极其严肃地说道。

  “在哪儿?”

  王程当即沉声问道。

  “三号码头!”

  韩时非立刻回答。

  “封锁整个码头,包括水下,我马上就来,记住了,谁都不能走!”

  王程严肃无比地下达了命令。

  韩时非也严肃地回答道:“是,王局长!”

  说完,王程就挂了电话,然后打给牛大海。

  “牛局长,带人去三号码头,韩队长现了他们的踪迹,在一艘隶属于英国皇室的游轮上。”

  王程急促地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

  牛大海也不废话,当即答应下来,马上带领精英高手赶过去。

  三号码头!

  韩时非带领一队原本他自己建立的高手队伍,同时还有有牛大海派给他的几个真正的高手坐镇,整个队伍的实力提升了许多。

  此刻,他封锁了整个码头,十几艘船都被扣押了下来,其中一艘比较大的游轮很是醒目,游轮上面有英国皇室的标志,船长更是戴着英国皇室的胸章。

  “韩警官,我想你们并没有权力扣押我们的船,我们接到了出航的命令,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请你放开我们的船!”

  船长老约翰穿着严肃的制服,戴着光荣的皇室胸章,义正言辞地看着韩时非,带着一丝威胁地说道。

  韩时非站在穿透上,看着那被抓捕起来的一个日本人,也板着脸,淡淡地看了约翰一眼,沉声说道:“约翰船长,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接到上级命令扣押你的船,封锁这片海域。除非你交出我们要的人,再和我们的上级交代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或许会让你们离开。”

  不过,韩时非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这英国人和美国中情局以及罗家勾结,必然会被王程打压扣押,很难离开这片海域了!

  “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约翰大声反驳道。

  韩时非转身狠狠地盯着约翰,也提高了声音喝道:“约翰船长,我希望你搞清楚,这里是我们的海域,我们为什么没有权力这么做?你在我们的海域上违法了,你在胡搅蛮缠,妨碍我们执法,我们有权立马击毙你!”

  “记住了,约翰船长,这里不属于你们英国,属于我们中国!”

  韩时非盯着约翰,一字一顿地提醒道。

  当初,于君为何没能上位?韩时非实力有,办案能力也有,为何当一个小小的队长?都是因为他们得罪了英国人,因为他们不给英国人特权,抓捕了几个嚣张捣乱的英国人,让上级也不敢保他们。

  当时,港岛还是英国管辖的。

  韩时非和于君一直都谨记一点,这里是中国的地盘。

  约翰的这艘船是从欧洲开过来的,从欧洲运来了一批观看比武大会的游客,乘机大赚一笔。

  今天正要返航,结果被登船搜查的韩时非搜出来了一个日本犯人。

  所以,韩时非根本不给面子,直接上报王程,得到王程的许可之后,更是公事公办。

  “八嘎,我不是犯人,是你们冤枉我们,我要见领事馆,我要告你们!”

  那被抓起来的日本人挣扎着大声喊道。

  这名服部家族的高手实力是有的,可是在两个擅长擒拿的高手手中,绝对没有挣脱的机会!

  约翰也面色难看,沉声说道:“韩队长,我只是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在帮助弱者脱离苦难,如果你不想这件黑暗的事情公之于众,最好让我们马上离开!”

  韩时非凝视着约翰,也沉声说道:“约翰船长,你是在威胁我?你以为你知道真相?”

  约翰刚想说话,整艘船突然一震,两个人影从那边船舱门上飞了出去,扑通一声钻入了水中。

  又是两个日本人。

  “韩队,是通缉名单上的两个日本人!”

  一个队员对韩时非汇报道。

  韩时非狠狠地瞪了约翰一眼,立刻下达命令道:“去追回来,不计死活!”

  “是!”

  队员得到命令,却是已经有几个人冲入水中去抓捕去了。

  这时候!

  船舱下面突然传出战斗的声音!

  咚咚咚……

  甲板能清晰地感觉到下面的震动,和撞击的声音。

  韩时非顿时面色一变,当即狠狠瞪了约翰一眼,转身就冲入了船舱门,冲向下面船舱,刚刚下去,就看到了地上躺着几个队员,都已经重伤昏迷,吐出大口大口大鲜血,他检查了一下现还有生命迹象,神色严肃地再次冲向下面。

  轰!

  拐角处。

  一声爆响。

  一个人影冲了出来。

  韩时非眼神一凝,浑身气息凝聚,全身戒备,大声喝道:“纳兰定远,你跑不掉的,王局长已经来了,你最好投降,因为你再反抗到时候也不是王局长的对手,还是要被擒。”

  纳兰定远浑身气息爆,一拳就朝着韩时非砸了过来,也是声浪冲击过来:“哼,王程来了最好,我就怕他不来,他以为太这里一手遮天,天真。这天是他遮不住的,这港岛也是他掌控不了的,这天底下实力比他更高的人很多,很多事情也不是光凭实力能解决的。”

  韩时非心中有一丝压抑,纳兰定远的话里透露了很多信息,可是一时间他来不及思考,因为纳兰定远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

  纳兰定远的实力是绝对的强悍,乃是真正的先天高手,虽然比起王强和八思巴那种顶级先天密境的级高手差的远了,可是也绝对不是先天境界之下的普通高手所能比拟的。

  韩时非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纳兰定远一拳袭来,他就几乎难以承受了。

  轰!

  两人硬拼一拳。

  韩时非立刻被巨大的劲道冲击的倒飞出去,撞烂了两道铁门,浑身如散架一样的刺痛难受,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嗡嗡嗡!

  紧接着,一片白光袭来,森冷的剑芒很是刺眼,让韩时非浑身汗毛倒立,死亡的气息笼罩着他。

  那是一把剑!

  韩时非急忙挣扎着力,一脚踢在钢铁甲板上,身体迅地后退,剑光在他面前扫过,将旁边两根钢铁柱子直接切断。

  很强势的剑法!

  出剑的人,正是服部正雄!

  “死!”

  服部正雄一剑没能杀了韩时非,面色愤怒地低喝一声,手腕反转,剑锋震颤,划破空气的尖锐之声再次凝聚,一剑再次追向韩时非的咽喉。

  韩时非感觉浑身气息都难以运转,被剑锋锁定,几乎必死无疑。

  当即,他体内气息爆,绝世境界的级实力也毫不含糊,双脚一跺,一拳冲向头顶的钢铁甲板,轰然一声巨响,强行将头顶上的钢铁甲板打出一个大洞,整个人冲了出去。

  后面服部正雄也是身体闪电般的追了上去,剑锋在韩时非的腿上扫过,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彪摄,挥洒在甲板上。

  “队长!”

  “韩队……”

  几个队员立刻上来将韩时非扶起来。

  韩时非的身体已经难以动弹,被纳兰定远打了一拳,又被服部正雄刺了一剑,十几个队员都紧紧地将他包围在中间,和对面走出来的服部正雄以及纳兰定远对峙,其他几个日本高手也都出现在甲板上。

  约翰船长神色有些不好看,这和他悄然离开的计划背道而驰。

  他不想闹大,就如韩时非所说,这里是中国海域,一旦事情闹大了,他这艘船是绝对不可能安然离开的,他和他背后的皇室也难辞其咎。

  服部正雄一步踏出,正想一剑杀了韩时非。

  这时,一道人影从船下冲了上来,也带着一点寒光,气息锋锐无比。

  服部正雄身体在空中一顿,身体旋转,剑锋扫向那点寒光!

  叮叮叮……

  一震金铁交击的脆响,一道道剑罡在空中碰撞破碎,整艘船上的气息都冰冷下来。

  然后,服部正雄身体后退,落在纳兰定远的身边,对面那道人影也落在了韩时非的身边,赫然正是手持匕的颜玉。

  颜玉目光毫无情绪地看着对面的服部正雄,冷冷地说道:“日本人的剑法,不过是学了一点我中华武术的皮毛。就不要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了……”

  “八嘎!”

  服部正雄一声喝骂,就要再次冲上来。

  可是,后面更多的人出现了。

  牛大海,王程一一走了上来,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可是,服部正雄和纳兰定远几人并没有逃,而是神色兴奋地看向王程。

  “王程果然来了,嘿嘿,既然来了,这次就别走了!”

  纳兰定远兴奋地低声笑着,眼神闪烁着嗜血的光晕。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