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暴风雨的前奏

第二百三十七章 暴风雨的前奏

  (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们,还请大家继续多投票支持呀……继续来点票……月票,推荐票,都要……)

  如果说,之前吴局长对长鹤以及杨祐德的忌惮只是来自领导的嘱咐的话,那么现在,他对长鹤的恐惧就是发自内心深处。【】如此他对杨祐德也就有了本能的惧怕,长鹤挥手间就能将他们都打飞出去,那么杨祐德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总之,现在吴局长的世界观已经变了,对省内最大的武者聚集地江州市有了一种恐惧,想到他差点害死了刘武中这位三大宗师之一的高手,就是浑身颤抖。

  看着病房内的所有人,吴局长脚步很是迟疑,呼吸都急促的不行,脸上一滴滴汗珠滴落下来,声音打着颤地道:“见过长鹤前辈,见过杨前辈。”

  长鹤双手背后,站在那里如一根苍松,目光如电一般地盯着吴局长,沉声道:“是谁给你授意这么做的?”

  吴局长听到这声音,整个人都再次颤抖了一下,急忙说道:“是我领导。”

  “他要做什么。”

  长鹤继续问道,没有问他领导姓谁名谁。

  吴局长摇摇头,知道现在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了,很老实地道:“我不知道,就是让我把刘家连根拔起,削弱江州的武者势力!”

  “哦?冲着我们练武之人来的?”

  杨祐德惊讶地道,随后面色若有所思,表情已经凝重起来。他以为对方只是因为刘超英杀人而迁怒于人刘家。看来不止如此。刘超英的事情只是个借口罢了。对方就是冲着刘家来的。想到武圣山有长鹤道士,杨家有他自己,杨祐德就是神色了然。

  在江州,能被连根拔起的武者势力,似乎就只有刘家武馆了。

  长鹤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几句话,其中代表的意思可是大了去了,其背后所能牵扯出的人也是一大堆。

  “好了。你出去吧,到时候你老实交代就好,去把**拳馆的人都放了。”

  长鹤威严地说道。

  吴局长急忙点头,恭敬地道:“是是是,我知道怎么做,我带**拳馆的人去只是配合调查。”

  “行了,不需要作解释了,走吧。”

  长鹤挥挥手,语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吴局长赶忙点头哈腰地道:“好好,我这就走。长鹤道长,杨前辈告辞。”

  杨祐德看了一直没说话的唐强民以及孙清一眼。道:“你们两个有什么要说的?”

  唐强民急忙抱拳道:“杨前辈,在省城我听闻过有人想对刘家动手的消息。”

  “那你做了什么?”

  杨祐德反问道。

  唐强民神色惭愧,他昨天晚上对刘武中提醒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做什么了。可是现在想来,当时他对刘武中说了有什么用?

  刘家本身在政治上就是处于弱势地位,再加上刘武中这位武学宗师受伤不起,失去武者根本,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孙清低声道:“唐书记已经尽力了。”

  看看江州市,除了他们唐强民和孙清两人一直忙东忙西,其他人都没有参与此事,就知道这些人的态度,都是抱着明哲保身的处事原则。

  这种得罪人还得不到好处的事,官场上几乎没人会做。像唐强民这样为一个没有权势没有血缘亲戚的前辈跑来跑去帮忙的书记,孙清走了几个地方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心中有一丝佩服。

  王程也开口道:“不错,杨老,唐书记已经尽力了。只能说这些人的胆子太大,我们谁都没想到他们今天早上直接就行动了,昨天晚上还加害于刘老。如果不是早上我去找我师傅来,可能已经被他们得逞了,江州**拳馆也已经除名了。”

  “我们走,这件事不能拖。”

  长鹤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留下一句:“王程你看好老刘,小唐你们控制住江州局势。”

  杨祐德也跟了上去,对一直安静地站在那里如一株冰冷清幽的雪莲花般的杨青语说道:“青语,你也留在这里和王程一起看好老刘,我和长鹤出去一趟。”

  杨青语点点下巴,道:“我知道了。”

  杨祐德走出去对长鹤说道:“老道,我们不会走路北上吧?”

  “当然,我们练武之人顶天立地,不能忘记根本。”

  长鹤道士威严地说道。

  杨祐德顿时无语,只能跟着加快脚步。他知道长鹤道士几乎是一辈子双脚都没有离开过地面,自从年轻时候第一次下武圣山开始,就靠着双脚走遍了中华大地坚持到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和长鹤讨论是绝对自讨苦吃。

  坚持了一辈子的执念,是谁都无法去改变的。

  目送两位老前辈离开,病房内的凝重气氛才逐渐的消散。

  杨青语看着病床上的刘武中,开口对王程问道:“王程,刘老的身体已经没事了?”

  王程点点头,面色缓和了一些,有些严肃地道:“可能要过一两天才能醒过来,不过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

  唐书记和孙清两人这才敢坐下来,两人几乎是站了一个多小时,此时都出了一身汗。面对长鹤,他们的压力太大。尤其是唐强民知道长鹤的一些身份,更是亚历山大。

  相比而言,唐强民面对杨祐德的时候就轻松了许多,他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当年的许多事情当中杨祐德只是马前卒,而长鹤却是主导者和发起者,两者的地位自然就是截然不同了。如果不是杨祐德的实力也是强悍无比,还不一定有和长鹤对话的资格。

  “王程这次多亏你了,不然刘老就真的危险了。这些人有些丧心病狂了。”

  唐强民也是看着王程叹了口气地说道。语气还有些后怕。要是刘家真的被连根拔起了。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些江湖中人被逼急了,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从刘超英一夜之间跑到省城一拳打死了余仁刚,就可以看的出来。

  孙清面色有些不好意思,他被吴局长支开去了消息显示刘超英出现过的江边码头,可是在那里蹲守了一晚上也没人,结果又接到消息**武馆的人都被吴局长带走了。他觉得,自己被吴局长耍了。

  想到被支走去省城的江浩。孙清更是有些同情,估计现在江浩在省城也是气的暴跳如雷,江浩可是出生刘家武馆的。

  王程再次给刘武中把了把脉,摇头道:“救刘老,也是我必须做的,唐书记不必谢我。”

  “好,这次的事情很大。王程,青语,你们在这里看着,我和孙局长先回去布置一下。”

  唐强民站起身来严肃地对两人说道。

  王程点点头。道:“好,唐书记。孙局长你们去忙吧,不用管我们,有我和青语姐在,刘老不会有问题。”

  杨青语也对唐强民肯定地点点头,本来秀丽的面庞此时显得凌厉无比。

  两人目送唐强民和孙清离开,王程看着杨青语,微笑道:“青语姐,听说最近你在闭关,杨老给你特训,准备比武大会的事。看你气息浑厚了许多,是不是实力大进?”

  杨青语瞪了王程一眼,她如何不知王程此时的实力可以硬撼化劲巅峰的国术武者?当下声音依旧清冷地道:“哼,我听爷爷说了,你的实力已经很强,说你内定了比武大会的第一名,我也不会轻易认输。”

  “那到时候我们擂台上见。”

  王程知道杨青语的性格,对她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只是点头答应下来。

  看了看天色,杨青语说道:“媛媛已经放学了,你不去接她?”

  在杨青语的印象里,小姑娘王媛媛对王程是很依赖的。王程小时候在她家武馆混饭吃偷学太极拳的时候,小姑娘王媛媛就像个小尾巴一样天天粘着王程。

  王程眉宇之间的确出现了一丝踌躇,他想去接王媛媛,可是又担心病床上的刘武中。

  杨青语神色了然,当下无奈地道:“好了,我在这里看刘老,你去接媛媛吧,晚上你再来换我。”

  王程笑了起来,道:“好,多谢青语姐体谅,晚上我把媛媛带来好了。”

  “嗯,随你,这丫头现在睡觉都离不开你了,你现在这么惯着她了?以前你可不这样。”

  杨青语稍微诧异地说道。她记得王程以前对小姑娘王媛媛可是很严厉的,比她哥哥杨无忌对她自己小时候更为严厉。

  王程又是无奈地笑了笑,人是会变得。当哥哥的,其实内心深处都是宠着自己妹妹的,即使以前很严厉,也是一种深沉地疼爱。没有了死亡威胁之后,王程的这种宠溺逐渐的表现在外面了,这一点即使一向觉得自己能绝对掌控自己的王程都表示很无奈。

  就像爱情产生在心底一样,你可以忽视,可以不管,可以压制,可是这件事就是会发生。

  “我先走,青语姐,你小心点,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王程没有过多的解释,告辞了杨青语,就离开了病房,出了市医院,加快步伐朝着中学走去。

  现在,整个市医院还是显得很紧张,内外到处都布置着人手。不过这时候基本上都是孙清亲自布置的,吴局长在刚才已经坐上车回省城了,只怕是铺后路去了。

  来到中学门口,已经放学一会儿了,一群群学生结伴走了出来,人声鼎沸。可是看到王程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是楞了一下,因为一般放学最后走的基本上都是高三的学生,这其中许多都是认识王程的。

  “是王程来了。”

  “王程终于来了。”

  “天才就是牛,只能说我看不懂。”

  “就是呀,整天不上课,还能考第一。人家考了第一还不关心。都没来学校问过成绩。要是我考了第一这么牛的成绩。肯定都要疯掉了。”

  “你做梦吧,这次的考题是真的难,老师说比去年的正式高考题都要难。王程这家伙我听说这学期就来上了一个月的课,怎么就能考这么高?”

  “上次丢了七分,这次丢了五分,总分七百四十五,我听我爸说,市教育局都专门关注了。说下星期要来我们学校视察。”

  “专门来看王程的?”

  “八成是。”

  “那他们要失望了。”

  “哈哈,也对,王程这次放学才来,肯定是来接他妹妹的,下周能不能来都不一定。”

  “哎,他妹妹也这么漂亮可爱,还很听话的样子。学习又好,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妹妹,真没天理。”

  认识王程的高三学生都是笑呵呵地议论着,有些和王程接触过的学生还和王程挥手微笑打招呼。

  尤其是一班和二班的文理两个尖子班的学生。至少有一半都认识王程,当初在一个班呆过。此时都是带着一丝稍微自卑的微笑对王程打招呼,大部分人都不好意思看王程,以前他们可没少在背后鄙视过王程,用王程的例子来承托自己。

  现在证明他们根本不能和王程相比,就是凡人和天才的差别。

  几个高三的老师看到王程,都很和善地笑了笑,这是以前王程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哥,你真厉害。”

  小姑娘王媛媛从书店里蹦跳着走过来抓着哥哥王程的手,她已经等了一会儿了,自豪地说道:“学校里到处都在说你呢,我们班主任今天还说让我们别学你逃课,因为你是天才,其他人都不是,所以让他们都要好好上课。”

  王程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看着她开心兴奋地笑容,低声道:“你们班主任没说你?”

  小姑娘很得意地道:“说我了。”

  “说你什么了?”

  王程看这丫头的表情,就知道大致说的什么,不过还是顺着她的心思问下去。

  小姑娘笑嘻嘻地道:“我们班主任说我和你都是天才,说我们家厉害,出了两个天才,嘻嘻。”

  “别得意。”

  王程故意板着脸轻轻地拍了小姑娘的脑袋一下,语气严肃地道:“别人说你,那是别人的看法,你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要以为自己真的是天才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了,懂吗?”

  小姑娘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重重地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小姑娘知道,或许在别的许多学生的心中她哥哥王程是个天才所以不用学习就能考高分,学校也纵容哥哥不上课,都以为王程是在外面自由自在的胡天胡地的玩耍。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哥哥绝对不是在玩儿,只是将更多的心思专注在别的事情上,所以对学习就只是放在一边。

  让王程专注的事情,自然就是练武了,医术都是其次。其实在王程自己看来,两者是一体的,都是钻研人体奥秘。

  王程带着小姑娘王媛媛正要随便找个饭馆吃点东西,然后下午就带小姑娘一起去医院呆着,和杨青语一起守着刘武中,一直到师傅长鹤和杨祐德回来。

  可是,兄妹两刚走出一条街,两辆车就从路口拐了过来,停在了王程的身边,车门打开,是王横江和文城桦两人,后面的车内还能看到文城琳和文欣的影子,只是两人都没下车。

  “王程,我就知道你在学校接媛媛来了。刚才我们去你别墅找你,发现你没在家,我马上就来学校,果然就找到你们了。”

  王横江下车就笑呵呵地说道,语气很得意,表示自己对王程很熟悉。

  文城桦对王程有些讨好地笑道:“王程,这次又来麻烦你给小欣治疗了。”

  王程这时候才想起来,已经到了给文欣治疗的时间了,一转眼就过了一个月?他心中也是怅然,时间如水,对文城桦以及王横江笑道:“我最近比较忙,倒是很少在家。现在也还有事,不能马上回家,要去医院照顾我一位前辈,不如我们去市医院给小欣治疗吧。”

  王横江眉毛一挑,面色若有所思。他最近可是听到了一些风声,可是却也没有得到什么确定的消息,只是听说唐书记亲自去了省城一趟,然后江州市的警、察都很忙碌,江州最近可能有变。

  “好,去医院也好,听你的安排。”

  文城桦急忙答应下来,只要王程能给他女儿文欣治疗,什么条件他都答应。

  王程点点头,拉着小姑娘王媛媛就上了王横江的车,文城桦也跟着坐了进来,后面文欣和文城琳坐着的车也跟了上来

  “小欣最近恢复的怎么样?”

  王程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的文城桦,关心地问道。

  过了一个月了,其实王程心中也期待文欣的伤势变化,这是他第一次治疗这种皮肉外伤。如果成功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伤势,基本上都难不倒他了。

  文城桦面色微微激动地回头看着王程说道:“很好,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变化,我专门请了中医教授林教授在我家看着小欣,他说小欣的恢复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脸部已经在开始蜕皮了。”

  王程眼中严肃,面色凝重地点点头,皱眉道:“文先生,其他人可以照顾小欣,也能给文欣做检查。不过切忌不要透露我的信息,也不要让他们给小欣用药。”

  文城桦急忙点头,也是严肃地说道:“这个我知道,王程医生您放心,我和小欣,还有我妹妹都没说起过你。我也天天看着小欣,除了用清水洗脸,绝对没有碰过任何的药物和化学洗漱用品。”

  听到这,王程心中松了口气,他现在是真的怕出现意外。经过刘武中最近的诸多变故,他每次想到自己的其他病人,就会自然而然的产生担忧的情绪,害怕他们也出现意外变故,让病情恶化,治疗起来就会困难许多。

  两辆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市医院门口,看到王程出现,这次赵院长和马院长都亲自急匆匆的跑出来迎接王程。因为刚才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把他们都吓坏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