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四十一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第六百四十一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看着安娜哭泣地跪在地上,双眼可怜兮兮的祈求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王程心里也有一丝发软。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可能表现出来,更不可能一下子答应下来,当下严肃地说道:“起来吧,收不收下你,我还不能做主,你毕竟是外国人,明天我带你上山问过我师傅再说。”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虽然他看到安娜现在的样子,知道她八成是真的在那里跪了一个多月等着自己,心中有些感动地想要收下她入武圣山门下。

  可是,这种大事情,他要问过师傅才能决定。

  武圣山两千年来,就只有长鹤道士收下过一个外族弟子李斯特,可是那家伙后来就成了叛徒。

  所以,对于异族之人,长鹤道士很不喜。

  这和王程自己做主就收下王媛媛和王晓琳,进入武圣山门下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饭桌上的人基本上都不认识安娜,看到这么一个外国金发女子见面就跪下来了,所有人都极其的诧异。

  听到王程的话,大家才明白过来,知道这个金发女子是和跪在门口那个荷兰人一样,都是来拜师的。

  只不过,看这个金发女子的样子,肯定是跪了好久的时间了,变得这么狼狈,见面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师傅,你不能赶走我!”

  安娜心中有些忐忑,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啪!

  王程将手中的筷子猛然一拍,沉声喝道:“好了,别哭了,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哭哭啼啼的像是什么样子?”

  安娜立即止住了泪水,可是肩膀依旧抽动着,鼻涕也流了下来,她从来没有这一个多月吃的苦头多。

  陈阿姨看不下去了,板着脸瞪了王程一眼。道:“好了,看人家姑娘这么可怜,你说话客气点。”说着,她站起身来。要将安娜拉起来,关心地说道:“姑娘,你没事吧?快起来,看你这么狼狈,我先带你去洗个澡。有什么事后面再说。”

  可是,安娜显然并不领情,依旧跪在地上没有动,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王程,不敢擅自起来。

  王程淡淡地道:“我说过,你可以起来了,你现在不是我的弟子。”

  安娜这才顺着陈阿姨的手站了起来,对陈阿姨客气地说道:“谢谢阿姨……”

  “没事,我带你去洗澡的地方,等会洗完了再来吃饭。”

  陈阿姨拉着安娜就走了进去。

  饭桌上才的气氛才有恢复了热闹。

  霍有文看到这一幕。心有所感地说道:“几年前,有个美国人到我师傅的武馆来拜师,被我师傅当场就赶出去了。”

  何家盛对此没有评价,只是继续吃饭,可是他心中是很赞成黄德林所做的事情的。

  王媛媛和王晓琳,还有王樱三个小孩子则满脸不乐意地样子,她们并不想王程收下那么多徒弟,这样就分摊了王程和她们在一起地时间。

  只不过,三人也知道这时候不是她们能说话的时候。

  王程对张绍云和宋元明招招手,道:“宋公子来了。你不嫌弃的话,就坐下一起吃饭吧。”

  张绍云很自然地坐下来,已经习惯了。

  宋元明则是讪讪一笑,坐下来对王程说道:“我哪儿敢嫌弃。多少人想来你家吃顿饭都没机会呢。我这次来是专门谢谢你上次给我留下的东西,我想问问,那是不是仙丹,还有没有?多少钱我都要。”

  这家伙还惦记着那东西呢。

  可是,那东西是王程用狮虎豹等猛兽的心脏,使用上古祭祀之法制作出来的东西。那些猛兽心脏绝对不是好收集的。

  那种动物园圈养的猛兽肯定不行,那都已经不是猛兽了,而是宠物,失去了野心,也没有经过大自然的洗礼。

  要真正的生活在大自然当中,从幼年就一路经历搏杀成长起来的猛兽,才是真正的猛兽。这种猛兽的身体心脏才是对人体大补的宝物。

  王程瞪了宋元明一眼,道:“你以为那是简单的东西?这事儿别提了,你坐下来吃顿饭就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别,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我就是来蹭顿饭,可以吧?”

  宋元明赶忙挥挥手,苦笑地说道。

  他是真的怕把王程给得罪了。

  现在在湘南省这地界,谁敢得罪王程?

  还真的找不出一个这么大胆儿的人来。

  王程点点头,没有和宋元明说话,看向霍有文和何家盛,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国术拳法的传承其实并不是那么严格,欧美的很多国术武馆都是以招收外国人为主要收入,有些人为了竞争,也真的将国术精髓传授了出去。”

  “真正有讲究的,就是像我们武圣山,少林寺这种门派,轻易不可能收下外族弟子,就算收下了,也不会轻易地将门派绝学传授出去。”

  何家盛也属于守旧派,当下就赞同地说道:“这些都是我们老祖宗一代代传下来的文化精粹,能不外传就不要外传的好。”

  一直很少说话,甚至显得很拘谨的王建海也开口说道:“最宝贵的东西还是留给我们自己传承最好。”

  王程微微点头,就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个略显敏感的话题。

  毕竟,他师傅同不同意他收下安娜都还不知道。

  即便是收下了,他传授给安娜武学的时候,也的确会考量考量,不然要是再出现一个李斯特,那武圣山就成为笑柄了。

  他现在收下王樱,就有这种顾忌,而且王樱的情况也更加的复杂,不只是外族之人那么简单。

  “不说我门中的事情了,来,大家喝一杯。”

  王程举起酒杯,就朗声说道。

  霍有文和张绍云,宋元明都举起酒杯来和王程的酒杯碰了一下。

  何家盛和王建海因为养生的原因,都没有喝酒,端起茶杯意思了一下。

  “哥哥。还有我呢……”

  小丫头王晓琳不甘寂寞,也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站起来使劲地高举着杯子和哥哥王程的酒杯碰了一下,小脸上的神色很是满足得意。自己好像是个大人了一样。

  王媛媛和王樱也都站起来和王程碰了碰杯。

  饭桌上所有人都站着一起喝了一杯,算是今天晚上最正式的一次行酒令了。

  王程等何家盛和父亲王建海坐下之后,才坐了下来,微笑道:“何老,有文。明天我带你们去武圣山上转转。”

  “好,我正想去见识见识,拜访一下你师傅。”

  “我也想拜访一下武圣山的前辈。”

  两人都答应下来,何家盛就是来江州旅游休息的,霍有文其实想回去了,因为他得到了两本高深武学,激动地想回去好好闭关修炼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王程并没有让他对这两本武学保密,他知道这是王程暗示他可以回去传给黄家武馆的人。

  这绝对是一件重大的事情。

  霍有文想立即就飞回港岛,放师傅也享受这个好事情。

  但是。王程邀请了,他就不能拒绝。

  不一会儿,陈阿姨带着洗漱完毕的安娜走了出来。洗漱之后,穿的是王程的衣服,安娜的个头也有一米七多,别墅里并没有这么大号的女式衣服,所以陈阿姨就给她找出来王程的运动服换上了!

  焕然一新安娜走了出来,立即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即便是心中不满的王媛媛都必须承认,安娜的确是一个典型的欧洲美女。

  尤其是此刻的安娜经过一个多月的风吹日晒,身体很是虚弱。神情也很是委屈,显得柔弱如水一般,和欧美高挑的个头结合在一起,有些矛盾。可是很具有冲击力。

  霍有文和宋元明两人都一时间看的呆住了。

  王程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对安娜穿自己的衣服没有在意,只是平静地说道:“我先给你把把脉。”

  安娜很听话地将胳膊递给了王程。

  王程担心安娜跪了一个多月会受伤,当下就抓着她的手腕查看了一下脉象,又仔细看了看她的气色和眼神,然后就松开了手腕脉搏。轻松地说道:“还不错,就是有些气血亏虚,双腿的筋脉也有些损伤,最近好好休养吧。”

  “是,师傅!”

  被王程关心了一下,安娜很是开心,当即就打蛇随棍上,叫起了师傅。

  王程摇头道:“叫师傅还早,明天跟我去山上再说,现在坐下吃饭!”

  安娜委屈地答应了一声,这才坐下来吃饭。

  陈阿姨对王程这么凶巴巴的不满意,说道:“你这么凶人家做什么?”

  王程没有回答陈阿姨的话,自顾自地继续吃饭,心中已经开始惦记着让王横江帮忙准备的那套房子,或许还是搬出去自己住比较好,现在自己和家里长辈已经开始有代沟了……

  一顿饭吃完,何家盛和霍有文,以及宋元明都住在王程家,难得家里来客人,王建海和陈阿姨照顾的很周全。

  第二天一早!

  安娜起来的比谁都早,她知道今天是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天,即便浑身疲惫无比,可是也几乎一夜没睡着。

  天色刚亮,她就起来站在别墅的院子里扎马步练拳,练的是形意拳,颇有一番正宗味道,只可惜并没有真正的精髓。

  可是,她现在练起来也有一些内在真意。

  之前几年都不曾好好练过,最近跪在那里一个多月,她仔仔细细地回顾自己练过的国术拳法,并且将内家呼吸不断的进行调息,对国术内家拳法的理解也更加的深刻了许多,内家修为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进步很大。

  她心中很后悔这些年放弃了最宝贵的东西。

  不一会儿!

  王媛媛也出来练拳了。

  她看到安娜不满地小声哼了一声,就自顾自地在旁边也开始练拳,先练的就是道门纯阳,这是每天她都必须要修炼的道门根基。

  道门纯阳根基施展出来,王媛媛的内家气息极为深厚纯正,呼吸之前一股炙热的气息就朝着周围扩散出去。

  站在十米远外的安娜都敏锐地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温度变化,她不由自主地停下刚开始的太极拳,转身仔细地看着王媛媛的道门纯阳,看的很是震惊。

  她的眼光是有的,能看出王媛媛练的是一门基础桩法,并不具备实战意义,可是其中所蕴含的的内家真意,是她所练的国术拳法不能相提并论的。

  道门纯阳根基,比国术内家秘法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呼……”

  安娜就站在那里仔仔细细地看着王媛媛将道门纯阳修炼了一遍,心中对拜师王程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可是,王媛媛一遍练下来,看到安娜在看着自己,不满地道:“你不许偷学。”

  安娜严肃地抱拳道:“放心,我不会偷学,我是来拜师的,只是好奇地看看。”

  王媛媛刚想说哥哥王程不会收下她,这时王程带着王樱和王晓琳,还有张绍云一起走了出来。

  何家盛和霍有文,以及宋元明都被叫了起来,都一起上武圣山去见识见识。

  王媛媛看到这么多人出来,心中的话就没说出口,可是依旧很不满地瞪了安娜一眼。

  安娜只是将王媛媛当做小孩子,没有在意,上前对王程抱拳道:“师傅,我准备好了。”

  王程轻轻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先别叫师傅,都跟我上山吧。”

  说着,他就当先走了出去。

  一群人都跟着他一起朝着武圣山走去。

  即便是何家盛和宋元明两个普通人,都跟着他们一起步行走向武圣山。

  在门口跪了一晚上的周新文身体摇晃着昏昏欲睡,突然看到一群人出来了,当先就是王程,急忙就磕头喊道:“师傅,收下我吧。”

  可是王程一行人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向武圣山的方向。

  他看到安娜也跟在里面,就打眼色询问,可是安娜此刻都只能老老实实地等候发落,哪里敢做动作?

  周新文想了想,没有继续跪下磕头了,当即起身就跟在后面,想看看王程一行人去哪里,做什么,或许有其他拜师的方法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