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鹤一怒

第二百三十六章 长鹤一怒

  (求支持,求票票,第二更送上,弘扬正能量,重塑我民族信仰威望……)

  吴局长浑身都颤抖了一下,他还记得领导给他亲自叮嘱过,到了江州千万不要得罪两个人,一个是杨家杨祐德,另一个就是藏鼎观长鹤道长。【】尤其是藏鼎观长鹤道士,宁愿被打死了都不要得罪对方。

  此时看到这两人擅自就拔枪对准了长鹤道长,吴局长急忙大声道:“洪超,马成盛,住手,都住手。”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回头看吴局长焦急恐惧的神色,只是听到这声音。他们先入为主,所以都本能的以为是吴局长假装如此喊的,为的是撇清责任。

  所以,两人非但没有住手,反而是更加上前了一步,手中的枪口几乎对准了长鹤的脑袋,更为凌厉地喝道:“别动。”

  长鹤面色依旧是古井无波,可眼神却是已经锋锐起来,语气平静地道:“有很多年没人敢用枪口对着我了。我说了,现在你们都出去,别打扰我徒弟救人。”

  “老道士,你看清楚情况。我说了,现在你和你的狗屁徒弟马上滚,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马成盛不屑地说道。

  长鹤也是干脆之人,说了几次之后,对方还不把他当回事,当下就是直接一拳挥出。

  马成盛和洪超两人此时都是心思敏感至极,所以反应也是非常的快,在长鹤出手肩膀抖动的一瞬间,两人就真的开枪了。可见两人的胆子此时是多么的大。

  砰砰!

  两声巨大的声音。

  王程都被惊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些人真的敢这么做。可是想到床上生死不知的刘武中,就有些理解了,这些人行事是真的胆大包天,毫无忌惮。

  吴局长直接扑了上去,双手使劲地抓着洪超和马成盛的胳膊,想要阻拦两人,可还是没有拦住,两人已经开枪了。

  吴局长傻眼了。

  马成盛和洪超两人其实也有些傻眼了。他们没有想过要真的开枪杀人的,只是当时神经过敏,一时间反应过头,看到长鹤道士动手了,下意识的一瞬间就齐齐的扣动了扳机。

  十几双眼睛急忙看向长鹤,害怕真的被打死了,那这事儿就可大可小了。认真的追究责任的话,那肯定会很大;可如果将对方归结于妨碍公务并且强行打扰,还有袭警的倾向的话,就可以没有多少责任。顶多就是个处分。

  可是,下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每个人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见了鬼一样。甚至马成盛和洪超两人都被吓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吴局长额头上瞬间就流淌下来豆子大的汗珠,四肢颤抖,感觉浑身都没有了力气。

  只见,长鹤道士依旧安然地站在原地,一只手横在身前,手心之中赫然是两颗还冒着热气的黄灿灿的子弹。

  “看来,你们行事真的肆无忌惮,甚至都敢草菅人命了。”

  长鹤面色还是如一潭死水,看着开枪的马成盛以及洪超,语气低沉地道:“如果是别人,只怕现在已经死在你们的枪下了。”

  吴局长声音颤抖地说道:“道长,道长,这绝对不是我的意思,他们也不是故意的,道长……”

  马成盛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创下大祸了,急忙喊道:“意外,道长,这是个意外,是枪走火了……”

  洪超也是声音抖动地道:“对对对,意外,我很久没有保养过我的枪了,不小心就走火了,道长……”

  王程继续在行针,对这些行事肆无忌惮,现在却百般抵赖的人,也是无奈地摇摇头,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如何说这些人,只是他知道师傅长鹤道士绝对不会如此就算了。

  长鹤道士一生戎马,何曾吃过亏?

  当下,只见长鹤冷哼一声,猛然就是一拳甩出,一声爆响,一道强悍的罡气瞬间冲击出去,眨眼间就冲击到了站在他面前的吴局长以及马家成和洪超面前,三人根本来不及做任何的动作,就被击中。

  轰!

  一声轰鸣,空气震荡不已!

  吴局长三人被这一道罡气打的一起飞出去,身在空中,三人就齐齐的吐出一口鲜血,后面的十几个同行的人此时才从刚才长鹤道士空手接子弹的震撼当中清醒过来,急忙伸手去要接下飞过来的吴局长三人。

  而下一刻,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冲击过去,击中了十几个人,其中还有一道霸道至极的罡劲爆发开来,一片惨叫,十几个人直接一起被撞的飞了出去,在病房外面的走道上倒下一地。

  咔嚓咔嚓……

  伴随着的是一声声脆响,吴局长和马甲长,以及洪超,还有第一时间接触他们的几个人都是瞬间双手骨骼断裂,双臂不规则的扭曲。

  啊~~~

  一声声惨叫,可是声音却是戛然而止,一个个都强弱着刺痛,面孔扭曲,眼神惊恐地看着病房里那道声音。

  所有人都很想问:这是人吗?

  长鹤面色冷然,一挥手,一道罡气闪过,病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隔绝了外面的声音,这种高级病房的隔音效果还是值得称赞的。

  “老刘如何了。”

  长鹤对王程淡淡地问道。

  王程额头已经滴落下一滴滴汗珠,神色一直都是严峻不已,听到师傅的话,回应道:“还好,不过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

  “把握大吗?”

  长鹤点点头,担忧地问道。

  “刚才不一定,现在应该没问题。”

  王程此时面上才是真正的自信,刚才只是本能的一定要有信心。而现在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治疗,他已经止住了刘武中体内药物的挥洒和继续破坏。所以真正的有了信心。

  想到刘武中自从受伤之后就一直没有消停过。身体被各种人伤害。王程的面色就是愤怒不已。

  门外。

  吴局长双臂俱断,惨叫了一声,挣扎着站了起来,双臂只有刺痛,没有其他的任何感觉,面孔扭曲不已,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愤怒,因为不敢。反而是有一丝丝后怕和庆幸。

  马成盛和洪超此时也是满脸的后怕不已,浑身还在颤抖。

  更别说其他的下属了,全部都躺在地上不敢动。虽然病房的门已经关上了,他们都看不到里面的那道人影了,可是想到那如天神一般的手段,他们还是被吓的本能的不敢动弹,也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招惹到对方,惹来杀身之祸。

  以对方那神乎其神的手段,要杀他们只怕就是一挥手的功夫。

  这时候。医院的人才跑了过来。他们都被吴局长之前叮嘱过不要管这边的事情,所以这么久也没有一个医院的人出现。

  刚才听到枪声响了。赵院长和马院长才急匆匆地带人跑了过来,带来的大部分人还是保安。看到吴局长等十几个警、察都躺在地上,吴局长和马成盛,洪超几人都是双臂俱断,所有人都是神色震惊不已。

  马院长和赵院长赶忙跑上来扶起来吴局长。

  “吴局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听到枪声就赶过来了,是不是歹徒过来了?”

  马院长关切地问道,眼神不安地四处看着,最后落在了紧闭的病房门上。

  吴局长站起身来,沉声道:“快先给我们治疗。”

  此时,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没有勇气再推开那道门去面对长鹤道士了。他之前和领导谈话的时候,领导只是告诉他长鹤道士和杨祐德曾经身居高位,关系通天,并且是练武之人,所以不要招惹。

  可是吴局长根本不知道长鹤道士和杨祐德这类老家伙有多厉害,甚至还以为比刘超英要弱一些,毕竟都这么老了,老胳膊老腿,倒了都没人敢扶,还能厉害到哪里去?

  其实他刚才最防备的是王程,毕竟王程的实力摆在那里的,比之刘超英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拳就能打死人。

  没想到,长鹤道士看起来老的不行了,却是挥手间就将他们十几个人都打伤在地。看其当时轻松的样子,肯定是没有出全力,不然只怕他们十几个人都已经是尸体了。

  所有人都是后怕不已。

  吴局长面色有些惨然,他知道,这次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当下声音依旧有些颤抖地对马院长说道:“今天的事情不要外传。”

  马院长眼中精光闪烁,了然地点头,严肃地道:“我知道了,吴局长放心。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专门说过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赵院长在旁边一言不发,坚持明哲保身的原则,表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让几个医生将伤员扶走去治疗。

  吴局长忍着刺痛,心有余悸地看着病房,道:“好,现在先给我治伤,不要去打扰病房里的病人。”

  当下,所有人都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他们刚走,一群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每个人都是满头大汗,可见走的很着急。领头的正是江州市公、安、局、局、长孙清,他身后跟着一群昨天晚上带出去的下属,还有刚刚被他叫来的唐强民唐书记。

  孙清和唐强民在病房门口左右看了看,看到这里空空如也,并没有看到吴局长等人,都是神色疑惑焦急。他们得知了吴局长擅自决定抓捕了刘家武馆的所有人,就急忙赶回去,想把刘青山等人都放出来,可是没有吴局长的命令那些从省城来的警、察根本不放人。

  所以,两人就急忙赶来市医院找吴局长,可赶到这里却是没有看到人。他们都焦虑不已,知道有人要动刘家了,吴局长就是执行的人,害怕吴局长还会对刘武中不利。

  两人看到安静的病房,急忙推开病房走了进去,却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吴局长等人。而是看到了一个坐在病床边认真的行针的少年。以及一个双手背后。安静地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老道士。

  瞬间,两人浑身一震,看到王程的时候,就知道这个老道士是谁了。

  唐强民急忙对后面跟来的下属挥手,让他们都在外面看好,就留下了孙清和自己在病房,关上了房门之后,才恭敬地对长鹤道士抱拳道:“晚辈唐强民。见过长鹤前辈。”

  孙清楞了一下,没想到唐书记会用这种礼仪恭敬地称呼长鹤道士。瞬间他就知道对方的身份远超自己的想象,当下也是急忙抱拳有样学样地道:“晚辈孙清,见过长鹤前辈。”

  长鹤看着王程和刘武中,背对着两人,没有回身,语气淡漠地道:“唐然走了?”

  唐强民点头,语气依旧保持着恭敬,道:“我大伯回蜀中了。”

  “他要是没走,现在可能已经被气死了。”

  长鹤沉声说道:“你父亲知不知道老刘的事?”

  唐强民面色难看起来。也有些无奈。这件事他真的尽力了,可却还是无法掌控。事情朝着他的预想之外发展,而且越来越恶劣,顿时语气有些羞愧地道:“我没告诉他。”

  “他病情刚好,不让他知道也好,当年我们拼死拼活的,却是让这些胡作非为的酒囊饭袋作威作福……呵呵……”

  长鹤说着,竟然笑了起来。

  可是,唐强民和孙清都能听到这笑声当中的失望,以及冷意。

  一时间,唐强民和孙清都不敢说话了,看到王程在给刘武中治疗,看情形,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唐强民当下又急忙问道:“刘老怎么了?病情又反复了?昨天晚上我来看过,还和他聊了两句,他当时还很好。”

  长鹤淡漠地道:“有人不想让老刘活着。”

  唐强民和孙清同时浑身颤抖了一下,知道他们想象中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猜测吴局长可能要对刘武中下手,没想到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发生了,两人面色都有些羞愧。

  “王程有把握吗?”

  唐强民急忙问道。

  长鹤自豪地道:“我徒弟出手,自然有把握,你们安静地看着。”

  两人顿时不说话了,就这么站在门口,保持安静地看着。

  一直过了足足一个多小时,马院长和赵院长来到病房门口都不敢进去,来了几次又都离开了。

  在另一间病房的吴局长手臂缠着绷带,颤抖的拿出电话,手指僵硬地拨了一个号码出去,接通之后,声音颤抖地说道:“我见到长鹤道长了。”

  瞬间!

  那边挂断了电话,吴局长只听到了嘟嘟嘟的声音。

  啪!

  吴局长将手中的电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面孔扭曲,低沉地道:“你要老子当炮灰,老子就拉你下水,谁都别想好过。”

  江州市,现在就是一团浑水。

  各方势力在这里搅在一起,有市、政、府的,有省、政、府的,也有民间武者,还有如长鹤杨祐德这种隐居的存在。

  此时,王程在病房内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挥手将满脸的汗珠都擦掉,行针的右手五指都有些微微颤抖,这是他第一次坚持了将近两小时的高强度的行针治疗,对体力和心神的消耗都是巨大的,结束的这一刻他,他差点就没站稳。

  刚才只要他有稍微的疏忽,可能刘武中就要断气了。

  “老刘怎么样?”

  王程的身后,传来长鹤道士带有一些担忧焦急地声音。

  王程回头顿时看到这里站了一屋子的人,除了师傅长鹤道士,还有唐书记,孙局长,以及面色漆黑的杨祐德,和跟着杨祐德的杨青语。刚才他专注于治疗,因为相信有师傅在所以不需要想其他的,也就没注意到这些人什么时候来的。

  “还好,刘老的伤势我稳住了,伤口不会继续恶化了,也降低了促进睡眠的药物效果。不过还是会睡一天左右才会醒过来,这段时间绝对不能再发生任何意外了。刘老的身体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不然到时候我也没办法了。”

  王程语气还是很凝重地地说道。

  长鹤点点头,道:“小孙,去把那个吴局长带过来。”

  孙清稍微楞了一瞬间,他没想到长鹤道士会叫道自己,反应过来急忙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寻找吴局长了。

  杨祐德上前来给刘武中把了把脉,面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语气低沉地道:“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老道,你不会就这么不疼不痒的算了吧?”

  长鹤也是看着刘武中,声音低沉地道:“我很久没有走动了,今日你就随我出门一趟吧。”

  杨祐德点点头,神色严肃下来,道:“好。”

  唐强民欲言又止,知道两位老人家一两句话可能就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和生死,这种事情不是他能参与的。

  王程刚想说话,长鹤沉声道:“王程你就在这里守着老刘,谁要是再来加害他,你可以任意出手,就算杀了人,为师也给你担着。”

  王程点点头,郑重地道:“是,师傅。”

  门外,孙清带着绑着绷带的吴局长几人走了进来。

  房间内所有人都看向吴局长几人,吴局长几人本来就面色苍白,此时看到病房内的两位老人家,更是面部肌肉颤抖不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