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胆大包天

第二百三十五章 胆大包天

  (求支持,求票!)

  江州市,刘家**武馆。%◇%◇,

  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将这座有几十年历史的武馆围了起来,前后门都布置了十几个严正以待的特警。

  吴局长也穿着严肃的警服,站在一辆警车前,指挥若定地道:“进去,把所有刘家的人都带走审问,如果遇到反抗,大家都小心点。刘家武馆的人都是练武之人,刘超英一拳就能打死一个人,为了安全,你们可以开枪击毙袭击歹徒。”

  左右两边是江州市刑警队队长以及省城刑警队副队长,却是不见江州市局长孙清和省城刑警队队长江浩。

  吴局长刻意地没有通知其他人,就通知了孙清和江浩的副手。他自己带着人一大早就来了,想先将刘家所有人都抓走,造成既定事实上报上去直接处理大部分刘家武者,到时候谁来都没辙。

  这时候,刘青山刘诗成等人都是刚刚起来准备晨练,完了就去医院看看刘武中。医院现在被监控警戒起来,不准刘家的人留在医院,偶尔去看看可以,刘家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自己家的病人还不允许随时去看望?

  突然刘家武馆的大门就被推开,然后一个个或是手持警棍,或是手持枪械的警察就冲了进去,十几个刘家弟子都懵了。

  这是怎么了?

  刘超英根本没有出现,这些警察来这里做什么?

  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绝对不是来游玩观赏的。

  刘青山急忙举起手来。大声道:“各位。各位,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没有犯事儿吧?我们也没看到刘超英,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吴局长双手背后,跨步走了进来,满脸的严肃,语气威严地道:“当然没有弄错,根据我们最新掌握的证据,你们都是刘超英的共犯。刘超英杀害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余仁刚教授。就是你们指使的,并且提供了实质性的帮助。现在跟我们回去调查清楚,一旦证实,你们谁都跑不掉。”

  刘青山看着吴局长,知道这不是江州市的人,因为他认识孙清。当下他心中就是一沉,急忙道:“这位长官,我们肯定没有帮助过刘超英去杀人。他杀了人,还是你们通知我们,我们才知道的消息。肯定是你们弄错了,或者有人想污蔑我们。”

  “这个不是你说了算。我们有证据,你们不要狡辩,不然就罪加一等。而且你们刘家以前不少案底都留在我那里,现在我们掌握了新的证据,哼,过去你们就和黑社会差不多。走吧,都不要动,不然当场击毙!”

  吴局长一挥手,示意将刘家所有人都带走。

  刘青山和刘诗成几人都是面色难看的不行,甚至有些苍白。他们几个明白人都知道是上面有人想搞他们刘家了。可是刘武中现在病倒在医院,如果没有外人帮他们的话,他们所有人都要完蛋。

  第一时间,他们都想到了逃。每一个武者都不会将自己活着的希望交给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意外希望。可是,看到周围一双双警惕的眼睛,一支支枪管,几人都紧绷的身体都安静下来。

  这种情况,谁都不可能逃得出去,一动就会死。

  “带走!”

  吴局长看到刘家所有人都保持沉默,不敢有丝毫逾越的动作,心情很好,感觉一切都尽在掌握,大气的大喝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这次行动很完美。

  将刘家所有人都带上警车,前后没有超过五分钟,周围的街坊邻居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

  另一边,王程和师傅长鹤道士依靠双脚,花费了半小时从武圣山来到了江州市医院。

  刚走到楼梯路口,就有两个便衣站了出来,其中一人是王程昨天见过的,对王程师徒两说道:“抱歉,王程,吴局长说了,今天刘老病情有变,为了安全,什么人都不见,医院方面正在安排人急救。”

  王程皱眉,心中一惊,沉声道:“胡说八道,昨天晚上我还亲自给刘老把脉,刘老的病情很稳定,恢复也很好。哪里来的不好?是不是你们对刘老做了什么?”

  中年人沉声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执行吴局长的命令,你不要胡说八道。”

  “江队长和孙局长呢?”

  王程沉声问道。

  “江队长被吴局长派回省城调人去了,孙局长在监控江边的几处码头,听说昨天晚上有人在那边看到刘超英。”

  中年人淡定地回应道。

  王程一步上前,就要走过去,两个中年人急忙伸手阻拦,另外那个王程没见过的中年便衣直接就摸向腰间要拔枪。

  他们被吴局长交代过,任何人今天都不能见刘武中,就说医院在急救,谁来都不行,要是碰到强闯的,可以开枪警示。

  轰!

  王程经过昨天的事情,今天脾气可就不那么好了,而且身后跟着师傅长鹤道士,他的底气也很足。就好像小孩子在有家长在身边的时候,胆子会很大一样。

  直接冲上一步,肩膀撞了上去,王程用出了五成力道,将面前的两个便衣撞击的倒飞出去,然后撞在门上,那拔枪的中年人被撞的当场肩膀骨骼脱臼,发出一声脆响,腰间才拔出来的枪械也掉落在地上。

  王程冷哼了一声,昨天他就想这么做了——不废话,直接动手解决。

  “师傅,刘老就在里面。我昨天亲自给他把了脉,病情还很好,现在可能出事了。”

  王程转身对没有说话的师傅长鹤急忙说道。

  长鹤点点头,快步走了过去,两个便衣躺在地上不敢动弹。不过都犹豫着要不要真的开枪。犹豫之间。就目睹两人走了进去,他们也索性躺着装死。

  不过,里面还有人。

  病房门口还守着两个便衣,两人已经看到外面楼梯口发生的事情,所以都警惕地看着王程和长鹤师徒两。

  “你们都别动,这里已经被戒严了,任何人都不能进这个病房。”

  依旧是一个中年便衣,很是紧张地对王程两人说道。来守护这里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刑警。

  王程这次真的没有废话,一步跨出,还是肩膀撞了上去,两人早有防备,急忙就要闪开,可是哪里有王程的动作快?直接被撞的齐齐闷哼一声,倒在门口,其中一人急忙就要拔枪,另外一人赶忙伸手按住了。

  这要是真的把枪拔了出来,可能就不是撞一下这么简单了。

  王程淡淡地对两人说道:“通知你们吴局长。让他过来。”

  说完,推开病房。王程带着师傅长鹤走了进去。其实,楼梯口的两个便衣已经在打电话通知吴局长了。

  来到病房,这里显得比较安静,不过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刘武中,窗户门口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也是昨天见过王程的,只是对王程师徒两苦笑了一下,无奈地道:“两位,别动手,我就是干个工作而已。我这就出去,不打扰你们看望病人。”

  王程对这个中年人稍微有了一点好感,不过担忧刘武中的病情,沉声问道:“他们没有对病人怎么样吧?”

  中年人摇摇头,直言不讳地道:“不知道,昨天晚上他们给病人打了一针,早上又来打了一针,其他的就没有了。”

  “多谢。”

  王程是非分明,对中年人道了一声谢。

  中年便衣笑了笑,他是得到江浩的指示的,让他多帮帮王程。当下他就起身出去了,目光在长鹤道士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毕竟一个道士站在哪里都是很吸引人的。

  长鹤一直站在床边安静地看着病床上的刘武中,一时间神色惆怅,现在的刘武中已经没有了当初和他比武的气势,只是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呼吸微弱,时有时无。

  王程听了那中年人的话,急忙上去给刘武中把了把脉,面色瞬间就是一变,回头对师傅长鹤说道:“师傅,刘老危险了。”

  长鹤平静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动,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刘武中的另一只手腕,沉声道:“怎么了?脉象好像快停止了。”

  王程面色压抑着愤怒,急忙一把掀开了刘武中的身上的白色被单,然后双手撕开了其身上的病服,露出了胸口苍白松弛的肌肉。

  “他们敢?”

  长鹤没有王程那么高明的医术,过了两个呼吸才差不多了解情况,突然就闷声冷喝了一声,双眼几乎圆瞪。

  王程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人竟然敢这么做,可事实就在眼前,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深呼吸一口气,道:“师傅,我先给刘老稳住情况,如果继续恶化,就没救了。”

  此时,王程肯定刘武中体内被注射了让肺部伤口不能愈合的药物,并且其中还夹杂着大量的安眠药。所以,刘武中此时才会沉睡不醒,并且让胸口动手术的伤口出现裂痕,肺部穿孔的伤口也停止愈合。

  通过脉象,王程和长鹤都发现刘武中的肺部伤口又裂开了,胸口动手术的伤口甚至都渗透出了一丝献血,脉搏时有时无,可能下一刻就会直接生机断绝。

  好狠的手段,这是要赶尽杀绝。

  王程拿出玉针的手是在颤抖的,这是心中愤怒刺激的表现。看着刘武中苍白的面孔,他急忙深呼吸了两口,将心中的情绪压制下来,因为他还要救人,必须冷静下来,才有把握。

  “有把握吗?”

  长鹤沉声问道。

  王程点点头,眼中闪烁着笃定的光芒,肯定地道:“有!”

  他必须有把握,不管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执念,还是为了答应刘超英的承诺,他都必须把刘武中救回来。

  平复下了情绪,一根根玉针瞬间没入了刘武中胸腹之间的一处处大穴。王程心神第一次如此的专注。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有师傅长鹤在,他相信谁都不能打扰到自己。

  只见他一只手抓着刘武中的脉搏,时刻感受着变化,并且还时不时地按住肺部伤口感受一下情况,另一只手不断的在一根根玉针上移动。

  过了半个小时,王程的治疗还没结束,并且进行到了关键的时刻,额头已经渗出一层汗珠。

  而这时候。吴局长急匆匆地带着人赶了过来。当他推开房门,看到王程正在给刘武中治疗的时候,就是瞬间面色剧变,难看不已,立马回头瞪着守在这里的五个人,压低声音,沉声骂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说了,谁都不能进来?我说了,你们可以开枪,你们都在干什么?”

  五个人都不说话。就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两人肩膀上还绑着绷带。

  吴局长骂了几人一句。转头看向王程和长鹤道士,面色变幻了一下,带上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容。他看着这个头发银白的道士,就知道肯定是领导交代不能招惹的长鹤道士了,因为是和王程一起来的。

  “见过长鹤道长。”

  吴局长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略微恭敬地说道:“道长不在武圣山上清修,来这里做什么?”

  长鹤道长略微诧异地看了这家伙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还认识自己,当下淡淡地道:“刘武中是我好友,听闻他病重,我当然要来看看,你还要封锁这里?是何道理?”

  吴局长急忙摆手解释道:“我也是为了病人刘武中的安全着想,他的孙子刘超英昨天晚上在江边码头出现了,然后又失踪了,我们害怕病人会有危险。”说着,面色装作疑惑地道:“道长,您弟子在给病人做什么?我记得,医生说过,病人的病情很稳定吧?他这样不经过我们允许就擅自给病人进行治疗,要是出了意外,我们可不管的。”

  站在吴局长身边的江州市刑警队长洪超,和省城刑警队的副队长马成都盛警惕地看着王程和长鹤。两人都是有野心的人,一个想替代孙清,一个想替代江浩,所以对吴局长的命令是没有丝毫折扣的执行。

  并且,都没有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他们的直属上司孙清和江浩。

  王程正在给刘武中治病,听到吴局长的这话,气的一根针都差点扎错了穴位,急忙停下了手中的翡翠玉针,回头沉声道:“吴局长,你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可能刘老已经被你害死了,你最好祈祷刘老能被我救回来,不然,后果你清楚。”

  说完,王程转身继续给刘武中进行治疗。

  长鹤道士双手背后,安静地站在病床前,神色如一潭死水一样平静。

  吴局长听到王程的话,急忙就说道:“王程,就算你是长鹤道长的徒弟,也不能血口喷人,我做了什么?我为了保护病人刘武中,派了十个人两班倒在这里值班。为了抓捕刘超英,我连夜布置,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什么?”

  “哼!”

  长鹤道长冷哼一声,淡淡地道:“安静,别打扰治疗。”

  吴局长面色变化,心中踌躇着,沉声道:“长鹤道长,我不想冒犯您,但这是我职责所在,还请您理解。现在请你们师徒两现在离开,病人刘武中已经被你的弟子王程害的不浅,我不想再看到惨剧发生。”

  长鹤转头看向吴局长,和门口的十几个时刻都将右手摸在腰间的警察,语气依旧淡然地道:“你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弱,现在警察系统里当官的都和你一样吗?”

  吴局长面色变得漆黑,知道自己此时是骑虎难下,不能后退,不能走。不然等刘武中真的被救过来的时候,后果就会不堪设想,当下他就硬着脖子沉声道:“长鹤道长,您是清修之人,我一直都很佩服你,早就听过您的大名。还请您不要插手我们办案,免得让你落下不好的名声。”

  长鹤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注视着王程,他对这个徒弟的表现非常的满意,觉得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给武圣山收下了王程这个传人,去见历代祖师爷的时候,也可以很骄傲了,一边对吴局长淡淡地道:“吴局长,你是官,但是我更相信我的弟子。我是方外之民,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你想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你何不动手呢?”

  吴局长刚要说话,他后面的洪超和马成盛都上前了一步,马成盛大声道:“老道士,你现在最好听我们吴局长的话,老实的离开,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洪超也是不落后地急忙喝道:“不错,老道士,你和你的徒弟害死了病人刘武中,还妨碍我们救人,你们这是杀人罪。”

  吴局长面色一变,急忙回头瞪了两人一眼,示意两人闭嘴。

  可是,这两人却是表现心切,看到吴局长对他们挤眉弄眼,以为是给他们打眼色示意更加放肆一些,到时候来帮领导背个黑锅。两人都是心中一喜,有给领导背黑锅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表示他们成为了领导的心腹,虽然会有一时的委屈,可是以后步步高升指日可待。

  当下,两人齐齐的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指着刘武中和王程。

  “老道士,你们再胡搅蛮缠的妨碍我们办案,我们就开枪了。”

  “对,老道士,你们马上离开。”

  吴局长看到这一幕,瞬间吓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昨天看到有个看盗版的童鞋来喷我,说我什么故意抹黑什么什么的……我呵呵一下,本来我不想理会看盗贴的童鞋,不过看到你这么天真。我不说什么,我就说几个事实,他偷了别人家的羊,被打的差点疯掉,关了半个月出来差点精神崩溃,精神有些错乱,过了将近十年才恢复成为正常人,当时出来浑身都是伤。

  上面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人可能会说我胡编,那请有些童鞋去网上搜索一下几年前的一个南方的案子,一个没有罪的普通人因为得罪了那些人,就被以各种罪名逮捕关押,过了二十四小时之后就又换一个罪名,就用这种手段把一个清白的人关押了几年……

  更多的我就不说了……我只想说,我写的那些人当中的好人比现实中还多一些……真的……)(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