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四十章 安娜的委屈

第六百四十章 安娜的委屈

  湘南省城,在郊区一座山林间比较隐蔽的别墅内。∏∈,

  安娜神色憔悴地依旧跪在地上,虽然她感觉身体很虚弱,可是依旧腰身挺的笔直,即便双腿几乎失去知觉,刺痛难当,可是也依旧坚持没有动过一下。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是真的跪在这最原先的位置没有移动过一步,也没有站起来一次。

  只是,她一直都在用内家秘法不断的搬运气血,活络双腿的气血。可即使如此,这么久的时间,她的双腿也基本上没有了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以后双腿是不是会变得废掉,从此成为残疾人。

  那个人会不会伤心难过?

  他已经从京城回来了吧?

  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了?

  安娜双眼有些迷茫地看着天空,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坚持是不是对的。可是,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想要的机会,她从小就跟随非洲的华人顶级佣兵高手学武,不少高手都夸赞她是学武的天才,天赋异禀。

  她一直以来也的确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武学天赋,实力进步斐然,当时在非洲的同龄人当中,鲜有敌手。

  可是,她终究是佣兵出身,后来接触了枪械,就将大部分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枪械领域,也在这方面展现出了超凡的天赋。

  在非洲佣兵界,她的狙击枪是很多人都畏惧的存在。

  但是也因为如此,她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练习枪械,所以拳法上的进步就停滞了下来。甚至比几年前还不如。

  所谓一天不练手生。几年不练就必定会退步。

  她当年见识过几名非洲的华人顶尖武者。认为那些高手也不过如此,虽然拳脚功夫的确厉害非凡,近身格斗堪称无敌,可自己的狙击枪绝对能提前干掉对方,让对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不能近身的情况下,那再厉害的拳头还有什么用?

  可是,她在王程身上,才见识到了真正的中华武学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神奇无比。玄之又玄的境界!

  她目前无法理解那些东西,可是她知道自己想学。

  与之相比,她之前花费大量时间练习的枪械都显得不值一提。

  枪械,终究是外物。

  武学的根本是强身健体,身体才是人的根本!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走来。

  走进来一个人影,手中提着一个精致的饭盒,步伐显得有些匆忙。

  “安娜,我来给你送饭了!”

  这人,赫然是宋元明。

  当初宋元明受伤住院,本来是要一段时间才能好的。可是吃了王程给他留下的东西。不出半个多月他的伤势就完好如初了,甚至还感觉到身体更加强壮了。好像回到了十**岁的时候一样,整天都有使不完的精力。

  他甚至以为王程给自己吃了仙丹。

  看到安娜一直跪在这里拜师,宋元明和莫白松也不能无视,不然饿死在这里怎么办?以后王程找他们麻烦怎么办?

  所以,两人最近这段时间就负责给安娜送饭吃,因为安娜的身份敏感,他们还不能找外人送饭,不然透露出去了也是麻烦,两人只能亲自过来。

  安娜深呼吸一口气息,扭了扭腰身,伸展了一下双手,身体骨骼活络伸展了一下,看着宋元明,勉强露出一个微笑,道:“谢谢你,宋先生。”

  宋元明蹲下来,将饭盒打开,将一碗稀饭和馒头,还有饭菜拿出来,一边无奈地说道:“哎,安娜小姐,要我说呀,你还是早点回去多好。王程那家伙,心如铁石,硬的很。比武大会都结束半个多月了,他已经拿下了比武大会冠军,肯定早就回江州了,可是到现在也没来找你,我估计他都把你忘记了,你还何必在这里较真呢?”

  安娜端起稀饭来喝了一口,又咬了一口馒头,声音坚定地说道:“我不管,要么他来收我为徒,要么我就死在这里。”

  宋元明又是叹气,看看当初貌美如花,可以参加世界选美大赛的美女,现在变成了如乞丐一样,就觉得这是暴殄天物。

  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把安娜追上了。

  只可惜呀,这美女是个带刺儿的玫瑰,是杀人不眨眼的存在。

  别说他能不能追上,就算是可以,他也不敢。身为省城二把手的公子,他可不敢做太出格的事情,不然一旦出事曝光的话,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整个宋家估计都会被他牵连遭殃。

  所以,他只能默默的当一个送饭跑腿的工人,做一个无名英雄。

  “那你家里亲人怎么办?”

  宋元明语重心长地劝说道:“你一个大美女,学这些打打杀杀的做什么。现在那么多人都想学武,但是这个行当危险的很。”

  安娜喝了一碗稀饭,吃了一个馒头,没有吃菜,随手将碗放下,语气坚定地说道:“宋先生,有些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你喜欢的是花花世界,我喜欢的就是追求强者道路。”

  “那你还可以去其他地方吗?我听说少林寺最近很火,很多人都想去拜师。我就认识一个少林的和尚,我给你介绍,让你去少林寺拜师学武。”

  宋元明无所谓地说道:“练武嘛,在哪练不是练?而且少林寺可比王程那个山要出名多了,全世界都知道少林寺的名字。”

  “少林寺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是里面都是和尚,你确定他们会收下我一个女子?”

  安娜反问了一句。

  宋元明顿时被呛的没说出话来,只能尴尬地讪讪一笑,将剩下的饭菜都收拾起来,无奈地说道:“那好吧。你就继续等吧。我看你等王程够呛。我就先走了。老规矩,我给你留了一个电话在这里,里面只有一个号码,那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回心转意了随时都可以打给我,我给你安排出国回家。”

  吃了饭,安娜的面色好看了一点,恢复了一些红润。眼神之中也多了一些光彩,呼吸之下,腿部的血脉也开始勉强运转了,骨骼肌肉也恢复了一些刺痛的直觉。

  她对着宋元明摇摇头,声音肯定地说道:“如果宋先生想帮我,就给我师傅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

  “我倒是想给他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宋元明也是无奈:“我又不敢去江州找他,算了,你们的事儿我不管了。我先走了。”

  他说着就起身离开了这里,安娜也急忙再次调整呼吸。让自己的呼吸更加顺畅有力一些。她这段时间不断的调息内家气息,竟然也让内家修为提升了不少,这也是她能坚持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她这才知道,自己这些年沉迷于枪械,错过了什么宝贵东西。

  也是因为如此,她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拜师王程门下学武的决心。

  她要学最好的武术拳法,要成为最强者!

  咚咚咚咚……

  突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安娜对地面的震动已经极为敏感,听出是两个人的脚步声,急忙抬头看过去,只见刚刚离开的宋元明急匆匆地又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人,她的双眼瞬间绽放出一丝惊喜的光芒,她认识来的人。

  来人正是张绍云!

  宋元明看着安娜对张绍云感慨地说道:“张兄弟,你看,她真的在这里跪了一个多月,我和老莫每天都来给她送饭,我们都可以作证。我都被她感动的不行了,你师傅王程怎么说?”

  张绍云面色也有一丝触动,不过也没有表现太过明显,平静地说道:“我师傅说让我来接她去江州,其他的没说。”

  宋元明大喜,心道终于摆脱了这个麻烦,急忙对安娜说道:“安娜,快起来,王程肯定答应收你为徒了。这家伙我知道,心如铁石,要么他不会理你,可是既然他叫你过去了,那肯定就是要准备收下你当徒弟了……”

  安娜脸上闪过喜悦,向张绍云问道:“师兄,师傅是不是答应收下我了?”

  张绍云摇摇头,道:“师傅没说,就是让你过去,现在你跟我走吧。”

  安娜有些失望,她以为王程已经答应收下自己了。她害怕自己去了江州,又被王程赶走了……

  “我,我不想去!”

  安娜倔强地说道。

  宋元明大急,道:“安娜,你糊涂呀,快起来。你这双腿都快不行了,如果你现在不去见王程,让他给你看看治好两条腿的话,你以后就只能坐在轮椅上过下半生了,他就算收下你,你也练不成武术了,只能跟他学医。”

  安娜一愣,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情况,双腿的血脉筋骨的确是有些不通了。稍微有些犹豫之后,她就挣扎着用力站起来,对张绍云说道:“师兄,你一定要帮我说好话,让师傅收下我!”

  张绍云苦笑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我说话不管用,不过我看师傅应该是有想法了,今天来了一个荷兰的人挑战他,现在也跪在门口不走了。师傅就让我来看看你,如果你还在,就接过去,他要见你。”

  安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荷兰挑战者?

  也跪在师傅门口不走了?

  安娜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好像多了一个竞争者一样。当即她就是深呼吸一口气,双腿勉强发力,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然后气血顺畅之下,双腿血脉都通畅起来,力气在迅速地恢复。

  如果,她之前在非洲能多花一些时间修炼拳法,内家气息更进一步的话,这跪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就对她没什么影响了,双腿跪在地上的时候,气血运行可以依旧顺畅无比。

  宋元明和张绍云上来将她扶着慢慢地走了出去。

  走了几步之后,安娜的双腿就恢复了正常的行走能力,可见她的内家气息现在也绝对不弱,而这还是她后来花费几年时间去玩儿枪械的结果,如果她一直都专注于内家拳法修炼的话,只怕她现在的实力绝对在刘超英等人之上。

  三人一路走出别墅,坐上车就直奔江州,宋元明也决定跟着亲自去一趟江州,毕竟上次他还欠着王程的人情呢,现在也正好是时候去见见王程,恭贺王程夺取天下第一的位置。

  一路上!

  安娜又是忐忑又是期盼。

  车子进入江州,迅速地就来到了江边别墅,此刻刚好是吃晚饭时间。

  安娜从车子上走了下来,经过一路上的调息,双腿行走已经基本上没有大碍了,看着王程的家,她心中想到当初王程的威严,就有一丝惧意。

  不过,当她看到门口跪在那里的人影的时候,就是一愣,随后惊讶地喊道:“文森?”

  跪在门口的周新文一听,这是自己的本名,也惊讶地回头。他乍一看没认出来,仔细一看才看出是安娜,以后安娜怎么变得这么狼狈,同时也闪过一丝惊喜,毕竟是他乡遇故知。

  他身体一震,就想起来,可随后又没有动,继续跪在原地,有一丝尴尬地说道:“安娜,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应该在非洲吗?”

  两人显然是认识的。

  安娜想到张绍云说的有个荷兰人来挑战师傅王程,当下就明白过来,那个荷兰人就是这个周新文。

  两人当初在一个华人高手门下学习过形意拳,所以算起来是同门师兄妹,可是在西方人那里并不讲究这些。而且那个华人高手也没有讲究,双方只是各取所需,和他们两家有一些暗中交易,所以作为回报,传给了他们两人一些拳法,甚至都没有教他们真正的形意拳精髓。

  可是两人天赋都很不错,所以这么多年也练出了一些门道来。

  安娜和周新文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就走了进去,周新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可也没有多问。

  张绍云带着宋元明和安娜走了进去。

  别墅的客厅内正在吃饭,因为要招待港岛来的客人,所以陈阿姨做了一大桌子饭菜,大家正在热闹的吃晚饭。

  张绍云三人这时候走了进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三人身上,尤其是身形狼狈却又异常显眼的安娜。

  安娜看到王程,心中惧意消失了大部分,可是诸多委屈就涌上心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也不顾双腿膝盖骨骼还在刺痛,当即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声道:“师傅,求你收我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