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亡命天涯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亡命天涯

  (求票,求支持,第二更!)

  孙清此时不得不说话了,站出来开口道:“吴局长,别冲动。【】”

  吴局长瞪了孙清一眼,沉声道:“孙局长,你一直护着他,还说和他是朋友,不会和他是一伙的吧?”

  孙清沉声道:“吴局长,这话是什么意思?王程可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是犯人,我们是不是一伙的又怎么样?”

  “刚才的确不是,可现在是,他刚才对我动手,你也看到了。”

  吴局长语气不善地说道。

  杨祐德不耐烦地喝道:“要吵出去,不要在这里打扰病人休息。”

  王程看着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的刘武中,平静地说道:“刘老,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王程就拉着小姑娘王媛媛朝着外面走去,对杨祐德和杨青语只是两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杨祐德刚才在做法,王程看在眼里,心中也有一些想法。

  “把他带走。”

  吴局长依旧对着几个警察下达命令。要求带走王程,带着江浩几人跟着王程走出了病房,他不出这口气不舒服。

  可是,王程脚下停都没停,直接下楼去了。

  江浩和其他几个警察也都没有动,这几个几乎都是刑警队的老警察,看江浩没动,自然不会动。吴局长的命令都是其次,江浩的动作才是他们的行动指令。

  吴局长面色难看地盯着几人,沉声道:“江浩。孙清。你们做什么?违背命令。你们故意放走了他?”

  江浩上前低声说道:“吴局长,最好不要抓这个王程,不然会有麻烦。”

  吴局长面色狐疑,脑海里过滤了一遍王程的资料,父母家庭都很一般,会有什么麻烦?就是有些武术,他还敢真的和刘超英一样来杀了我不成?

  “说重点。”

  吴局长沉声说道。

  江浩苦笑道:“吴局长,武圣山有一位道长。你应该知道吧?”

  吴局长表情一震,皱眉道:“长鹤道长?”

  这位长鹤道长,在任何资料里都没有文字记载,吴局长以前也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藏鼎观的书面资料上只有观主长虚道长。这次来江州主持这次的案子,和领导私下谈话,才知道这些的,所以涉及到这些不知道的人,他就尤为的慎重。

  看到江浩点头确定。

  吴局长狐疑地道:“那和王程有什么关系?”

  江浩羡慕地道:“他是道长的弟子。”

  吴局长肥胖的身躯都瞬间颤抖了一下,惊讶地道:“真的?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资料上没有写吧?”

  “任何书面资料上。都没有长鹤道长的名字。吴局长,有些事你不要知道的好。”

  江浩严肃地说道。他虽然是刑警队张。级别上是在眼前的吴局长下面的,可是因为其他的关系,许多事情他却是知道的更多。

  吴局长还是有些不相信,他来的时候,上面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别招惹杨家的人和武圣山的人。杨家武馆他去都没去,武圣山在郊区,他更没有去过,所以他觉得自己不会和这两方有什么交集。

  可是,先是杨祐德出现,让他大气都不敢出。现在打了自己的小子,又是那武圣山老道士的徒弟?他一时间感觉在江州限制太多了点,随便出来两个人都是自己不能招惹的。

  吴局长看向孙清,孙清是本地人,应该知道一些消息:“孙局长,你知道这些吗?此事是不是真的?”

  孙清点点头,肯定地道:“是真的,王程每周都会去武圣山上一趟跟长鹤道长学武。”

  孙清心中也想到了许多,他出身一般,只是知道一些小道消息,显示江州市这块地方那是卧虎藏龙。他却没想到这个长鹤道长和杨家武馆的杨祐德,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一些,让省城方面都很是忌惮。

  “呼呼!”

  确认了消息,吴局长吐出一口气,稍微有些后怕,心道刚才幸好江浩没有执行他的命令去强行留下王程,不然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让他的领导都怕的不敢丝毫招惹的存在,他不敢想如果自己去招惹了对方,会是什么后果,只怕安全的退休是最好的下场。

  “好了,我知道了,刚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你们都别说出去,知道吗?”

  吴局长面色平缓下来,对几人沉声说道。

  江浩和孙清,还有其他几个便衣刑警都是点头答应下来。

  病房内。

  杨青语看着爷爷杨祐德,不解地问道:“爷爷,你刚才为什么不帮王程?”

  杨祐德坐在刘武中的病床边,低沉地道:“他不需要我帮忙。”

  “那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呀。”

  杨青语还是不能理解。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爷爷杨祐德对王程可是很欣赏喜欢的,恨不得把自己嫁给对方,让王程变成杨家的人。

  现在怎么不理不睬的了?

  杨祐德摇摇头,不想多说刚才的事,伸出手摸向刘武中的脉搏。

  而此时,闭着眼睛的刘武中突然睁开了双眼,微微摇头道:“不用把脉了,我还没死。”

  杨祐德和杨青语都稍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刘武中一直都是清醒着的,刚才都是在装睡,可是他为什么要装?为了不见王程呢?又是为什么?

  杨青语心中很多疑惑。

  “老刘,哎,你这辈子也是命苦呀,只是可惜了超英这孩子,走上了你的老路。”

  杨祐德想了想,叹了口气,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没办法让刘武中恢复。也不能强行去平复刘超英的事情,更不能让刘超英无罪回家。当年刘武中年轻的时候也是在北方杀了人,才逃到江州安家落户的。

  说起来,刘家这爷孙两的命运真的有些像。对他们现在的遭遇,杨祐德也有些无力。

  刘武中眼神依旧凝实沉稳,淡淡地道:“无所谓了,我一把老骨头,本来也没多少年头可以活了。只要超英还活着。我刘家的根就还在。”

  刘家武馆还有不少人,可是在刘武中的心中,只有刘超英是刘家武馆的接班人,其他人都不能代表刘氏形意拳。对刘超英杀了余仁刚的事情,刘武中只字不提,显然心中是赞同的。练形意拳的,都有一份血性,法理不能解决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动武。

  杨祐德点点头,又是叹了一口气。低声道:“老道出面,还有机会。”

  “所以你刚才故意不帮王程。我知道你的意思。”

  刘武中看着天花板,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不想让老道麻烦,他这辈子比我命苦。我的命两次都是王程救回来的,已经承情了。我刘家已经欠了王程的太多,如果再欠老道的,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站在后面的杨青语娇躯微微一震,瞬间明白了刚才爷爷所做的一切。

  外面,王程拉着王媛媛一言不发地走下了医院大楼,心中根本没有将那吴局长放在心上,那家伙要是真的还敢一直纠缠不清,王程真的会下重手。

  兄妹两默默地坐上车,朝着江边别墅而去,看着车窗外的夜色,王程突然轻声道:“媛媛。”

  趴在哥哥王程身上的小姑娘点点头,仰着脑袋看着哥哥的下巴,低声道:“嗯,哥,怎么了?”

  “有些时候,就算爸妈对我们没有像其他小孩子的父母一样,你也要不惜一切的维护,知道吗?”

  王程语气肯定地说道。

  小姑娘想了想,又点点下巴,低声道:“我记下了。”

  “嗯,下个月他们就回来了,以后你乖一点。”

  王程语气平静地说道。

  “嗯。”

  小姑娘只是答应着。她心中知道哥哥现在心情复杂,她也不知道怎么说话来开导,只能答应哥哥所说的一切,双手紧紧地搂着哥哥,让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他身边。

  车子就这么安静地朝着江边开去,这个时间江边的高速路上的车也很少,周围也没有声音,直到王程的电话响起打破了这份宁静。

  “王程,我是唐强民,我刚回江州市。听孙局长说你刚才在医院和吴局长起冲突了,还动手了,你没事吧?”

  电话里,唐强民语气担忧地说道。他知道王程的沉稳性格,肯定是那个吴局长太过分,王程才会动手。

  王程点点头,微笑道:“没事,多谢唐书记关心,这次去省城怎么样?”

  说到省城的事情,唐强民就是无奈地叹气,道:“哎,官场的事,大多数时候都不看证据,我也尽力了。没想到最后刘超英这么冲动,现在我也没办法了。”

  “我替刘老和刘超英谢谢你,唐书记。”

  王程严肃地说道。

  “不用谢我,我也没做成什么。余仁刚和省城医院的院长关系很好,是以前一起下过乡的,所以几十年来一直护着余仁刚。现在余仁刚死了,他们肯定要把刘超英抓到,不然不会罢休。而且,我听到消息说,他们想对刘家武馆动手。”

  唐强民语气凝重地说道。

  要是真的对刘家武馆动手了,那就不是小事了。

  王程瞬间又是眉头皱起,沉声低喝道:“他们敢。”

  “我和认识的领导聊了几句,他大概透漏出这个意思,不过不是他的意思。你给刘老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最近都注意点。”

  唐强民严肃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道:“好,我给孙局长打电话,他应该还在医院,让他去给刘老说一声。”

  他现在心情不好,不想再回去看到那个吴局长,不然他害怕自己会真的忍不住再给他一拳。虽然他不怕对方会拿他怎么样,可是也不想过多的招惹麻烦。现在是敏感时期。一点小麻烦可能都会酝酿成为更大的麻烦。

  唐强民说道:“那还是我去医院看看刘老。给他说一声吧。你就别打电话了。刘老现在情况怎么样?”

  “还好,我刚从医院出来。”

  王程简单的说道,不想多提,说多了就会不舒服。身为练武之人,深知每一个高手所经历的艰辛,所以更为的替刘武中不值。

  唐强民知道王程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当下也不多说,直接就道别挂了电话。

  这时候。车子也到了别墅,王程带着王媛媛下车,感谢司机将他们送回家,现在已经很晚了。

  回到别墅,兄妹两都饿了,小姑娘王媛媛给哥哥王程泡了一壶茶,就去厨房做饭去了,不管怎么样,也要吃饭不是。

  王程回到书房,拿出翡翠和刻刀。一点点的雕刻出了一杆锋锐的长枪,枪尖几乎闪烁着寒芒。代表了此时他心中的诸多郁闷和戾气。

  “出来吧。”

  王程将巴掌长的翡翠长枪在手心摩挲了一下,突然淡淡地说道。

  房间依旧安静,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墙角书架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影,面容有些憔悴,赫然正是现在整个江州市都在搜捕通缉的刘超英。

  刘超英走过来从容地坐在王程的对面,说道:“我等你一天了,我爷爷在医院怎么样。”

  王程刚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房间里有人,这个书房内隔音非常的好,平常的时候很安静,刘超英呼吸的声音根本无法隐藏。

  “刘老的身体还好,安享晚年没问题,你有什么打算。”

  王程给刘超英倒了一杯茶,语气平静地问道。他并没有去追究和指责刘超英所做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后当如何。

  经过这次的事情,刘超英整个人的气势神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个人不再像是飞扬的青年,更像是经历了许多的沉稳中年人一般,眉宇之间还有一丝后悔。他知道自己这一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我想去国外。”

  刘超英语气沉稳地道:“国内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那就去吧,需不需要我帮忙安排。”

  王程注视着刘超英,依旧平静地说道:“我在港岛有朋友,可以帮忙。”

  刘超英想了想,摇摇头,声音低沉地道:“不要了,我已经联系好了兄弟,一起去非洲,在那边有我们的用武之地。王程,还请你多照顾一下我爷爷和家里,我对你的承诺,一辈子都有效,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联系我,我这条命是你的。”

  “我会尽力,什么时候走?”

  王程语气郑重地说道。

  “马上就走。”

  刘超英嘴唇抖动地说道,眼角也有些湿润。他才回来一个多月的时间,离开十几年,还没和家里人好好相处团聚,就要亡命天涯了。

  王程老成地叹了口气,无奈地道:“好吧,你放心地去吧。以后你可以回来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好,保重!”

  刘超英狠狠地点点头,站起身来,然后狠狠地双膝下跪,对王程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然后转身就走,从书房的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夜色当中。

  这个大礼,王程这次没有拒绝,坦然接受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接受的话,刘超英肯定会心中不安,就会继续留在江州。当他看到刘家陷入危险,被警察不断逼迫的话,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目送刘超英离开,王程继续喝茶,看着对面还冒着热气的茶杯有些发呆。

  “哥,吃饭了。”

  外面传来小姑娘清脆的声音。

  王程将东西都收拾起来,也收拾了心中的情绪,起身出去和小姑娘一起吃饭。

  这一夜,很多人都难以入眠。

  王程也几乎一夜没睡觉,第二天也没有去学校,只是将小姑娘送到学校,就直接去了武圣山,拜见师傅长鹤道士。

  来到道观后面小院子的时候,看到长鹤道士还在扎马步练拳,发现王程来了,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将地煞拳法完整的练了一遍,才停下来。王程也没有说话打扰,就这么安静地看完,观察师傅的地煞拳法当中的真髓。

  在长鹤道士的手中,练地煞拳法的时候,双脚几乎和大地黏在一起,时刻脚不离地,好像和大地融为一体了一般,每一拳每一步都携带着巨大的厚重之感,好像一座山峰不断的挪动,让人看到了都不敢去阻挡。

  尤其是老道士练坤元三十六式的时候,整个人好像都变成了一座屹立在大地上无数年的山峰。

  王程看的心中又多了一些明悟,心中若有所思,打定主意以后一定专注修炼坤元三十六式。

  这时候老道士也练完拳了,坐下来喝了一杯茶,对王程说道:“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没有晨练?”

  长鹤知道王程每天早上都会起来练拳,这是他坚持了许多年的习惯。现在这么早王程就来了,那就说明他没有练拳就来了,让他放弃多年的习惯,必定不是一般的事情。

  王程点点头,随意地坐下来,直接说道:“师傅,刘老受伤住院了。”

  长鹤常年隐居山上,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这个小院子里。以前没有收王程入门的时候,他每天还会去道观带领年轻道士练拳,寻找自己满意的弟子。而收下王程之后,他就只是偶尔才会去前面的道观里带领小道士们练拳。

  所以,长鹤道士如果不刻意地去打听,也没人专门给他传递消息的话,是不会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是真正的与世隔绝了。

  听到刘武中受伤住院了,他表情惊讶了一下,这绝不是一般的小伤小病,当下凝重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谁能重伤他?”

  “几天前,是枪伤,穿透了肺部,我当时抢救过来了。可是,后面一个省城专家动手术的时候,出了意外……”

  王程语气平静地将这几天发生在江州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听闻之前和自己交手的一代宗师刘武中此时竟然已经是失去了武者根本,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者的时候,长鹤腾的就是站了起来,一瞬间无意之中爆发的力道让双脚都没入了地面,严肃地道:“此事是真的?刘超英呢?”

  王程看着师傅,想也没想,说道:“当然是真的,现在江州已经被省城来的警察控制了,昨天杨老还去医院看了刘老。我听说省城有人想动刘家武馆,而刘超英一直失踪,警察也找不到,怀疑没有在江州,可能逃到外地去了。”

  意思是说,刘家和刘武中现在都可能有危险了。

  长鹤盯着王程,跨步就走了出去,身形如风,沉声道:“走。”

  王程急忙跑上去跟上师傅的步伐,双眼紧紧地看着师傅的行走规律。

  师徒两一起徒步朝着江州市而去,只不过一个如闲庭散步一般,另一个却是在拼命跑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