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算什么?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算什么?

  热门推荐:

  (谢谢打赏和投票的童鞋们,还有更多的票票没?继续求更多支持,推荐票,月票,多多益善。W今天还是两更,还会有一更……谢谢大家的支持……)

  医院许多角落都站着或是普通人,或是医生护士服装的人影,一双双眼睛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门口的,光是门口就足足有十来个人。

  王程知道,这些应该就是来监控医院大门的暗哨,等待刘超英来看望刘武中的时候自投罗网。

  看到王程出现,不少暗哨也警惕地看着他,并且还将消息汇报了上去。当他拉着王媛媛出现在刘武中的病房门口的时候,立即就被两个中年人拦了下来。

  “两位,抱歉,你们不能进去。”

  其中一个中年人严肃地说道,眼神警惕地看着王程。

  王程皱眉道:“里面的病人我认识,是我的一位前辈,我想看看他,为什么不能进去?”

  “这个我不需要向你解释,这是我的证件,现在请你离开,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中年人从口袋里拿出警官证给王程展示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地说道,伸手指着楼道口,让王程离开这里。

  王程问道:“你不是江州的警察吧?”

  “我们是省城刑警队的,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然……”

  中年人说着,眼神严厉起来,意思不言而喻。

  “我就是想看看病人……”

  王程当然不想就这么走了,都已经来到病房门口了,不看看刘武中的情况,怎么都说不过去,他心里也会不安。

  中年人没有继续废话,上来就是一招擒拿手抓向王程的胳膊。想把王程制服,沉声说道:“我说了,让你们马上走。”

  王程眼中凌厉的光晕一闪即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对方一把抓住自己的右边肩膀的时候。猛然肩膀就是一抖,巨大的力量瞬间就将对方的手掌震的颤抖的离开,然后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

  中年人强忍着手臂被震动的关节刺痛,顺手一把按在了腰间,盯着王程沉声道:“我知道你,你叫王程。我们调查过你的资料,你练过武,和刘超英一样。随手就能杀人,但是现在最好不要冲动。”

  王程毫不弱势地看着对方,平静地问道:“我冲动了吗?”

  中年人的表情顿时楞了一下,好像的确是他先动手的,对方就是抖了一下肩膀,随后面色就有些难看地道:“你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王程笑道:“你也妨碍了我看望朋友,我不是犯人,刘老也不是犯人,你们凭什么不让我看?”

  “你真的不走?”

  中年人知道多说无益,当下严肃地沉声说道。他身后的同伴也是走上来,一只手也按在了腰间。

  看样子,两人是想要用强了。王程的武力值在他们的资料里是和刘超英相当的。是一拳能打死人的,刚才那中年人尝试了一下,那巨大的力量冲击身体的感觉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悸,根本不敢再冲上去动手。

  其实,两人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因为他们根本不能把王程怎么样。不可能直接拔枪威胁,他们也有规定的,不是想拔枪指着谁都可以的。

  王程继续朝着病房门口走去,他也不想对这两人动手。人家只是执行命令的而已。可是两人急忙再次挡在门口中央,警惕地盯着王程:“停下。”

  就在王程眼中光芒一闪。就要动手强行冲进去的时候,楼道口急匆匆地走过来几个人影。其中就有孙清。

  看到这一幕,孙清急忙喝道:“住手,别动手。”

  两个警察顿时松了口气,他们比谁都要紧张,心中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拔枪,更害怕王程突然对他们动手。还好这时候孙清几人来了,帮他们解了围。

  “王程,你来了。”

  孙清上来对王程露出一丝有些难看的微笑。他身边除了一名下属,就是从省城来的领导,还有一个王程认识的,上次也是在这里见过的江浩,省城刑警队的队长。

  王程对孙局长点点头,目光从江浩几人身上扫过,道:“我想看看刘老,他们不让我进。”

  江浩身边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沉声道:“病人刘武中是在逃嫌犯刘超英的爷爷,这里已经被我们全面监控起来,不允许闲杂人等出现。”

  王程眉头紧皱,疑惑地道:“就算刘超英是嫌犯,刘武中是他爷爷,可刘武中没有犯罪吧?你们不能禁止其他人看望刘武中的自由吧?”

  “我说能,那就能,这是我们抓捕嫌犯的布置。小子,你现在离开,我就不追究你妨碍公务和袭警的责任。你自己也小心点,根据我们的情报,你和嫌犯刘超英的关系好像也很好。你必须二十四小时和我们保持联系,如果发现刘超英联系你,立马通知我们。”

  大肚子中年人看着王程,以命令式的语气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们发现你们谁窝藏嫌犯,那就和嫌犯刘超英同罪,视作杀人共犯。”

  孙清急忙说道:“吴局长,王程是我朋友,还是医术高明的中医,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刚才只是误会,他和刘老关系很好,刘老能活下来还是他的治疗,所以他一直都很关心刘老的病情,可以让他进去看看。”

  江浩也低声道:“是的,吴局长,上次王程给刘老治疗,我就在场。”

  吴局长看了两人一眼,冷笑了一下,随后道:“要是出事了你们负责吗?这件案子现在是我在负责,刘超英是一个杀人恶魔,杀人不眨眼,谁知道他会不会回来杀了自己的爷爷?我这是在保护刘武中。”

  这话说的在场几个认识刘超英的人都是眉头紧皱,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抹黑污蔑,真的好吗?

  王程目光看着吴局长,淡淡地道:“吴局长。我不是犯人,也不会加害刘老吧?我只是想看看他。”

  吴局长一挥手,不耐烦地道:“好了。不要再废话了,你赶紧离开这里。刘武中的病房。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去。”

  王程一只手拉着小姑娘王媛媛,将其护在身后,一步跨出,直接来到了门口,沉声道:“我今天必须要看到刘老。”

  “你敢!”

  吴局长指着王程,对两个中年警察喝道:“他敢进去,你们就开枪。这种小小年纪就不听话的不良少年不好好管教,长大了还得了?还不又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刘超英?对这种小子,别客气。”

  两个中年警察楞了一下,稍微犹豫了一瞬间,还是听从命令的从腰间拿出了配枪,不过指着地面,没有对着王程,开始说话的中年人为难地说道:“王程,你不要让我们为难,还是走吧。下次再来看。”

  王程面色严肃,动作没有停,只是将王媛媛护在身后。一只手伸出去要开门。

  “江浩,你出手。”

  吴局长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没想到王程会不怕两把枪,他也不敢真的下命令开枪,只能面色难看的让手底下第一高手江浩出手。

  江浩是刑警队的队长,这次他本来不想参合刘超英的案子,毕竟他当年还跟随刘武中学过武,算起来还是刘超英的师叔。可是因为身份,他是必须要跟着来的,上面知道刘超英是高手。也知道要依靠他。

  可是面对王程,江浩还是不想。和不敢动手。上次被王程一拳打的撞在墙上,那种感觉。他现在还记得,不想再经历一遍。他本来想明哲保身,当个透明人,可现在被点名了,只能无奈地开口道:“吴局长,我看还是让王程去看看刘老吧,刘老的身体你知道刚做过手术,他是中医,去看看也好。”

  孙清也开口道:“吴局长,对,刘老的病情还没有稳定下来,让王程看看最好。”

  王程却是已经自顾自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吴局长顿时面色变得漆黑,对门口两个干瞪眼地中年警察呵斥道:“你们都是做什么的?没听到我说的话,还让他进去?如果是犯人刘超英来了,你们也这样?”

  两人那个无奈,心道这又不是刘超英。

  王程没有理会这个省城来的吴局长,快步来到刘武中的病床边,看到刘老双眼紧闭,呼吸平顺,微微松了口气,心中彻底放下心来。

  精心培养了十几年的接班人突然再也不能回来了,王程知道,刘老现在的心情绝对是难以言喻的。说到底,这位老人家也是个可怜人。

  “把他抓起来带走,你们江州净出这样胡作非为的小子?刘超英敢杀人,我看这个王程的胆子也差不多,肯定是家里父母不好好管教,现在就不好好教育教育,以后还得了?”

  吴局长当下就是发火地喝道:“江浩,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把他带走,关两天再说。”

  王程听到这话,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松开小姑娘王媛媛的手,转身就所以一步跨出,一拳呼啸着冲向这个大肚子吴局长。

  江浩时刻注意着王程,所以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喝道:“王程,冷静点。”说着也急忙一步冲上来挡在吴局长身前。

  轰!

  王程的拳头和江浩硬碰硬的对拼了一拳,江浩被打的不断后退,撞在吴局长身上,两人齐齐狼狈地倒在地上,吴局长龇牙咧嘴的捂着刺痛的胸口。

  江浩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心道还好没有上次那一拳猛烈,不然他估计后面的吴局长够呛。

  孙清和几个干警都是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王程真的敢动手,对省城来的副局长动手?

  王程转身回去再次拉着小姑娘王媛媛的小手,沉声道:“吴局长,你一直侮辱抹黑刘超英,贬低我和刘老,我都没说什么,但是你不要拿我的父母来呈口舌之快。”

  孙清几人急忙将吴局长扶了起来。

  “都看着做什么,快去把这个小子抓起来,他刚才想杀了我。我要起诉他蓄意谋杀国家警察,马上拖出去毙了他。你们刚才为什么不开枪?”

  吴局长盯着几个便衣就是大声骂道,恨不得上去一人拍一巴掌。

  几个警察都不得不无奈地上来将王程围了起来,可是一个个都不敢动手。他们都知道江浩是什么人。平常的时候,他们十来个人也不是江浩的对手。可刚才江浩被王程一拳打的后退。这种实力,不是他们能随便招惹的。

  王程给刘武中把了把脉,淡淡的对副局长道:“你这种人算什么警察?”

  “你!”

  吴局长一下语塞,感觉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自己也是有些心虚。他来江州,是得到指示的,一定要强硬的抓到刘超英,同时震慑一下江州这边的官场。以及当地的练武之人。

  江州的武风很盛,在整个省内都很著名的。刘超英杀了余仁刚的事情,让不少人看到了武者的杀伤力,所以都有些紧张。

  吴局长没想到,王程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啪啪啪!

  这时,外面响起了清脆的拍掌的声音。

  几人看向门外,吴局长更是双眼好像杀人一样的看向来人,只见一位身材略微消瘦,气势非凡的老者步伐轻盈矫健地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一个表情清冷的少女。

  老者看着吴局长。也是语气淡然地道:“不错,打得好,说的也好。吴局长你算什么警察?”

  吴局长稍微楞了一下,随后面色漆黑,沉声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吗?”

  孙清和江浩急忙恭敬地道:“见过杨老。”

  来人正是江州市太极拳馆的馆主,三大武学宗师之一的杨祐德。

  杨祐德对孙清和江浩都只是微微点头,目光凝视着吴局长,问道:“我来看望老朋友,你也不让?不知道我这位老朋友犯了什么罪?还是,吴局长认为我也是犯人?也想把我抓起来?”

  吴局长表情楞了一下,随后就是神色震动。强行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来,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要装孙子了。他来江州。上面有人给他专门叮嘱过,可以打压江州官场和武者。但是有几个人不要招惹,太极拳馆的人,和武圣山藏鼎观的人。

  尤其是对太极拳馆的馆主杨祐德和武圣山藏鼎观长鹤道长这两人,更是给他千般叮嘱,莫要有丝毫的不敬。

  至于刘武中,都没有太过的在意,就是一个民间的武术高手。说到底,吴局长知道,上面让他打压江州市的武者,其实就是要打压刘家武馆而已,乘着刘武中被余仁刚毁了,刘超英变成了杀人犯的时机,直接将刘家武馆打压下去。

  甚至,如果有可能,吴局长想把刘家武馆连根拔起。因为他知道刘家武馆以前就有不干净的底子,蓝罗的事情只是其中的一件。至于余仁刚的事情当中的是非对错,他一点都不在乎。

  可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为了自保,谁的底子干净?

  看着杨祐德,吴局长不敢丝毫怠慢,牵强地笑了一下,随后道:“杨前辈说笑了,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刘老先生竟然是杨前辈的朋友,那您自然随时都能来看望。我们也没有限制刘老先生的自由,只是害怕刘超英会来加害刘老先生,所以我们布置了人手保护这里。”

  “刘超英虽然杀了人,还不至于加害自己的爷爷。”

  杨祐德淡淡地说道,他身边的杨青语也是秀眉微皱,显然是讨厌这个吴局长所说的话。爷孙两都认识刘超英,知道刘超英是个什么样的人。

  吴局长却是继续笑了笑,语气肯定地道:“这个谁都不能保证,但是刘超英连一位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都能加害,肯定已经丧心病狂,还是小心点好。”

  杨祐德瞬间目光锐利地看着吴局长,将其吓的后退了一步,沉声道:“吴局长,刘超英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至于你所说的那个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如果你的家人让他做手术的时候,他遗留了手术工具在你家人的肚子里,还拒绝承认,你觉得他是什么人?”

  吴局长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间,随后摇头道:“余仁刚教授的医术和德行在省城医学界是有口皆碑的,这一点省城医院的院长可以证明。”

  “一丘之貉罢了。好了,你不要在这里给我说这些废话,这里不需要你保护,我想安静地和老朋友聊两句。”

  杨祐德语气不屑地说道。

  吴局长面色迟疑了一下,看着王程,对杨祐德道:“这个小子刚才袭击我,杨前辈,我能带走他吧?”

  “你问我这些做什么?你想带走,那就带走,与我无关。”

  杨祐德淡淡地说道,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

  旁边一直安静地站着没说话的杨青语急忙轻轻地碰了一下爷爷杨祐德的胳膊,示意他帮帮王程。

  可是,杨祐德无动于衷,只是双手背后地看着床上的刘武中。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子有些诡异,孙清想开口帮王程说话,可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因为刚才王程的确是实打实的动手了,在场这么多人看到了,谁都无法否认。就算吴局长说话过分了,辱人父母了,可是过后吴局长不承认,谁又能证明?

  不过,孙清也没有为王程有过多的担心。他知道王程的师傅也不简单,身份比之眼前的杨祐德只高不低。

  王程松开了刘武中的脉搏,面色有些严肃,事情和他之前预料的一样。此时刘武中的身体的确是虚弱的不像话,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生大病的老人家,完全不像是一个练武之人,真的被余仁刚毁掉了武者根基。

  虽然之前就预想过,可是真正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王程还是心中惆怅,一位顶级大宗师,就这么失去了一切。

  而且,那家伙事后还拒绝承认,甚至以刘家武馆当年的前科来威胁刘家人不准追究。王程心想,如果他在刘超英的那个位置上,会如何做?

  结果是,他也不知道,或许也会走上刘超英这条路也说不定。只是不同的是,他和刘超英选择的方式绝对不一样。

  “江浩,把王程带走,带回审讯室。审问一下他和刘超英的关系,弄清楚,刘超英杀人和他有没有关系。根据我的情报,余仁刚教授当初和这个王程也有冲突,他也有动机和嫌疑,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吴局长看到杨祐德不管,当下就底气十足地看着王程沉声说道:“他再敢反抗动手,立即开枪,击毙了我负责。”(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