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武者根本

第二百二十七章 武者根本

  热门推荐: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票,今天还有一更!)

  “我要杀了他!”

  刘超英呼吸急促,一声大喝,转身就走了出去。砰的一声,房间门直接被他一脚踢的碎裂,外面的许多病人和医生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躲开。

  王程和孙清急忙上前去拉住了刘超英,可是孙清的力气对于刘超英来说是真的太小,直接被刘超英一甩手将其摔在了墙壁上,撞的闷痛不已,急忙捂着受伤的肩膀。

  还是王程一把按住了狂暴的刘超英的肩膀,让其一下子无法挣脱。

  “超英,冷静点,你杀了他也无济于事,还会让你自己有很大的麻烦,相信唐书记会让他没有好下场的。”

  王程急忙对刘超英说道。

  如果是在野外,或者是在其他没人的地方,他不介意让刘超英制造点意外,让这个毁了一位宗师级高手的所谓专家以生命来为自己的所谓失误买单。

  可是,这里是医院,还有孙清和唐强民都在场,外面还有很多医院工作人员以及病人都看着。刘超英要真的一怒之下将余仁刚一拳打死了,那谁都救不了他。

  刘超英双眼通红,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使劲地挣扎了一下,还是无法挣脱王程的手掌,当下转身一拳就打在旁边的墙壁上,强悍的炮劲毫无保留的含怒爆发。

  轰!

  一声轰鸣。

  墙上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一道道细微的裂缝朝着四周散发出去。

  周围几个医生,还有孙清唐强民几人都是看的瞠目结舌。想到刚才刘超英给了余仁刚两拳,孙清和唐强民两人就是后怕不已,要是刚才刘超英就施展出这样的拳法,那余仁刚还有人在?只怕脑袋都已经被打爆了。

  唐强民听到王程提到自己,急忙上前说道:“对,超英,你放心,我们绝对会努力争取,从严处理这个余仁刚,让他赔偿刘老的损失。”

  刘超英回身就对唐强民怒吼道:“他拿什么来赔?我爷爷练武六十年,就被他一下子毁了,他用什么赔?他抵命都赔不了一点点。”

  孙清不敢说话,他身为公安局长,自然是对江州的三大学武之地有所了解,更加知道其中的三大宗师高手的地位和实力,每个人都说是活着的国宝也不为过。

  刘武中这样的一位武学宗师被毁了,孙清都不敢随便说赔偿的事情,对一个武者来说,练武一辈子被毁了,什么赔偿都是虚的。

  “超英,你爷爷还活着,你应该想想刘老以后还要继续生活。”

  孙清对刘超英提醒了一句。

  刘超英瞬间清醒过来,眼泪也停了下来,想到刘家武馆还要靠他,他父亲是经商的,两个叔叔的实力也比较一般,练到了尽头。刘青山等人都无法扛起**拳馆的,刘超英当年被刘武中送去北方学习正宗形意内家拳,就是要他回来传承下去的,振兴刘家武馆。

  “我知道了。”

  刘超英擦去脸上的泪水,面色平静下来,可是眼神却是异常的冰冷。

  王程拍了拍刘超英的肩膀,沉声道:“刘老的身体你放心,到时候有我治疗,不会留下大的后遗症,普通的生活绝对不会有事。”

  “嗯,谢谢你王程,我说过的话一辈子都有效,我先去看看我爷爷。”

  逐渐冷静下来,刘超英对王程再次郑重地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朝着刘武中的病房走去。

  王程叹了口气,这时候,他心中也有些无力。就算他医术逆天,也无法真正的逆天改命,无法让刘武中恢复以前的实力。脏腑伤及根本,还是肺脏这种主导呼吸的脏器,这种伤谁来都没办法。

  “唐书记,孙局长,麻烦你们又跑了一趟,这个余仁刚,你们觉得能判刑吗?”

  王程看向江州市的父母官和公安系统的老大,语气严肃地问道。

  唐强民微微皱眉,语气也是有些严肃,踌躇地道:“这个,有些难。就算我们能百分百的证明了刘老是被余仁刚的手术失误造成的伤势,而且还差点致命,最多也就是追究他的民事责任,让他赔偿损失,很难判刑。因为他可以以失误来找借口,很难界定到底是民事和刑事。”

  孙清也是说道:“不错,还有就是这个余仁刚也不是我们江州市的人,省城医院如果强行把他带走,我们也没辙。到时候要怎么处理,就要看他们医院怎么说,我们只能提供证据和建议。”

  “那就是说,谁都拿他没办法了?”

  王程语气低沉地说道。

  “也不是没办法,我们把事情公开了,那谁都保不住他,省城医院就算要护他,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视而不见。经过这件事,他以后可能很难在医疗行业混下去了。”

  孙清继续解释道。

  王程点点头,心中知道唐强民和孙清的无奈,他们是体制内的人,一切都只能按照规矩来严厉处理,可是这个在规矩内的所谓严厉处理,其实在王程看来也是很可笑的。

  一位宗师级高手的一生心血,可能就是不痛不痒的金钱赔偿。

  和两人聊了两句,王程就继续去看了看刘武中,确定了病情真的稳定了。市医院也找了自己院内技术过硬的手术专家,安排了手术,准备动刀将刘武中肺部遗留的酒精棉取出来。

  听到了消息,刘家几乎所有人都来了,见到王程都是感激不已。可是他们大多数人的眼眶都有些红,几乎所有人都哭过了,就是刘青山等几个中年人也不例外。

  他们都知道了刘武中醒来之后的情况,如果此时余仁刚在这里,铁定要被这群人打死在现场。

  王程现在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安慰了刘超英等人几句,也就告辞离开了。

  离开医院,王程并没有直接回江边的别墅,看了看时间才出来一个多小时,可能小姑娘还没醒过来。王程就散着步来到了老房子的小区,碰到几个熟人点头打了一声招呼。他来这里不是看老房子的,也不是看老邻居的,是想看看上次在这里见到的吴志新。

  在小区转悠了一圈,果然看到吴志新在里面拿着扫把在扫树叶,面色很是沉稳,动作有些不急不躁的感觉,和王程记忆中的吴志新有些不一样了。

  看到王程,吴志新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继续将地上的一片片落叶扫干净,一边说道:“那天我看到你搬家了,你是在怕我?”

  王程毫不掩饰地点头,道:“不错,我怕你会伤害我妹妹。”

  吴志新苦笑着摇摇头,神色也是一片坦然地看着王程,语气惆怅地道:“几天前我的确有这样的想法,我计划了绑架你妹妹,来逼迫你解开我气血封锁的办法。”

  “结果呢?”

  王程问道,眼神仔细地盯着吴志新,想看透这个人。

  吴志新笑道:“现在我只想在这里安静的过这三个月的时间。”

  “你不想提前解开气血封锁了?”

  王程看到了此人的变化,更加的难以捉摸了,以前的吴志新的确是做事不择手段,可是却能看透。

  为了治疗伤势得了罪许多人,甚至不惜代价请来牛大海和唐然出面来逼迫师傅长鹤道士,最后也失败,被牛大海抛弃了。

  现在,王程却看不透他了。

  “想,也不想。”

  吴志新答道。

  王程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他在医院看到刘武中如此的一位抱丹巅峰的大宗师级别的高手都被庸医彻底的毁掉了武者根本,就想起了自己也也封锁了一位化劲后期的高手的气血,让其变成了普通人。所以走过来看看,他心中其实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提前给吴志新解开气血封锁。

  现在看来,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想是为什么,不想是为什么?”

  王程继续问道。

  吴志新将一地树叶都扫到一堆,说道:“想是肯定的,谁都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可是想到以前的日子,我也想过一下平静的生活,或许这对我的练武之路有更多的帮助。”

  “那你以后就打算在这里了?”

  王程看着吴志新问道,想从其神色之间看到一些破绽,看他是不是故意装作如此洒脱的样子。

  吴志新肯定的摇头,道:“自然不是。”

  “你从牛局长那里离开的,以你以前的行事作风,肯定回不去了。”

  王程毫不客气地道。

  “是我欠牛局长的,我也无颜回去。暂时我还没想好去哪儿,也不去想。这三个月,我就想把这片地方打扫干净。”

  吴志新语气淡漠地说道,看也没看王程一眼,继续打扫其他地方的落叶。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听出了吴志新的话外之意,面色若有所思,随后就有些称赞地点点头,留下一句:“好,那三月之后我再来。”

  说完,王程就转身离开了。

  落叶是地上的,不打扫就不干净。可是吴志新的心中也有需要清理的落叶,王程希望他三个月时间能将心中的落叶清理干净。

  出了小区,王程就朝着江边加快速度走去,心中将吴志新的事情放在一边,决定三个月后再来看看就可以了。

  呼吸调整,王程脚下的步伐融入了武圣山的诸多步法,尤其是九元拳法之中的九宫八卦等等步伐。只见他行走起来,看似是走,速度却是小跑的速度,比起其他许多人的快跑还要快一点,已经有了一些牛大海和长鹤道士行走之间的形态了。

  如此奇特的景象,自然是吸引了一些注意到王程的路人,纷纷仔细地看着王程,有些揉了揉眼睛再继续看,似乎想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少年,明明每一步都看的很清楚,好像是在缓慢散步一般,可是为什么速度这么快?可是,当他们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王程已经消失在街头了。

  不一会儿,王程就出了市区,已经上了江边的高速路,这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响了。王程拿出来看了看,心道果然。他猜测小姑娘王媛媛现在应该醒了,看着空荡荡的别墅,小姑娘肯定会打电话来,一看电话果然就是这丫头打来的。

  肯定是睡醒了没看到王程的人,担心害怕了,急忙打了电话过来。

  毕竟那么大一座别墅,就她一个人。

  “哥,你在哪儿呀?”

  电话里,小姑娘的声音可怜兮兮地,好像无家可归的小孩子。

  王程微笑道:“我在路上呢,刚才有些事出去了一趟,再有半小时就到家了,你睡醒了?”

  “嗯,睡醒了,好累好饿。那我现在做好饭,你回来就可以吃了。”

  小姑娘听到哥哥王程的声音,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声音也正常了起来。

  王程一边迈开步子,一边说道:“好,我就要到了。”

  说完,兄妹两就挂了电话。

  这时候,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呼啸而过,然后停在了王程前面,又缓缓地倒了回来,停在王程的身边,伸出来一个脑袋,赫然正是前面将王程送到市医院的吴胜男。

  “帅哥,要不要搭车?姐姐不要钱。”

  吴胜男对王程招招手,笑嘻嘻地说道,控制着车速和王程的步行速度一致。

  听到吴胜男的调戏,王程无奈地笑了笑,摇头道:“多谢吴姐了,不过我不赶时间,所以就不搭车了,我走路一会儿就到了。”

  吴胜男看了看自己的车速表,有些惊讶,眼睛在王程的双腿上仔细看了看,看起来好像很慢的走路的样子,怎么速度这么快?

  走路时速四十公里?比很多人跑步都要快了。

  “你确定不坐我的车?”

  吴胜男表情不乐意地说道。

  王程还是点点头,道:“对,吴姐你先走吧,我自己走回去。”

  “你宁愿走路都不愿意坐我的车?”

  吴胜男有些严肃地又问了一句。

  王程楞了一下,知道吴胜男估计误会了,急忙说道:“吴姐,我不是不愿意坐你的车,我是没打算坐车。我都走了这么远了,我想试试自己走回去。刚才去市医院是有急事,所以才搭车,不然我也走过去了。”

  吴胜男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一点,不过笑容还是消失了,心道有病,然后重新戴上墨镜,对王程淡淡地说道:“好吧,那我先走了,你慢慢走吧。”

  王程微微点头,目送吴胜男加速离开,一转眼就消失在路上。

  回到家的时候,小姑娘王媛媛果然已经炒了两个菜了,依旧全部都是肉食,兄妹两现在都是纯纯的食肉动物。尤其今天两人来回走动,消耗都不是一般的大。小姑娘王媛媛这么累,本来是一觉睡到天黑的,提前醒过来就是因为肚子饿的不行了。

  “哥,吃饭了。”

  王程刚刚洗了个澡出来,就传来了王媛媛的声音,当下就穿着大裤衩,浑身湿漉漉的就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

  五菜一汤,依旧是只有一个素菜,其他的都是肉。光吃肉是不行的,人的身体需要蔬菜里面的维生素,这是书上说的。

  兄妹两大快朵颐,不一会儿就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都吃光了。这次小姑娘王媛媛的胃口都不是一般的大,吃的比以前多了一半左右。

  “今天累不累?”

  王程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关切地问道。

  小姑娘想摇头,说自己不累,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点头,低声道:“嗯,我腿小腿都肿了。”

  王程微微皱眉,走过去蹲下来将小姑娘皮肤雪白细腻的小腿拿了起来,仔细地摸了摸,揉了揉几处穴位,发现的确是肿了一点,而且肌肉很硬,筋绷的很紧。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正好明天去港岛,你也休息一下。以后咱们去市区上学回家都靠跑步,你要慢慢习惯,知道吗?”

  王程揉了揉小姑娘的小腿,语气略微严肃地说道。

  小姑娘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她也能从身体上感觉的出,这种锻炼效果很明显,所以心中也想坚持下去,她想和哥哥一样。

  “好,今天等会儿就少练一会儿拳,早点睡。”

  王程站起身来,轻声说道。

  小姑娘还是点头,这次没说话,起身去收拾碗筷了。

  王程去健身房开始练拳,心中还在琢磨那本真龙拳法,不过练拳的时候并没有尝试,依旧是以道门三大基础拳法和地煞拳法为主要,龙象拳法为辅助,猛虎九式被他暂时彻底的放在一边了。

  武圣山武学,才是他的根本。

  第二天一早,王程带着王媛媛出门,别墅门口已经停着来接他们去机场的专车,今天周一,要去港岛给几个病人治疗。

  刚刚上车,王程接到了孙清的电话。

  “王程,我给你说一件事。”

  孙清的语气压抑着一些情绪。

  王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知道没有急事,孙清不会这么一大早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当下就想到了刘武中的事情,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语气尽量平静地道:“好,孙局长你说。”

  小姑娘王媛媛在旁边紧紧地握着王程的手,面色也有些担忧。

  孙清的声音传入王程的耳朵里:“昨天半夜,省城市医院的人连夜过来把余仁刚他们接走了。”

  王程的手一紧,将手中的电话捏的嘎吱作响,差点捏碎。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