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武圣山的声音

第六百三十三章 武圣山的声音

  刚刚陈天海一直被王程压着打,气息都被压迫的调整不过来了,就在他几乎就要落败的时候,是陈天文用生命给他换来了调整气息的机会。

  此刻看着陈天文就要失去生命气息的尸体,一把年纪的他也是怒火中烧,浑身气血燃烧好像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团火焰一样。

  啊……………………

  陈天海发出一声怒吼,这一招搬拦锤施展出来,几乎耗尽了他体内的所有气息,全部爆发了出来,瞬间罡气就凝聚无比,和王程返身一拳大地锤法轰然碰撞!

  两人身体同时一震!

  王程手上的煞劲瞬间破碎,随后就后退了一步,浑身骨骼肌肉震颤,气血几乎就要溃散,可是他依旧用强大无比的内家修为强行硬撑了下来。

  而陈天海也是被震的后退了一步,面色变得苍白无比,浑身都轻轻地颤抖着,他已经力竭,气血耗尽,双脚都站不稳了。

  不过,陈天海看着地上陈天文已经失去气息的尸体,身体微微颤抖地沉声道:“王程,你杀了我陈家的人,你迟早要偿命。”

  轰……

  下一刻。

  就是一声轰鸣。

  仅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王程的内家气息就恢复如常,听了陈天海的话瞬间就出手了。

  王程再次一步冲出,气息爆发,身体如一颗陨石一样的冲了上来,在陈天海根本来不及蓄力的时候,一拳就击中了陈天海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

  陈天海整个人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就吐出一大口鲜血,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打碎了一样,身体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将墙壁都砸出一个洞。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只是四肢轻轻地颤抖着。

  那还能动的陈家高手急忙跑过去将陈天海扶起来。

  杨青语也站在王程的身边,感觉到王程身上炙热无比的气息,心中有些自豪和安宁。好像有王程在,她就不会遇到任何不好的事情,王程可以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你威胁我?”

  王程眼中也是怒火燃烧,没有立即停手,大喝一声。再次冲了出去,大有将陈天海也击毙当场的气势。

  那陈家高手大急,急忙阻拦王程,也被王程一拳打的倒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大口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煞劲的霸道,绝对的非同小可,这抱丹境界的陈家高手被打的浑身僵硬颤抖着,勉强开口喝道:“王程,你要是敢杀了我们。我们陈家和你武圣山就是不死不休。”

  “不只是武圣山,再加上我们杨家吧,陈家沟最近行事如此霸道,我早就看不顺眼了!”

  杨祐德走过来掷地有声地说道。

  陈家高手浑身颤抖,面色苍白,不敢再说话。

  陈天海躺在围墙下面,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五脏六腑都被王程这一拳打成了重伤,一股股鲜血还在从嘴角溢出来,盯着王程。恨意满满地说道:“王程,你猖狂一时,却不能猖狂一世,你武圣山只有你和长鹤两个人。长鹤道士一走,你武圣山就要被群起而攻之。”

  “如果我和我的徒弟后人连山门也守不住的话,那他们被人毁灭也是咎由自取,如果你用这个来威胁我,那我很看不起你。”

  王程两步来到陈天海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地道:“也借用你的话,你陈家沟几百年在那山沟沟里没有动过。如果你们要打,那我有生之年必定会将陈家连根拔起,全部铲除,一个不留。当初陈家和郭家的人一起暗算我,想要抢我的东西致我于死地,我本想刻意搁下,你们却一再来我江州寻事。”

  “当真以为我武圣山好欺负?”

  王程最后一句,饱含着一股威严,其中蕴含着气息爆发的秘法,声音直入人心,让陈天海听了浑身一震,竟然一时间不敢看王程的眼睛,不自觉的心虚了。

  陈天海终究是练武一辈子的人,什么阵仗都见过,避开王程的眼神之后,沉声道:“你说陈家的人偷袭与你,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而现在你杀了我陈家的人是事实。”

  “你陈家来我江州寻事也是事实,杀你一个人算是惩戒,你们两个人就关押在杨家,不得离开。等你陈家什么时候想通了,来上门解决,让我和杨老满意了,才能让你们离开。如果你们让我不满意,那你们就永远留在江州吧。”

  王程的声音很是强势地说道,不是在商量,而是宣布一个结果:“我武圣山沉寂百年,也是时候向天下宣布我们的存在了。江州是武圣山的地方,不论是谁敢来这里惹是生非,我王程一律不会轻饶,陈家也不例外!”

  陈天海盯着王程,喝道:“你还敢囚禁我们?”

  “我有何不敢?你陈家算是什么东西?来人,把他们捆绑起来,送到柴房去,每天只送一顿粗茶淡饭,饿不死就足够了!”

  王程当即就一挥手,叫几个杨家的人行动起来。

  杨家几人早就憋屈的不行,看到陈家的人被王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都很是高兴,现在听到王程的话,立即行动起来,拿着绳索就过来将两人捆绑起来。

  陈天海两人想挣扎,可是看到王程那冷厉的眼神就不敢动了,他们相信王程是真的敢对他们继续动手的。

  “王程,你会后悔的!”

  陈天海被狼狈的捆绑起来,对着王程喊道。

  王程盯着陈天海,淡淡地道:“我想后悔的一定是你们陈家。”

  杨祐德有些不想看到陈天海几人,挥挥手说道:“把他们带到柴房去,按照王程说的,每天只送一顿饭,严加看守,如果他们想跑,就乱棍打死。”

  杨祐德对陈家的人也是发了狠心,所以说话毫不客气。

  几个杨家人答应一声,就将捆绑起来的陈家两大高手抬了进去。丝毫不理会陈天海两人的挣扎和咒骂威胁。

  地上陈天文的尸体也被人抬了出去,有专门的人去处理,不会留下痕迹。

  武术界成王败寇,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王程。你回来了,进来坐吧,诗成也一起进来。”

  杨祐德对王程和刘诗成招呼了一声,就转身走了进去,身形有些萧索。没有了当初那种强势的气息。

  王程知道,杨祐德的伤势或许又有影响了。

  “杨老,您的伤势如何?我给您把把脉吧。”

  王程上前问道。

  杨青语也担心地说道:“爷爷,您最近吃饭少了,气息也不稳定了,让王程给您看看吧。”

  杨祐德叹了口气,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不用看了,就这样子。估计再过不久就和老刘一样不中用了,青语呀。以后杨家就靠你了。”

  说着,杨祐德转身看向那被砸碎的牌匾,神色黯然。

  王程急忙说道:“杨老,这牌匾也老了,是时候该换一个新的了。您放心,有我和青语在,以后的杨家武馆只会更加兴盛,您就和刘老一样安心养老就好了。”

  杨青语亲自去将碎裂成几块的牌匾捡起来,自信地说道:“对,爷爷。我一会一定会让杨家武馆发扬光大,比陈家沟更厉害。我下午就让人重新做一块牌匾送过来,我杨家有新气象,也要有新的牌匾。”

  杨青语这一番话说的有一种气势。好像一派宗师一般。

  这正是杨祐德最想看到的。如此他才放心将杨家武馆交给杨青语,当下欣慰地笑道:“好好好,哈哈哈,看到你们有这份心思,我就放心了。”

  到了客厅,王程和杨青语。刘诗成都坐了下来。

  杨祐德看着王程问道:“王程,你和你师傅这次北上,情况怎么样?”

  杨青语和刘诗成都好奇地看着王程,想知道这次王程代表中华大地和大雪山对决的情况。

  看王程此刻的情况,他们可以肯定王程必定是胜利了,就是想知道其中的细节!

  现在王程的身上俨然已经是宗师风范,掌握杀伐,绝对是经历了诸多大风大浪才能历练出来的。

  王程喝了一口茶水,才开口道:“大雪山的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我击败他们的代表巴图之后,大雪山内部出现了内讧,老大阿古拉已经死了,他徒弟巴图叛变投靠了老毛子,现在大雪山经历了一番清洗,应该是几百年来最虚弱的时期。”

  杨祐德眉毛一扬,严肃地问道:“那你师傅老道士没有想过乘机将大雪山连根拔起?如此可以永绝后患!”

  王程摇摇头,道:“师傅没有提及,不过,我想我们也不必畏惧大雪山,他们固然会有崛起的时候,可是我们也不会比他们弱,任何时候,我武圣山都可以将大雪山压制。”

  杨祐德仔细凝视着王程,知道现在的王程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王程了,已经是武圣山的代表了,几乎相当于武圣山的掌门,微笑道:“那也是,有你在,武圣山将来必定会重现当年的辉煌。不过,王程你什么时候和我们家青语完婚?”

  额……

  这话一出。

  现场暧昧了起来。

  王程和杨青语都脸色微红,都没有说话。

  刘诗成尴尬地笑了笑,好像自己变成了外人一样,当即站起身来,抱拳道:“杨老,王程,青语,这里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些事要忙。”

  “好,我听说刘家武馆最近很忙,那你回去照看着,最近有时间我去刘家武馆找你。”

  王程答应一声,就亲自起身将刘诗成送出门口,知道最近刘诗成肯定费了心思照顾杨家和自己家里了,心中盘算着如何报答。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只要是对王程做过事情的人,他都会记得,有机会就会报答。

  目送刘诗成离开杨家大门,杨祐德感慨地说道:“诗成当初也有些犯迷糊,刘超英走了,我以为刘家就要堕落了。可是一转眼这小子也成长起来了,成为了现在刘家的顶梁柱,现在刘家扩大规模,收了不少优秀弟子,都是他一手在带徒弟。”

  “这小子和王程你有些像,这么年轻就已经为人师,还有模有样的。”

  王程坐下来笑了笑,不知道这话是夸自己还是糗自己。

  杨青语也坐在王程身边微微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双手紧张地捏着自己的衣角,脸颊滚烫不已。

  想了想,王程开口说道:“杨老,青语,我回去和家里父母商议一下,最近就上门提亲吧。”

  听了这话,杨祐德就笑起来,手掌拍在椅子上,就笑道:“好,我就等着你们家上门提亲。”

  杨青语面色绯红,站起身来转身就跑进里屋去了,不好意思留在这里。

  王程嘿嘿笑了笑,他心里对杨青语是越来越喜欢,这样的女子是妻子的最佳人选。

  杨祐德脸上的笑容也逐渐的收敛了起来,神色意味深长地说道:“王程,我杨家和你武圣山以后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你可不要辜负了我和青语对你的一片心意。”

  王程站起身来,对杨祐德抱拳严肃地说道:“杨老放心,我娶了青语就会真心相待,以后杨家的事情就是我王程的事情,青语的事情也是我王程的事情。”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杨祐德高兴地答应道。

  看了看天色,王程说道:“那我就先回家了,我刚刚到江州就听说陈家的人来了,所以还没来得及回家就过来了。”

  听了这话,杨祐德心中更加高兴,感觉到了王程对杨家和杨青语的重视,笑道:“好,那你快回家看看吧。”

  “告辞!”

  王程郑重地说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他看到杨青语的身影果然站在不远处,当即就走了过去。

  杨青语两步跑了过来,毫不避讳地就扑到了王程的怀里,双手搂着王程的腰间,脸蛋紧贴在王程的胸口,一颗星还在砰砰砰的跳着,低声道:“王程,我们这就要结婚了吗?”

  “你不想嫁给我吗?”

  王程低下头看着杨青语清澈的眼睛,低声问道。

  两人的气息几乎融合在一起。

  杨青语的脸变得更加红润,好像能滴出水来,不敢继续看王程的眼睛,低下头只是点点下巴,表示自己的心意。

  王程轻轻地低下头,嘴唇在杨青语的樱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感受着那气息的兰香,微笑道:“好,我回去就和我父母说。”

  光天化日之下,杨青语不敢和王程在这里继续卿卿我我的,当下转身就跑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