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三十章 收徒王樱

第六百三十章 收徒王樱

  在以前,除了江州以及附近的一些人之外,其他地方的人肯定都没有听过武圣山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而即便是本地人以及周边的老百姓,也只知道武圣山是一个道观,他们去武圣山就是去上香的。

  可是现在,比武大会以后,如果谁不知道武圣山的强大,不知道王程的强大,那就真的是落伍了。

  武圣山的名气,直接超过了少林寺几十年的经营!

  冬天的江州,本是萧条的季节,可是今年竟然迎来了游客的爆发。

  每天都有十万以上全国各地,乃至是欧美的游客涌入江州,九成九都是冲着武圣山去的,江州市内大大小小的酒店旅店都被注满了,一些小区的自住房都高价租给了来寻找武侠梦的游客们。

  一时间,江州的物价飞涨,坐车,住房,吃饭的价格是一天一个样,几乎每一个江州市民都从其中得到了好处和实惠!

  每天,武圣山上山下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市政府不得不专门在武圣山脚下驻扎了好几个点,派了大量的警察去维护秩序治安,以免发生意外。

  毕竟,来这里的都是寻找武侠梦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很容易就会打起来。

  而除了警察设立的点之外,还有附近的居民在这里搭建的摊位,卖食物的,卖水的,还有临时的小饭馆,生意非常的火爆,几乎每个摊位前面都排起了长队。

  长鹤道士,王程,以及红雪,两人一马站在山脚下一处隐蔽的树丛里,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

  “走这边吧!”

  长鹤道士想到少林寺的那番景象,对武圣山现在的情况也就不奇怪了,带着王程和红雪就走向另一边的小路。

  王程低声道:“师傅,要不我们也封山吧。”

  长鹤道士点点头。语气也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会和他们说说,现在这样不是办法。我们武圣山不是一个香火之地,不需要这么多人气。”

  藏鼎观自从两千年前建立以来,就以道门武学正宗而自居。从来都不是一个吃民间香火的道观。

  两人走上山去,发现藏鼎观已经封闭了起来,所有的门都被关上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所以来这里拜师的人都坐在外面,甚至还有人真的跪在了藏鼎观的门口。时不时的磕一个头,大声地请求拜师。

  人影密集,人声嘈杂!

  王程和师傅带着红雪一起来到了后门,王程上前去敲了敲门。

  “谁?”

  里面传来一声小心翼翼的问话。

  是张绍云的声音。

  王程低声道:“绍云是我,开门。”

  “是师傅回来了?”

  张绍云传出一声惊喜的声音,然后立即打开了后门,看到是王程和长鹤道士,满脸都是喜悦:“师傅,师公回来了……”

  长鹤道士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跨步走了进去。在小辈面前保持着自己的威严。

  王程也拍了拍红雪跟着一起走了进去,随口问道:“这段时间拳法没有落下吧?”

  张绍云嘿嘿笑道:“没有,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练拳。”

  张绍云的身上还有热气和汗气,显然刚才的确就在练拳,说的是真话。

  “学武勤快固然是好事,不过也不要太着急,多多领悟才是最重要的。武圣山最近人太多,你们没事别出去。”

  王程又叮嘱了一句:“我家里没事吧?”

  “我都没有出去,师傅您家里都很好.就是小师姑经常过来念叨你。还有师娘家里今天来人了,听说是陈家沟的人找过来了。”

  张绍云急忙说道:“陈家的人好像是来要地图来的。”

  王程眉头微皱,正要说话,里面就传出来一声惊叫。

  “师傅……师傅回来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一道白色身影就直接朝着王程冲了过来,步伐迅速,带着一股微微的旋风。

  王程一看,就有些头疼,伸出手挡在身前,将冲过来的白色身影挡了下来。严肃地问道:“小樱,你要做什么?”

  王樱穿着一件崭新的月白色道袍,头上还扎着发髻,一根筷子从发髻当中穿过,素面满是无辜地看着王程,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双手抱着王程的胳膊,有些委屈地说道:“我想师傅了,师傅好久没来看小樱了……”

  王程看着王樱的眼神,依旧是那么清澈见底,当下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将手中的红雪递给了王樱,道:“好,师傅现在就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匹马带到屋子后面的草地上去,以后你就要照顾好它,知道吗?”

  王樱伸出手上前轻轻地摸摸红雪的皮毛,脸上满是喜爱的神色,问道:“师傅,它好漂亮,好可爱,叫什么名字?”

  “它叫红雪。”

  王程随着师傅走过去,一边回答道。

  王樱拍了拍红雪,红雪很听话的跟着她,她开心地说道:“师傅,这是你给小樱带回来的礼物吗?”

  王程回头看了看王樱,摇头道:“不是。”

  王樱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王程的身前,拉着王程的胳膊,好奇地问道:“那师傅给小樱带了什么礼物呢?”

  王程瞪了这个好奇宝宝一眼,道:“没有礼物,师傅很忙,没时间准备礼物。”

  王樱顿时嘟着嘴,使劲地甩了王程的胳膊一下,不满地说道:“师傅是大骗子大坏蛋,师傅说过每次出去都会给小樱带礼物的,师傅是大骗子。”

  说着,王樱跟着王程的步子,一边走一边扭着腰身,抓着王程的胳膊不停的晃着晃着,脸上就写着四个字我要礼物!

  王程被磨的没辙,从兽皮口袋里拿出来一块大拇指大小血红色的椭圆石头,这是他在路上无意中捡的,是比较少见的极品鸡血石,拿到市面上至少也是上百万的价格。他看到好看,就随手装在口袋里。

  当场,他就递给了王樱,道:“这是给你的。去那根针和绳子来,我给你戴上。”

  王樱当即就眉开眼笑了,也没看是什么,欢快地拿着王程给她的石头,蹦蹦跳跳地跑到屋子去找东西了。

  屋子前面的那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壮实的人影,正是从大雪山归来的巴勒,他已经提前回来一周了。

  长鹤道士和巴勒坐下来喝了一杯茶,就开始低声聊了起来。

  张绍云给两个老头子沏茶。

  王程拿着王樱找出来的针线,手掌发力以钢针瞬间就刺穿了鸡血石,用红色绳子穿过针孔,亲自给王樱挂在了脖子上。

  王樱欢喜无比地拿着鸡血石左看右看,很是喜欢,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鸡血石放进胸口衣服里面,一副要好好保护的模样。

  王程好奇地问道:“小樱。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王樱很干脆地摇摇头,脆生道:“不知道。”

  “那你很喜欢吗?”

  王程继续问道。

  王樱点点头,肯定地道:“嗯,我很喜欢。”

  “为什么喜欢?”

  王程又问道。

  王樱歪着脑袋看着王程,理所当然地道:“因为是师傅送的。”

  说着,她就凑到王程跟前,双手搂着王程的脖子,亲昵地道:“师傅对小樱好,小樱就高兴。”

  啵!

  她在王程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

  王程急忙将她推开。板着脸说道:“去把红雪照顾好。”

  王樱不以为意,开心地答应一声,就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摸摸红雪的脑袋说道:“红雪乖,跟我来。”

  红雪就很听话地跟着她去了房子后面。

  王程站起身来。对张绍云说道:“绍云,去道观给我拿一身新的道袍过来。”

  这身兽皮衣服虽然看起来很霸气粗犷,王程也穿习惯了,可是却是不适合在市区里走动。

  张绍云答应一声,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知道师傅听了陈家沟的人来江州了。就心中着急,想去杨家看看。

  然后,王程看向师傅和巴勒,抱拳道:“师傅,巴勒前辈,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巴勒很平静地点点头,好像和王程并不是多么熟悉一样,并没有说话,可是一双眼睛上下扫视着王程的体型和气息,眼神闪过一丝震惊。

  长鹤道士也点头说道:“陈家的人一味紧追不舍,你也可以把他们一次打疼,让他们知道江州是我们武圣山的地方。”

  王程答应道:“是,弟子知道。”

  匆忙洗了把脸,穿上张绍云拿来的道袍,王程就带着徒弟张绍云,还有非要跟上来的拖油瓶王樱,一起从后面小道上下了山。

  王樱一边走一边在王程身边来回蹦蹦跳跳地,一会儿去追飞过的鸟儿,一会儿摘下几片树叶……

  “绍云,说说你最近对拳法的理解!”

  王程任由王樱在自己的前后左右跑过,对张绍云说道。

  张绍云显得有些紧张,他现在步伐比上次更加的稳重,气息也更加的悠长深沉,显然是在内家拳法上有所领悟了,当下就开口将自己的领悟对王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还施展了两招拳法和桩法,比以前好了很多,已经真正的踏入武圣山武学的大门了。

  武圣山的三大基础拳法极其重要,以后能走多远,就要看基础牢不牢靠,所以马虎不得,王程当即又给他讲述了一遍其中的要诀。

  张绍云都仔细地一一记在心里,并且问了一些自己练武的问题,也得到了王程详细的解答。

  相比于师傅王程,徒弟张绍云其实就是一个比普通人执着的普通人,也依旧是普通人,他练武是靠毅力和时间来积累的,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对张绍云来说没有多大的变化,一年半载的才会有明显的变化。

  王程对此看的清楚,所以心中已经想到了颜玉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收一个天资出众的徒弟?

  张绍云可以做一个处理事务的大师兄的角色,却不是一个好的武术传承者,无法扛起一个武学宗门的精髓!

  “嘻嘻,哈哈,师傅。我来了哦……”

  开心的嬉笑当中,王樱从一块石头上直接跳了下来,双手张开,扑向王程。

  王程无奈地张开双手将王樱接了下来。免得她摔到了。

  一股香气扑来,王樱扑到了王程的怀里,软软的身躯紧贴在王程身上,她双手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脖子,一双腿勾着王程的腰身。轻轻地摇晃着,满脸高兴得意,哈哈笑道:“哈哈哈哈,师傅……”

  王程一把将她丢在地上,严肃地说道:“老实一点。”

  王樱噘嘴答应道:“哦……”

  可随后,她跑到王程身后,一步跳起来,直接就扑到了王程的背上,双手紧紧地搂着王程的脖子,笑嘻嘻地道:“哈哈哈。师傅背我。”

  这丫头,有些疯癫的样子。

  张绍云看到被磨的无奈的师傅王程,也有些好笑的样子,毕竟天底下能让师傅如此束手无策的人已经不多了。

  王程任由王樱趴在自己的背上,想到刚才自己要再收一个优秀徒弟的想法,突然严肃地问道:“小樱,想跟师傅学武吗?”

  王樱难得的乖巧了一会儿,好像懒猫一样,整个人趴在王程的背上,脑袋噌在王程的耳边。时不时吹一口气息,吹拂着王程的头发,好奇地开口问道:“师傅不就是要教小樱学武吗?师傅要教小樱什么呢?”

  王程身形微微一顿,知道王樱说的是事实。师傅教徒弟当然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事实上自己却不是她真正的师傅。

  王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不过,王程一向是自信到自负的程度,自觉能掌控一切。

  当即!

  他就停了下来,将王樱强行从背上丢下来,看着王樱满脸委屈地样子。严肃地说道:“王樱,你现在跪下来,给师傅磕头拜师。”

  王樱楞了一下,疑惑地道:“可是,师傅,你就是我师傅呀……”

  “少废话,跪下拜师磕头!”

  王程瞪了王樱一眼,呵斥道。

  王樱委屈地撅着嘴,然后依言跪在了王程的身前,脑袋在地上磕了三个头,额头上沾上了一些泥土,双手抱拳,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小樱拜见师傅!”

  看到她这幅模样,张绍云都有些心疼了,事实上最近王程不在的时间里,他对王樱几乎是百依百顺,因为他实在是狠不下心来逆了王樱的意愿。

  王程点点头,道:“好!王樱,记住一点,你现在已经入我们下,就是我的徒弟,我们就是师徒关系。我武圣山门下有几点规矩,第一不得欺师灭祖,第二不得同门相残,第三不能背叛民族国家,记住了吗?”

  王樱歪着脑袋想了想,脸上还是有些迷糊,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变得这么严肃吓人,可是依旧将王程的话都记下来,答应道:“是,小樱都记住了。”

  “好,起来吧,见过你大师兄,以后不要欺负你大师兄,要听大师兄的话!”

  王程点点头,神色依旧严肃地说道。

  王樱站起来,对着张绍云抱拳道:“小樱见过大师兄。”

  张绍云听到师傅的话,心里苦笑,急忙还礼,道:“小樱不要这么见外,以后有什么需要大师兄帮忙的就直说。”

  “我有师傅,不需要大师兄帮忙。”

  王樱说着,又蹦蹦跳跳地跑到王程身边。

  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正式的拜师仪式结束,王程心中对王樱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当下不再多想,带着两个徒弟就加快步伐朝着市区走去。

  陈家!

  既然敢来江州,他就敢将陈家来的人全部留下来,一个都不让其离开。手机用户请访问m.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