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起上吧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起上吧

  武圣山,藏鼎观。【】

  一清早,王程就一个人上山了,今天王媛媛还有课。来到藏鼎观,王程发现了一些异样的气氛。

  好像,整个藏鼎观都有些紧张,一些小道士行走之间都是步履匆匆的。

  主持道观日常的长虚道长看到王程,顿时面露喜色,上来低声道:“王程,你可算来了。”

  王程眉头微皱,疑惑地道:“道长,你是在等我?有事?”

  长虚道长点点头,神色凝重地道:“不是我在等你,是有其他人在等你,等你两天了。”

  王程心中更奇怪,问道:“谁在这里等我?”

  “你去后面看看就知道了,长鹤道长不准他们去找你,只能等你上山。”

  长虚道长回答道,语气也有些怪异。

  王程心中一紧,沉声道:“是谁?”

  ..长虚道长摇头道:“不知道,我不认识,都在后面呢,已经两天了,都没出来过。我每天都派人送吃的过去。”

  “好,我现在就去看看。”

  王程双脚加快速度,放弃了本来要去道藏院去看看资料的心思,急忙就朝着老道士居住的后院跑去,路上见到了以前认识的熟人,也没有时间打招呼。让青阳几个小道士都有些疑惑,他们和王程的关系都不错的。

  不过,看到王程向后山小院子跑去,都是面色微变,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和王程关系最好的青阳小道士满脸的担忧。

  几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来到了小院门前。站在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院子里面中间空地上,老道士和一个老者正在慢慢地过招,如同普通老者打慢太极一样。同时那边八仙桌旁边还坐着一个老者,站着三个中年人。

  其中,王程认识两个人。

  坐着的那个老者正是王程见过,并且与之打赌交手,取巧赢了赌注的牛大海,这家伙当时耍赖没有履行赌约。

  站着的三个中年人当中。那面色最是虚浮的就是吴志新。

  看到王程,院子里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射了过来。

  正在交手的老道士也停了下来,与那头发银白的老者束手而立,看向王程。

  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平复之前心中的不安,步伐沉稳地来到长鹤道士面前,恭敬地抱拳道:“王程见过师傅。”长鹤点点头,淡淡地道:“你来了。”

  王程严肃地点头答应一声:“嗯。”

  另外几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王程,牛大海的面色平静。可是眼神却是充满了讶异,因为他能清晰的看出王程比上次和他交手的时候更强了。气息之沉稳,比之他也不差多少了。两个中年人则是眼神充满了好奇和探索,想要将王程看透彻一般。

  只有吴志新是很阴沉地盯着王程,似乎恨不得要冲上来动手一样,他最近饱受折磨,都是因为王程。

  和老道士交手的老者上下打量了王程好几遍了,开口道:“老道,你这徒弟很好。”

  长鹤慢慢地走过去,就坦然地坐在牛大海的对面,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茶,笑道:“不然,我在这山上守了几十年,岂不是到头一场空?”

  老者也坐下来,也自己给自己倒茶,两人都没有给牛大海倒茶,也是笑道:“那倒是,打了一辈子,你也能稳下来几十年,难得。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长鹤用自己的茶杯和老者的茶杯碰了一下,一起仰头喝光了茶杯的茶水。

  牛大海面色难看了起来,扫了站在长鹤后面的王程,随后盯着长鹤,沉声道:“老道,你说个话。”

  长鹤表情奇怪地反问道:“什么话?”

  牛大海面色再次一变,沉声道:“我下属的伤,是你徒弟留下的,我们都按你说的,不去找他。等了两天了,现在他人也来了,老道你说个话。”

  站在长鹤身后的王程目光一凝,看向吴志新,心道果然是因为吴志新来找自己了。吴志新也看向王程,目光始终阴沉。

  “我徒弟做的事,那你找我徒弟去,来和我说做甚?”

  长鹤又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道:“我徒弟来了,你们要来文的还是武的,都去找他就好了。只要你牛大海和唐然两个老东西不出手,我就不动。不管结果如何,我徒弟是死是活,我都不动。”

  长鹤的目光和牛大海,以及另一个老者唐然对视一眼,很是平静。

  唐然诧异地看着王程,好奇地道:“老道,你这么有信心?”

  这里除了牛大海和他唐然,可还有三个人呢,即便是吴志新现在不能动手,可也还有两个牛大海的下属呢。这两人实力都绝对不弱。

  长鹤呵呵笑了笑,道:“信心不信心无所谓,是鹰总要独自去飞。你们家唐龙来了,我都还是这话。”

  唐然面色凝重下来,唐龙是他大儿子,乃是唐家顶梁柱,刚刚抱丹成功。他对老道士很无语,觉得他对王程过于信任,苦笑摇头道:“好吧,我无所谓了。我是被老牛拉过来的,我也就顺便来见见老朋友,结果如何,我倒是不关心。”

  牛大海顿时怒视着唐然,喝道:“老唐,你就这样?”

  唐然完全不虚,和牛大海对视,笑道:“那还能怎么样?老牛,你可别把我当枪使。”

  长鹤哼了一声,两人都安静下来。

  可见,长鹤在两人心中的分量都是不轻。之前就强行让几人留在这里不准去找王程,硬是等王程等了两天。

  “好了,我说了,你们两和我都别出手。我徒弟是什么人。我知道。老牛你下属这样。我敢说绝对是他咎由自取。我给你们机会和我徒弟说道。文武都行,这就不错了。要是别人,我直接打断腿再扔下山去。”

  长鹤语气冷下来,淡淡地说道:“王程。”

  王程站出来,严肃地道:“师傅,我在。”

  长鹤看着吴志新三个中年人,道:“这三个人,你去把他们都打趴下。”

  王程目光凝视着三人。心中已经燃烧起来了,他最近变得好战,当下就是答应道:“是,师傅。”

  牛大海面色凝重,也是轻轻地拍了一下桌子,沉声喝道:“赵直,张贺。”

  两个中年人急忙齐声答应道:“在,局长。”

  牛大海沉声道:“去和长鹤的弟子过几招,你们是和吴志新关系最好的,也是你们一起来推我出面的。为了吴志新。你们只许胜,不许败。为了我们局的面子。你们也只许胜,不许败。如果,败了,你们就带着吴志新走吧,再也不用来见我了,我手下也不需要废物。”

  赵直和张贺都是齐齐面色一变,很是难看,他们没想到会是如此严重的后果。他们不过是为了拉拢吴志新,才帮他出面而已,可没有想过为吴志新赌上自己的前程。

  吴志新急忙大声道:“局长,怎么能这样?明明是王程无故攻击我,还强行截封我的血脉,我不服。”…

  “不服就滚。”

  牛大海还没说话,长鹤道长当下就喝到:“在这里你还信口胡说,当真以为我不敢动手?”

  吴志新硬着脖子,听了牛大海的话,他已经豁出去了,对着长鹤道长喊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说?你有什么证据?”

  长鹤道长一挥手,一声锋锐的响动,随后一道罡气从手掌上呼啸而出,啪的一声扇在了吴志新的脸上。将吴志新直接打飞出去,摔在地上,狼狈不已,脸颊已经高高肿起,两颗大门牙飞出老远,鲜血流了出来。

  瞬间。

  现场安静无比。

  牛大海和唐然都没有多少奇怪,两人早有心理准备。甚至牛大海还亲自尝试过长鹤道士的天罡拳法。

  而吴志新和赵直,张贺三人都是面色惊骇不已,什么词汇都无法形容他们此时心中的骇然。这是传说中的手段,传说中的境界。

  罡气随行。

  一举一动,伤人与百步之外。

  这是所有武者的至高追求。数百年来,经历过武术鼎盛时期之后,达到如此境界的,也只有一手之数。

  吴志新之所以敢嚣张,是以为长鹤道士的实力与牛大海,以及唐然都差不多。而牛大海是他的局长,唐然是牛大海请来的,等于是二对一。他认为自己强势一些,可以让长鹤道长妥协,因为他们有两大高手。

  可是,此时吴志新知道,即使再多两个如牛大海唐然一样的高手,面对长鹤道长也都是劣势。

  唐然叹气道:“你还是做到了。”

  长鹤点点头,喝了口茶,道:“我此生唯一遗憾就是没有将我武圣山的拳法练全。”

  王程在后面恭敬地道:“师傅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

  “哈哈,好。”

  长鹤哈哈一笑,道:“好,你自己有如此信心,我就放心了。这些人等你两天了,你去解决掉吧。”

  王程微微点头,上前两步,对张贺和赵直抱拳沉声道:“两位,请出手。”

  赵直和张贺两人刚刚还沉浸在长鹤那随手而发的罡气的震撼上,此时瞬间醒悟过来,都是微微一愣。张贺看着王程道:“你是让我们一起出手?”

  王程面色严肃地点头道:“不错,你们一起出手吧。”

  赵直也是目光凝实,沉声道:“你确定?”

  王程嘴角一撇,露出一丝笑意,气势丝毫不让,道:“当然确定,你们最多也不过是和吴志新一样,两人一起上,我也不惧。”

  “狂妄!”

  吴志新从地上爬起来,不敢看长鹤一眼,对着王程喝道:“两位一起上,好好的收拾他,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王程不屑地看了吴志新一眼,道:“谁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最清楚。快点,两位一起上吧。我还有事情和我师傅说。”

  赵直和张贺两人都是愤怒不已。在这个院子里。他们两人的确不算什么高手。因为这里坐着长鹤,牛大海和唐然这三个国内的顶尖高手,他们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可是,他们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绝对都是能说得上话的高手,都是化劲后期的宗师境界。

  其中张贺比之吴志新和赵直还强出一线,几乎达到化劲巅峰圆满境界,与韩时非差不多的实力。开始领悟丹劲。

  两人在其他时候,其他地方,都是指挥者,手底下有一票兄弟的。这次来这里,也是因为吴志新的祈求,三人一起说服牛大海一起来这里找长鹤道长,想要逼迫长鹤妥协,让王程出手给吴志新治伤。

  可是现在,情况和他们想的截然不同。牛大海找了一个同辈高手唐然,也无法压制长鹤。并且。王程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想一个人打他们两人?

  两人觉得这是绝对的侮辱。就算你是长鹤道长的徒弟又如何?或许等你到了你师傅的年纪,我们谁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现在就是一个十几岁,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而已?

  如果不是顾忌长鹤道长,两人可能都已经开骂,并且下杀手了。

  “好!好,道长,这是你徒弟自己要求的,那我们两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如果伤到了你徒弟,可别怪罪。”

  赵直咬牙切齿地说了两声好,然后看向长鹤说道。

  长鹤慢吞吞地喝着茶,最近他变得斯文了许多。王程记得最早看到老道的时候,这家伙喝茶可是牛饮的。

  “我说了,我徒弟自己做主,只要老牛和老唐不出手,你们怎么样都行。就算你们真的杀了他,我也无话可说,是他技不如人,也是我教导无方,和你们无关。”

  长鹤又是淡淡地说道。

  唐然微微皱眉,低声道:“老道,你徒弟还小吧?”

  长鹤道:“十八岁。”

  唐然顿时摇摇头,道:“赵直四十一岁,张贺四十五岁。”

  长鹤笑道:“那又如何?”

  唐然摇头,不再多说,心道该说的都说了。

  一个四十一岁,一个四十五岁,加起来八十六岁,比你老道都只小几岁而已,比你徒弟多吃了六十八年的饭。

  牛大海双眼一瞪,沉声道:“叫你们动手就动手,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牛大海还记得上次在唐老家的别墅,王程让他出丑的事情,让他都不好意思面对唐老了。这次有机会,他也想让王程吃个大亏,记住教训。

  赵直和张贺对视一眼,看着依旧面色平静,似乎不放在心上的王程,一点头,也不废话,直接就冲了上来。

  这两人是典型的北方武者。

  以前有如此说,南拳北腿,虽然也有失偏颇。

  可是北方的武者更加擅长腿上功夫,这是实话。

  赵直乃是主修的形意拳,同时也将八极拳练的出神入化,上来就是一步直冲王程的脚面,步伐狠辣,同时一拳呼啸,冲向王程的面门,毫不留情。

  张贺主修的也是形意拳,他们都是战斗部门的战斗人员,基本上都是以修炼战斗力强悍,同时兼顾内家修为的形意拳为主。他几乎和赵直同时冲向王程,双拳出击,都是炮拳,乃是和刘氏炮拳当中的双响炮差不多的技巧。

  两人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威。

  即使是刘武中和杨祐德在这里,估计都要全力以赴才能在这两人拳头下全身而退。

  可是,王程也是丝毫不惧。

  或许几天前他会有所顾忌,不敢硬拼,还会想一些技巧去取胜。虽然,他没有在武圣山武学之中找到实战技巧,只有硬碰硬和挨打的功夫。

  此时,他彻底的掌握了虎啸九式,还得到了来自于印度的神秘呼吸法门。

  面对两人,王程甚至都没有躲闪和防御的想法,而是直接就硬冲了上去,采取了硬碰硬的方式。

  唐然和牛大海都是眉头微皱,认为王程的做法不智。

  反而长鹤这个王程的师傅神色还是坦然平静,认为王程怎么做都可以,只要能取胜就可以,在两个老家伙面前,他也不想丢面子。

  轰!

  王程起手就是猛虎下山,浑身骨骼一震,力道勃发,一双虎爪瞬间抓向赵直和张贺两人的拳头。

  找死。

  赵直和张贺心中都是同时想到这个词汇,后面的吴志新甚至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都认为王程一招就会被打趴下。

  而下一刻。

  王程身体翻转,硬抗下了赵直和张贺的两拳,肩膀和腹部都是阵痛不已,化劲后期的劲道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可是,王程的一双虎爪也是同时击中了两人,巨大的力量爆发,将两人直接都打的飞了出去。

  蹬蹬蹬!

  王程自己也是倒退三步,地面留下了三个清晰的脚印,步伐稍微踉跄,差点摔倒。面色微红,呼吸急促,体内气血高速运转,有那神秘呼吸法门调动肺脏配合心脉,他的恢复速度提高了许多许多。

  反观赵直和张贺,两人被打飞两米多远,急忙稳住身形,双脚着地,没有摔在地上,可也是面色难看不已,身形微微狼狈,身体也是震荡不已,急忙呼吸调整体内气血。

  和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比武,两人一起出手,对方和他们以伤换伤,竟然他们还吃亏了?两人摸着刺痛的胸口,都是心中震惊,可是也是羞恼难当。

  如果,他们真的输了。

  即使牛大海不赶他们走,他们也难以有颜面继续留在牛大海手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