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好强悍的效果

第二百一十三章 好强悍的效果

  (求支持!求票!)

  两人的交易协议当中,王程的付出是有要求的,于君必须保证不传给任何人,不然后果严重,双方将会是生死大敌。|||.[][][][]}.而对王程的要求则是没有这条,于君本身就是意外所得,所以也没有计较这个。

  韩时非和何太生虽然皱眉,都是心中觉得于君亏了一,但是也没什么。因为于君不是白痴,会看不到这个。更重要的是,他们此时是有求于王程的,只能自己吃亏。

  不过,王程开始给于君治疗的时候,还是让韩时非和何太生避开了。因为他们是外人,还是不要听到武圣山的独门法门为好。

  王程和于君两人互相传授自己的独门呼吸法门花费了足足一个半时的时间。

  因为,两种呼吸法门都是异常的复杂。王程并没有将地煞拳法的呼吸法门传授给于君,地煞拳法是一门横练功夫,虽然搬运气血的法门强大无比,可也并不能对心脉的伤势有多大的帮助,那是锤炼筋骨皮肉和脏腑全身的。

  相反,王程知道自己领悟出的武圣山道家三大基础拳法的呼吸法门更为合适。这三大道门拳法,本身就是以固本培元,蕴养身体为主的。其中有三十六种呼吸变化的作用,更是专门温养心脉。

  王程就将这段三十六种变化的呼吸法门传给了于君。

  而于君传给王程的这门呼吸法门就有些复杂了,甚至与地煞拳法当中的核心呼吸变化也是差不多了,整整七十二种变化。非常的繁复。

  于君看着王程。淡淡地笑道:“当年我照顾那位印度和尚一个多月。他一的将这门复杂的呼吸传给我,我花了一个月才掌握。”

  王程面色严肃地头,他看出这门呼吸法门带有典型的不一样的特色,和他掌握的几门内家拳的呼吸变化都是截然不一样,可以是南辕北辙。

  可是,效果却是异常的明显,王程花费了一个时,才将其中的诸多变化记忆下来。随后立即就缓缓运转起来。随着呼吸变化,他能明显感觉到肺脏的膨胀,一口气能抵得上之前的两口气的量。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反应。

  呼吸更多的气息,就能搬运更多的血液。气血运转在一瞬间就强大了数倍,王程感觉浑身都有一种膨胀的感觉。

  好像全身血管都要爆炸一般,心脏咚咚咚的跳动,速度瞬间提高了几倍。

  王程急忙停止了急促的呼吸,全身都已经变得通红无比,顿时心中惊骇,因为刚才他差爆体而亡。这种呼吸和他本身的武圣山武学的呼吸法门结合起来。效果太过强大。因为王程在气血搬运方面的修炼,几门内家拳法结合起来。几乎完美无瑕。

  于君当年修炼的是太极拳内家法门,比之武圣山的内家法门弱了不知道多少倍,更别是王程此时几门级内家法门的融合了。所以,他当年才能将两者结合起来而没有太大的负面反应,只有明显的促进效果。

  而到了王程身上,却是因为王程的气血搬运过于强大,结合的效果也是太过恐怖达,到了让他的身体都不能承受的地步。

  这么厉害?

  王程心中震撼。

  于君则是满脸担忧,看到王程呼吸急促,浑身颤抖,皮肤通红,这是气血过盛的表现,急忙问道:“王程,你没事吧?不要强行,慢慢来。”

  王程已经停止下来,控制了呼吸,平复体内气血,还有些后怕,苦笑着头道:“没事,就是效果太厉害了。我知道慢慢来,好了,交易算是完成了。我来给你行针治疗吧,注意,我治疗都是以针灸为主,不吃药。接受我的治疗之后,你也不要吃任何药物,尤其是西药,那对你来就是毒药。”

  于君看王程的确没事,就郑重的头,满口答应下来:“好,我知道了,这就开始?”

  其实,于君刚才看到王程的反应,心中还有一丝不安,因为他看出王程得到这门呼吸法门,比他修炼的效果恐怖了无数倍,所以能想象王程以后会是不可思议的强大。

  自己亲手缔造了一个如此强悍的强者,到底是不是好事?

  于君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王程以为他担心姑娘在,于是看了看姑娘王媛媛,笑道:“没事,媛媛跟我治疗过每个病人,已经习惯了,你把上衣脱了就可以了。”

  姑娘王媛媛安静地坐在旁边,一直都没话,对于君眨了眨眼睛,让于君倒是有些苦笑不已了。

  治疗开始。

  王程触摸着于君上半身的诸多大穴,也是沉思不已。因为这又是一个很独特的治疗,没有过先例,以后估计也不会有来者了。

  对恢复心脉这方面,王程是结合自己传给于君的武圣山独门呼吸法门来治疗的。

  触摸了于君的诸多大穴之后,王程的想法更为清晰透彻起来,当下也不多,一根根玉针就已经刺入了于君的胸腹穴位。

  这次,王程没有以百汇穴为核心来行针,因为不适用。现在于君的情况,最实用的是以肺脏的大穴为主体来治疗,因为这里生命力最强,几乎凝聚了于君八成的生命动力。

  以肺部为动力来运转全身机能,于君这样的情况如果撰写成为论文发表出去,估计也是要震惊世界的。

  当然,以西医科学的检测手段估计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最多就是检查出于君的心脏很弱,肺部很强,快死了,如此而已。

  一根根玉针刺入穴位,于君感觉到脏腑之间一股燥热蔓延开来,其中还有一些清凉。然后他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到了心跳。情绪瞬间就是一阵激动。身躯微微一震。

  有多久没有如此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了?

  于君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有心跳。每次他以呼吸来强行催动心脏跳动,那跳动几乎弱不可查,所以他的脉象也才会那么弱,弱到几乎没有的地步。

  王程感觉到了他的身体震动,急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沉声道:“于sir,别激动,冷静一下。”

  于君急忙头。表示自己知道。他很清楚,给内家拳武者治疗内伤,最忌情绪激动导致呼吸血液运转紊乱,当下直接闭眼,以平稳的呼吸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王程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手中摸着脉搏,确定已经可以了,才继续开始行针。

  治疗持续了一个半时。

  王程的面色一直都很平静,治疗方案越来越清晰,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于君脏腑之间的几乎所有大穴都扎着一根玉针。头部的穴位一个都没有动。

  这是王程治疗的一次特例,也是一次进步。

  每个人都不同。每个人得的病也不一样,治疗方式也会不一样。

  呼!

  呼出一口气,王程将于君身上的一根根玉针收了起来。一直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的于君这才突然睁开了眼睛,神色难以掩饰的激动不已。

  呼呼呼……

  于君深呼吸了几口气息,每一次呼吸都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跳动,浑身气血也比以前强了许多,以呼吸搬运血液,呼吸间就运转全身,自从受伤之后,他就没有如此做过了。

  “好好好!”

  于君一连了三个好,双眼放光地盯着王程,整个人的气势都很凌厉起来,赞叹地道:“王程,你的医术我服了。韩你能治疗癫痫疯癫和糖尿病,我开始根本不相信。现在,我信了,就算你你能治疗艾滋,我都信。”

  着,于君对王程竖起大拇指,笑道:“别的地方我不敢,但是在港岛和南洋这一片,你是这个,那些老家伙都没你厉害。”

  王程将玉针收好,呵呵笑道:“不敢当,于sir自己知道就好了,这话不要出去。”

  于君顿时不由地对王程摇头,一边穿上衣服,一边笑道:“好,低调好,你这么年轻,就懂得低调做人。不错,不错,我当年要是有你这份心性,可能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他当年加入警队,也是因为赌气,结果就走上了不归路……

  王程还是笑了笑,不置可否,对外面喊道:“韩队长,你们可以进来了。”

  韩时非和何太生都在里面卧室等着,都显得焦虑不已了,害怕王程的治疗会出事。毕竟他们都知道了于君本该已死的,只是凭借着自己强大的一口气吊着,要是一个不慎,这一口气断了,那于君也就会瞬间死亡。

  刚才听到于君的笑声,两人都松了口气,知道没事了,而且看样子应该是王程的治疗有了效果。

  听到王程的呼喊,两人才急忙地走了过来。

  看到于君神色爽利,呼吸平稳,面色难得的有红润,韩时非两人神色也激动起来。

  韩时非直接恭敬地对王程抱拳道:“王程,多谢。多的不,我韩时非过的话绝对算数,只要不伤天害理,我随叫随到,帮你做一件事。”

  何太生也是感激地道:“王程,谢谢你为于sir治疗。”

  王程对两人急忙挥挥手,道:“都是练武之人,就不要如此婆婆妈妈的了。于sir的伤我可没那么大本事一下子治好,以后还要看情况。于sir你自己要记得我给你的呼吸法门,每天要记得多多练习,以你现在的情况,也可以开始慢慢尝试练太极拳了。”

  于sir自家事自己也清楚,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气血基础,有了最基本的气血运转了。之前,他是只有呼吸,没有气血运转的,血液是靠呼吸来强行推动心脉而运转的。

  现在,他可以开始练拳了,加上武圣山的独门呼吸法门,他相信,自己也可以慢慢恢复内家修炼了。如果加上王程的治疗效果。最多一年半载。就能彻底恢复伤势。至多三年。就能恢复当年的巅峰实力,有可能还能更进一步,成功抱丹,成为宗师级高手。

  未来是美好的。

  于君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锋锐的光晕,不再是如老人一般的沉稳迟暮,他也还有梦想。

  “好,我记住了。王程,大恩不言谢。以后在港岛南洋这边,我罩着你,韩的事,如果有需要,等我实力恢复了,也把我叫上。我们三人联手,天下大可去的。”

  于君看着王程,郑重地道,重重地握了握王程的手。

  王程哈哈一笑,没有多什么。这些事嘴上多了不好,记在心里就可以了。当下他就拉着姑娘王媛媛就站了起来。道:“于sir,韩队长,何警官,你们都别这么多,我都不好意思了。哈哈哈,以后都是朋友,别老谢来谢去。时间也不早了,我计划好了今天一定要赶回去的。所以,我也就和你们多聊了,韩队长麻烦你送我去机场吧。”

  于君楞了一下,急忙站起来拉着王程,面色不悦地道:“这怎么行?这么快就走了?你给我治病,怎么可能一顿饭都不吃?留下来吃顿饭,我亲自下厨,这些年我不练武,都练厨艺了,绝对大师级厨艺。你们都留下来尝尝我的菜,再一起喝一杯。”

  何太生急忙提醒道:“于sir,你还不能喝酒。”

  于君头,改口道:“对对,不能喝酒,那就一起吃顿饭。”

  王程摇头笑道:“算了,下次吧,我每周都要来一次给病人治疗,下周也会来给于sir治疗。所以,下周再一起吃饭吧,我赶回去明天还有事。”

  明天是学校模考的日子,王程自己虽然不觉得多重要,反正不是高考,可是他也不能让班主任难做。班主任何秀英这段时间给了他这么大的方便,他也肯定要回报一下,回去好好的考一次,出成绩,让她和学校都放心。

  以后王程的空闲时间也会更多一些,学校的约束也就一些。

  三人看王程坚持,于君只能无奈地道:“那好,下周一定来我这里吃顿饭,我亲自下厨,一定摆满一桌子。”

  “好,到时候一起大吃一顿。”

  王程满口答应下来,很豪爽地道。

  “哈哈哈,好,那韩你送王程和媛媛去机场。媛媛下次过来,叔叔给你做好吃的。”

  于君高兴地道,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起来。

  王媛媛笑道:“好,谢谢叔叔。”

  告辞完毕。

  于君和何太生一起下楼,亲自将王程兄妹两送上韩时非的车里才转身回到楼上房间去。

  韩时非开着车朝着机场快速而去,抓着方向盘的双手都还有些激动。何太生告诉王程于君是被一个泰拳高手重伤心脉的,可是只有韩时非和于君两人知道,当时那泰拳高手是冲着韩时非去的,于君为了救韩时非而硬挡了这一拳。不然以于君当时的化劲巅峰实力,并且主修的太极拳,即使挡不住,怎么可能躲不了?

  为了救韩时非,于君才硬抗了下来,差就挂了。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在场的当事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那泰拳高手都死于当场了。

  所以,韩时非一直都很内疚,只要能治好于君,他愿意牺牲一切。此时,王程真的能治好于君,他心中的激动和感激就可想而知了。

  “王程,路上多注意。”

  韩时非本想还一些感激的话,可是觉得太做作,已经了几次了,再就太虚假了。所以张了张嘴,他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王程和姑娘王媛媛都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这家伙,不知道这家伙这话是什么意思。

  韩时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哈哈道:“哈哈哈,没事,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反正就是,以后你是我兄弟,谁敢欺负你,我绝对第一个上。”

  现在,韩时非已经确定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击败王程了,所以也不可能报仇了。王程又给于君治疗,并且效果很好,他索性就将王程当做自己的兄弟朋友,如此也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可是,王程听了只是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兄弟?想当他的兄弟,可不是一句话就可以的。

  车内沉默下来。

  韩时非一时间有些尴尬,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了,就好像对喜欢的人表白被拒绝了一样,只能不话,默默地开着车,朝着机场开去。

  一直来到机场,亲自给王程开车门,韩时非才道:“王程,谢谢。”

  王程顿时无奈地拍了这家伙一下,拉着王媛媛走向机场,道:“你烦不烦?你没烦,我都听烦了。”

  韩时非略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挥挥手,目送王程兄妹两进入机场,才上车离开。

  而王程,抓着姑娘王媛媛的手有些激动,手心已经被汗水渗透。一路上,他都在尝试将于君传给他的呼吸法门融入自己的身体呼吸。

  他知道,一下子全部融入是不可能的,和自己本身的内家武学融合起来的效果太大,身体无法承受。所以,只能慢慢来。

  就如龙象拳法和地煞拳法的内家融合一样,都是一步步的来。

  总会完全成功的时候,到那时,就是质的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