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相约在春天

第六百二十九章 相约在春天

  少室山下。

  一匹火红色的骏马在一片树林当中驰骋,四蹄轻盈,很是欢快,哒哒哒的马蹄声听着很是悦耳,吸引了周围许多路人的目光。

  现在是寒冬时期,按理说是旅游的淡季,少室山周围应该没有多少游人才对。

  可是,自从比武大会结束之后,少室山每天都会有络绎不绝的人过来拜师。每天至少都有数千人聚集过来,几天前的巅峰时期,一天甚至聚集了超过二十万人,那一天整个少室山上下看过去几乎是人山人海,人头不一眼望不到边,逼迫的当地警方过来维持秩序才算是勉强撑了过去。

  一般情况下,少林寺外门是要对游客开放的,这也是少林寺的生活来源。所以,最近每个和尚几乎都会面临那些怀着大侠梦的人的骚扰,有些激动的年轻人,是逮着一个和尚就要拜师,可事实上这外门的和尚只会一些基础的庄稼把式,单纯的练练力气,锻炼身体而已。

  “大师,您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了,您看我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子,能不能收我为徒?您放心操练我,再苦再累我也不说一句……”

  一个年轻人抓着一个扫地的老和尚就不放:“大师,您如果想考研我的诚心,我可以跪在这里几天几夜不起来,直到你答应收我为徒……”

  扫地的老和尚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老和尚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这种阵仗,知道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理会,只需要做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同时,周围其他的老和尚和年轻和尚都遇到了这种问题,每个和尚周围都有人缠着。还有一些人干脆就跪在了大雄宝殿前不走了,就是要拜师,就是想要学武。

  整个少林寺变得热闹无比。

  这时。

  一个老者带着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年轻女子从寺庙的后面走了出来。

  三人步伐迅速而稳重。每一步都走的异常踏实。

  寺院内的诸多僧人和来拜师的年轻人都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一起看向这三人,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这三人的不凡。

  当然,和尚当中是有人认识那老者的。

  外门主持上来恭敬地说道:“长鹤道长来拜访我少室山,怎么不提前通知一下?我们还出门迎接。”

  老者正是长鹤道士。他看了一眼这少林寺主持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淡淡地说道:“我提前通知了,你们是不是都要跑光了?”

  主持讪讪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正长鹤道士都要走了,当下就平静地说道:“小僧恭送长鹤道长。”

  长鹤道士冷哼一声,没有理会这个主持,快步走了出去。

  王程和颜玉一起跟在后面。

  颜玉那如玉一般的容颜,自然是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纷纷表示很惊艳,紧紧地盯着颜玉不愿意移开视线。

  可是,终究是有人认出了王程。

  王程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震惊世界,现在满世界互联网上到处都是他比武的视频,每天电视上还在回放比武大会的精彩节选,也几乎都是是他的镜头,所以国内只要是看过电视上过网的人,没有一个人没见过王程,都对王程有深刻的印象。

  就算是王程此刻看起来很是粗犷,不修边幅。大冬天的露着胳膊和双脚,穿着简单的兽皮衣服,可是身上那一股强者的气息,依旧浓郁无比。让人侧目。

  “王程……”

  “是比武大会冠军王程!”

  “真的是王程,我是你的粉丝,我很崇拜你!”

  “王程,我想学武,你能不能收我为徒……”

  “王程……我爱你……”

  最后一个喊口号的是女的。

  几十个年轻人就围了上来,对于这些每天都梦想着学武成为江湖高手的人来说。王程比颜玉这位天下少有的美女更加有吸引力。

  王程没有理会周围的人,只是随着师傅加快了脚步。

  可是,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所有来少室山拜师的人的注意力,外面很多人听到王程的名字都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还有人也已经开启了手机摄像模式,更多的人则是开启了拜师模式……

  砰……

  一声干脆的闷响。

  一个年轻人跑过来就跪在了王程的跟前,大声喊道:“王程,我做梦都想学武,成为高手,求你收我为徒。你是我的偶像,我每天都要看你比武的视频才能睡着。比武大会结束后第一天我就去了湘南省江州市武圣山找您拜师,可是等了几天也没见到您。他们说你没有回来,我才来了少室山……王程前辈,求您收我为徒吧,我是诚心诚意学武的……”

  王程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平静地摇头道:“我暂时不会收徒弟。”

  说完,他就不再理会,绕过年轻人继续走了出去。

  但是,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后面陆续就有几十个年轻人都过来跪下祈求拜师王程,几乎封堵了出去的路,可王程都是冷漠以对。

  颜玉看着王程这么受欢迎,低声说道:“王程,你要光大武圣山,回去可以乘着这次机会挑选一些优秀的徒弟收入门下。”

  王程低声说道:“我已经有徒弟了,暂时没有精力教更多的人。”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第一个浮现的竟然不是张绍云,而是王媛媛,然后是王樱,还有文欣小姑娘……最后才是张绍云!

  “教一个也是教,教两个也是教,你就一次多带几个一起教了。不然你一个一个教,什么时候才能让武圣山发展起来?”

  颜玉反问道。

  她倒是有心想王程快点让武圣山壮大起来,反正对峨眉是没有多大的压迫。

  所谓,一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

  王程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不过他还是不想自己这么早就收太多的徒弟,当初收下张绍云都已经是意外了。更何况,他虽然名义上只有一个徒弟,可实际上跟着他学武的人并不少。

  而且。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骚年而已……

  一路走下山,他们就遇到了数百上千个来拜师学艺的人围追堵截。

  长鹤道士不耐烦,带着王程和颜玉走了小路,迅速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了。很多人还是不甘心地去追,可是根本追不到影子。只能郁郁而回,大多数人见过王程之后,再次想起王程在比武大会上无敌的风姿,对少林寺顿时少了许多兴趣,纷纷离开了少林寺,朝着湘南而去。

  反正,跑的了道士跑不了道观……

  武圣山在那里不会跑。

  律律…………

  几声嘶鸣响起,红雪从树林中跑了过来,身形好像一团火焰一样,气血炙热无比。所过之处带着一股热风,和冬天的冰冷格格不入,周围的积雪都有融化的趋势。

  它来到王程的身边,很稳健的停了下来,带起一股热风吹拂过来,脑袋在王程的身上蹭了一下,表示了自己对王程的想念。

  王程拍了拍红雪的背,对颜玉说道:“这是我从北方带回来的一匹马,我准备带回武圣山去。”

  颜玉眼中充满惊喜地看着红雪,很喜爱地摸着红雪的皮毛。感受着那炙热的温度,和细腻的皮毛,赞叹地说道:“好俊的一匹马,它的气血好强!”

  王程笑了笑。摸了摸红雪的皮毛,几处在天池留下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当下说道:“颜玉,我和师傅就回武圣山了,再见。”

  额……

  颜玉稍微楞了一下,这就走了?不是聊的好好的吗?

  说实话。她在这里遇到王程很是意外,也很是惊喜。

  更重要的是,王程从天而降,好像英雄一样,一人击败少林寺几乎所有的年轻弟子,打破十八铜人阵和一百零八罗汉大阵,这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一般……

  只要是个女子,几乎心中都会有想法!

  再说了,王程几乎是颜玉遇到的同辈武者当中最无敌的一个,上次用虎形拳将她压制的没脾气,所以心中本身就有深刻的印象。

  颜玉刚才心中就有一丝期待,期待自己和王程可以发生一些什么,哪怕是说几句话也是好的。

  可是……

  这突然就走了?

  颜玉瞪大了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看着王程问道:“你这就走了?”

  王程看向天空的太阳,中原之地冬天的太阳也可以是暖洋洋的,即便太阳已经西斜,语气肯定地说道:“不错,我出来好久了,想回家看看了。”

  “那我呢?”

  颜玉心直口快,眼睛直盯盯地看着王程,脱口而出地问道。

  如果是其他人,肯定能从颜玉的神态语气当中感觉到一些什么,可是王程最近经历颇多,所以心神疲惫,只想早点回家,并没有心思去多想。

  王程顿时疑惑地看着颜玉,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了?”

  颜玉顿时面色羞红,急忙控制呼吸稳住心中躁动的情绪和体内加快的气血,让脸上的红润恢复了平静,故作淡定地说道:“我没事,我就是问问,我们挖宝藏的事情呢?我和南洋戴家的人已经说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五禽宗宝藏的事情,说实话,王程和少林寺的态度一样——不着急!

  武圣山不缺高深武学,现在王程更是从西北带来了几乎整个金刚宗的武学传承,其中高深武学也是顶尖,那他就更加不着急去找更多的高深武学了。因为就算带回来了,他和师傅长鹤道士也都没有时间去研究。

  “你急需?”

  王程看着颜玉问道。

  颜玉也不避讳王程,肯定地说道:“不错,我小时候无意之中修炼了五禽宗的虎形拳,到现在练到了高深境界,如果不拿出五禽宗的武学出来练的话,那我就要从头开始练峨眉山的武学,过去十几年等于白费了。”

  王程目光之中闪过精光,上下仔细地看着颜玉的身形骨架,以及气血呼吸变化,微微皱眉道:“峨眉武学也很厉害吧?”

  颜玉淡淡一笑,道:“让你现在去练国术,你会不会练?”

  王程当然是摇头,也明白了颜玉的心思。换位思考一下,他也会做和颜玉一样的事情——挖宝藏!

  峨眉武学固然强势,他在周煜身上就体验过了,可是相比于上古五禽宗的武学,绝对差距很大。

  五禽宗的武学宝藏可是不弱于武圣山的,比峨眉山的武学必定强几个档次以上,颜玉修炼的那门虎形拳只不过是五禽宗的基础拳法而已,在上还有许多高深的象形拳,有此眼界,她肯定看不上一般的武学拳法。

  让颜玉放弃现在的虎形拳去练峨眉山的拳法,那她这辈子估计就毁了,不只是武学的原因,而是她的心已经不在峨眉。

  深呼吸一口气息,王程思考了一下,说道:“那就开春再去吧,你和其他人都商量好,开春我们都去峨眉山集合,是你发起的,我们都听你的。”

  颜玉心中一动,想说去武圣山集合。

  因为王程现在自己一个人掌握了八张地图当中的三个,再加上孙家和董家的支持,那几乎就可以一言决定寻宝当中的任何事情了。

  不过,她也明白,这是王程给她的机会,尽可能的让她在寻宝行动当中掌握主动。

  当即,她也深呼吸一口气息,压下心中的那一丝悸动和激动,目光凝视着王程的脸,要将这张脸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低声道:“好,春天我在峨眉山等你,等你们……”

  王程没有多想,对颜玉轻轻抱拳,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就转身追上师傅的步伐,朝着南方而去。

  颜玉表面上也和王程一起干脆地转身离开。可是她刚走出了几步,就又在一棵树后停了下来,回头仔细看着王程和红雪的影子,一直等一人一马消失在山林里,才迈开步子朝着巴蜀之地而去。

  她下峨眉山开始,也是步行走走遍中华大地,虎形拳在这短时间内越发的精进了许多,实力几乎和悟空和尚相当了,可见这的确是一个绝佳的苦修方式。

  从少林寺离开,暂时解决了和少林寺的恩怨,再和颜玉分别,王程和长鹤道士就没有再去其他地方的心思。他们的确是离开江州太久了,经历了这么多也太累了,想回去好好休息。

  所以,师徒两就加快步伐,直接朝着江州而去!

  两天后,师徒两带着红雪终于站在了武圣山的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