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八章 虎骨酒

第二百零八章 虎骨酒

  (求票,求支持!今天还是两更。【】)

  袁成清和许淳生都没有立即告辞。两人心中都有一个巨大的疑问,那就是,王程的师承来历到底是什么?

  “王程,可否告知,你师傅是谁?”

  袁成清看着王程,语气平静地说道。可是谁都能感觉到他那平静语气背后压制着的怒火,他袁成清经过这次的事情,在港岛可以说是再也难以有地位了,一辈子做个富家翁就差不多了。

  王程看着袁成清和许淳生,摇头笑道:“我师傅是谁,你们都没有资格知道。好了,今天你们的目的都达到了,房子也答应租给你们了,我和黄师傅还有事,你们就走吧。”

  袁成清和许淳生都同时冷哼了一声,心道黄德林都没赶我们走,你一个外人开始发话赶人了?可是看到黄德林一言不发,也是默认,让两人又是郁闷不已。

  许淳生看着王程,又看到黄德林明显也是这个意思,今天来当个和事老也没成,当下心中恼火,也很丢人,就起身抱拳道:“好,那我就告辞了,黄师傅,王程,再会。”说完,又转身对坐在后面的韩时非抱拳道:“韩队长,在下告辞了,有时间一起喝酒。”

  韩时非坐着没动,随意笑道:“那要看我有没有时间。”

  许淳生面色再次阴沉下来,感觉到了这个房间内充斥着满满的恶意,当下再次一声冷哼,带着身边的年轻人离开了这里。

  袁成清也起身道:“明日我过来签订合约。今天先告辞了。”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并没有说话。袁成清也是面色不虞的带着袁彪虎离开了黄氏武馆。

  出了黄氏武馆,袁成清和许淳生并没有分道扬镳。毕竟许淳生还想多拉拢袁成清,坐在车上对袁成清沉声说道:“袁师傅,我看那内地小子有些太嚣张了,要不要我们暗中给他来一下?我都调查清楚了,他每周都来一次港岛,给霍家和何家的病人治疗,还有黄德林。只要我们真的想弄他。总会有机会。”

  许淳生来港岛十年,虽然不受港岛本地武者势力的待见,可是也没有谁敢真的羞辱他。今天,他就觉得自己被王程和王媛媛羞辱了,心头一股郁气不吐不快。

  袁彪虎也是急忙说道:“对,爷爷,只要我们真的要搞他,肯定有机会。我可以联系周伟浩,他肯定想报仇。”

  周伟浩几天前已经被接回泥印周家大本营去了,手骨被王程完全捏碎。必须要请高明的医生才能治好,不然一辈子也难以练拳了。

  袁成清看了自己的孙子和许淳生一眼。摇摇头,心中的怒气已经消失了许多,看着黄氏武馆的招牌,想到了自己的武馆,语气淡漠地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一处祖产就给他了吧。大不了等我老了,武馆不开了,安心养老,小虎就跟你爸和大伯做生意去。”

  袁彪虎和许淳生都愣住了,这是袁成清说的话?

  这是一周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想取代黄氏武馆的双合武馆馆主所说的话?

  袁彪虎急忙摇了摇袁成清的胳膊,大声道:“爷爷,您怎么了?怎么能说这种话?武馆是我们袁家传下来的的,在你手里已经两代了,不能在您手里断了传承呀。”

  许淳生眼中也闪烁着的精光,沉声问道:“袁师傅是怕了那个内地小子?”

  袁成清看了许淳生一眼,不置可否,淡淡地道:“今日多谢许师傅帮忙了,咱们就告辞吧。”

  许淳生再次一愣,这老家伙是想和自己拉开界限?眉头紧皱,许淳生沉声道:“袁师傅确定要如此做?”

  “我祖业都输掉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袁成清反问道。

  许淳生顿时无奈地点点头,知道此时地袁成清有一种看透世事放下一切的心理,心中无所畏惧,知道拉拢了也毫无益处了,当下道:“好吧,那许某人告辞。”

  “许师傅走好。”

  袁成清目送许淳生下车,才对袁彪虎严肃地道:“小虎,以后少和许淳生来往。”

  袁彪虎点点头,急忙再次问道:“爷爷,你为什么放弃武馆了?难道你真的被那个内地小子打怕了?”

  啪!

  袁成清一巴掌就扇在袁彪虎的脸上,沉声道:“你说什么?”

  袁彪虎捂着脸,还是不甘心地道:“那你为什么不敢报复他?还放弃武馆?”

  “哼,周家都不敢来港岛了,你知道为什么?”

  袁成清冷冷地道。

  袁彪虎一愣,道:“为什么?怕他?”

  袁彪虎和大部分人都以为周家不敢再来了是两次失败积累的因素,不敢激起大部分港岛高手的反抗。即使是周家也不敢面对整个港岛武术界的高手,所以不敢再来港岛了。

  “这小子实力固然强大,小小年纪能硬撼周节均,假以时日,只要不早死,必然是一代宗师。可那也是以后的事,天下天才多的是,能活到最后的,很少。周家忌惮的是他师傅,据说他师傅是内地的顶尖高手之一,天下间少有人敌。周家老祖宗已经严令不准后辈弟子进入港岛和内地,更禁止与这个小子再起冲突。”

  袁成清语气微微颤抖地说道,眼中也有些不甘。可是他已经再也输不起了,现在已经家破了,要是再输的话,那就是人亡了。

  他之前还想继续和周家保持联系,得到周家的支持。可是,周家直接拒绝了,给了一笔钱算作补偿,就划清了界限。这些消息,还是他从周庆川那里私下里得到的,因为他和周庆川的关系还算不错。

  王程的师承来历非常的不简单,这是周庆川的消息核心。不是他们双合武馆能招惹的。即使是周家还有一位老祖宗。都是忌惮不已。

  至于王程的师承到底是谁?

  周庆川表示也不清楚。只有周节均等老一辈的高手从周家老祖宗那里得到了确定的消息。

  袁彪虎也安静下来,袁成清低沉地道:“以后安心练武,以你的资质未必不能有一番作为,只要不要与那个王程在作对就是了,我看他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我知道消息,以后武者会有一些出路。”

  袁彪虎点点头,还是没说话,明显也是不甘心。

  袁家的车子迅速地离开了黄氏武馆。

  在黄氏武馆内。

  王程被黄德林请到了后面厢房内。开始了治疗。

  “黄师傅,你的身体很不错,不愧是领悟了抱丹境界的高手。”

  王程把了把脉,赞叹地说道:“有了我上次的治疗基础,就算我以后不给你继续治疗了,你也可以自我调理修复心脉,只是时间长一些罢了”

  这是王程给第二个抱丹高手治疗,第一个是刘武中。黄德林虽然不是真正的抱丹高手,可是也领悟了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体内气血已经和抱丹境界是差不多的运转。差的就是心脉上的一步。

  王程上周那次治疗给了黄德林一些帮助和领悟。所以,这一周黄德林自己摸索气血搬运。也修复了一些心脉上的损伤。

  此时王程心中对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非常的好奇,这是一种上质的提升,呼吸贯穿全身,心意一动,全身气血都能凝聚成丹。

  很神奇。

  寻常的现代国术内家拳呼吸法门比王程修炼的武圣山内家拳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可以说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可是,将内家拳修炼到抱丹境界,在气血搬运上,就与武圣山武学差不了多少了,差的就是基础。

  王程不知道自己所修炼的地煞拳法能不能达到那样的境界,毕竟武圣山武学和现代国术是两个不同的拳法体系。不管是内家还是外家,都是截然不一样。

  “呵呵,我也是行医的,自己随便琢磨琢磨的,肯定跟你不能比。你还是再给我扎几针吧,好的快点。我现在是一把年纪了,再不抓住机会领悟丹劲,以后就难以有机会了。”

  黄德林对王程笑着说道,言语之间也有些激动和期待。

  现在港岛的抱丹境界的大宗师高手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没有一个练武之人不想步入这个境界,黄德林也不例外。

  霍有文和韩时非听了也都是神色异动。霍有文身为黄德林的弟子自然是激动不已,师傅的身体好了,能活得更久,而且有个更加厉害的师傅,他以后在港岛的地位也会提升。

  至于韩时非就是有些郁闷了,多了个顶尖高手,他以后行动起来就会有更多的顾忌了。还好的是黄氏一脉都比较老实本分。

  王程笑道:“这是自然,我已经收了诊费,肯定会给黄师傅治好。”

  黄德林笑着点头,脱了上衣就躺了下来。

  在霍有文和韩时非的注视下,王程再次拿出玉针,一根根玉针眨眼间就刺入了黄德林的胸腹之间一个个大穴之上。

  最后,王程将一根玉针刺入了黄德林的百汇穴。黄德林的整个身体都是微微一震,身为领悟气血凝丹的抱丹高手,同时也是一位中医,黄德林此时心中有些震撼。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经脉之中有一些清凉的东西在流转,从穴位溢出,滋润着血脉,流转心脉的时候,心脉的损伤缓慢地修复着。

  黄德林知道,王程的治疗,不只是治疗了他的心脉伤势,更是恢复了他身体的一些衰老。

  韩时非此时已经可以确定,王程的行针之法是以百汇穴为基础的。这是他看过王程给霍白星和何家盛,以及现在的黄德林三人行针之后,得出的结论。

  当年韩时非师从洪云非的时候,专门学习过中医。他知道每个真正的大师级的中医,都有自己的独特的行医基础理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绝对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更有别人不会的绝技。

  每个针灸大师。都有自己独特擅长的穴位。行针之法也都是以这些有特殊理解的穴位为核心的,如此治疗,都会有奇效。

  可是,韩时非知道的许多名医手法,没有一个行针之时,敢以头部大穴为核心的。因为头部大穴都非常的敏感危险,几乎都是气血汇聚之地,并且还涉及到脑部神经。一个不慎就会留下大隐患,轻则影响运动能力,重则当场死亡。

  他没想到,王程竟然真的敢以百汇穴为自己的行针核心,很胆大。

  韩时非猜测,王程之所以能治疗那么多的疑难杂症,甚至何家盛的糖尿病可能都能至于,这和百汇穴的秘密绝对有巨大的关系。

  半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

  王程行针完毕,坐在沙发上的小姑娘王媛媛都忍不住眯着眼睛睡着了。看着面色红润的黄德林,王程心中微微惊奇。他刚才一边行针,一边在探测黄德林的气血搬运法门。想弄清楚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之法究竟有如何的奥秘。

  一番观察下来,王程发现,抱丹境界的气血搬运之法,乃是一种以呼吸为主的瞬间调动气血的法门。

  究竟要如何以呼吸来搬运,王程还没发现,这很复杂。即使是黄德林本人肯定也是说不出来的,因为这是他练拳一辈子自然而然领悟出来的一种奇妙呼吸境界,只是心中的一种感觉,境界到了,于是就做到了。真要说个一二三,他肯定是说不出的。

  “好了。”

  王程面色严肃地道:“黄师傅还是要切记,最近不要吃药,多吃饭就可以了,尤其是多吃肉食,你的身体还是要补充气血。”

  黄德林穿上衣服,感觉身体又轻松了一些,看着王程,真诚地笑道:“好,我记住了,谢谢之类的话我就不说了,说多了也是交情,我老黄记在心里了。等下在我这吃饭,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上次说好的要来我这里喝虎骨酒,哈哈哈,王程你可别跑了。”

  王程本来是想走的,早点回去休息,看小姑娘王媛媛也累了,明天去韩时非那里看了病人就可以回去了。可是,现在黄德林如此话都说出来了,他自然不能真的一走了之,只能无奈笑道:“好,黄师傅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尝尝你的虎骨酒,和我师傅配的药酒相比如何。”

  上次,老道士给王程的药酒,可以说对他的拳法修炼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那一坛几十年的极品药酒滋润身体和气血,王程知道他不可能在一两个月内就将气血凝练到这种地步,甚至可以硬抗抱丹境界的周节均。

  最近几天,王程已经有明显的感觉,每天修炼拳法的效果已经在缓慢的降低了。如果不是他领悟了虎啸九式,配合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的话,估计早就已经是明显的在降低了。

  三大顶级神秘内家呼吸搬运配合,有诸多不可思议的效果,王程至今也没有悟透。

  现在,又有虎骨酒可以喝了,王程心中也是不会错过。他猜测,虎骨对他修炼虎啸九式会有特殊的效果。因为,修炼猛虎九式,他就感觉到,这门拳法就是在由内而外的将他变成一只猛虎。有虎骨酒滋润骨骼,绝对有奇效。

  “哈哈哈,走,饭菜应该都准备好了。今晚我们不醉不归,韩队长也一起来,今天都住在我这里。”

  黄德林高兴地哈哈大笑,除了有些拉拢王程和韩时非的意思,其实他是真的想结交这两个朋友。

  韩时非也是笑道:“有好酒喝,我肯定不会错过,老黄你的虎骨酒,我可是早就听说过。”

  王程走过去将睡着的王媛媛抱了起来,没有叫醒她,想让她多睡会儿,可是小姑娘立即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看到是王程,顿时露出笑容,双手搂着哥哥王程的脖子,声音有些沙哑地道:“我刚才做了个梦。”

  旁边霍有文笑道:“媛媛肯定梦到自己变成了小富婆,是不是?”

  明天袁成清要来签合约,肯定是要付出一大笔钱的。

  小姑娘王媛媛摇头笑道:“不是,我有钱。”

  王程好奇地问道:“那你做的什么梦?”

  王媛媛歪了歪脑袋,扎了眨眼,俏皮地道:“不告诉你。”

  王程顿时不说话了,只是抱着这丫头朝着里面吃饭的餐厅走去,反正也就几步路。可是,小姑娘看到哥哥王程不说话了,顿时不依地道:“哥……你怎么不问我了?”

  “你不是说了不告诉我,我当然不问了。”

  王程笑着说道,哪里还看不透这小丫头的心思,故意逗逗她。

  王媛媛哼了一声,道:“哼,就不告诉你。”

  “那你就藏着吧。”

  王程笑呵呵地说道,顺手就将小姑娘放在椅子上,自己也在旁边坐下来。

  黄德林刚才去了后堂,此时走了出来,双手抱着一大坛酒,呵呵笑道:“来了,这是我十几年前亲自用极品大麦和红高粱酿造的酒,然后又托人从内地收集了十几块新鲜的虎骨,埋在地下十几年。最近我才挖出来,来来来,今天都要不醉不归!”

  说着,黄德林将一尺多高的酒坛就放在了桌子中央,发出一声闷响,打开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随后他拿出一个酒勺就朝着几个大碗舀了起来,都是巴掌大小的碗,这一碗酒下来,寻常人估计都要趴下了。

  可是,在场的,就没有一个寻常人。即使是小姑娘王媛媛,都是从小就扎马步练拳的,虽然也是最近才入门,可也气息浑厚。

  当然,小姑娘是不喝酒的,闻道酒香皱了皱眉鼻子。

  而韩时非和霍有文都是双眼放光地看着那带着一些浑浊的酒水,两人都是喉头滚动,恨不得马上端起来就一口喝个干净。

  只有王程算是反应平常,只是鼻尖抽动了一下,闻了闻酒味,体内气血也是有一震躁动。

  黄德林亲自将第一碗酒递给王程,然后又递给韩时非一碗,至于霍有文,你一个小辈,那就自己动手吧。

  黄氏武馆的其他人都没来,黄德林的儿子都没有上桌,应该是出去办事去了。

  “来来来,都别客气,我们先干一碗,再来吃菜。”

  黄德林好爽地举起酒碗,大声说道。

  “好!”

  韩时非和王程同时说道。

  四人碰了一下酒碗,洒了一些酒水出来,随后仰头一饮而尽。

  瞬间,四人都是满脸通红,猛烈的吸着空气。

  只有王程面色一阵红一阵白,胸口剧烈的欺负,心中猛虎躁动的跳跃不已,呼吸变幻,自然而然的就以猛虎九式的呼吸变化来搬运气血,迅速的消化酒水之中的虎骨精华,让王程全身都燥热起来。

  虎骨,虎骨,虎骨。

  果然有特殊的效果。(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