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七章 王媛媛的精明

第二百零七章 王媛媛的精明

  求票,求支持!

  黄氏武馆的门口,一个个双合武馆的弟子看到王程和霍有文,都是面色一变,随后都紧张的后退了一些,不敢在堵在门口。~~x~

  霍有文是黄德林的弟子,在港岛年轻一辈的武者当中实力是排在前列的。袁彪虎都被收拾过,基本上各大武馆的练武之人都对他很熟悉。

  而王程其人。

  如果说上周之前,港岛武术界几乎所有人都还不知道王程的话。那么现在,基本上只要是个练武之人都听过这个名字,而且是如雷贯耳。

  作为双合武馆的弟子,更是几乎都见过王恒,而且亲眼看到过王程的强大实力。在场的双合武馆的弟子有许多上次都被王程在这里同样的位置收拾过。

  至于韩时非。

  其实在场的普通弟子倒是没有几个认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个人。毕竟不是谁都能见到韩时非的。

  “让开!”

  霍有文上去就面色严肃地大喝一声。

  十几个双合武馆的精锐弟子都急忙齐齐的退开,不敢挡在门口。

  王程拉着王媛媛,走在霍有文的身后,目光扫过,十几个双合武馆的年轻弟子没有一个人敢和他的眼神对视,一个个都急忙低下头。

  “袁成清的这些弟子都废了。”

  韩时非简单直白地说道。

  周围大部分人都听到了,面色涌现出一些愤怒,可也是敢怒不敢言。纷纷面色涨红。不敢说一句话。

  他们内心深处已经怕了。

  这样的表现也的确证明了韩时非的话。身为练武之人,没有一颗不畏惧不退缩的心,那就不会有什么成就。武学的道路,就是不断前进的道路。

  王程微微点头,赞同韩时非的话,没有多理会这些人,进入了黄氏武馆。

  里面黄氏武馆的几个弟子看到王程都是露出激动的笑容。他们上周都亲眼所见,是王程拯救了黄德林和他们的黄氏武馆。

  如果那一场比武当中。王程没有击退周节均,结果真的不好说。即使黄德林当时已经压制了袁成清,可是为了顾忌霍有文,真的会放弃也说不定。

  那到时候,谁都知道黄德林如果失败了,黄氏拳馆不只是丢失一个参加比武的名额那么简单,周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黄德林。

  “王师傅来了。”

  “王师傅您好!”

  “王师傅来了,师傅在后面,袁成清他们也在。”

  几个黄氏拳馆地弟子看到王程,都略微恭敬地说道。称呼王程用了王师傅。已经放在了和他们的师傅黄德林平起平坐的同辈的位置上。

  王程对几人微笑点头,就走了过去。几人也不以为意。因为他们见惯了脾气怪异的高人,如王程这样还和他们微笑回应的高人,几乎都没有了。

  一般来说,高人都不会理会他们的。

  霍有文低声道:“昨天我听师傅说,袁成清今天可能请来了和事老,有可能是十年前从欧洲回来开武馆的许淳生。”

  王程神色微动,面色疑惑,港岛武术界他肯定不熟,就认识有限的几个人,这个名字他也没听过。

  韩时非低声解释道:“许淳生是欧洲许家的人,专门派回来在港岛发展的。实力很强,当年回来还拜过我的码头,我也同意了他在这里开武馆。袁成清勾结泥印周家,港岛本地的传统武馆都不会帮他,只有许淳生这种国外回来的武馆会帮他。其实也是互相帮忙,许淳生一直在港岛发展关系,可能袁成清许诺了他什么好处。”

  王程心中好笑地摇摇头,港岛这么小小的一个地方,人口也只有数百万,比江州市多不了几倍。可是各类关系却是错综复杂,不管是商界还是武术界,几乎都囊括了全世界的大部分华人势力。不管是内地还是欧美,亦或者是南洋,在这里都能看到其影子。

  “黄师傅怎么说?”

  王程问道。

  霍有文笑道:“我师傅说,等你来了再做决定。所以今天袁成清才会请许淳生来,就是想见你,让你把房子再卖给他。”

  王程面色平静,没有说话,因为此时几人已经步入了后堂会客的地方。

  黄德林坐在上首,袁成清和袁彪虎坐在右边,另外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年轻人坐在左边,五人的目光都看向门口王程等人。

  黄德林亲自站起身来,上来拉着王程感激地笑道:“王程来了,快来坐,有文去给王程倒杯茶,给媛媛拿些点心来。”

  看到旁边的韩时非,黄德林立即换了一个态度,不咸不淡地道:“韩队长也来了,随意坐吧。”

  韩时非顿时面色郁闷,看着黄德林将王程和王媛媛来到他自己上首旁边的位置,那里都是主人家坐的位置。

  就说明,黄德林是真的将王程当做了自己人,而且是平起平坐的高手。

  袁成清和袁彪虎这爷孙两对王程都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不过袁成清人老成精,只是板着脸,而袁彪虎就很直接了,一双眼睛瞪着王程,那表情几乎要吃了王程一般。

  “韩队长来了,坐这里吧。”

  袁成清见到韩时非,急忙套近乎,招呼韩时非坐在自己这边。他现在急需拉拢盟友,韩时非是官方的人,能拉拢的话就最好了。

  可惜,韩时非对他根本不感冒,只是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就随便坐在后面,远离了他们所有人。表明了不参与他们的事情,今天他韩时非就当个看客。

  袁成清顿时面色再次黑下来。

  另一个中年人就是许淳生,对韩时非笑道:“韩队长倒是清闲。”

  “是有点时间,所以就来随便逛逛。你们请便。别管我。我的警官证没带。”

  韩时非对许淳生似笑非笑地说道。

  许淳生当下也不再理会韩时非。他这十年来想了许多办法去拉拢韩时非,可惜都没成功,知道这家伙就是块石头,内心是真的刚正不阿,所以现在港岛武术界大部分人都是对他敬而远之。

  所以,许淳生看向黄德林和王程,郑重地道:“黄师傅,袁师傅之前做事的确是有些不对。可是现在也付出了代价。我是外来人,可是你们都是港岛本地人,认识多年,不能赶尽杀绝吧?袁师傅的武馆地址是祖产,袁师傅愿意以市价的双倍价钱买回去,这应该是足够了。”

  “黄师傅如果能达成这笔交易,你和袁师傅的恩怨,我看也可以了结了。大家互相扯平了,以后都还是朋友。”

  袁成清嘴角抽搐,心道谁愿意和黄德林做朋友?可惜。人在屋檐下,此时他不得不低头。心中怨恨。嘴上还得带着笑容对黄德林点头。

  黄德林轻轻地看了两人一眼,等霍有文给王程和王媛媛兄妹两倒了茶水之后,才淡淡地道:“我说了,房产,我已经转让给了这位王程小兄弟,你们也都认识。这是作为当初他帮助我的报酬,所以,袁师傅你要买回你的祖产,那就找王程小兄弟说。不管他愿不愿意,我老黄都支持,如果你们敢来硬的,老黄我也随时奉陪。”

  袁成清和许淳生都面色凝重地看向黄德林身边坐着的王程,这个面色还带着稚嫩的少年。袁成清上周第一次见到王程的时候,可能做梦都想不到现在会是这样的情况,心中有些恍惚和无力。

  王程上周在生死决斗现场硬抗抱丹高手周节均而没有溃败的场面,他至今还记得。

  可能,当时在场的所有港岛武者都会记得那一幕。

  最近二十来年,抱丹高手都隐居不出了。很难得才能见到一个抱丹高手出手,而能对抗抱丹高手的小辈,更是谁都没见过。

  王程一夜之间,在港岛武术界成就了威名。

  现在谁看到王程都不敢小视,许淳生就是如此,此时他就是面色凝重地看着王程,仔细打量这个少年。

  作为和事老,还是许淳生开口,看着王程,带着和善的微笑,道:“王程小兄弟,在下许淳生。”

  “嗯,我听过。”

  王程端着茶杯,学着老道士的样子轻轻地抿了一口,淡淡地说道。

  自然而然之间,王程的身上有了一股宗师的威严,让在场的几人都是神色震动。

  许淳生心下更为的小心起来,已经有些后悔揽下这个差事来帮袁成清了。眼前的少年实力强悍的不像话,来历更是神秘,只知道是江州人士,师从何人谁都不知道,谁知道这少年背后有哪些高手?

  “刚才我已经说明来意了,小兄弟应该也听到了。袁师傅一把年纪,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了,你看能不能把那处房产再卖给他?价钱好说。”

  许淳生笑着说道。

  袁成清在旁边带着僵硬地笑容,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心中的一口郁气凝聚在那里,让他很不舒服,非常的难受,有些想吐。

  王程揉了揉旁边小姑娘王媛媛的脑袋,笑道:“我已经让黄师傅把房产转移到了我妹妹的名下,别看她还小,可是黄师傅有能力做到了。你们要买的话,就问问她,她愿意的话,我就没问题。”

  许淳生和袁成清都是齐齐再次怒气升腾,你把一个小姑娘推出来和我们对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谁不是和黄德林平起平坐的一馆之主?

  这几乎就是羞辱了。

  许淳生胸口剧烈的起伏,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中的怒气平复下去,盯着王程,语气已经低沉下来,道:“小兄弟此话当真?”

  王程看也没看许淳生几人一眼,只是看了看王媛媛的眼神,点点头肯定地道:“自然当真!”

  许淳生大声道:“好,王程,我记住你了。”他的确将这当做了王程对他和袁成清的羞辱。随后。他看向王媛媛。语气缓和下来。道:“小妹妹你叫媛媛是吧?你看,这位袁爷爷的房子在你手上,他已经无家可归了,你愿意再把房子卖给袁爷爷吗?他会给你很多很多钱。”

  袁成清的面色也是气的涨红,胸口一起一伏。但是他看着王媛媛还必须露出笑容,不然吓着小姑娘了,不卖给他了怎么办?

  王媛媛瞪着大眼睛,看着许淳生和袁成清几人。然后又回头看向哥哥王程,眼神带着询问。她此时还是有些不知所措,她还没有决定过这么大的事情。

  王程看着小姑娘,轻松笑道:“没事,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就算你现在把房子送给他们,我也同意。我说过,这是媛媛你自己的,你想怎么处置都行。”

  许淳生和袁成清一愣,随即都露出了一丝笑意。他们刚才以为王程推王媛媛出来只是说辞和故意羞辱他们。现在看来。似乎真的让这个小姑娘做主了?

  如此,两人倒是看到了一些希望。这小姑娘总比王程和黄德林好说话吧?

  袁成清首次开口,语气带着比较僵硬的和蔼,对小姑娘王媛媛说道:“媛媛,以前是我的不对,以后我肯定不会再做错事了,媛媛你原谅我这次,把房子还给我好不好?”

  黄德林看到袁成清居然不要脸皮的如此低声下气的对一个小姑娘这么说话,顿时皱眉,满脸的不屑,低声哼了一声。

  袁彪虎都有些面色难看。后面一副置身事外的韩时非倒是满脸的好笑,能看到袁成清出丑,他很开心。

  王媛媛小脸上闪过思索,缓缓开口道:“如果卖给你,你能给多少钱?”

  袁成清楞了一下,随后急忙道:“至少市价的两倍,一次付清。”

  小姑娘又想了想,没有了丝毫的迟疑和怕生,声音清脆地道:“我要三倍呢?”

  袁成清面色一变,又是难看起来。他是个武者,不是商人,所以没有那么多商业手段和心机,于是上来直接就说了自己的底线,就是两倍价钱。而且,他是要赎回自己输掉的东西,原价和稍微高一些的价钱,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最低只能是两倍价钱了。

  可是,两倍价钱以上的价格,他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话,除了周家给他的补偿,他还要赔掉自己的所有棺材本,才能赎回来本该属于自己的祖产。

  “两倍半,行不行?媛媛,你看我年纪都大了,总要给我留些钱养老吧?”

  袁成清这家伙是不要底线了,在王媛媛面前装起了可怜。

  王程目光平静地看着袁成清和许淳生,还是没说话。他想借此机会让小姑娘多一些**处理事情的经验和思考。

  上亿的房产,就为了给小姑娘积累处事经验。

  不得不说,王程是个好哥哥。

  黄德林和霍有文都不屑地看着袁成清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

  王媛媛又想了一下,随后语气坚定地道:“不行,就要三倍。”

  袁成清面色再次难看起来,看了看许淳生,想让许淳生帮帮忙。可是许淳生此时自恃身份,怎么可能如袁成清一样不要脸皮地去讨好一个小姑娘?刚才他主动开口,已经觉得掉了身份,有些后悔了。反正也是袁成清的房子,他能帮的都已经做了,所以对袁成清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了。

  袁成清只能咬牙点头,道:“好,三倍价钱就三倍价钱,我要马上交易。”

  王媛媛眨了眨清澈的眼睛,道:“我可没说要卖给你。”

  袁成清一愣,随后就是满脸愤怒,差点就爆发出来,强行压制下来,沉声道:“媛媛,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王媛媛摇摇头,小脸上满是认真,道:“我说的三倍价钱,是租给你的价钱。要别人的三倍价钱,你同意的话,就交易吧,不同意我就租给别人了。”

  袁成清面色再次漆黑下来,沉声道:“媛媛,你要知道那本来就是我的房子。”

  “可是现在是我的了,我不卖,只租,你不愿意租就算了。”

  王媛媛干脆地说道,她有心学着哥哥王程的风格,那就是——不和你扯皮,你**要不要,我就这样。

  袁成清再次看向许淳生。

  许淳生看向黄德林和王程,只见这一老一少都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没有一点要插手的意思,真的任由这个小姑娘来决定了,当下只能再次对袁成清摇头,表示**莫能助。

  “好!!!!”

  袁成清牙龈都咬出血来了,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着王程和黄德林,沉声道:“我答应你们,就三倍的租金,我要租二十年。”

  王媛媛露出笑容,大眼睛眯着一条线,邀功地看向哥哥王程。

  王程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看着袁成清,干脆地道:“好,既然媛媛答应了,那就这样,三倍价钱租给你。明天有文帮我请个经纪人和律师,拟一份合约,到时会你来签合约就好了,你就可以继续在那里开武馆,不用搬家了。”

  袁成清和袁彪虎的眼珠子看着王程都要爆出来了,这家伙抢了他们的房子,此时租给他们,还一副做好事的表情?

  许淳生也是面色难看不已,他这个和事老是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