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零二章 最危险的治疗

第二百零二章 最危险的治疗

  此时整个市医院内外都是戒严的,病房外面到处都站着保安和警察。【】

  高医生这一嗓子,立即将外面走廊里的几个保安和警察惊动了,几人急忙跑了过去,一个个都紧张不已。

  江州市最近十几年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大案子,突然发生如此重大的刑事案件,此时所有的保安和警察都有些神经紧绷,稍微有情况,就会有比较大的反应。

  高医生站在病房门口,对着几个保安和警察大声喊道:“快,进去把他们都抓起来。他们妨碍我们的治疗,强行拆除了病人身上的仪器。快点,不然就晚了。”

  两个保安和两个警察听了高医生的话,都是面色严肃,二话不说,就急忙冲进了房间。进入房间,看到一个少年果然正在拆除病人身上的电子仪器,领头的便衣警察急忙就大声喝道:“快停下。”“我在治病。”

  王程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一挥手,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布包,摊开在病床上,两排长短不一的玉针出现在眼前。

  高医生面色一变,看到警察和保安都停下了。急忙喊道:“快,拦住他,不要让他随意给病人治疗。他就是个小孩子。病人现在的情况很危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专家已经来了,要是病人出事,你们和我都有责任!”

  警察和保安一听,知道不能耽误,既然这个少年不停手,那他们就去抓起来再说。所以,四个大汉面色严肃的冲了上去,警棍都亮了出来。

  可是。他们首先要面对的是刘超英。

  刘超英张开双手就将四人拦了下来,喝道:“都住手,我是病人家属,这是我朋友,我专门找来给我爷爷治病的。你们都住手,出了事我负责,没你们的事。”便衣警察面色漆黑地沉声说道。

  两个保安和警察配合。一下子从旁边的缝隙冲过去,想要去将王程制服,救下病人再说。可是。刘超英面色一变,如何会让他们过去打扰王程?身形一转,刘超英一把抓住了一个保安的肩膀,形意拳擒拿手可不是那么好品尝的,直接手腕一抖,这个保安的肩膀关节咔嚓一声就脱臼了。

  然后,刘超英脚下一震,肩膀撞在另一个保安的肩膀上,将其撞的飞了出去。

  两个保安眨眼间就被摆平了。都躺在地上发出惨叫,不敢动弹。

  两个警察都是心中震惊不已。手中的警棍当下就朝着刘超英的脑袋上招呼过来。刘超英双手精准的将两只警棍抓在了手中,稍微用力就夺了过来。身体前冲,肩膀一撞,将面前的两个警察撞的蹬蹬蹬的后退到门口才稳住身形。

  五个人都面色惊异地看着刘超英,两个保安和两个警察,以及高医生都没想到刘超英会这么厉害。

  高医生看到王程已经将一根玉针插入了刘武中的胸口,顿时面色大惊,大声道:“快来人,快,小子,你快住手!”…

  三四个专家老者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还有一个中年人和年轻人。

  领头的专家上来就急忙问道:“小高,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高医生指着病房里面,道:“陈专家,你们可来了。刚才病人家属带着一个小孩子过来,要给刘老治伤,说不相信我们。我拦不住,那个小孩子已经把刘老的输液和仪器都拔掉了,现在正在扎针,还用的是翡翠做的针,您说这不是胡闹吗?”

  陈专家顿时面色就是一黑,快步走进去,沉声道:“这当然是胡闹,人命关天,是他们小孩子玩儿游戏的地方吗?快把他们都赶出去,我们快点给老刘看看。”

  高医生看着门口被刘超英推出来的两个警察,面色难看地道:“病人家属拦着不让我们进去,医院保安和警察同志都被打出来了。刘家是开武馆练武的,刘老的孙子手上功夫也很厉害,两个保安都受了伤。”

  陈专家一看,果然两个保安一个躺在地上,一个抱着脱臼的肩膀靠在墙上不敢动。然后他目光看向病床上,看到一个少年在刘武中的身上刺入一根根翡翠做的针,看起来晶莹剔透,很是好看。可是他却是胆战心惊,因为那一根根玉针刺入的都是胸腹大穴,急忙大声喝道:“快停下。”

  王程头也没有回,此时他的心神都在刘武中身上,手中的玉针根根颤动,正在尽力修复刘武中体内受损的脏腑。尤其是受了重伤的肺部,同时还要保护其心脉的稳定,和呼吸的顺畅,以此维持身体机能的运转。

  这是王程自从行医以来所做的最复杂和危险的一次治疗,比之上次给文欣以及何家盛的治疗更加的复杂和危险。主要是因为病人刘武中的情况太过危机,稍有不慎就会当场断气身亡。

  刘超英回头看了一眼,看到王程的动作和专注的神情,心中决定坚持相信王程,转头对门口的高医生以及陈专家严肃地说道:“高医生,我朋友的医术很厉害。我相信他能治好我爷爷,你们就别管了,如果我爷爷真的出事了,我们自己负责。”

  “唐书记亲自打过电话,亲自叮嘱一定要把刘老抢救过来。”

  陈专家沉声道:“这里由不得你来做主,快让开!”

  刘超英神色坚定地道:“不行。就算唐书记来了,我也不让。我相信我朋友,他曾经给我爷爷治疗过。我爷爷醒着的话,肯定也会相信他。”

  陈专家身为江州市专家医疗组的副组长。在江州市医疗界是说一不二的存在,根本不容许在自己的眼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当下就回头对跟着自己的中年人沉声道:“江浩,你把他拉开,快点制止这次医疗事故,不然刘老有生命危险。”

  中年人江浩点点头,他是省城过来的,昨天到的。本来是来配合葛素成和孙清的,顺便也想拜访刘武中,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在医院里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刘武中。看到那少年在刘武中的身上任意施针,他不想看到刘武中在自己面前死亡,当下就冲了上来,一拳冲向刘超英,乃是正宗形意炮拳,炮劲呼啸。

  刘超英稍微一愣,随后就是心中好笑。表情微微不屑,在自己这个刘氏炮拳传人面前施展炮拳?这不是和关公门前耍大刀差不多?

  当下,刘超英也是毫不示弱的一记炮拳冲上来。

  下一刻。两拳相交,一声闷响。

  刘超英面色剧变,脚下忍不住后退,手臂骨骼震荡不已,几乎失去了知觉,心中震惊,此人是谁?炮拳这么厉害?

  中年人江浩面色沉静,再次追击,一拳上来。依旧是炮拳。

  刘超英心中震惊之后,迅速的平静下来。毕竟是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迅速的平复自己的气血。靠着拳法多变和江浩周旋了几招。

  可是,江浩的实力乃是实打实的化劲后期的高手,比之刘超英高出整整的一个境界还要多一些。

  两拳下来,两人都是主修的形意拳,所以都是硬碰硬的打法,根据实力强弱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刘超英被打的接连后退,已经退到了王程的背后。

  江浩盯着刘超英,沉声道:“你如此年纪,实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应该就是刘老以前所说的刘超英吧?”

  刘超英点点头,凝重地道:“不错,我就是刘超英,你是谁?”

  “我曾经跟随刘老学武一年,刘老算是我的半个师傅。所以我绝对不允许刘老在我面前出现意外,你现在让开,让你的朋友走开,交给专家来给刘老治疗!”

  江浩语气严肃地说道。如果不是刘超英,是其他人挡在这里,他才不会废话,估计已经下杀手了。

  王程的声音传了过来,淡淡地道:“这种伤,所谓的专家来了也只能干看着。你如果想要刘老没事,就在那里安静地看着就好,不要打扰到我。”

  江浩目光看向王程,看到王程双手灵巧地在刘武中的胸腹之间密密麻麻的数十根玉针上来回移动,一时间看的有些愣住了,好像看到了艺术家在弹钢琴一样的灵动。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恢复了情绪,目光盯着王程,沉声道:“你是谁?几岁了就敢出来治病?好大的口气?刘老出了事你父母都担不起责任。”

  门口的陈专家看着王程那行针的手法,也是愣住了,尤其是看到那一根根晶莹剔透的玉针,更是眉头紧皱,眼神闪烁着一些不可思议的精光,似乎想到了什么,当下回头对一个年轻人道:“去把老何叫来。”

  年轻人点点头,急忙转身就跑了出去。

  老何也是专家医疗组的专家,是一位专攻按摩理疗的专家,精通穴位经脉理论。陈专家知道老何最近在负责唐书记的父亲唐老的治疗,据说从一个神秘的中医那里学到了一套按摩穴位的手法,对活血有奇效,每天都会去唐书记家里给唐老按摩活血。

  陈专家听到过一些传闻,传闻给唐老治病的就是一个少年。而且,那个少年用的也是翡翠制作的针来针灸刺穴。

  那么,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存在?

  陈专家的面色凝重起来,少了一些焦急和愤怒,如果真的是,那对方的医术的确可以负责刘武中的治疗,他还真的插不上手。可就害怕不是,万一真的是个胡闹的孩子。那岂不是害了刘武中?

  看到刘武中的呼吸还很平稳,胸口极有韵律的起伏,陈专家微微松了口气。

  而江浩看到王程没有理会自己。心中怒气再次升腾起来。当下他就是一声低喝,一步上前。一拳瞬间就冲出,这是标准的马步冲拳,速度极快,冲劲极大,对方准备不足就会直接被一拳打退,瞬间爆发力上,比之崩拳和炮拳还要强一些。虽然还比不上咏春的寸拳,但是也不会差太多了。

  刘超英也是形意拳高手。一眼就认了出来,即使有准备,此时都是抵挡不住,因为实力差距很明显,直接被江浩一拳打的倒退五六步。

  随后,江浩身形一转,一把就抓向站在床边给刘武中行针的王程,五指屈伸,劲风呼啸,这是十二形的擒拿手。以虎形为主,非常的凌厉,寻常人被抓住就会伤筋动骨。

  “王程小心!”

  刘超英面色一变。急忙对王程喊道。

  王程手中一根玉针刺入刘武中的腹部的一处穴位,然后双手瞬间同时离开刘武中的身体。他害怕交手力道碰撞的时候会将力道传到刘武中的身上,震动其气血和影响玉针行针的效果。

  不闪不躲,王程肩膀一震,抬手就是一拳,没有抵挡江浩的擒拿手。这是典型的形意拳打法,你攻我也攻,毫不退缩,更不防御。从内而外的散发着强硬的气息。

  砰!

  砰!

  两人都挨了对方一招。

  王程的肩膀被江浩的虎爪拍了一下,微微刺痛。筋骨稍微受了一些创伤,不过并无大碍。只是脚下微微后退了半步。而江浩根本没有将王程放在心上,所以仓促之下则是直接被王程这一招大地锤法实打实的击中了肩膀,整个人都直接被打的倒飞出去,撞在对面的墙壁上才停下来。

  轰!

  一声轰鸣之后,似乎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天花板上落下一些灰尘。

  保安和警察,以及陈专家等人都是看的震惊不已,目瞪口呆,这个少年为什么如此厉害?他还会治病?

  都不敢相信。

  江浩的身体从墙壁上滑下来,面色通红,呼吸急促,眼神惊骇地看着王程,落在地上的时候,双腿还有些软,差点跪在地上,身体晃了一下才站稳。

  “你,你是谁?”

  江浩面色凝重至极,看着王程说道,体内气息有些凝滞,所以声音不畅。

  王程面色不善地看着江浩,沉声道:“你是谁?”

  江浩经过两个呼吸理顺了体内气息,脚下也站稳了,气势毫不示弱地看着王程,也是语气低沉道:“我是省城刑警队队长,江浩。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杀人?要是刘老出事了,你要坐牢!”

  王程只是看了江浩一眼,转身一只手按住了刘武中的脉搏,感受到刘武中的脉象,面色微微一喜,另一只手在一根根玉针上面迅速轻点,还一边淡淡地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也不会去坐牢。你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别动,不然下次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你!”

  江浩瞬间就是面色暴怒,他本身就是火爆脾气,平时在省城刑警队也是说一不二的主,整个省城都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此时被王程如此说道,差点就要爆发。可是想到王程刚才那一拳,他一句骂人的话就没说出口,而是对着门口喝道:“去,把孙清和葛素成给我喊来,他们是怎么看守医院的?什么人都能进来?”

  门口两个警察都是面色尴尬不已,心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一人转身去给孙清打电话去了。

  这时候,门口急匆匆地跑来两个人,刚才那年轻人带过来一个额头渗出汗珠的中年男子。

  陈专家急忙喊道:“老何,快过来。”

  何专家走进病房,对陈专家点点头,还没说话,就看到了王程,顿时面色惊喜,没有和陈专家这个医疗组副组长说话,而是对王程道:“王程医生,您也在这里?”…

  他从王程那里学到一套活血的独门按摩手法之后,在医疗专家组的地位瞬间提高了许多。这段时间他不仅仅负责唐老的治疗,还用这套活血手法给其他几位重要的病人提供了治疗,效果都不是一般的好。甚至,有许多权贵都私下里联系他,都是出了高价钱让他去治疗。

  他没有忘记这一切都是王程给他的。

  所以,何专家每次周末在唐家别墅见到王程的时候,都是恭敬的以老师礼仪来对待,此时也是用的敬称。

  王程转头看了何专家一眼,只是轻轻地点头,随后继续专注给刘老治疗。

  陈专家心中一惊,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个少年就是那个给唐老治疗的神奇少年,当下对何专家点点头,然后对两个警察道:“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们,没事了。”

  两个警察和高医生,还有江浩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才还打的热闹,怎么就突然没事了?这个少年是什么人?怎么何专家一来就成高人了?

  高医生低声道:“陈专家,这事,我们要怎么给唐书记说?”他是想提前推卸责任了,害怕刘武中在这里要出事,到时候会找他来负责。

  陈专家看了高医生一眼,知道他心中所想,淡淡地道:“你就告诉他实情就好,唐书记和这位王程医生认识,唐老的治疗就是这位王程医生和何专家负责的,现在唐老已经快要康复了。刘老有王程医生治疗,把握比我们更大。”

  高医生心中一震,震惊的目光落在王程身上。他是市医院的人,也知道唐老的病在市医院治疗的曲折过程,几个副院长都因此倒霉了,张强远还蹲了大老。他立即想起了王程是什么人,当下不敢再说话,急忙恭敬地道:“好好好,我这就叫人守在门口,不让别人打扰几位给刘老治疗。”

  说完,高医生就招呼两个警察和保安走了出去,那保安的胳膊也被刘超英一把就接上了,几人都不敢看刘超英和王程一眼。他们本以为刘超英制服他们四个就很厉害了,还想着去抓住王程就可以了。可是没想到王程才是最厉害的,一拳将省城刑警队张江浩打飞出去,几人都是心中后怕。

  要是当时他们真的冲过去对王程动手了,只怕就不是胳膊脱臼和摔一下这么简单了吧?

  只有江浩有些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少年是谁?话说,自己这一拳白挨了?摸着还有些阵痛的肩膀关节,他心中不服,目光也是狠狠地看着王程。